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怕死的莫樱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呸!还有你这样诅咒自己的!”

    浅汐直接开口骂道!回避了心中的惆怅,简陌这家伙居然不想好?这点小毛病,休养的时候仔细些,怎么会有后遗症?

    “我是说如果,凡事无绝对,万一我真落下什么后遗症,你要负责吗?”

    男人并不死心,他想亲口听到她说出的答案。

    负责?这个词怎么听起来那么轻挑呢?她歪着脑袋不知如何作答。其实她会,但是这说出口,就显得太过暧昧。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哇!救兵啊!浅汐以光速逃离了卧房,反应从未有过的灵敏!

    留下靠在床上的男人,无奈的看着她溜之大吉的背影,摇了摇头,只不过这个时候会是谁来煞风景?那张白纸般的脸,沉了下来。

    打开房门,门外出现的依旧是那张熟悉的面孔,这莫樱柠又来了……

    浅汐瞳孔放大了两秒,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女孩手里端着餐盘,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餐点,此刻浅汐但是没有在意她送来了什么,只是暗自心想,刚刚简陌都没给她好脸色看,这会又来了?这酒店是有多缺人?只有她一个服务员?

    女孩表情有些怯懦,思来想去,浅汐还是伸手欲要接过餐盘,一来她怕莫樱柠害怕,二来简陌现在身体不好,她着实不想他再动怒。

    可是伸过去的手,却迟迟拿不动那餐盘,浅汐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她双手攥的死死的,遇见浅汐的目光,赶紧解释。

    “白小姐,您身子金贵,这等粗活还是让我来吧。”她朝浅汐笑笑,浅汐也不好再说什么。

    敢情刚刚简陌那么凶,都没吓走她?突然之间,她留意到莫樱柠朝着里屋偷瞄的目光,这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少女怀春嘛!

    浅汐其实还是蛮幸运的,都忘了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了。她身边的人虽不多,可哪一个不是颜值巅峰,又权势滔天?女孩子趋之若鹜那也是正常的,况且简陌的颜,她有时候都会把持不住,差点跑偏……

    既然她执意要送进去,浅汐只得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反正在她眼里,简陌又不会吃人,只是偶尔高冷了些。

    莫樱柠跟在了她身后,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简陌刚刚还警告她不许她再来,只是,听说他刚刚又看了医生,心里实在担心的紧,不看他安好,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看着走回来的浅汐,床上的男人唇边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只要有她在,总有一种愉悦感充斥着他的全身。

    “还以为你跑了,丢下我这老弱病残了。”

    噗……他居然自诩老弱病残……这茫茫大海上一个岛屿,她一个人能跑到哪去!总觉得简陌变了,难道这蛇毒能改变人的性格基因?

    “你要是老弱病残,这世界就没健全的人了!”

    这也就刚出房间一会儿,浅汐自然而然的怼了回去,刚刚的医嘱完全抛诸脑后了。

    “咳咳咳……小汐我还是个病人。”

    果然浅汐一说完,他就抚着胸口咳嗽了起来,对啊,医生嘱咐了,他不能情绪过于波动……哪怕他就是装的,可看一眼他此刻的状态,也令人心疼,浅汐真怕他又咳出血来。

    正准备上前,身后的人直接越过了她,冲了过去。

    莫樱柠将餐盘迅速的放下,靠近简陌身边,轻拍着他的背,神情紧张的盯着他那张惨白的脸。

    “少爷,您没事吧?要注意身体啊!”

    女孩的关心浅汐看在眼里,那真真是个情真意切,发自肺腑的关心,她咬了咬嘴唇,竟然觉得有些羡慕。

    这倒不是吃醋,只是一直以来她似乎一直都很压制自身的情感,而这个女孩,不畏一切的轻易表达了出来。

    简陌本想装个样子,奈何咳着咳着还就真停不下来了,他低着头,并未看清来人,然而耳边响起的话语,他沉眸再抬头看见站在他面前的浅汐,她神情复杂,简陌却不知她只是在想苏梓安的事,以为她误会了什么。

    “谁让你又来的!”

    男人转脸,完全忽视了莫樱柠脸上的关切,又是这张脸,还离他如此的近,他厌恶的一甩胳膊,打开了她抚在自己后背上的手。

    见状,莫樱柠怯懦的朝后退了一步,该死,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冲了过来?她心中也是自责万分,她这本能……

    简陌本就对她没好感,现在更是一落千丈,他向来讨厌自作聪明的,刚好,莫樱柠就是这种。

    “少爷,厨房让我送吃的过来,周姐姐她在忙,我知道你您不想见我,怕您饿着,我就擅自送来了,我有按门铃,少爷对不起,我现在立刻就走!”

    来之前她早就想好了说辞,至于厨房没人,那肯定是假的,现在走,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可刚刚自己一时冲动,确实逾越了,她也不敢在多留。

    简陌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改观,一次不听话的人,他不会相信他以后会听话,之前他已经警告过莫樱柠了,而然她根本就没有记在心上。

    在浅汐眼里,不过是一个女孩子对他爱慕,凡是有靠近的机会,都会想上前。

    可是简陌却没有这般的心思,他的眼里,只有能掌控的人和废物。在他面前,永远不会有第二次改正的机会。

    那张明明秀气无比的脸,现下却阴郁的可怕,任何事都不能违背他的原则,这个女人已经触碰到他厌恶的底线了。

    莫樱柠这次比较识趣,见简陌没在发作,自觉的退出了房间,心里还暗自窃喜,这一次简陌对她的态度,可比上一次好多了。

    “简大少爷,能不能收收你的冷冻光波,人家都走远了。”

    浅汐撇了撇嘴,可这话听到简陌耳朵里,仿佛在这个空间里闻到到一阵酸味。

    浅汐又自说自的,她走到床边,端起了那碗粥,小手拿着汤匙,上下搅动着,腾腾的热气让香味散发的更快了。

    “我说人家姑娘只是喜欢你,你干嘛那么冷冰冰的,关心你还关心错了?这要是我,得有多委屈?”

    说完,她舀了一勺粥,吹了一下,确认温度刚好,才递到了简陌的唇边。

    “她不是你,对你不会这样,况且你也没像她那样对我。”

    他配合的张开嘴,吃下那勺不凉不烫粥,而浅汐却在思索他说的话,怎么听起来那么绕呢?

    她是听明白了前半句,她跟莫樱柠不一样,可后半句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抱怨?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关心他?

    她自己翻了个白眼,到不是对着简陌,这能怪她吗?还不是那个莫樱柠速度太快了?再说谁关心不是关心啊!不咳了不就行了?

    简陌现在越来越爱计较了,这男人开始变得小家子气了。

    浅汐不知,躺在床上的男人,心中真的如同压了一块石头,她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身边,他确实感到失落,而做比较的只是一个低层员工而已。

    顶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