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78章 丑女(四)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人走了片刻,很快靠近那幢独立小楼。

    颜骏泽站在楼外用手电筒往上面照了一下,没有什么动静,窗子玻璃上满是污垢,根本看不清楚里面。

    他把任务信息再次回忆了一遍,任务说明指出,要让丑女坦然面对自己。

    而目前对于丑女来说,她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很丑,很不自信,所以才会要那么多的头发遮挡自己的脸。仿佛随时都陷入一种头发不够用的状态。

    按照之前那样,颜骏泽依旧在地上捡了那块趁手的石头,翻过木栏杆来到高墙的小门前,用石头将门锁砸掉。

    然后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握着那把锋利剪刀,推开门走进了高墙。

    其他什么他都没看,立刻走到那通往小楼的虚掩着的门前,伸手一把推开门。

    站在门口,用手电筒往里面照射了一圈,这屋里的陈设基本都已老旧不堪,两个柜子,一个长条形桌子,还有两张椅子,房屋中间有一个破烂的小火炉。

    火炉上面支了一支烟囱,但烟囱并没有伸到屋外去,而是把烤火时燃烧形成的烟就排放在屋里。

    看见这一幕颜骏泽就仿佛闻到了浓烈的烟味,真不知道这女孩是怎么渡过这么些年的。

    而且听王家湾的其他人描述,这幢小楼平时很少开窗户,基本常年都是关着的。

    或者烟味太呛人,丑女可能很少使用小火炉。

    颜骏泽走进了屋子,确认这幢小楼的第一层没有什么异常,而上一次自己进屋后,从脚边滑走的头发也没有出现。

    房间的门似乎已经关不上了,颜骏泽没有理会,用手电筒照射向通往二楼的木楼梯。

    这楼梯的修建很简单,因为楼内面积很窄的原因,只有一个转角,且往上踏四个台阶就到了转角位置,然后又是十个台阶就可以上到二楼。

    不过这一刻,颜骏泽并没有立刻走上楼梯的打算,他吃惊的看着手电筒光下照射到的东西。

    只见所有楼梯台阶的表面,都覆盖了一层黑色物体,仔细一看,竟然全部是头发。

    这些头发没有断裂开,而是一根根都很长,仿佛是从二楼直接拖曳下来,铺就在楼梯上,一直将所有台阶全部铺完。

    颜骏泽相信,如果自己再来晚一点,过些时日后,恐怕这一楼的地板上也会铺满来自二楼的长发。

    密密麻麻的头发,从眼前第一节台阶开始往上,全部都是,虽然这些头发仿佛死物般并没有移动,但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很强烈。

    颜骏泽忽然有种很恶心的感觉。

    之前自己半灵之身时,虽然同样满身都会长出黑色毛发,但那个时候他的意识并不清晰,就好像背身女一样,感受也没有那么深刻和强烈。

    内心挣扎片刻,颜骏泽还是抬起脚,试探着轻轻落在楼梯的第一节台阶,脚底瞬间传来沙沙的声音,皮肤上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颜骏泽仔细观察着脚底,被踩着的这些头发并没有任何异样,没有如想象中那样缠绕自己的脚踝,也没有迅速往楼上缩回。

    他又抬起头,手电筒照射了上面的几节台阶,同样没有什么异常。

    心中稍稍安稳,颜骏泽再次往楼上走去,每一步都是先踩实了,再迈出下一步,每一步都发出大量的沙沙声,让他心中发腻。

    而且越往上,脚底的头发似乎变得越厚,只是走到楼梯中段以上,就感觉如同踩在了厚实的地毯,虽然也传出沙沙声,但这一刻给颜骏泽的感觉却并不踏实。

    同一时刻。

    王二叔院子里,王滔正在与王大发主任交谈,二婶进里屋给王大发沏了一杯茶,王大发接过后,吹了两口气,轻轻喝了一小口。

    二婶虽然在招呼其他人,但她的目光依旧在院子中间、那被绳子捆住的女儿萌萌身上。

    下一秒,正转头看向萌萌的二婶忽然一愣,她发现萌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头低下来。再一看其他孩子,这17个女孩中,三岁以上的孩子在这一刻全部保持了静止状态,脑袋低下,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

    而抱在妈妈怀里的年龄较小的女孩,则是眼睛微闭,仿佛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这些妈妈都发现了异常,轻轻摇着孩子,呼唤孩子的名字,但场面很压抑,她们的声音并不大,且显得非常惊恐。

    正在喝茶的王大发赶紧放下茶杯,与王滔一起站了起来。

    王滔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几个人分散开,围站在这17个孩子的周围,只要发现有什么不对,他们就会立刻制止。

    数秒钟后,这些孩子中有一半的人开始挣扎,想要把捆缚起来的手挣脱出来。

    而年龄较小还被妈妈抱着的孩子,则是在半昏迷中开始表现出不安,不停的扭动身子,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这些妈妈还记得颜骏泽的吩咐,不敢再呼喊孩子的名字,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女儿,生怕被怪异给掳跑。

    片刻之后,17个孩子都已经没有了意识,双手双脚扭动,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

    其中两个大概七八岁大的女孩,捆住她们的绳子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松动,随时就要掉下来。

    王大发一愣,对旁边手足无措的其中一个男的吼道:“王小林,你特么怎么回事儿?绳子没系紧吗?”

    王小林此刻干着急,也不敢上前:“我怕……怕勒疼孩子。”

    王大发还要破口大骂,王滔已经冲了过去,对那叫王小林的男子道:“按住你的孩子,我来捆。”

    就在此时,另一个女孩已经挣脱了绳子,双手释放出来,伸手就往自己的头上抓去,哪知头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

    王大发对这孩子的父母吼道:“按住她,我来捆!”

    那孩子父母吓得不轻,冲过去赶紧抱住正在头上乱扯的女孩,母亲靠得近了些,被这女孩伸长脖子,一口咬住了她的头发,猛地一甩头,一绺头发被扯了下来。

    这位母亲又疼又惊,失声尖叫,被父亲替换了她抱住孩子,王大发冲了过去,捡起绳子一边捆,一边对其他父母道:“都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能让她挣脱。”

    其他人惊慌失措,都将自己的孩子盯得紧紧的,而抱着小女孩的母亲则是死死的把孩子抱住,因为她自己也被剃了光头,孩子乱抓乱扯也毫无办法。

    独立小楼内。

    颜骏泽终于走完了台阶,来到二楼。

    眼前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只见二楼的所有家具和地板,包括床铺、房梁和屋顶,全部被大量黑色头发所覆盖,已经看不到了本来面目。

    而房屋靠窗一边的房梁上,一具黑漆漆的尸体悬挂在那里,纹丝不动,用手电筒光照射过去,细看之下似乎穿着灰色的长袖衣服,长而厚实的头发拖到地面,延伸向屋里的四面八方。

    虽然这女尸的身体没有被遮住,还能看见,但她的脸颊却被很多头发遮蔽得严严实实。

    看到这一幕,颜骏泽再次想起了那句话,来自王家湾的居民流传的话。

    “这女孩虽然早就死了,但她的头发依然在生长,一直都在不停的长。”

    妙书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