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 1854 意味着什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梅晶第二次撒谎。

    为什么?

    脱掉的丝袜,嘶哑的嗓子,连续两次撒谎。

    这些意味着什么?

    不过胡亦凡没有把这些疑问挂在嘴上,只是关心的让梅晶注意身体,最好先去买包小柴胡冲剂吃一下,免得感冒加重,然后在梅晶的娇嗔声中结束了通话。

    在车中坐了一会儿,胡亦凡驾车回张平凡的公司。

    张平凡的非凡商贸只有二十多个人,主要是做进出口嘛,用不着太多人手。

    但这二十多个人里,却绝大部份是女孩子,这也是做外贸的特殊性,做业务嘛,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具亲和力,尤其是美女。

    这一点,曾经让梅晶极为不满,后来张平凡把梅晶的表妹招进公司,梅晶才勉强放过他。

    张平凡有不少女人,但在公司里,还确实没有什么情人,担心梅晶表妹打小报告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张平凡抱持的一个理念:兔子不吃窝边草。

    窝边草吃起来方便,善后却非常麻烦,有了男女关系,管理起来就极为头痛,张平凡不少同学同事都吃过这方面的苦头,他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胡亦凡进了张平凡的公司,却没有心思处理事情,梅晶的事,始终在脑子里环绕,哪怕他再三提醒,自己是胡亦凡,不是张平凡,哪怕梅晶真的出轨,那也不关他的事。

    可不知什么原因,稍稍清醒一下,没多会儿,又想到了梅晶的事。

    这个下午什么也没做,没心思处理公司业务,也没有去找郑影,胡亦凡的心思完全给梅晶抓住了。

    胡亦凡自己也觉出不正常,不过他经历大苦难后,性子变得极为沉稳,没有当时就给阳顶天打电话,而是想自己找出原因。

    他自己感觉到,可能是因为顶替了张平凡的舍,受到了张平凡身体的影响,这让他疑惑,灵体是他的,所思所想,都是他的,张平凡只剩一个身体,怎么还会有那么大反应呢。

    他想要克服,但事实证明,他无法克服,心中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梅晶,被梅晶的事所影响。

    现代西方医学说,人的思维,全都受脑神经控制,但中国古人认为,人的想法,是心里生出来的。

    就以文字而论,无论是思,还是想,下面都有一个心字底,就充分证明,中国古人认定,人的想法,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而不是脑子在起作用。

    胡亦凡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今天碰到的事,让他觉得,中国古人的想法,未必没有道理。

    到五点左右,胡亦凡就出了公司,开车到省图。

    将近六点的时候,梅晶出来了,跟几个同事一起出来的,边走边在说着什么,中间还笑了一下。

    胡亦凡远远的看着,虽然梅晶长像不如郑影,但她个子较高,穿着时尚,披卷发带着一点点卷曲,走动时臀腰款摆,极有韵味。

    张平凡和梅晶结婚有十一年了,加上恋爱的时间,十二年了,从张平凡的记忆中,胡亦凡发现,张平凡这些年,对梅晶是有些冷落的,他在外面有不少女人,虽然三十四岁的梅晶正是女人最好的年龄,但十多年的婚姻,彻底的洗磨了张平凡的激情。

    哪怕是在床上,很多时候都只是应付一下。

    不是不爱,只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就如左手握右手。

    “老兄,梅晶很诱人啊,你对她没感觉,但在别人眼里,这可是一个最诱人的少妇,哪怕是我以前也是有想法的。”

    这个话,胡亦凡是对张平凡说的。

    梅晶出了图书馆,上车,胡亦凡发现,梅晶又穿了丝袜,是灰色的。

    “不对啊。”胡亦凡回忆了一下:“她进酒店的时候,穿的是肉丝,不是这双灰色的,那双肉丝哪去了?”

    如果梅晶穿的还是肉丝,那还可以解释,在酒店里脱了下来,可换了灰丝,就太古怪了。

    一般来说,女人包里会带一点小东西,纸巾啊什么的,但极少有女人会在包里再带一双丝袜丝的。

    梅晶的车开出去,胡亦凡车子停得远,前面又有车子,她没有注意。

    等她的车子过去,胡亦凡在后面跟上。

    梅晶的车子没有直接往家里开,快到家的时候,去了西北面的一家超市,她进超市买了菜,出来,直接就回家了。

    这是梅晶的习惯,一般下班的时候,拐进超市买菜,到家里后,会给张平凡打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吃饭,回家吃,就多煮一点,不回家吃,就少煮一点或者干脆不做。

    张平凡和梅晶有一个十岁的儿子,他们结婚就生子了,不过儿子住校,周五下午才会回来,周日吃了中饭又回学校。

    平时家里就张平凡和梅晶两个,如果碰上张平凡出差,就剩梅晶一个。

    中午两个极少一起吃饭,即便是晚饭,张平凡十餐也有六餐以上是在外面吃的。

    搜索张平凡的记忆,胡亦凡不由得叹气:“老兄,你还真是冷落了她。”

    但回想自己,又不由得摇头,他上班的时候还好,朝九晚五,三餐基本上都是跟郑影一起吃的,而在给王律坑得去职做生意的那段时间里,他跟张平凡几乎是一样的,经常整天不回家,哪怕半夜回家也醉熏熏的。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尤其是做生意,不喝酒不应酬,绝对谈不成生意,而应酬一多,可就冷落了家人。

    “即便王律不坑我,我做生意时间长了,会不会就跟张平凡一样呢?”

    胡亦凡在心中反思这个问题。

    他还得到答案,手机响了,梅晶打来的:“老公,你回家吃饭不?”

    “我快到家了。”

    “今天怎么这么积极?”梅晶话语中透着意外。

    “今天看见一个女人,特别象你。”

    “是吗?”梅晶咯咯笑:“在哪儿看见的啊。”

    胡亦凡几乎冲口要说出梅晶去的酒店的名字,不过话到嘴边,他又缩了回去,笑道:“就在我们公司外面,真的,跟你特别象,也是披肩发,带一点卷曲,发尖还染了一线红,然后个头也差不多,腰细,腿长,屁股也特别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