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461章 夜幕、独行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短暂的等待过后。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是我。”

    对面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

    “我是老王,林宇不仅拒绝和解,还杀了我们派去和他谈判的专员。”

    王姓王姓老者语气低沉阴鹜的说道。

    “嗯……”

    对面的声音对此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过了几秒,才继续开口。

    “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方法,我们的条件他不满意,那他的条件是什么。”

    “他想要追究全方位的责任,这件事的发起人,以及那几个炮灰小子身后家族的命……”

    王姓老者把林宇的条件原话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按他的意思,如果我们不答应,他要自己动手。”

    对面那人,在此期间并未再多说一句话。

    从话筒里的平稳起伏的呼吸声听来。

    好像对林宇提出的要求,并无任何愤怒。

    “我知道了。”

    淡淡的四个字,作为结束语,挂断了此次的通话。

    王姓老头手持着话筒,久久没有反应。

    阴翳的脸庞上,泛起一抹惊色。

    他反复地回味着,刚才的那个四个字。

    心中暗暗揣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

    看上去,字面的意思很简单。

    可其中蕴含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自己这个发起人也要……

    想到这儿,王姓老头不禁打了个冷颤。

    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是可以舍弃的对象。

    以前的顾家,后来的金陵季家,莫不过如此。

    假如,林宇能拿出足够的利益,足以让人心动的利益。

    那么他所提出的那些要求,会不会得到赞同呢?

    思来想去,王姓老头确信,答案是肯定的。

    作为一名博弈者,他有可能成为棋子,被人抛出去。

    念及此处,他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他自言自语着,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

    燕京,另一间书房内。

    霍老坐在书桌对面,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对面的老者。

    “刚才的话,老霍你都听到了吧。”

    对面的矍铄老者,慢悠悠地问道。

    “林宇开出条件了,我们之中必须推出来一人,为此负责,而且那几个执行人背后的家族,也要因此而惨遭灭门。”

    “老霍,你觉得,林宇开出的条件我们能答应吗?”

    这个问题,在说出口的哪一刻,其实答案早已经包含其中。

    听话听音,从对方的语气中,霍老就已然明白了最终的选择。

    但是,他该说的,他还是要说。

    不管对方是否高兴,他都要一吐为快。

    “其实林宇开出这种条件,我并不意外,老王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私心,全都是为了大家伙儿着想,但他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瞧不出他心里的小九九。”

    “他们王家与金陵季家世代联姻,他母亲就是季家的嫡系长女,这一次去东海报复林宇的家人,老王必然抱有复仇的心理。”

    “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林宇不依不饶,若易地而处,我也会提出这种要求,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霍老一口气将话说完,心中大为酣畅淋漓。

    书房内,安静了好一会儿。

    矍铄老者缓缓开口笑道:“老霍,说句实话,我也能理解林宇的想法,杀鸡儆猴,不施雷霆手段,怎显霹雳神威。”

    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但理解,不等于赞同。以老王的地位而言,这种事情即便是做了,也不能将他推出去背锅。”

    “这一次我们坐视林宇杀掉老王泄愤,那么下一次呢,今后倘若我惹到了林宇,是不是也要自尽谢罪,以平息他的怒火?”

    这个问题,让霍老哑口无言。

    矍铄老者停顿了一会儿,深深地看着霍老,继续说道:“老霍,咱们相交几十年,用不着说那些虚伪客套的话。”

    “咱们老哥俩抛开一切情感方面的因素,来分析这件事,其实整件事的本质非常简单,老王是我们一边的人,或则说和我们是同一类人,位高权重,一言九鼎的世家豪族代表。”

    “我们做错了事情,可以道歉,可以给予受害者弥补,但板子绝对不能打在自己人的身上,这是底线,也是世家豪门的尊严所在。”

    “若是林宇愿意善罢甘休,我保证今后会给他满意的弥补,各方面的弥补……”

    话到此处,陡然间,语气森森,杀气腾腾。

    “若是他一味地追责,想要泄愤的话,那么此人就不能再留在世上,最起码,不能让他继续留在国内,因为他在挑战我们的权威。”

    “无规矩不成方圆,林宇可以选择反抗,我们也可以选择绝不姑息……”

    听完了这一席话,霍老面色肃然,一语不发。

    他沉吟了许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与我无关,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

    ……

    夜幕,渐渐降临。

    吃过晚饭,林宇陪着李馨雨和李爷爷坐在客厅里。

    三人闲聊了一会儿,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察觉到这个的动作,李馨雨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老公?”

    “爷爷,老婆,我晚上出一趟门,去办点事情,你们先休息吧。”

    林宇微笑着应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我可能回来的很晚,老婆,你不用等我了。”

    这句话,让李馨雨的小脸,腾地红彤彤一片。

    “谁等你啊,自作多情!”

    似娇似嗔地轻啐了一口,她还是忍不住嘱咐道:“你在外面小心一点。”

    见状,李伯阳也跟着叮嘱了一声:“晚上出门,一切小心。”

    “嗯,知道了,爷爷,老婆。”

    林宇轻轻挥了挥手,拿起跑车钥匙,朝外面走去。

    渐渐远去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可是李馨雨,却依旧呆呆地看着门口方向。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喜欢看,怎么不跟着一块出去?”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顿时,将失神中的李馨雨惊醒过来。

    “爷爷,你说什么呢,讨厌嘛!”

    小妮子撅着嘴,半是羞涩半是撒娇地哼哼着。

    “我说他出门,现在怎么都不带你一块?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咱们爷俩。”

    如今的李伯阳心态大变,对林宇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男人出门做事,女人老跟着干嘛。”

    李馨雨随口应道,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这话让李伯阳为之一愣,这可不像是孙女能说出的话。

    以前的李馨雨,最痛恨的就是大男子主义。

    现在,怎么突然转变了作风。

    看那幸福的样子,十足的居家小女人。

    那里,还有半点往日的女强人风格。

    唉,老话说的对,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孙女已经完全陷进去了,自己这个爷爷的,只能徒唤奈何。

    ……

    玛瑙红的保时捷跑车,飞速驶离了别墅区,来到了外面的车道上。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悄悄地跟在后面。

    车厢内,有人拿着对讲机压低了声音呼叫着:“3组汇报,3组汇报,目标离开了家,正开车驶向别处,暂时不清楚目的地。”

    很快,话筒里就传来了新的命令:“继续跟踪,不要主动暴露身份,其他小组,在下一个路口准备接替你们。”

    “3组明白,3组明白……”

    汇报声中,前面的玛瑙红跑车,开到了下一个路口。

    紧接着,黑色越野车驶向另一个路口,一辆蓝色的家用轿车,接替了追踪位置。

    一路行驶,一路跟踪。

    过了十几分钟后,玛瑙红跑车开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处。

    安全部门指挥所内,一群人紧皱着眉头,注视着眼前的交通实控视频。

    眼看着,玛瑙红跑车上了高速公路后,速度飙升,眨眼间便甩开了身后的车辆。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大晚上了,他想要去哪儿?”

    有人看着监控画面,忍不住暗自嘀咕着。

    旁边的同伴,看了一眼高速线路图,咂了咂嘴,自言自语道:“这条高速途径好几座城市,现在还很难判定目的地。”

    “根据资料显示,这家伙原本就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飙车手,曾经赢过棒子国的一名专业f1赛手,咱们的人根本没办法跟上他的速度。”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只能通过高速公路上的摄像头,来陆续抓取画面,仅仅锁定他的行踪……”

    正说话时,突然有人惊呼一声:“这条路也通往燕京,林宇,会不会……会不会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