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497章 今时不同往日,初心早已变质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头有些庆幸,那有些不妙的预感没有成为现实的同时。

    林宇舒缓双臂,将李馨雨揽入怀中。

    温言细语的柔声说道:“老婆,我陪你们一块去吧。”

    “我还没去过你老家呢……另外,也该给岳父岳母还有奶奶上柱香的。”

    “不要,这次我想在老家,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思考。”

    怀中的李馨雨,轻声呓语着。

    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茫然,还有些许的期待。

    “老婆,我不会打搅你的,如果你觉得我影响你的话,我可以偷偷地跟着,保证不会让你发现。”

    林宇有点掩耳盗铃的说道。

    “不许跟着,你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等我回来。”

    李馨雨微微挣了挣身子,抽出双臂,抱住了林宇的脑袋。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在这一刻,她的心是踏实的。

    她能够感觉到,那个有血有肉的林宇,又回来了。

    自从林宇回到东海后,她就有一种错觉。

    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并不是自己等待的老公。

    淡漠,平静,祥和,犹如失去了原本的人性。

    变得那么高高在上,如同神祗俯视众生。

    但是,她等待着的那个会厚着脸皮,调戏自己的林宇,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超脱一切的神。

    人,是可以去爱的。

    但神,却只能在心着,敬着。

    “老婆,我不放心你的安全,你还是让我跟着吧,不然的话,我会担心的连觉都睡不着的。”

    这一句情话,是有感而发。

    绝对不是,林宇故意讨好李馨雨。

    与以往的甜言蜜语相比,多了几分情真意切。

    “放心吧,只是去老家,又不是出国,怎么会出事呢。”

    李馨雨的手,在林宇的脑袋上轻抚着。

    像是在安慰,更像是一种亲昵。

    说话的同时,她侧着头,靠在那结实的胸膛上。

    紧紧贴住的耳朵,倾听着怦然的心跳声。

    见李馨雨一再拒绝随行,林宇沉吟了一会儿,便没有继续坚持。

    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地问道:“老婆,你这次回老家,准备待多久?”

    “短则一周,长则一月,我想回家陪着爸爸妈妈说说话,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认真地祭拜过他们二老。”

    “以前是怕爷爷伤心难过,不敢说扫墓祭拜的事情,后来长大了,忙着工作事业,又把他们二老给忘之脑后,说起来,我真是太不孝了。”

    话中,流露出一缕缕的伤感。

    想想也是,祭拜父母这件事,对爷爷来说,是重复那难以想象的痛苦。

    白发人祭奠黑发人,人生一大悲剧。

    “老公,我要亲口告诉爸爸妈妈,他们的女儿马上就要嫁人了,愿二老的在天之灵,保佑我们一辈子平安幸福。”

    听着李馨雨的呓语声,林宇感觉胸膛突然变得湿漉漉的,微微有些泛凉。

    他清楚,这是泪水打湿了衣襟。

    “老婆,等咱们结了婚,两个人一块回去,先去你老家给岳父岳母扫墓,然后再去我老家,祭奠我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让逝去的亲人都看一看,咱们小两口的幸福生活。”

    林宇的手臂略微用力,将李馨雨抱的更紧了一些。

    此刻,李馨雨在心头默默地想着:“老公,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我一定要成为配得上你的女人。”

    ……

    清爽的风携带着大海清新的水气,令人心旷神怡。

    这里是南洋,空气中裹着的水气,似乎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街道上,一名名黑瘦干瘪的土著,懒洋洋地闲逛着,眉眼之中透着浓厚的野性蛮横。

    两边的商铺,倒是很有古代炎黄的风格。

    一辆加长的商务车,在路上缓缓地前行着。

    喇叭声时不时地响起,以驱散那些占据了行车道的土著。

    许薇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看着外面的街景。

    “卢叔,虽然我是在南洋长大,可不知怎地,每次回来都感觉像是出差到了外地一样,心里充满了陌生和距离。”

    正说话时,车顶响起邦邦邦的敲砸声。

    几名土著猴子,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嘴里发出愤怒的咒骂。

    挥舞的双拳,在汽车外面用力地锤砸着。

    许薇不用去听,都能猜得到那些土著骂些什么。

    无非是一些炎黄猪之类的歧视性语言。

    假如车里坐的是一名白人,那群土著肯定会避之不及。

    但是炎黄人嘛,在这里是土著唯一可以正大光明歧视的对象。

    “我明白你的感受,人离乡贱,去国怀远,我们炎黄人能在这里落地生根,谁有知道其中经历了多少的苦难折磨。”

    卢正豪没有理会外面土著的干扰,自顾自地摇头叹息着。

    作为一名炎黄人,在这里生活需要莫大的勇气与胆量。

    这座城市里,到处弥漫着不安全的气氛。

    那些懒惰而贪婪的土著猴子,看待华人的目光都不怀好意。

    就像是饿狼,盯上了一块肥肉。

    随时都可能扑上来撕咬,抢光你的东西,杀掉你的人,吃掉你身上的每一块肉。

    这种感觉,直到进入华人聚集的区域,才能散去。

    车子在街道上前行着,速度很慢,像是乌龟在爬行。

    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堪堪驶离了街道,进入到另一片区域。

    南洋华人,聚集的区域。

    汽车刚开进这里,立马就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周围的行人,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同胞。

    道路上虽然稍显拥挤,却井然有序。

    给人的感觉,犹如从原始部落回归到了正常的现代社会。

    汽车行驶的速度,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车终于停了下来。

    一股股低沉而有力的音浪,传至耳畔。

    “嗨,嗨嗨!”

    听上去,像是有成千上百的人聚集在一起,进行着某种体育锻炼。

    车门打开,许薇和卢正豪走了下来。

    眼前,出现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种植庄园。

    门口的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炎黄堂。

    外面一名名持枪警卫,戒备森严。

    每一个,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青年。

    进了门,抬头就看见,里面是一片空旷的场地。

    许许多多的华人少年,正在教官的带领下,练习近身格斗。

    许薇和卢正豪对这里非常熟悉,一进来,就感觉到了一股亲切。

    仿佛外出的游子,回到了真正的家乡。

    没人为他们带路,两人熟稔地继续往里走着。

    “外面都说我们水门愧对数百年前反清志士留下的清誉美名,但谁又真正了解过,我们暗地里为了保护华人做了那些的努力。”

    卢正豪一边走着,一边感叹不已。

    最近这些年来,水门在海外华人心中地位每况愈下。

    让他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闻言,同行的许薇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卢叔,这些年你不怎么在外走动,所以也不太了解现在水门的状况,其实华人同胞之所以疏离水门,实属事出有因。”

    “像您这样,秉承公正的老派水门弟子已经很少见了,大多数的人都早已悖离了咱们水门的宗旨,非但没有起到保护华人的作用,反而比那些外国佬更加凶残地压榨着自己的同胞。”

    “远的不提,就说前段时间被林宇干掉的那位大龙头,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为了金钱,简直称得上是无恶不作。”

    “他们不敢去反抗其他种族势力的压迫,反而调转过头来,竭尽全力地压榨华人街上的同胞,收取保护费,做人蛇生意,引诱华人同胞吸食违禁品……”

    “种种情况,不一而足,最可恨的是,他们以各种名义在国内骗一些女孩子偷渡到北美,然后强迫这些女孩去卖……”

    听到此处,卢正豪暴喝一声:“够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这个刑堂堂主,可要大开杀戒了。”

    字里行间,滚滚杀气,冲天而起。

    许薇的那番话,将他气的目眦尽裂,胸口起伏不定。

    “这么看来,那家伙被杀得不远,即便是林大师不动手,我水门也容不下这等无耻之徒,看样子,是时候拨乱反正了。”

    卢正豪脸色阴沉,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虽然是水门大佬,但平日里专心武道,向来不问外事。

    只是偶尔听家里的晚辈在闲聊时说过几句,他才得知水门在海外华人中的影响力一落千丈。

    今天在许薇面前,不过是有感而发地唏嘘了几句。

    想不到,却得知了如此丑恶的事实真相。

    不是海外华人抛弃了水门,而是水门丢失了以往的担当。

    “卢叔,你也别生气了,这种事情靠几个人是没办法扭转的,现如今是金钱社会,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让那些水门子弟也很难保持初心不改。”

    许薇低声劝慰了一句。

    言语间,并不看好卢正豪所谓的拨乱反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