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以少打多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队员们都不解的看着张伟民,两个队长之间对战术的意见第一次产生了分歧,庞俊建议大家趁凌晨正式熟睡时分下上去偷袭刀疤男的大营,而张伟民则不同意他这么去做,此时大家都在看着张伟民,等待着他给出否定的理由。

    张伟明此时看上去还是十分的虚弱,生着病的他在草丛里吹着山风又待了几乎一个晚上,使得他看起来比下午那会还要的虚弱,他使出浑身的力气站在队员的面前,声音虚弱的说到:“庞队,你的计划不是不可行,只是我觉得实在是太冒险了,这次刀疤男倾巢而出,想必战斗力也一定是远超我们的,趁着夜间时分我们冒然下去偷袭,这是十分不理智的,首先营地一定安排了值夜的守卫,只要我们弄出一点动静,后果就不用我说了,然后就是我们这次偷袭一定是去偷袭主要的人物,那就是刀疤男本人,有两个问题,第一下面应该有好几顶的帐篷,理事会配发的帐篷我们都是见过的,都是一个型号的,刀疤男具体在哪一间我们不得而知,第二,一旦进错了帐篷引起了发现,那我们就等于自投罗网,最后也是最现实的,以我们在场的这十个人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是难以和其匹敌的,我不同意大家去冒这个险!”

    “可是张队,擒贼先擒王,我们要摸到了刀疤男的帐篷呢,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可以试试,其实下去之后,我们只要仔细观察一下,还是能很容易分辨出主帐篷的!”花衬衫比较赞同庞队的看法,在一旁握着匕首说到。

    “不行,这种没有100%把我的事我是不会同意大家去做的,这完全是拿命去赌。”张伟民一口回绝了花衬衫的提议,然后看着大家继续说到:“我们就继续在这耐心的埋伏,等待刀疤男的人自己找上来。”

    “可是张队,就算是他们找上来了,我们不是依然寡不敌众吗?”花衬衫显得对张伟民的拒绝有些不爽,赌气的说:“现在总的来说我们就是战斗力不如人家否则也不会如此的被动的!”

    “张队说的对,我们现在只能先埋伏在这等着敌人的上钩,从下面上来村子的路十分的狭窄,大部队没法一起上来,我也相信刀疤男不会让全部的队伍一起上山的,毕竟孝山这么大,他们也不会单从一条路上来,我们在这冒富也许可以先伏击一部分上来的人,这样我们还是有些许胜算,但是即便是这样对我们来说还是有诸多不利的,一旦我们开了火,那一定会打草惊蛇,如果他们选择封山的话那么我们就难办了。”张伟民继续分析到。

    “哎,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大壮有些急躁的抱怨到。

    庞俊一直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对于张伟民的否定也是持不完全赞同的态度,他觉得如果一直只是埋伏在此的话就会处于被动的局面,无论刀疤男的人师傅全军出击上山形式对末日行动组来说都十分的不利而且山上还有那么多的村民,如果先被找的的是他们,那么很可能会再次出现下午阿兵那帮兄弟的惨剧,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这时庞俊觉他必须要说出自己的想法,于是他立刻站了出来对着张伟民说:“张队我觉得您的这个计划会让我们显得很被动,一直待在山里的话对我们十分不利,如果刀疤男上山搜索的话,先找到的是躲藏在上面一些的山洞里的群众那怎么办,上山的路有很多条,南面的森林公园更是因为开发过,那就更多了,我觉得刀疤男一定会在每个路口上都安排自己的人手的,我们待的这山林木屋这也只是上山的其中一条路而已,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上来,又会从哪个位置上山,所以我还是坚持我们需要下山去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张伟民其实自身也是很清楚庞俊想这么做的原因,他是想把威胁和可能发生的交战场地推到离山上这些村民还有陈教授越远的地方越好,他的出发点是保护好山里的这些村民和做研究的陈教授,而自己意见则是保护村民和陈教授固然重要,但是队员们的生命也是同样很重要的,不能就这么盲目的冲下上山去硬拼,现在摆在自己面前这两方面的问题都让自己很头疼,自己必须尽快想一个方法去权衡,并且要让仅有的团队实力发挥到极致,才能扭转这个局面。

    张伟民点起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到:“庞队,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所有一切矛盾的点都是在与我们的战斗力十分的有限,到现在我还没有想明白刀疤男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但这已经不是重点了,我有个新主意,我们分成两组,一组下山监视刀疤男他们的行踪,一组留守在上山尽全力保护村民。”

    “可是张队。”王井建站出来说到:“我们相比于刀疤男的实力已经显得十分薄弱了,再分开来的话,这怎么才能与之抗衡呢?”

    张伟民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说到:“我想到了这个顾虑,我们已经以少对多了,蛮干硬拼都是不理智的,我们得用计策。”

    “你是怎么想的,张队,说说你的想法。”庞俊说到。

    张伟民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说:“我们要利用好这孝山的地理环境,我们十个人分为2个小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需要再拆分为几个小队,以打游击的形式吸引对方的注意,化被动为主动,让他们摸不清我们到底在哪,到底想做什么,只要不暴露自己,我们可以利用人少灵活机动的优势,四处扰乱对方,比如去山下的队伍不必下了山就立刻去攻击敌人的大本营,可以等待机会,等大部队的搜山行动开始,袭击他们的大本营,而隐蔽在山林之中的一组负责在上山的道路边进行吸引扰乱对手,但是注意不能被发现,这样可以混乱搜山的部队,让他们不知道我们到底躲在哪里,再加上山下大本营受到袭击的话,那么也可以有效的瞧住搜山队伍的行动。”

    说完之后,张伟民看着周围的队员们,每一位队员都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在考虑着什么,庞俊听完之后觉得张伟民的计划挺不错的,比自己想的要周全很多,这样可以既能有效瞧住敌人,又能将人少的优势给发挥出来,真不愧是野战大赛的第一人。

    张伟民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紧锁着眉头,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不是可以被认可,于是他有继续说到:“这个计划对于给与每个人的任务都是相对而言比较重的,在执行自己的任务的同时还要兼顾好自身的安全,还有对体力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我消大家都能做好心里准备,毕竟你们都以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

    “张队,就按照你说的计划来吧,但是你打算怎么分组呢?”庞俊首先站出来表示了认同。

    听到庞俊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所有人都将目光重新投到了张伟民的身上,张伟民也已经在心中挑选好了分组的情况,他清了清因为发烧而有些干涸的嗓子说到:“那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就说下分组和各自的人任务,首先我们分成两个组,下山的为1组,我决定由庞俊你带队,狙击手阿建你跟随负责掩护队友作战和给与敌人远程打击,效雷你也一起,负责协助庞队一起,花衬衫你也和他们一起,我要饿一下你,你没有和军队交手的经验,你一定要小心行事,时刻听从庞队的安排;留守山林中的分为2组,我们这里正好还事6个人,2人一组分成3个小队,大壮你带着祁队你们在村子附近埋伏,一旦有搜山的人上来,你们量力而行,规模大的话你们就负责放枪引开进村搜索的人,如过小股力量的话,你们可以选择歼灭,孙逸军你和殷晨宝负责上山去往村民躲藏的地方,暗中保护,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路面,不要引起村民的骚乱,作战方式也是和大壮他们一样,视敌人的数量而定,郭林你和我一队,我们一会和庞队他们一起下山,但是我们不下到底,就留守在山地和村庄附近的山路上,战术也是同样的,大家都听明白了吗?还有什么意见和想法现在你们可以说,如果没有我们即刻就准备开始行动。”

    “张队,为什么我们又是去保护群众,你们却都可以去接近主动敌人,这让我们怎么与敌人交战呢?”殷晨宝对张伟民的分派先的有些不满意,他总是觉得张伟民不喜欢把重要的。

    “臭屁王,这可是张哥在保护你,你知道吗?”大壮听出了殷晨宝话里的意思。

    “晨宝!”张伟民严肃的说到:“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所安排的,并且无论是被安排在哪个组或者小队,任务都是一样艰巨的,这次的任务是没有什么前线和内勤之分的,保护村民和下山瞧刀疤男的大本营是同样重要的,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是敌人就在我们的山脚下的村庄里,可是上山的路却有很多条,到时敌人会从哪个方向出现我们也没法知道,所以每个可能出现并且重要的地方都需要我们的队员存在,所以你不要总是嫌弃自己的任务不出风头,懂吗,这次我们面对的是有着武器装备的军队,不是那些没有思维的丧尸,你们每个人都要做好12分的准备,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意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互相之间是没有通讯器的,所以这次一旦分开都只能靠我们自己小组了。”

    “张队,那我们完成任务之后在哪会和呢?”郭林问到。

    “下山的1组,你们如果完成了任务之后就在山脚下的村庄里找个地方埋伏好,如果能弄些车那再好不过了,我们2组的人在明天晚上8点全部去到村民们躲的附近集合。”张伟民说到。

    “张队,你的意思是准备找机会带着村民撤离是吗?”庞俊打断了张伟民说到。

    张伟民点了点头说:“是的,这正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想办法把村民们带出去,到时如果我们能找到合适的机会的话,庞队你们负责在山下接应我们。”

    庞俊比了个k的手势说到:“没问题,张队,那我们就任务完成后见了啊!”说完庞俊就立刻召集了1组的人和他一起趁着夜色朝着山下跑了去。

    看着1组庞俊他们四个人消失在了下山的小路尽头,张伟民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4点多了,在过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随即他就和组员们一一告别并饿大家小心,3个小队就在村口的广场分开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去了。

    张伟民和郭林也顺着下山的小路走去,看着脚下的这条路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刀疤男的突然到来,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就该下山去和阿兵的人换岗了,到现在他脑海里依然还汪着一个问题,就是刀疤男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走在前面的郭林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一般,一边小心的顺着小路向下走,一边转过头来问到:“张队,你说刀疤男那家伙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个地方的呢?”

    张伟民沉默了一会说到:“大林子,我也一直在纳闷这个问题,吉普车我们沉入了水底,沉水之前我们已经给车熄了火断了电,再加上进了水,车上的卫星定位早该没了信号了啊,难不成是他们的的耳挂式通讯器,那个叫谢队戴的不是被你给踩碎了啊,还能有什么俭可以表明我们的方位?”

    被提到‘耳挂式通讯器’的郭林突然一拍手说到:“我想到了,张队,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了,你记不记得那个光头的男人,他的耳朵上是没有通讯器的,当时我和大壮是站在他两人身后的,大壮在他耳朵上没有找到通讯器的时候,我还有些纳闷,但是当下那个环境我就没有去多想。”

    “可是他们两人出来也始终没有分开,有一个人带着也很正常啊?”张伟民发着烧的脑袋此时还是有点晕晕乎乎,对昨晚发生的事记忆不是很深刻了。

    “张队你记不记得我和大壮跟踪他们的时候,那个光头从小路爬到山坡上过,后来别被个叫谢队的叫住了,他就转身下了山,结果摔了一跤!”郭林继续提醒到。

    “完蛋,一定是那两个家伙歪打正着的把通讯器遗留在了这里。”张伟民恍然大悟的说到。

    末日行动组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以少十打多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