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日月 第五十二章 巧妙探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宝座上的皇帝声音平静:“你这三妹妹性子不好,在你宫中养伤这几日,千万多费些心思,前些日子去了皇后宫里,现在在你宫里,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把她扔到太后宫里和太后一起清修。”

    贞妃听了,诚惶诚恐的有拜了一下:“是,皇上。”

    皇帝抬手让慕瑾林站了起来,依然是不咸不淡的口气:“这丫头的性子,现在谈婚姻大事未免早了一些,还是,仔仔细细的教好了再说嫁人,林尚书家里是清贵人家,容不下这样的人,让林家择日和你四妹妹办了婚事,别耽误着孩子了。”

    这次,燕宁郡主拉着康夫人连着贞妃一同拜谢了皇上后,才从殿中走了出来。

    仁和殿外的安妘趴在椅子上已经一动不动,若不是一双眼睛还张着,简直像是死了一样。

    燕宁郡主睨了一眼康夫人,又看了一眼安妘,直叹气道:“你这个嫡母也不知怎么当的,能把女儿教成这个样子!”

    康夫人垂下了头,没有说话。

    燕宁郡主皱眉:“本来林家提出一下娶二女的事情已经是让公府失了颜面,想着去皇上面前求个旨意,好歹天家给了面子,就算是做妾也是个体面的贵妾,这下可好,妘丫头被皇上拖出去打成这样,整个京城都得看咱们家的笑话。”

    说完,燕宁郡主甩了一下手,便大步从仁和殿中走了,康夫人看了一眼贞妃,便也转头跟着走了。

    贞妃叹了口气,只缓缓闭上了眼睛,皇帝先打了安妘是为惩戒,又准安妘在宫中养伤,是对安家的莫大荣宠,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真是让人怪都没法怪。

    周游人从殿中走了出来,和贞妃行礼赔笑道:“贞妃娘娘,咱家带了人来,把三姑娘送到宜春宫去。”

    听见周游人说话,贞妃睁开了双眼,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点头道:“那就劳烦公公了。”

    周游人点头笑了一下,让两个太监抬着一张藤编的春凳放了过来,将安妘放到了春凳上面,便抬着安妘朝着宜春宫的方向走了过去。

    安妘被人放到春凳上的时候,还有些知觉,及至快到宜春宫的时候,已经完全晕死了过去。

    待她醒来时,隐约听见了碧霜的哭声,安妘艰难的张开了口:“碧霞……水。”

    碧霜听了,连忙斟了茶来,扶起来了安妘:“姑娘糊涂了,我现在叫碧霜了。”

    安妘抿了一口茶,苦笑了一声:“瞧我,都忘了。”

    碧霜一直在哭,泪水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的一直掉:“我听了在仁和殿里的情况,姑娘也太……若是一不小心丢了性命,可怎么好?”

    安妘摇摇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碧霜抿了一下嘴唇,嗔道:“都怪碧果那丫头,定是之前引着姑娘想了不能想的事,这才坐下了今日的祸事。”

    安妘听到碧果的名字,眼神微动,低头,也哭了起来。

    碧霜见了,咬着嘴唇哭得更厉害了一些:“都怪我,我不该提,姑娘,姑娘……”

    安妘伸手擦了擦眼泪,转了一圈眼睛,吸了口气:“左右我是没有死,只要我没死,就得活出个人样来,别人越是不想让我活得好,我就偏得活得比他们都好。”

    这话说完,门口有人叹息着说道:“真是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想法,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怎么还敢在大殿上触怒皇上呢?若皇上脾气再差些,仔细当场砍了你的脑袋!”

    安妘抬头看去,正是贞妃走了进来。

    贞妃身边的丫头惜言和贞妃说道:“咱们家的三姑娘可不比以前了,小的时候一团可爱,现在竟然如此让人着恼。”

    安妘听后,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皇上,大概不同意我嫁给尚书府的林小公子了吧?”

    贞妃摇了摇头:“何止不同意,是让你这短时间内都不要想着许配人家了。”

    安妘听后,心中得意,只觉得这顿打挨得倒是值得,一时开心动了动,却冷不防碰到了伤处,疼的她龇牙咧嘴。

    惜言见了,捂着嘴笑了一声。

    贞妃看了一眼惜言,蹙眉:“这不长眼睛的小蹄子,怎么还不去请太医?”

    惜言点头,转身往外走去,趴在榻上的安妘张口喊了一声:“诶,等等——”

    听见安妘说话,惜言转头看了一眼:“三姑娘?”

    安妘看了一眼贞妃,连忙错开了眼睛,颇有种做贼心虚的样子,便说道:“我,我想吃点东西,有些饿了。”

    贞妃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看着碧霜说道:“去吧,后殿那里有小厨房,应该还有些上午从御膳房那边拿来的小点心。”

    碧霜起身,应了一声转身便走了。

    屋中一时只剩下了贞妃和安妘。

    安妘偷偷看了一眼这位辅国公的大姑娘安妍,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敬意,想来安妍入宫时也不过十四五的年纪,在宫中几年,不但看不出有什么歹毒心思,对自己家中之人也是以礼相待,亲近有加。

    对于后宫的了解,安妘只有从一些后宫的电视剧了解到过,这是个艰苦的环境,安妍这样的人,算不算初心未变呢?

    贞妃看向了安妘,笑问道:“你盯着本宫看什么呢?”

    安妘连忙收回了眼神,笑着将枕头往自己怀里拢了拢:“多年未见长姐,今日再看,长姐还是和之前一样好看。”

    贞妃听了,无奈的笑了一下:“哪里还能一样呢?本宫自从生了老九之后,早就憔悴了起来,隐约能瞧见了一些细纹。”

    安妘笑道:“不如改天,我给娘娘敷面做脸吧,定能改善细纹,延缓衰老,让娘娘容貌恢复如初。”

    贞妃缓缓点头。

    门外有人通传,说是宋太医到了,安妘听见,眼睛一亮。

    贞妃瞧见,微微蹙眉,只扬声道:“进来。”

    惜言走在前面,带着宋思进到了屋中。

    宋思进来时,一如安妘初见他时一样,面目温和,眼神温润,每一步都稳,每一个动作都从容。

    他转头和贞妃问了安后,又朝着安妘颔首问了好,才坐到了榻边的小凳上。

    话未多说,宋思已经替安妘把脉了。

    安妘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去看宋思。

    只听宋思声音平和:“三姑娘前几日跪在院子里,本来就受了风寒,只是还没有表征出来,今日这一顿打,旧病新伤杂在一起,晚上恐怕会烧起来。”

    安妘没有说话,贞妃缓声说道:“我见宋大人人也年轻,千万仔细瞧瞧,别有什么疏漏。”

    宋思倒也不恼,只是笑道:“病者见我这副年轻模样,多半会如此,不过还请娘娘放心,臣师出仙缘岛主,虽不敢称为国手,但也不会是个庸医。”

    安妘听了,咬着嘴唇无声的笑了一下。

    惜言站在一旁瞧着,也低头笑了一下。

    宋思将手收了回来,温声说道:“仔细吃几天的药把身上的风寒去了,在配上外敷的药,会好很多,臣过会儿会让药童将外敷的药送来。”

    安妘转头看了一眼宋思:“劳烦宋大人了。”

    宋思朝他笑了一下,起身朝贞妃抱拳行礼后,便从屋中退了出去。

    他甫一出门,碧霜便端着热好的各样点心到了房中,贞妃起身交代了安妘两句便走了出去。

    惜言跟着贞妃刚一出屋门,贞妃便蹙眉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惜言被问得一愣:“娘娘?”

    贞妃缓步朝正殿走去,缓缓说道:“这位宋思……”

    惜言了然:“奴才进太医院的时候,本来是要去找咱们平日里惯请的李太医来的,谁知我一来,宋大人便朝着奴才走了过来,问奴才是不是辅国公家的三姑娘病了?”

    贞妃听了,再度皱眉:“他问你的时候着急吗?”

    惜言摇头,笑了:“不着急,宋太医说话,温柔又和缓,就好像跟奴才唠家常一样,后来,也不知怎么的,我就带了他来。”

    贞妃听后,失笑摇头:“诶,你呀。”

    惜言脑筋一转,忽然想到什么,凑近了一些贞妃,压着声音问道:“娘娘,三姑娘当着皇上的面出言不逊,是不想嫁给尚书府的林小公子,别是为了这个宋太医吧?”

    贞妃脸上没了笑容,垂眸走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惜言继续说道:“奴才瞧着,这个宋太医倒真是个难得的人,况且还是宋威将军的五哥儿,和咱们三姑娘……”

    贞妃瞥了一眼惜言:“住口,皇上已经说了,让三妹妹守规矩,做个像话的闺秀,现在三妹妹住在我的寝宫里,但凡有那么一丁点不好的动静传出去,这宜春宫里就是腥风血雨!”

    惜言听了,不由低声叫了一下,面色一白,连忙说道:“那我一定让惜诺和底下那几个丫头看紧了三姑娘。”

    贞妃缓缓点头。

    这主仆二人从偏殿走到了前殿的院中,方才听见宜春宫的大门处有小太监笑道:“您是皇上眼前的红人,您来这里,自然是我们宜春宫的荣幸,只是宜春宫……”

    小太监没有说完,门外之人笑问道:“只是什么?只是你们宜春宫现在不太欢迎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