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事后清算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瞬发忍术,对于一个忍者来说怕是对忍术修炼的最高要求了,因为一般来说,忍术的使用是需要通过在体内提炼查克拉,结印,与虚空中能量相共鸣,然后才能借由外界的能量达到施展出忍术。

    这样的过程,不管是怎么样,都会产生一定的时间性,单是结印这一关,就要消耗不短的时间。

    而且,结印的快慢也决定了两个忍者对决时的优势,甚至于决定忍者的死亡。

    比如两个忍者两个实力、经验相差不多,但是一个施展忍术结印只需要花费两秒,而另一个施展忍术结印需要花费四秒的时间,那么在战斗之中,结印需要花费四秒的忍者根本都要落入下风,甚至于死亡。

    所以,施展忍术的时间越快,不管是对于战斗,还是对于保命都是十分重要的。

    李承明也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间不过是想看一看从系统中购买的忍术能叠加到什么程度,竟然搞出了一个瞬发忍术。

    如果像替身术这样都能瞬发的话,那岂不是说以后只要他在系统商城中所购买的忍术,只要叠加五次,就能达到瞬发的程度?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不过,看着商城之中那些一个个需要数千的忍术,李承明又有些不太好了。

    他的确很想将现在的忍术都提升成为瞬发忍术,可惜的是没钱,不对,是没气运值了。

    看着仅剩的1335气运值,李承明叹了口气,而后将系统给关掉,然后开始修炼起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李承明突然接到外面之前他任命的会县县令殷青求见。

    李承明挑了挑眉,随后道,“让他进来吧!”

    “下官参见汉王殿下!”殷青进来之后,躬身朝着李承明施礼。

    “免礼!”李承明坐在首位之上,淡淡的看着殷青道。

    “谢殿下!”殷青道了一声,而后站直身体,朝着李承明道,“谢下,下官这次是想问一下,那逆贼尉迟恭的头颅要如何处置,还请殿下示下!”

    听到殷青这次来的目的,李承明挑了挑眉头,而后道,“交给本王就可以了,本王自会处置!”

    “是,殿下!”听到李承明的话之后,殷青明显松了口气,要知道那尉迟恭虽然已死,但好歹之前也是朝庭大将,可不是他现在一个小小的代县令可以招惹的。

    “还有何事?”见到殷青说了这事之后还站在那里,李承明便开口问道。

    “回殿下,下官的确还有一事想请殿下示下。”殷青抿了一下嘴唇,而后拱手道,“此事事关之前县令王福生,不知道殿下要如何处置?”

    “什么如何处置?王福生不是已死了吗?”李承明看着殷青狐疑的道。

    “是的,殿下,不过下官在接任会县县令之后,发现王福生曾在任在收过不少好处,这里是下官所发现的一些他所收好处的清单,还请殿下过目。”殷青从怀中拿出一张绢布,双手恭敬的递了上来。

    一旁的王虎接了过来,而后送到李承明的案前,李承明看着绢布上所记的东西,挑了挑眉,没有想到王福生竟然收过这么多的好处,比如黄金三千五百多两,银子五万多两,还有各种绫罗绸缎,数不胜数。

    不过,看着手中的这张清单,李承明更对眼前这殷青如何知道王福生收受了这么多好处感兴趣,要知道殷青之前可就是一个主薄而已,而王福生可是会县县令,这殷青竟然手中有这张清单,实在是令人耐人寻味。

    殷青束手站在前面,当看到李承明投过来的目光之后,顿时感觉心头一跳,一瞬间,他仿似全身被看得通透一般,连忙低下头来。

    “王福生与你有仇吗?”李承明看一眼手中的清单,而后看着殷青道。

    听到这句话,殷青身体蓦然紧绷,连忙躬身道,“殿下明鉴,下官一心为公,绝没有半点私心!”

    李承明嘴角微一挑,脸上闪过一抹讥屑之意,眸光流转,而后又问道,“王福生的家眷可还在县中,都有什么人?”

    “回殿下,王福生的确是带着家眷上任的,除了王福生的夫人以及一个小妾之外,还有两女一子,因为王福生参与谋逆,所以下官斗胆,已经将他们暂时收押了。”殷青拱手,一脸恭敬的道。

    双眸微微一眯,听到殷青的话,李承明眸中闪过一抹精芒,沉吟了一下,而后道,“将王福生的家眷全部放了,再将王福生的家产查抄起来,留下十分之一给王福生的家眷,其它的全部押到军营之中。”

    听到李承明的话,殷青微微一怔,没有想到李承明会这样处理这件事情,心中有些不甘,可是刚抬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见到李承明正淡然的看着自己,顿时感觉脚下有一股凉气直冲脑门,不敢再多说一句,拱手道,“是,殿下!”

    “嗯,好好做事,没事就下去吧!”李承明摆了摆手道。

    “是,殿下,下官告退!”殷青又躬了躬身,而后才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等到退出帅帐,一股冷风吹来,殷青身体不由微微一颤,这才感觉到自己竟然在刚才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而在大帐之后,李承明坐在胡案之后,看着离开的殷青,眸光闪烁了一下。

    人家都说商场如战场,其实官场又岂不是如此,战场中的明刀暗剑随时都能看到,但是官场中不仅有明枪暗箭,更有阴谋诡计数不胜数,一不小心,便是丢官丢位的下场,甚至于还要连累妻儿。

    从刚才那殷青的表现上来看,这殷青应该与王福生有私怨,只是不知道是这殷青能隐忍,还是王福生太过草包,竟然没有察觉到殷青一直在收集着他的把柄,等到他落难的时候才来清算。

    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让殷青连王家的家眷都不想放过。

    或许是之前李承明杀伐果断,随意下令就斩杀了王福生以及之前的那些世家大户,让殷青以为他是一个随喜好而杀人的孩童,这才想借他的手铲除王家家眷,到时候黑锅李承明背,好处他得,可谓是两全齐美。

    李承明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直接让他放了王家家眷,刚好警告一下他的小心思。

    ()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