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痛痛快快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放心,我可舍不得杀了你!”拓跋恪冷笑,他也知道,这一次,总算是吓到萧宝曼了,真没想到,萧宝曼也会有今天!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萧宝曼扬起头,十分严肃的开口,询问道;“你应该知道,萧纲派了很多人,一直都小心的把守着这里,你出现了,他不可能不知道的,如今,你若是想带我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你只能杀了我!”

    “我很好奇,你不杀了我,又为什么要出现呢?”萧宝曼歪着脑袋,实在是想不清楚,拓跋恪的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毕竟,他不是个冲动的人,不可能因为脑袋一热,就追了过来吧!

    “毕竟,你现在应该,是在平城的皇宫里头才对,你的国家,现在正需要你呢!”萧宝曼说的义正言辞,实际上,就是想要弄明白,拓跋恪究竟要做什么!

    “呵呵!”拓跋恪听了萧宝曼的话,不禁讽刺的笑了起来,随后,他有些嗤之以鼻的开口,反问道:“难道,你们在这里停留,不正是为了,等我来的吗?”

    “等你?”萧宝曼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等你?”

    说实话,萧宝曼恨不得,赶紧离拓跋恪远远的,他就是个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有怎么可能,会故意在这里,等他过来见自己呢?

    “不是等我,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停留这么长时间?”拓跋恪心中恼火,他派出了那么多人,分兵多路,去寻找萧宝曼的下落!

    竟然,全都是一无所获,等到她们,总算是查到,这一处驿站的时候,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没有那么多人手了,而且,距离那么远,他总不能,带着大部队,来这里抓人吧?

    更何况,他连这一次出来,都是在朝堂上称病,这才一个人,悄悄跑出来,见萧宝曼一面的,说实话,白天的时候,他眼睁睁的,看着萧宝曼和萧纲,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在街道上面闲逛的时候,心中真恨不得,直接将萧宝曼杀死!

    可是刚刚,他明明看到了,萧宝曼眼中的落寞,想来,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她一点儿都不快乐!

    看着那样伤心的萧宝曼,拓跋恪原本,很是坚硬的心肠,竟然一下子就软了,他果然还是输了!

    “一切路程,都是萧纲安排的,而我,也只不过是,跟着他的计划罢了!”萧宝曼心中有些忐忑,她知道,这一次拓跋恪,是真的生气了,他也非常担忧,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将拓跋恪给惹火了,从而,让自己在这里,结束余生呢?

    所以,不知不觉的,萧宝曼竟然,还给拓跋恪做起了解释!

    “萧纲这个人,他之所以走的这么慢,无非,就是想让我看到,如今的现实罢了!”拓跋恪说着,冷笑了一声,似乎,并没有因此,而觉得有什么痛苦的,反而,他一脸不屑的表情,“的确,你是和他在一起了!”

    萧宝曼十分警惕的,望着面前的拓跋恪,并且,伴随着拓跋恪的一步步靠近,萧宝曼也开始后退,心中的恐惧,一下子,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不过这样的举动,却让原本,心情就十分烦躁的拓跋恪,更加的恼火了,他紧皱这眉头,大声呵斥道:“你再后退一步试试!”

    话语里面的威胁,让萧宝曼意识到了,危险正在慢慢靠近自己,他不禁立即停住了脚步,一动都不敢动了!

    说实话,萧宝曼心中也很清楚,这一定是萧纲故意的,因为,现在发生的这一切,萧纲肯定都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他并没有露面,或者是,他觉得还不到,露面的时候!

    甚至,今日拓跋恪之所以,可以进入到这里,都是萧纲的意思呢,原因很简单,他就是要让拓跋恪知道,胜利的一方,是属于拓跋恪的!

    萧宝曼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对于这个萧纲,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你既然知道,萧纲是故意这样做的,为什么还要出现?”萧宝曼扬起头,努力用平和的声音,轻声询问着!

    “你以为,他这种小儿科的行为,会激起我的情绪吗?”拓跋恪冷笑,似乎,对于面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放在手中!

    随后,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抵在了萧宝曼的脖子上!

    “啊!”萧宝曼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她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难不成,拓跋恪是转成,过来杀自己的?

    “你是来杀我的?”萧宝曼颤抖着声音,轻声问了一句,毕竟,面对生死的时候,人肯定都会恐惧的,这都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躲不掉!

    只是,有些人善于隐藏,她可以不表现出来,而有些人,天生就不是演员,自然,什么都藏不住!

    “你觉得呢?”突然,拓跋恪看着萧宝曼,那满脸恐惧的表情,来了几分兴致,他微微上扬唇角,反问了一句!

    “你如果想要杀我,就动手吧!”萧宝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做的那些事情,在拓跋恪这里,是过不去的,也是绝对不可能,被原谅的,似乎,死去都是早晚的事情,如今,他只希望,拓跋恪可以给自己一个痛快的,不要让自己,死的太痛苦就好了!

    “呵呵!”然而,就在萧宝曼,已经做好了,接受死亡的准备时,拓跋恪竟然笑了起来!

    这下子,让萧宝曼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他扬起头,一脸疑惑的,盯着面前的拓跋恪,开口问道:“你笑什么?”

    “你就这么想死吗?”拓跋恪轻笑着,望着萧宝曼!

    什么叫我想死?萧宝曼简直快要崩溃了,明明就是拓跋恪自己,拿着一把匕首,想要自己的性命,怎么到了拓跋恪的嘴巴里,就成自己想死呢?

    试问,能够好好活着,谁不想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