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老板笑道:“无妨无妨,我这店要开到太阳落山呢。”

    元亦风看了看天空的太阳,心道:“这太阳乃是阵法幻像,不知真正的太阳长什么模样。”

    白芷瞪了元亦风一眼。

    元亦风朝白芷嘿嘿一笑,又对那樱桃铺老板开口道:“这位老板,在下问您件事,不知您可知道一位叫魂千胜的人。”

    那樱桃铺老板听到魂千胜三字,浑身一颤,开口道:“你,你,你怎能?”

    不等那樱桃铺老板把话说完,旁边突然走来一位中年男子,身带佩剑,身穿锦衣,大声喝道:“小子,你敢当众直呼魂圣君的名讳,不想活了吗?”

    说罢那人一把朝元亦风肩头抓来。就在那人要动手之时,突然另一人用手抓住了这中年男子的胳膊并开口道:“杨彪,你莫要太小题大做了,这位小兄弟文质彬彬,谦恭有礼,对这商贩尚且如此有礼貌,又岂是对魂圣君失礼之人?他只是不懂规矩失口罢了。”

    那杨彪呵呵一笑道:“我倒是谁多管闲事,原来是风华兄啊?怎么?我要教训这小子,你敢插手不成?”

    元亦风看了一眼帮自己这人,只见此人极为面善,五十多岁的样子,浑身正气,还颇具威严。

    风华开口道:“你杨彪下手没有轻重,我岂能任由你胡来?”

    那杨彪呵呵一笑道:“风华,我看你帮这小子是假,与我作对是真吧?今日的拍卖会,你一再提价,那件极品翡翠魂器,我多花了一倍的价钱才买到手,若不是你抬价,我岂能花这么多钱?我看你就是想在这里找茬是吧。”

    风华也是呵呵一笑道:“那极品魂器我们风家也想要,难不成拍卖会是你家开的?还不让旁人竞拍了?你要动手就动手,你当我怕你不成?”

    那杨彪一声冷笑道:“你我的武功半斤八两,动手无太大意义,你我不如动动嘴皮子如何?你妹妹跟着那个姓唐的野男人如今不知跑到哪去了?这么多年怕是死在噬魂怪口中了吧?我们杨家多次出重金向你们家提亲,想不到你们风家千金竟然跟着一个流浪汉跑了,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奇耻大辱啊,依我看,那风雨柔连烟花巷柳的女子都不如,放着杨家夫人不做,非要找流浪汉。还真是是下贱啊。”

    旁边街道上众人听到杨彪此话,也是一个个笑出声来,议论纷纷。

    风华脸色一沉,开口道:“我妹妹就算是嫁给乞丐,也不愿嫁给你这混账。你比乞丐还不如。”

    杨彪呵呵一笑道:“是吗?大家说是吗?风华,你就莫要再给你们家门前贴金了,你们家的风雨柔就是个**,你们风家那有什么好女人?”

    旁边的群众原本不敢嘲笑风家,但是此刻有杨彪带头,一个个都胆子大了起来,纷纷笑出声来。风华脸色铁青,不再理会这杨彪,转身就欲离开。

    杨彪呵呵一笑道:“风华,论武功,我不一定打得过你,可是论社会舆论,论口才,你们风家全上也抵不过我。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众人突然感觉这街道上一股杀气弥漫,就算是成千上万的噬魂怪涌来,也没有这么重的杀气。杨彪察觉到这股杀气,四处一看,只见前方自己本要教训的那小子不知何时手中竟亮出了一杆血枪,再看那小子双目赤红,彷如喷火,与之前那文质彬彬的形象大不相同。

    白芷侧眼一看元亦风,心道:“这小混蛋怎么了?平日里看他杀人时也没有动这么大气,发这么大火啊?”

    只见元亦风枪尖一指杨彪道:“狗东西,你敢侮辱我爹娘?今日我要灭你杨家满门!”听到此话,这街道上的普通百姓一个个退避三舍,杨彪一愣,只觉天旋地转,我侮辱他娘?这小子是风雨柔的儿子不成?

    风华本要转身离去,听到元亦风说的话,竟是止住了脚步,看着元亦风,仔细一看,还真觉得这小子长得像极了自己妹妹,难怪自己第一眼看到此子便心生好感,感觉如一家人一般。

    杨彪呵呵一笑道:“小杂种,我不管你是谁,你可知我的实力?在这魂城之内,我的实力排名第九,整个杨家有三位高手上榜魂城前十名。你竟还大言不惭要灭杨家满门。真是搞笑。你说你是风雨柔那贱人的儿子,呵呵,真是巧,在这能遇到她和野男人生得儿子,那贱人呢?还有你那流浪爹呢?”

    元亦风冷笑一声,不再言语,直接一枪朝那杨彪刺去。看元亦风动手,杨彪魂念一动,身上佩剑自动飞出,朝元亦风刺去。风华开口道:“小兄弟小心!”说罢就欲出手帮元亦风,却不曾想风华正要催动魂力拔出佩剑,但自己的佩剑嗡嗡嗡的响但就是拔不出来。

    风华一愣,不知这剑今日是怎么了,扭头四处一看,只见一位蒙面女子看了自己一眼,朝自己轻轻摇了摇头。风华大吃一惊,心道:“这蒙面女子是谁?自己刚才要催动魂力 拔出佩剑,却始终感觉一股大力按着自己的佩剑,四十多年了这简直是从来不可能发生的事。难道是这蒙面女子暗中施加魂力所为?若真如此,这女子也未免太可怕了。这女子的实力只怕比圣山上的魂圣君还要强大。好在这蒙面女子与那位小兄弟走得极近,看样子是一伙的,如此自己倒也不用担心了。”

    杨彪用魂力操控着长剑朝元亦风刺去,那剑灵动至极,速度极快,元亦风用枪与那飞剑过了几十招,只觉那飞剑上的力量一点也不比自己铁血枪上的弱,这飞剑若是朝钢板扎去,毫无疑问能把三四厘米后的钢板给扎穿。

    杨彪双眼眯缝了起来,心道:“这小子好大的力气,竟能架得住我的飞剑?而且此子招式精妙,枪法颇高,对武学的领悟极为不俗。看这小子长得和那贱人还真像,难不成此子真是那贱人的儿子?”

    想到这里,杨彪心中生出一股怒火,那飞剑速度与力量陡增,只见杨彪右掌心光华凝聚,一股无形的气压自其右掌诞生。风华忙提醒道:“小兄弟小心,那杨彪要使用魂技了。”

    元亦风听到魂技二字,心道:“这魂技无非就是魂力催动出来的武技吧,倒要看看这侮辱爹娘的畜生魂技有多厉害。”

    只见杨彪一声冷笑,右掌猛然朝元亦风隔空打去。肉眼可见一道血红的掌印朝元亦风胸口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