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5章 无罪城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陈第离开的背影,若烟仍然还是有些自责。

    其实,她应该把这事早就告诉陈第的。

    可她为了给陈第和刺心的惊喜,才一直隐瞒着。

    其实除了惊喜,若烟仍然还是有着一点儿小小的私心,才把这事一直拖着。

    虽然若烟早就已经接纳了刺心,但她毕竟年龄大了,纵然她现在已经是天剑客的大弟子,但她曾是胭月楼烟花之女的事情不可改变。

    虽然陈第不会在乎她曾经的身份,但是别人会在乎啊。

    特别是若烟成了天剑客的大弟子之后,就是那些武林圣地也要对她进行仰望之后,她就更加在乎了。

    一般人都不敢提曾经的事情,但这事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特别是一传十,十传百之后,知道这事的人就更多了。那些人当着面不会说,但背地里还是会说的。

    所以若烟很少行走世间,只要没事,她都宁愿呆在这里练剑,在这里等候陈第归来。

    她相信陈第一定会归来,如果陈第真的回不来了的话,她也就在这里终老了。

    她见多了男人的丑陋嘴脸,能像陈第那样对她的男人,这世间能有几个。虽然现在追求她的人很多,可那些人图的是什么,她清楚得很,不过是图她的身份罢了。

    她已经三十多岁,虽然还保持着比较年轻的美貌,那也是巫毒还童留下的后遗症,以及她一直努力修炼、比起别人来说多出了许多倍努力的结果。

    她不得不努力修炼啊,如果她连一点儿实力都没有了,那她就会成为陈第的累赘,就会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她很感谢师父天剑客,如果不是天剑客收她为弟子,她恐怕也和其他烟花之女一样,在已经无力挣钱的时候寻找一个老实人嫁了,幸福不幸福不知道,但肯定不可能还会有爱情的。

    看着陈第为刺心担心着急,若烟心里边有些酸酸的,但她也还是有些高兴。因为她知道,如果是陈第先遇见刺心,也定会像担心刺心一样担心她的。

    所以,看着陈第着急的样子,若烟实在是不忍心,才终于把事情说了出来。

    “心儿妹妹,但愿你没事。”

    若烟祈祷着,怎么也无法入睡,她想了很多。

    ……

    陈第辨别了方向,立即施展缩地成尺,开始了赶路。

    缩地成尺,是陈第对领悟了空间极速之后,给这一种极速所取的名字。

    他这缩地成尺的速度,的确是同境宗师的三到五倍。

    但远非三到五倍这么简单。

    一般的宗师圆满境高手,极限速度是一息一百丈。

    这是极限速度,一般只能用于紧急时刻,不能够一直保持这种速度,因为就算是内力再丰沛的高手,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消耗。

    但陈第不一样,他的速度虽然是极限速度,但消耗并不大。

    因为陈第并不是一直以内力在支撑着缩地成尺,主要是以对空间的领悟在施展着缩地成尺,他这是空间的极速,而不是轻功的极速。

    随着不断的赶路,陈第对于空间的领悟也在逐渐提升,虽然缓慢,但有着进步。

    在明白了这种情况之后,陈第没有全速赶路,而是始终保持着三倍极速前进着。

    纵然如此,也是一个时辰不到,陈第就赶到了无罪城。

    无罪城,是刺图所在这座城池的名字。

    刺图,便正是刺心那背叛了刺氏的叛徒父亲。

    刺图在夺得城主位之后宣布,不论谁犯了什么错,有着什么样的罪过,只要逃到了无罪城之内,只要遵守无罪城的规矩,刺图便保他无罪。

    一开始的时候,世人并不相信。

    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逃往无罪城的罪犯越来越多,无罪城的名气也就越来越大。

    名气越大,来到无罪城的罪犯也就越多。

    这些罪犯们,可不像普通的江湖、武林高手,除了极少数因失误而成为的罪犯,绝大多数都是心狠手辣之人。

    在如此多罪犯的情况下,治安可想而知。

    这里叫无罪城。

    同时,也还有着一个既让人向往,也让人恐惧的名字。

    罪恶之城。

    在这里,烧、杀、抢、掠、女干、盗、赌等等一切罪恶都存在,只有你想象不到的罪恶,没有这里不存在的罪恶。

    这里是好人的梦魇,也是恶人的天堂。

    无罪城只有一条规矩,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不能对弱者出手。否则,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有人追杀你。

    这一条规矩,也是无罪城繁华的保障。

    无罪城越繁华,刺图的收获也就越大。这些年以来,有很多人都想取代刺图这个城主。

    有正道武林门派,也有邪魔歪道,有逃难到此的罪犯组织,甚至还有朝堂,都对无罪城进行过多次的渗透,但最终结果,都是没有成功。

    这个原因,除了无罪城的团结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刺图手底下有一个让世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

    圣图。

    圣图,就是这个杀手组织的名字。

    圣图的行为准则极其简单,只讲钱。

    讲钱,那就不能讲任何江湖武林道义。

    他们也不讲任何道义,只要你有着让圣图满意的价钱,他们连圣者都敢杀,也能杀。

    甚至,顾客要让目标如何死去,圣图也都能够满足。

    这,便是圣图的名字由来。

    曾经,有武林门派想要灭掉他的对手,虚出高价请圣图出手。

    在圣图灭掉目标之后,这个武林门派根本拿不出承诺的价钱,于是,圣图又把这个武林门派全灭了。

    从那之后,圣图便又改了规矩,先出钱,后行事,不成功就双倍奉还。

    圣图的价钱虽然极高,但极少有失败的时候。

    所以,他们从不考虑有没有顾客,只考虑顾客是否能出得起价钱。

    一个杀手组织,光有杀手是不行的,还必须得有与之配套的各种情报、各种渠道等。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几乎整个天下都有他们的眼线,极其恐怖。

    知道圣图的人,喜欢又害怕。

    喜欢的是,只要有着足够的钱,就能够请圣图灭掉所有的敌人。

    害怕的是,可能敌人出更高的价钱,从而让圣图灭了自己。

    繁华又充满罪恶的无罪城,是个不夜城。

    从早到晚,再从晚到早,你在任何时候都能够找到吃饭喝酒的地方,你在任何时候都可能看见罪恶之事的发生。

    只要你有足够的钱,有足够的实力,你可以长年累月的在这里醉生梦生,享受着你想做的一切罪恶。

    远远看去,无罪城之内灯火通明,那一圈高大的城墙之外却是黑夜寂静。

    来到城门外,陈第被城卫拦住:

    “要进无罪城,公子你需缴纳十两银子的入城费。”

    “十两银子?刚刚那人不是只缴纳了一两银子吗?”

    陈第有些疑惑道。

    城卫道:

    “公子,以你的身份,是在乎这十两银子的人吗?”

    “我当然不是,但我出来得匆忙,忘了带银子。”

    陈第如实说道。

    “我看你是想白手起家准备捞一把的吧,但无罪城的规矩,就算你一夜暴富,也得缴纳十两银子的入城费。”

    城主上下打量了陈第而说道。

    心里边有些不屑,因为他根本看不出陈第的实力,要么这人是个普通人,要么就是一个绝顶高手。

    “这,稍等。”

    陈第突然看见离城门不远处,有几个人正在抢劫另一行人,陈第单手凌空一抓,数张银票就到了手中。

    随手扔过去一张十两面额的银票,然后大步走入城内。

    “这是高手,宗师级高手。”

    这城卫愣了愣,随即把信息传递了出去。

    暗中得到消息的人,立即朝着陈第跟了过去。

    然而,陈第看似走得缓慢,却是速度极快,他们根本跟不上。

    这个消息,又迅速传开。

    所行过程中,陈第看到很多罪恶在发生,他没有任何阻止,因为这里是无罪城,在无罪城之内的一切罪恶,都不是罪恶。

    陈第在途中没有遇见刺心等人,那应该就在这无罪城之内,而且极有可能是在城主府内。

    所以,陈第直接朝着城主府赶去。

    还未进入城主府,陈第就施展了空间隐藏,藏起整个身形,在城主府内寻找着。

    没过多久,陈第就找到了刺心。

    这里是一个单独的小院,院外守着很多高手。

    院内虽然没有人守护,但却是有着大量阵法,这些阵法对于陈第来说,形同虚设。

    而且,他很轻松就改变了阵法。

    刺心就睡在院内的某个房间中,隔壁房间竟然是独孤秀,另外两个房间的年轻姑娘,想必都是七剑仙的人了。

    至于那天剑客,陈第却是没有发现。

    刺心并没有睡着,陈第立即传给刺心:

    “娘子。”

    刺心一惊,立即坐了起来,四处查看,惊讶出声道:

    “相公。”

    “娘子,我在门外。”

    陈第再传音。

    刺心迅速打开房门,愣愣的看了陈第一眼之后,一下就扑进了陈第怀里:

    “相公……”

    泪水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娘子,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第抱住刺心,歉意说道。

    “呜呜呜……”

    刺心没说话,就一直哭泣着,哭得很伤心。

    陈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这样拥着刺心,

    “娘子……”

    “相公,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刺心抽泣着说道。

    “我也是,娘子,好了,现在没事了,你们怎么在这里?”

    陈第见刺心不再哭得那么伤心,这才问道。

    “他威胁我,说如果我离开这里,就要去百玉城杀了我们的族人,我便只好待在这里,师姐她们便就在这里陪着我。”

    刺心解释说道。

    “他,是我岳父吗?”

    陈第想了想,还是问道。

    “嗯,就是他,不,他不是你的岳父,他也不是我的父亲,他是我们刺氏的叛徒,是我们玄门的叛徒,他不但威胁我,还威胁我娘,还威胁我的族人……呜呜呜,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刺心说着说着,又哭泣了起来。

    陈第真不知道怎么安慰。

    说刺图的不好吗?但他是刺心的父亲,是自己的岳父。

    说刺图好吗?但他竟然威胁所有人,而且还是他的亲人。

    “娘子,别难过了,以后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陈第还是安慰着。

    遇到这种事情,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好啊,娘也被了起来,而且他还不让我去见娘,呜呜呜……”

    刺心哭得更伤心了。

    “什么,他怎么把岳母也关了起来?”

    陈第也是有些生气,这个岳父,也简直太不是人了,那都是他的至亲啊,做人,怎么可以坏到这般地步?

    “嗯,相公,我该怎么办呀?呜呜呜……”

    刺心无助哭泣着。

    陈第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到什么办法。

    “娘子,你先别哭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好不好。”

    陈第只得安慰着。

    “嗯,相公,你是怎么进来的?没有让他们发现吗?”

    刺心这才问道。

    “我把院子里的阵法改了,就算是有人在里边打架,外面的人也不会发现的。”

    陈第说道。

    “相公,你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邪天说你永远也出不来,而且还说你活不了多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刺心问道。

    “当时的确是差点儿出不来,还好我父亲早有所料,于是……”

    陈第原原本本的讲述着。

    “啊,你都宗师圆满境了?那不是比我强多了,我以后还怎么欺负你啊。”

    刺心突然说道。

    “呵呵,娘子,就算我再厉害,你也随时可以欺负我,我保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陈第笑着说道。

    而且,看着刺心不再如先前那般悲伤,陈第的心情也是好了很多。

    “哼,那我现在就要欺负你。”

    刺心说着,一下把陈第推-倒在床-上,扑了上去。

    陈第当然是没有任何反抗。

    “相公,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好想好想你……”

    “娘子,我也是……”

    此时,无声胜有声。

    窗外月光渐圆,就快中秋了。

    两人说着话,相拥而眠。

    看着刺心泪流满面的在怀里睡着,陈第思考着办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