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应对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迪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与自己一样且拥有他们所有的记忆,这意味着什么?

    罗迪大概已经知道了答案,这也让罗迪意识到为什么奴徒无法吞噬自己这具身体反而让自己雀占鸠巢,而奴徒当初在莫拉比家意图杀死自己大概是想要确认一些东西,比如自己的身份。

    “堕神。”

    奴徒连忙摇摇头随后看着罗迪的眼神有些奇怪。

    “堕神?那只不过是七神和他们的信徒为了巩固神学信仰而撰写的可笑历史,我没想到你也会如此称呼自己,很难想象你难道不知道关于神的历史?”

    罗迪确实不知道,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窥秘序列以及吩咐黛为他搜集关于眷属族的历史,然而那玩意儿自从放在书桌里后一直没有腾出时间翻看。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

    奴徒的眉头微微皱起,难怪罗迪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对于被排除在七神之外的神而言这似乎很不合常理,甚至让奴徒开始怀疑罗迪是不是和自己同类。

    想到这里奴徒嘴角微微咧起,眼里嗜起杀意,最好的证明方法就是能否杀死罗迪。

    奴徒的动作几乎是瞬间展开,罗迪几乎来不及催动英勇勋章只能在察觉到奴徒异样的同时瞬间向右扑去,得益于晋升非凡他的身体素质也得到了较大的提高,但一味的躲避无法改变现状。

    罗迪深知这一点,而他仅有的攻击手段只有英勇勋章,而且这玩意儿严苛的副作用意味着只有一次机会,无论怎么看形势都已经到了不能再坏的地步。

    更何况奴徒或许真的是一位堕神。

    “该死!”

    罗迪暗自咒骂着迅速翻起身,同时将怀表注入非凡之力,一圈淡白色的光瞬间将他包围,这就是鲍勃给予的怀表,这玩意儿本来只能是起到冷静心神的效果,但得益于窥秘人的能力罗迪特意向恩姆先生讨教了一些具有防御能力的神秘学仪式并将它固化在怀表中以备可能的非凡危险。

    但此刻他面对的是奴徒,对于能否产生期望的效果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罗迪在激活怀表的同时朝二楼迅速冲去。

    之所以选择二楼而不是玄关是因为此时正直街上人流较多的时候,如果贸然冲上街不说在平民面前暴露非凡属于严谨事项,罗迪可保不准奴徒会不会大开杀戒殃及无辜,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怀表发送的讯息仅仅是提供了地点,此时鲍勃队长肯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带着奴徒四处逃窜也意味着鲍勃很可能扑个空。

    刚踏上二楼罗迪就看到了一整条的走廊,走廊两侧总共有四个房间,而此时奴徒刚刚踏上二楼,他的脚步不急不缓似乎在享受猎杀的过程。

    罗迪直接蹿向最里面的房间,但没有进去,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什么跑到房间里躲起来,而是他还记得恩姆先生当初布置的拘禁仪式,虽然不知道它的具体的布置方法但当初自己仅凭窥秘人的能力便洞悉了它运作的本质并直接进行了破坏,此时或许可以尝试进行逆向推导。

    这无疑是极为艰难的事情,但罗迪所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好在奴徒似乎不急着下死手,这就给了他些许时间,但这些时间绝对不够罗迪进行尝试,所以仅有一次机会布置错误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毫不犹豫的咬破食指,这种方法常见于电视剧中但当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罗迪才发现,想要让食指涌出足够的血液可不是咬破皮就完事儿了。

    罗迪忍着剧痛直接扯下来一小块肉,紧绷的面部表情涌上一股绯红,显然他被痛到了,没有多余的动作罗迪迅速在地面开始画图案,好在他的目的只是为了短暂的禁锢奴徒以此使用英勇勋章,因此不需要太大的范围。

    冷汗迅速爬上额头,一方面是痛的另一方面是紧张的。

    随着缓慢的脚步声,奴徒抱着膀子踏上了二楼,他还饶有兴致的停下脚步看着罗迪。

    “你居然打算用人类的神秘学仪式...你到底是不是神?”

    很显然对于罗迪的应对方式让奴徒十分的不满以及失望,至此他已经推翻了之前对于罗迪的看法,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神,至于罗迪为何能够吞噬并且驱使他人身体的能力只要吞噬掉的他就知道了。

    “我已经没耐心了。”

    奴徒说完整个人翻涌着变成一团黑雾并以极快的速度掠向罗迪,而此时罗迪正满头大汗的在地上极速的画着仪式图案,奴徒冷笑着看着地面上略显潦草的图案。

    就在奴徒即将笼罩向罗迪的同时罗迪猛的起身并向后撞去,巨大的力道瞬间撞破了身后的木门,罗迪借此一个翻滚退入房间中,与此同时地。看上的拘禁仪式瞬间运转。

    让奴徒想不到的是罗迪赶工的仪式竟然真的产生了效果,但很显然这玩意儿根本困不住他。

    罗迪翻滚入房间后看到紧急布置的仪式确实得生效后心中长吐一口气,赶紧握住英勇勋章直接注入非凡之力,正当他准备释放雷霆一击的同时余光注意到了房间内摆放的东西。

    从些微撒漏出来在地面上的白色粉末和气味让罗迪立即意识到了这玩意儿是什么,小麦粉。

    罗迪迅速有了新的应对方式,但这也伴随着巨大的危险。

    粗暴的拆开封装抓在手中用力一挥,小麦粉瞬间扬起与此同时奴徒也已经脱离了拘禁仪式这一切实际上只用了几秒钟。

    奴徒狞笑着看着罗迪,对于他挥洒小麦粉的行为嗤之以鼻,这大概是他穷途末路了以为靠这玩意儿能够扰乱视线,还不如直接使用那个奇怪的非凡器物,奴徒如此想到,但紧接着他却看到了罗迪冷静至极的眼神。

    那不像是束手就擒的眼神更不是准备以命相搏的眼神,如果要形容的话或许是自信的眼神,这家伙居然还有自信,奴徒微微一愣,但动作一点也不马虎。

    挥洒的小麦粉与奴徒化形的黑雾纠缠在一起,紧接着是一道灼眼的雷霆刹那而临,它既没有劈向奴徒也没有反噬罗迪而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同样随着雷霆消失的还有罗迪。

    激烈的爆炸瞬间腾起,炽热的气浪冲破玻璃窗和木质墙壁,整个房间如同不堪重负的气球,巨大的轰鸣声和火光让临街的行人扑倒在地纷纷惊恐的看着爆炸处,直至一块碎裂的木板砸中了一位可怜的倒霉鬼行人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整个街道瞬间乱成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