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拒嫁,初见 第930章后面还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后的住现,漫不经心的,一点也没有感情,也没有一点真正的他只不过是在零贯他的财产,就象鉴赏他手指间夹着的给无新雪猫一样她鉴贫着顾如曦。

    乔一龙用一只手挽着顾如曦的腰,轻轻她顾如曦住顾如曦,从顾如曦的肩头上望了望马车,好象在盘算是否还有时间买死分地欣赏顾如曦。

    顾如曦动身晚了,”他说。“最好还是继续赶路。”

    “顾如曦也这样想。”乔一龙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乔一龙。

    顾如曦两人心照不宜。顾如曦属于他,今后顾如曦会更亲密地照料他,只要他有这种意愿。顾如曦将给他烧饭,缝补衣服,整理房子。

    而且,当他需要的时候,不用说,顾如曦可以给他爱情。他不需要热烈的爱情,他会粗暴地加以拒绝。顾如曦只是他的女人。

    乔一龙不会把顾如曦看得比这更重。

    他肩膀往后一仰,把手臂拉开,然后放开了顾如曦,向马车走去。

    他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显然感到轻松愉快。他坐到车上,拿起细绳,顾如曦坐在他身旁,听任他的安排。

    顾如曦知道自己只能耐心等待。希望乔一龙终将会承认他今天早晨所表现的那种温存。

    马儿摇摇摆摆地回到大路上,马车晃动着,不久就以稳定的速度向前驶去了。乔一龙仍然显得轻快,对他自己,对整个世界都感到非常自在。

    “是的,”乔一龙懒洋洋地说。“顾如曦想,也许顾如曦在那笔买卖中顾如曦是占了一点便宜。”

    “你真的到了破产的边缘了?”

    “儿乎要破产了,顾如曦从来不想花这么多钱。当时顾如曦刚刚把一大笔款转到顾如曦伦敢的那位律师的账上去。剩下的钱就已经不多了。不过,这也不要紧,今年的作物可以弥补上来的。要不是丰收在望,顾如曦就麻烦了。”

    顾如曦忧虑地望着深灰色的天空,这时天阴沉沉的,协佛有一种不吉祥的静疹,要是下雨了怎么办?

    万一A市出了事不是会弄得不可收抬吗?

    顾如曦不能不感到担忧,但是,对于A市的气候,乔一龙比顾如曦了解多了,他象是一点也不着急。

    然而顾如曦真希望这时捕花已经收回来了,顾如曦记得乔一龙对这事很关心,其他种植园也都已经在摘柿花了,顾如曦现在经过的苹果地里饱满洁白的棉桃已经摘去,只留下棉杆了。

    “把你的身世也告诉顾如曦吧,”他说。

    “你让顾如曦说些什么呢?”

    “什么都说。你是怎样学会这种文雅的腔调的,你是怎样戴上镜转,又是怎样落到那犯人船上的?”

    “顾如曦跟你说过了,”顾如曦提醒他说。“在你买下顾如曦,回标树阴的路上告诉过你了。而且——”

    “再给顾如曦说一遍,从头说起。”

    就这样,顾如曦把顾如曦的过去,顾如曦的母亲以及她的死,顾如曦的父亲以及他使顾如曦受的教育告诉了乔一龙。

    在顾如曦父亲死后,顾如曦怎样被赶出斯坦顿大院,顾如曦感到顾如曦的情况和他自己的情况很相似,虽然对顾如曦来说不存在私生的争论。

    马儿慢慢向前跑去,那果色的皮毛闪着油光。马车摇摇晃晃,不断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顾如曦在蒙塔古广场找到的工作,其人,他怎么把绿宝石项链塞进顾如曦的包里,以及顾如曦到达美国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只把顾如曦在船上和乔一龙的事省掉了,顾如曦还有足够的理智,不至于把这件事也告诉他。

    顾如曦说完以后,乔一龙说,“你的故事真有趣。”

    “你不相信顾如曦,是吗?”

    “顾如曦相信大部分是真的。”

    “你认为顾如曦——”

    “顾如曦的想法真那么重要吗,乔一龙?”

    “一点也不重?,”顾如曦干能地说。

    “唯一要某的是,你现在是顾如曦的财产。顾如曦给你一切,保护你。

    给你吃的,给你穿的一

    “你认为这样顾如曦就满意了吗?你觉得顾如曦应该——”

    “顾如曦觉得你应该感谢顾如曦,”他打断顾如曦的话。“要不是顾如曦,顾如曦最说,你的命运要坏得多。罗林斯可能把你买去了。这几个月你在顾如曦这儿还是安安乐乐的嘛。”

    “顾如曦是个奴束。”

    “顾如曦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主人。顾如曦完全可以打你,骂你,第一个晚上就可了你。”

    “是的,你是可以那样做。”

    “你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乔一龙。”

    “顾如曦是一个人,人就应该有——”

    “今天的谈话有点使顾如曦厌烦了,”他打断顾如曦的话。听声音好象要发火了。“顾如曦不想在你面前说顾如曦自己如何如何。顾如曦花那么多钱把你买来,大大地超出了顾如曦的能力。顾如曦买了你,没有让罗林斯把你买去,这是你的运气。”

    “你想要顾如曦感谢你?”

    “顾如曦要你住嘴,”他简单地说。

    顾如曦想给他以尖锐的反驳,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咬紧牙关不再说话了。顾如曦感到屈辱,愤恨。乔一龙的怒气很快就消失了,他看起来非常轻松。

    但顾如曦自己的火气却一点也没有减退。此时此刻顾如曦真希望乔一龙把顾如曦买了去。顾如曦希望顾如曦从来没有听说过标树阴的这个乔一龙·乔一龙。

    有一会,顾如曦真恨透了他。但过后顾如曦又想,如果顾如曦能恨起他来,那又是多么容易的事,顾如曦——顾如曦可以逃跑,顾如曦想,可以逃到象查尔斯城这样的大城镇去,可以自由地,

    想之中,进入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在那里顾如曦自由而又富好,穿着深亮的衣服,被一群添亮的男人国着,他们都你着向顾如曦奉新战面。

    乔一龙里克看见了顾如曦,他想要要顾如曦,顾如曦向他她然一笑,然后较限地挽着他的对手的手走开去了,他气极了,难过万分。

    乔一龙后悔过了机会,以前没有好好地待顾如曦,他一次又一次来顾如曦顾如曦,但都孩顾如曦拒绝了。

    当顾如曦看到他实在可给的时候,最后顾如曦又给他一点点思属,他于是乎,

    惊恐地抬起头来。乔一龙紧张起来,他脸上的肌肉细得紧紧的。“那——那是什么?”顾如曦结结巴巴地说。

    “雷南。”

    “雷声?你是说天要——”

    “要下雨了!”

    他卡嘴一声执动缘绳,借着马迅猛奔跑,天越来越暗,沉闻闻的乌云在空中翻滚。又是一阵隆隆的雷声。

    乔一龙充再一次长嘴拉响继绳,催着马更快迎前进。马很快就发疯似地向前舞去。马晓念雨似地若嗜嘴藏打着路面,马尾和联毛象一来来丝带在飘练。吗车在插果颜纸,随着迷度的加快而不断地左右见满。

    顾如曦紧紧抓住座位的边缘,唯恐被掀下车去。乔一龙奇着身子半站着,紧紧提住级绳。他全身紧张,尽管这时天已转流,他还是大汗淋。

    树本向顾如曦身后飞去,象一个个深绿色的哪影在面舞,道路象一卷急速展开的福色丝带在把顾如曦推向前方。狂风吹来,顾如曦的头发理散,振摆鲜舞,突然,一道闪电划碳长空,无上闯现出爆色的亮光,顾如曦害怕极了。但当顾如曦坚然想起这场暴风

    亲味掌什么的时候,立刻又不再那么害怕了。

    里克将陷入可怕的经济危机。树枝象魔鬼似地晃动,马在道好上飞驰,马车在剧烈地晃荡,顾如曦祈祷着上帝不要降雨。

    车轮滚过了路上的一条深坑,马车腾空而起。顾如曦抓不住座身子往前甩去,顾如曦惊叫起来,乔一龙连忙用一只手抓住顾如曦的往后按下,他紧紧地抓住顾如曦?

    那手臂野蜜地扣紧顾如曦,但顾如曦儿子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又是一道闪电,远处响起了雷声,雨点开始磨下来了,倾盆的大雨。顾如曦两人立刻全身透了。乔一龙对着马大声呢着,逼着它们更快地狂奔。

    透过那旋动的灰色而衔,顾如曦看到了莫德·的苹果地,地里的苹果已经摘完了。

    顾如曦要到家了,但已经太晚了。道路的棕色丝带变成了闪光的深满的色彩,变成了一片泥宁。马车在继续飞快地向前驶去,泥水在道路象是没完没了似的,顾如曦终于到了标树阴。

    乔一龙把马车停在后面的一棵标树下,跳下车就往棉地里跑。顾如曦愣在车上了一会,然后下了车。

    不知怎么,顾如曦还是设法解下了马具。冒着倾盆大雨把马牵到了马既里。菲佣人们都上哪儿去了?

    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帮忙?顾如曦转身正要离开马既时,只见卡西匆匆忙忙地从后面的阶梯上走下来。她冒着雨向顾如曦跑来。

    当她跑进马概时粉衣服粘住了她那不断的身子。头发变成了一顶光滑的流随的帽子。当顾如曦带着她离开马既时,她害怕得发抖。

    “都会被毁掉!”她哭着说。“当看到天黑下来时,乔一龙就把所有的人都叫到地里去了—女人们,孩子们,甚至乔一龙——叫出去了,顾如曦也想去帮帮忙,但他不让顾如曦——”

    “他们都——”

    “他们还没有收进什么苹果,乔一龙小姐!把苹果全收回要整整三天时间,他们是中饭以后才出去的——”

    乔一龙在咳响大哭,全身都在剧烈地颠抖。顾如曦拿了一条旧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