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起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就是我要求搞的东西吗?”陈缺跟着楚静,不一会儿就到了天网楼外面的一间屋子里面,陈缺看着面前的一堆被盖布盖住的箱子说道。

    “没错的,老板,这就是我们搞出来的东西了,您看看是不是你要求搞的那些东西?”就在陈缺疑惑的时候,楚静回答道。

    “哗啦!”

    陈缺用手一拉盖布,顿时一个个被封好的箱子出现在陈缺的眼前,不过都是上了锁。

    “为什么还上锁了?”陈缺看着面前一箱箱被锁好的货物问道。

    “我们怕有损失,到时候就耽搁老板你的东西了。”楚静转过头,三千银发泼动,煞是好看。

    “没钥匙吗?”陈缺摇了摇头问道。

    “我叫人去拿了,应该快到了。”楚静看着陈缺有些不耐烦,连忙说道。

    “哎……不用了,这些东西上个锁真的是神经。”陈缺摆了摆手说道。

    然后,陈缺手中燃起了一团火苗,不过这火好像不是普通的火,因为火苗中间有个火心,金黄金黄的。手一挥,火苗向着最近的一把铁锁窜了上去。

    “噗噗……”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一把铁锁在楚静惊愕的目光中化为了一团液体。

    “这些锁的铁液真的是太差了,不过积少成多,应该也能练把精品的匕首出来了吧?”陈缺手中的炼心之火也没有停下来,烧完一把锁又一把锁,然后又把它们的杂质给提纯了出来。

    而楚静却是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这样神鬼莫测的手段对于世俗之人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不过楚静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嫩腰,顿时腰上传来了一阵一阵的痛感,楚静才知道自己没看错……

    不一会儿,陈缺就把全部锁头都熔炼掉,然后心念一动,把练心之火裹着那团被锻炼得只剩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液体收到了手上。

    “嗯……应该杂质都去的差不多了,之后就是建造一个造型了。造型……”陈缺想了想,就想好了造型的样子,然后控制着火的温度把那团液体铸造成了一把匕首的样子。

    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

    “呼……练好了!还不错啊!质量都快跟宝剑的品质有的一比了。”陈缺把玩着已经冷却的匕首说道。

    ………………

    “静姐……我把你叫拿的钥匙拿来了。”就在陈缺把玩着手中的那一把匕首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咦!老板,你出关了啊!”

    “朱戒你怎么现在才来?不用钥匙了!”原本还在震惊当中的楚静,看到前来的身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缓缓的说道。

    “哈哈……我没有找到,找了很久。”朱戒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有些不好意思。

    “朱戒?陈八?”陈缺看着刚刚到来,有些熟悉的身影,有些不确定的道。

    “噢……老板没错,就是我啊!我可想死你了,没有你的日子,喝酒都是我能坚挺到最后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您出关了,今天晚上咋俩人不醉不能离场……”看到陈缺认出自己,朱戒一脸的兴奋,述说着自己这一年在天网楼中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孤独。

    “呵呵……瞧你这小样,别他麻得意,今天晚上让你知道什么是白酒三斤半,啤酒任你灌。老板我的酒量大着呢。”陈缺听道,奸笑了一声,朱戒这货什么不好,非得跟自己拼酒,看不喝死你。

    “嘿嘿!终于有伴了。”朱戒挠了挠头,说道。

    “楚静美女,这个送给你,当是我送给你的过年礼物。”陈缺拿着刚刚锻炼出来用鞘子装起来了的匕首,向着楚静递了上去。

    “啊……这是送我的?可我不会用啊!”楚静看着陈缺手上的匕首,心里百念交集,有些不知所措。

    “接下就是,给你防身用的,我陈缺送出的东西不会收回来。”陈缺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

    “好吧!谢谢老板。”楚静想了想,接过了陈缺手中的匕首。

    “啊……老板你不公平,静姐一个女流之辈都有了礼物,为什么我没有。”朱戒看到陈缺把匕首交给楚静,顿时有些眼红。

    毕竟这可是陈缺第一次送宝剑给别人,对于天网楼的人来说,送一把剑不仅仅是它是陈缺练出来的,还是陈缺对他们的认可。

    “切……拿把宝剑来,我来帮你升升级吧!没有滚一边去,别影响我的心情。”陈缺看了看浑身上下没有挂着一把兵器的朱戒说道。

    “呃……我的兵器没带在身上,到时候拿给老板您搞搞。”朱戒一听,双手搜了搜前后左右,有些无耐的说道。

    “好了,没有就算了,我看看这些东西合不合格。”陈缺摆了摆手说道,向着最近的一个箱子走了过去。

    一手把箱子打了开来,里面静静的躺着一瓶瓶用玉石玻璃装着的葡萄酒,就这一箱就有二十支,别问陈缺怎么知道,上面贴了张纸条……

    “葡萄酒,不错不错,做的还挺精致的,玉石磨成玻璃一般透明,用来装酒,够豪气。”陈缺拿起了一瓶葡萄酒,检查了一番,打开喝了一口,没什么问题,就是口感没有地球的那么好,不过也算是不错了,说罢又把其它的箱子一一打了开来。

    “烟条,做的还算可以吧!用烟叶嗮成干,再撕成丝条,用上等竹子做成的软纸张包裹,上等的棉花丝做烟头,不错不错,就是口感单调了点。”陈缺随手拿起一包有色的小硬纸盒装起来的烟,抽了一条出来看了看,点了点头。

    “米酒,可能酿造的火候还不够,酒不是太纯,不过这度数也还可以了,起码比天武大陆上的酒都给劲儿。”陈缺又拿起了一瓶玉石玻璃瓶装着的米酒喝了一口,顿时感觉到一条火龙直窜喉咙……

    “呼……好久没抽烟了,还不错。”陈缺手上拿了一包烟,用练心之火点了一支烟,呼出了一个烟圈,有些怀念的道。

    “咯咯……老板觉得好就可以了。”楚静看着陈缺好像吸的很爽的样子,笑道。

    “老板,好抽吗?给我来一根?”朱戒看着陈缺抽烟,感觉有些惊奇的说道。

    “嗯……给你试试吧!”陈缺向朱戒抛了一根烟,然后用练心之火点着了烟。

    “呼……好像感觉不错啊!”朱戒学着陈缺的样子,右手食指中指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没感觉到什么,又吸了一口,最后把整根烟都抽掉了,有些意犹未尽。

    “再来一根怎么样?”陈缺又拿出了一根香烟,点着了向着朱戒抛了过去,朱戒麻溜的一手接住了烟条。

    过了一会儿……

    “老板……给一包烟我抽啊!我愿意压上我珍藏的酒来换。”如果只抽一根烟,朱戒可能不会上瘾,但是傍上了陈缺这种主人,完全是教人犯罪的,一根接一根,不一会朱戒就上了瘾。

    “滚……这十箱烟都不够我抽半年,给了你,老板我怎么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陈缺听道脸色一黑,来到天武大陆上整整一年,差不多整整一年没吸过烟了,现在这些烟都不够陈缺抽多少天的。

    “呃……好吧!我愿意无条件服从老板您的要求,求求您给我一包烟啊!”朱戒的欲望感比其它的天网楼人员要强烈得多,要不也不会吃得这么胖了,整个人腰身都跟桶都有得一拼了。

    “诺……别说老板我不给活路,这一包烟好好珍惜吧!明天你跟我一起准备出发去参加武林大会。”陈缺把抽掉的烟头给捏灭火,用炼心之火烧成了灰,然后从木箱子里拿出一包烟丢给了朱戒。

    “额……这两个人。”楚静一直没有走出房间,而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陈缺用烟的尼古丁,卑鄙的把朱戒坑入了坑。

    “老板,我先回酒楼做账了,还有很多事要忙。”楚静手上拿着陈缺送的匕首,向陈缺说道。

    “去吧!”陈缺挥了挥手,头也不转的道。

    “嗯……”楚静看着满屋子的烟雾,逃一般的跑了出去。

    “朱戒,除了你在总部,其它人有没有在?”陈缺看着已经走掉的楚静,顿时意念连动了阴阳磨盘,突然磨盘闪过一道白光把这些东西都收进了磨盘空间。

    “呼……还有陈十八,他也在这里。”朱戒自从被陈缺给带吸烟后就停不下来了,刚刚呼出一口烟说道。

    “好……我们现在去酒楼会合,然后在一楼喝酒。”陈缺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走到了朱戒旁边,拍了拍朱戒的肩膀。

    “咳咳……好的。”朱戒呛了一下说道。

    不一会儿,陈缺带着朱戒就出了摆放杂物的房间,进了天网楼,最后找到了陈十八。

    “楼主好,今天喝酒不倒不能停。”陈十八不像朱戒这样的身材,而是一个英俊少年,身体建壮,浓眉大眼,唇红齿白,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看到陈缺连忙的迎了上来。

    “好……”陈缺拍了拍陈十八的肩膀,一众三人,寻了一张桌子,直接就开干了。

    “主上你这酒怎么这么烈啊!我感觉头有点晕晕的了。”陈十八说道。

    “才这点酒量也敢跟老板我喝米酒,啧啧啧。”陈缺手中拿着一瓶玉石玻璃装的米酒,往自己酒杯倒了一杯说道。

    “老板,我没醉,继续喝,干了。”朱戒看到陈缺脸不红心不跳的,顿时又一杯米酒敬了上来。

    “喝……”陈缺一口把手上的一杯酒喝掉,酒劲气由如一条火龙般直接窜到了肚子里………

    ……………

    “陈十八倒了……”

    “继续喝……”

    陈缺跟朱戒俩人,一直拼酒,喝到了两斤半的时候,朱戒直接就瞌在桌上……

    陈缺笑了笑,有些人喝像啤酒一样的酒,可以喝很多,可是喝米酒就不一样了…………

    ……………………

    楚城中,天网楼门前,陈缺一众三人站在了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的街道上。

    “老板,我们要去那里?”朱戒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跟你准备起程,去灵断山脉附近的比武大会会场,一线天。而陈十八你给我通知那些兄弟们准备去一线天待命……”

    “是……”陈十八领命飞一般的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