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边城 第八十八章 红楼再现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大早,忐忑了一晚上的张重和李玉儿来到季家老宅向季老爷子辞行,看着这个不起眼的老旧宅院,很难让人联想到血穹的一等公爵府。

    这座院子甚至在东宣城都算不得最好的宅邸,更不要说在达官显贵云集的帝都,倒是听说帝都季家的宅邸还是颇为气派的,当然那是陛下御赐的府邸,自然不能过于寒酸。

    门卫刚准备进去通穿,门却自己打开了,然后就看到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季宏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位这么早,季某一时疏忽,倒是怠慢各位贵客了。”季宏打着哈欠说道。

    李玉儿两人看着如此的季宏,恐怕昨天晚上季家小少爷的事情让这位季大管家一宿没睡,说起来这事还是凤天娇一手造成的,越是想到这里,李玉儿和张重就越是觉得不好意思。

    张重干咳了一声:“季管家,我们准备出发了,特地来此向大公辞行,还有昨天的事情,实在是抱歉了。”

    说完张重和李玉儿郑重地给季管家鞠了一躬,没办法谁让自己这方实在是理亏。

    季管家赶紧上前,扶起两人:“万万不可,而且也不是你们的错,孙少爷的确是德行有失,怨不得别人。对了,老爷还没有起来,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起来了,他吩咐过,你们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自行决定,辞别也没什么必要。”

    张重和李玉儿觉得平鲁公定是对自己等人心怀不满,也是,任谁孙子被别人打成重伤,也不会有好脸色,更何况是一等大公。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李玉儿开口道,既然已经闭门不见,那他们也没那么矫情,先把任务完成再说,实在不行让自己爷爷出马好了。

    “那行,我和你们一起去,顺便安排一下。”季宏对着门卫低声交代了几句,就准备和李玉儿两人一起去一寸星居。

    刚走没几步,季宏突然一拍额头:“差点给忘了,两位稍等一下。”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季宏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回去,大概等了一柱香的时间,李玉儿两人又看到了季宏的身影,此时的他手里随意拿着一件衣服。

    走到李玉儿面前,季宏把手里的衣服往李玉儿面前一推:“李小姐,这是我家老爷让交给你的,还请务必收下。”

    看着季宏手里的东西,李玉儿和张重这回可以确定平鲁公是真的没生气,因为这件季宏拿着好似平常之物的白色衣服正是张玄宗也有的天玄软甲。

    “如此重宝,玉儿万不能受,还请季管家收回。”李玉儿说的很正式,一旁的张重也觉得她应该这么做,但是张重这心里吧,总觉得亏大了,血亏。

    季宏收回右手,重新把软甲整理好,双手奉上:“还请李姑娘收下此物,我家老爷送出的东西不多,更没有拿回去的先例,还请姑娘不要为难小人。”

    李玉儿正准备回绝,一旁的张重突然拉了她一下,这个小动作季宏是看在眼里,倒也没觉得不好,这样反而是他所希望的。

    “好吧,那就多谢季管家了,还请季管家帮玉儿向平鲁公大人致谢。”李玉儿伸出双手挣重地把这为数不多的重宝接了下来。

    天玄软甲的柔韧性很好,会根据穿戴的人身材自行调整,不过影响也是有的,那就是女性的一些特征会稍微削弱一些,没办法毕竟是紧身的拥有束身的效果。

    “走吧。”见李玉儿收下了东西,季宏便率先迈步往一寸星居走了过去。

    忙活了一上午之后,队伍带齐了物资,特别是美食,整装出发了。

    “鞠婧,你还有没有觉得,李玉儿好像更平了?”凤天娇在马车里向鞠婧诉说着自己的惊人发现,而鞠婧则闭目养神,根本不予理会。

    李玉儿的马车里,李云抱着一堆肉食,乐得合不拢嘴,这些都是一寸星居上午临时赶制出来的,虽然味道略有些差,但也绝对比张重他们买来的干粮好上千万倍。

    季家老宅里。

    “东西收了吗?”季老爷子问道。

    “收了。老爷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帮那位了?让一些人误会,可能并不太好。”季宏有些担忧地说道。

    季老爷子冷笑一声:“木家都已经做出这些事了,就算我们不帮又逃得了吗?既然如此,索性就把信号放到明处,没什么误会,事实本就如此,我季家即使再像以前那样也未必能得以保全。不过想动我季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到这里,季老爷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芒:“信送出去了吗?”

    “国师那封已经连夜送出去了,张镇督那封我还在等一个可靠之人,今天也必然送出去。”季宏回答到。

    季老爷子点了点头,季宏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神藏山山脚不远的地方是血穹南域景枫省省城南都郡府,此刻有一名年轻人正在一些偏僻的地方溜达,背后背着一个长长的黑匣子,手里还拿着一块质地普通但是花纹独特的布,这个年轻人正是从山上下来不久的韩小。

    突然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不小心撞了韩小一下,等小厮慌慌张张地逃之夭夭后,韩小怀里如他所料多了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新月赌场。

    韩小在街上又转了几圈,问了几个人之后,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找到这个叫新月赌场的地方,刚一进去,就看到那个小厮迎了上来:“ 公子,您来了。今天还像往常一样吗?”

    韩小没有说话,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小厮兴高采烈地把韩小领进上二楼。到了二楼之后小厮并没有停下而是带着韩小从另外一个楼梯又回到了一楼,一直走到后面的一个小房间内。

    “请。“小厮推开门后对着韩小说道。

    韩小看到屋内已经有了一个人在等着,这人年约三十大腹便便并不像是一个赌场的老板,反倒更像是一个厨子,或者屠夫。

    等韩小已进入房内,小厮便把门关了起来,里面的人也笑呵呵地站了起来:“这位想必就是韩公子了,鄙人王川正是这南都郡府分部的主事人。“

    “王大人客气了,这次还要有劳大人帮忙提供一些信息。“

    “应该的应该的,张大人已经交代过了,让我等务必全力相助。“王川笑起来一脸的肥肉都在颤抖,在韩小的记忆力似乎只有那个商盟的死胖子可以稳压这人一头。

    韩小在王川的示意之下坐了下来,然后对着王川抱拳说:“王大人,不知道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哪里?“

    “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消息,李大人他们刚刚离开东宣城,不日将会抵达灵言城,韩大人可以先到灵言城等待一段时间,这里虽然是南都郡府但是到灵言城还是比东宣城要近上很多的,韩公子不用担心会错过李大人他们。“

    韩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这一路没出什么事情吧?“

    “总体上来说还是很顺利的,只是在一开始离开要塞的时候,队伍被一个弓箭手偷袭过,差点就让对方得手了。“

    韩小皱了皱眉头,按理说如此阵容不应该会被一个人搞得如此狼狈:“不知道王大人师是否可以讲述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王川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一叠文件递给了韩小。

    接过文件之后,韩小默默地看了起来,当看到对方箭矢的能力之后,韩小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女子的身影,就是这个人当初差点让自己命丧追兵之手。

    “多谢王大人,我这就动身前往灵言城。“韩小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韩公子出门小心,最近灵言城里好像来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纵使是我们也无法追查到。“王川见韩小要离开,赶忙提醒到。

    “多谢王大人,韩小这就告辞。“

    走出房间之后,还是那个小厮送韩小一直到距离赌场很远的地方,那里还有另外一人,准备好了马匹和干粮,韩小对二人道了声谢后便策马而去。

    两日之后,马不停蹄的韩小率先抵达了远近闻名的灵言城。

    依据墓卫提供的信息,张重一行人将要下榻的是一艘船楼,一来那里人流较少容易控制,二来也可以为马上要走的那段水路先适应一下风浪。

    这灵言城的玉帆倚梦楼也算是赫赫有名,除了高昂的消费和奢华之外,还因为有一些当家的红尘才女而倍受显贵追捧。楼主名叫曲幽婉,曾经也算是艳冠灵言城的花魁,特别是谈得一手好琵琶,可谓是才色俱佳德艺双馨,只可惜始终没有遇到能让她委身之人,最后也就成了这玉帆倚梦楼的楼主。

    韩小这进城没多久,就觉得有一双眼睛似乎在盯着自己,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当路过一家叫今朝酒铺的酒楼之时,一道明显是针对自己的咳嗽声,让他明白自己并没有感觉错。

    二楼的窗户边上有一个身影,看样子应该是名女子,在这个女子出声的同时,韩小觉得周围突然多了几道危险的气息,这些人隐藏的非常好,这样韩小心里更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从酒铺之内走了出来:“韩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女孩彬彬有礼,让人无法拒绝,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周围的那些气息,韩小一点也不怀疑,如果自己拒绝,恐怕这个地方马上会成为灵言城治安军重点照顾的地方。

    韩小没有接话只是顺着女孩的引导进入了这家不起眼的酒铺。

    进入酒铺之后韩小直接就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之内而那里已经有了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

    见韩小走了进来女人示意让领路的丫鬟离开,而韩小则是自动坐到了女人的对面。

    女人把一杯美酒推到了韩小的面前,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混合着酒香扑面而来。

    “韩公子请。“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就是过于柔弱。

    韩小把酒杯重新推了回去:“姑娘有事请直说,我相信这么大阵仗请我一个无名小卒过来应该不是就为了喝酒。“

    女人笑了笑:“既然韩公子这么直接,小女子也不绕弯子了。实不相瞒,小女子这次是代表红楼来和公子谈的。“

    “我这里有红楼需要的情报吗?“韩小似笑非笑地问道。

    女子自行抿了一小口酒,然后说道:“那倒不是,我们红楼不是要从韩公子这里得到什么情报,而是韩公子你本人,不知道韩公子是否愿意加入红楼。“

    “价码。“

    “红楼长老,可以任意查看红楼A级及以下的所有情报,免费的,就算是A级以上的也有极大的优惠,必要的时候红楼和青楼还可以听从您的调遣,每个月还有2000金币的报酬。“女子淡淡地说道。

    韩小笑了笑:“这么好,那我需要做什么呢?“

    “很简单,遵从红楼分楼主和总楼长老院的命令,其中分楼主的命令可以拒绝,总楼的每年可以拒绝三次,而且每次任务都会有任务的奖励,     这可比发给您的月俸高多了,所以红楼的长老也很少有拒绝命令的。另外您的其他行为我们概不过问。“女人说完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开给韩小的条件可以说是相当的丰厚,一般的红楼长老是没有这个待遇的,但是韩小的年龄和红楼的评价让她觉得值。

    “是否能告诉我,堂堂红楼怎么会如此看得起我这个小人物?“

    女子嫣然一笑,调皮地对着面纱吹了口气,透过面纱掀起的一角韩小看到了部分妖艳异常的面庞,特别是那双红唇,是如此地勾人心魄。

    “公子在奥莱大放异彩,可是让我们红楼和青楼损失惨重,我们要是还不把您调查清楚,那红楼也可以关门大吉了,不过这越是调查才越是觉得您不入我们两楼实在是可惜,您不知道青楼那帮人可是和我争了很久,要不是最后我抬出总楼来压住他们,恐怕今天在这里和您谈的就不是我了。“

    韩小对她的回答并不意外,以自己这段时间干的事情,会被红楼盯上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奥莱那场居然让他们如此重视。

    其实,韩小是有些低估了自己在奥莱闹的动静,那里可是奥莱北境的核心位置,而他们的对手也是奥莱北境三王之一,最后更是连金蔷薇都出手了,甚至一度准备斩尽所有知情人,为的就是把他们几个留下来。

    “我如果拒绝的话,今天还能离开这里吗?“韩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女人似是没有料到韩小会问出这一句来,先是一愣,然后笑到:“应该不能吧,毕竟你可是让我们损失惨重,而且你还看到了奴家的脸。“

    女人说完居然还用手遮了一下自己的脸,这看似可笑的举动却让韩小心里一凉。

    本来韩小就在奇怪,从刚才的谈话中可以看出,眼前这个女人在红楼的地位并不低,而对方居然知晓在奥莱发生的一切,那就应该知道距离自己如此之近是一个巨大的失误。但是当韩小看到对方手上的戒指之后,他就明白自己没有机会,那枚戒指光华流转,就在女子刚刚掩面之时,已经发动,此刻那名女子的身影已经逐渐开始模糊,一切都晚了。

    “既然韩公子不愿意,那只好请韩公子把命留在这里了。“女子消失之前,又是一笑,即使隔着面纱也能让一般的男子心魂颠倒,目眩神离。

    看着消失的女人,韩小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背到家了,这说好的武道为尊,术士没落的时代,怎么自己净碰上这些原本应该消失的家伙,当然刚才的女子应该是借助那个戒指完成的瞬移,和奥莱广场上那个女杀手差不多,只是这些器具也绝非寻常之物,韩小觉得自己似乎被老天爷针对了。

    感受着自己背后盒子里的重量,韩小稍稍有了一点安慰,自己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有这个老伙计。

    突然,这间雅间变得极为诡异,一个青年就这么坐在中间,不动如山,就是这山上的流水多了一点,正不断地从山峰往下流着。

    韩小突然嘴角勾出一抹幅度,红楼再厉害也没办法依靠上次的刺杀和奥莱的事件准确推测出韩小的真是战力,特别是后者,唯一能够真切感受到韩小的武力值的应该只有重山王。

    一阵弩箭袭来,韩小所在的雅间瞬间被射成了蜂窝,密密麻麻的箭矢把屋里的墙壁都钉成了刺猬。

    几道人影从窗户跃了进来。

    “人呢?“

    “没有,这怎么可能?“

    就在几人的疑惑的声音传到外面的时候,几声惨叫之声也在外面解开了几人的疑惑。

    几人这时也看到了桌子下面的圆洞,切口整齐,但应该不是利器所为,仅仅是靠掌力造成的。

    可怕的不是这个圆洞,可怕的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震动传递出来,而且这个房间事先是处理过的,这地面的坚硬程度也绝不是寻常房间可以比拟的,但是现在看来比豆腐也没好多少。

    领头的男子面色一变:“不好,推测有误,这人至少已经到了宗师境中期,而且对力量的掌控也到了巅峰之境。放弃任务,分散离开,确定安全后回去保护楼主,快!“

    男子说完,几人迅速从另一边的窗户冲了出去,然后分成几个方向迅速离开,根本没有管先前发出惨叫的人。

    韩小看着几人分散离开的情况,皱了皱眉头,果然,想通过这群人找到刚才的那名女子是不太可能的。

    看着自己手里已经昏迷的小丫鬟,韩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人放了下来,自己是有事情在身的,并不适合节外生枝,如果换个情况,他不介意和这个丫鬟好好谈谈,虽然小丫头知道的可能十分之少,但是宁枉勿纵。

    就在韩小离开没多久,一队士兵已经赶到了现场,看着二楼那些短小的弩箭,领队的士兵知道这事已经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了,迅速往上报告了相关的情况。

    当这个领头的士兵来到韩小拿住小丫鬟的地方,那里除了一点鲜血之外,什么人也没有,整个事件也没有调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而就在那名士兵看到血迹的时候,去而复返的韩小也在不远处看着那里,表情懊悔至极,现在看来那个丫鬟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而韩小会回来,则是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的相貌并未处理 ,让这个丫头看得真真切切,万一官方要缉拿自己,恐怕会有一些麻烦。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应该不用担心来着灵言城的追捕了,这倒是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

    “楼主。“几道人影出现在一处低矮的民房之中,一个小丫鬟正在里面替先前那名女子整理头饰。

    “怎么样?“女子开口说道。

    “信息有误,那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强,而且行事谨慎,见到我们分散离开后,他直接放弃了追杀,而是离开了。“领头的男子说道。

    “真要动手你们有几分把握?“女子接着问道。

    “这个,在酒铺那里人手不足,没有胜算,不过如果他追上了的话,埋伏的人应该有八成的胜算。“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一开始接到这个  任务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信息很可能夸大了对方的能力,但是现在他确定信息有误,但是却不是夸大,而是低估了。

    女子没有说话,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小姐,既然要引那人上勾,为什么不让他们几个朝着一个方向撤离呢?“几人离开后,先前被韩小治住的那个小丫鬟问道。

    女子转过脸来:“很简单,这里是灵言城,真要是按你说的来,先不说对方会不会上当,就是他们几个自己也很难脱身,别忘了墓卫那帮人还一直盯着我们。“

    停了一下,女子接着说道:“我倒是对另外一件事情很好奇,既然这人在奥莱和那群人在一起,为什么这次的护送人员中却没有他,按理说这么个高手不用岂不可惜。“

    “小姐,从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萧家来买情报的时候,似乎也觉得有些意外,还专门问了一下韩公子的情况,所以当时的负责人也跟萧家说了,我们提供的名单未必是全的。“

    “嗯,去告诉青楼那边,小心对方有暗手。“

    “是。“丫鬟停止了自己手头的动作,准备离开,刚一抬步就听到女子又说道。

    “告诉他们小心暗手就行,其他的不要多说,毕竟是未经证实的消息。“

    丫鬟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女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动手继续摆弄着头饰,只是那张面纱始终没有取下来,怎么看都看不真切。

    “真是意外,看来我得去总楼一趟了,好可惜才来血穹没多久就要回去了。“女子看着看着,突然开口对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灵言城一处宅邸之内。

    “大人,公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但是没有找到那些人的位置。“一个中年人对着屋内的人说道。

    屋内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一个裁缝模样的男子此刻正在屋内,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

    这个裁缝正是韩小见过的张暮千。

    “齐省督,真是不好意思,墓卫有愧于圣恩。“张暮千说完,对着北方拱了拱手。

    满脸络腮胡子的齐若海大笑了两声,大手拍着张暮千的肩膀,把这个武力值可怜的墓卫高管拍得满脸透红,不住地咳嗽,然后他才开口说:“我说老张,你还和我客气呢,毕业之后,我们哥俩可是好久没见了,找不到人就找不到呗,再说这么容易让你拿住,红楼也就不是红楼了。不说这些了,来来,我带了好酒,这可是金沙城有名的好东西。“

    说着齐若海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酒囊,本来张暮千想推辞,但是这塞子一拔掉,老张就变了,这香气,绝对是镇品中的珍品。

    “哪来的?“喝了一口后,张暮千问道。

    “上次送齐烈那个小子去沧溟,正好遇到凤炽那个酒疯子,从他酒壶里偷的。“齐若海说道。

    “噗“张暮千,这第二口直接喷了出来。

    “你他妈不早说。“张暮千破口大骂。

    齐若海有些心疼酒,对着张暮千没好气地说道:“你怕什么,现在不也没事吗?知道你们墓卫一个个都是内心不干净,偷到酒后,我后来也有些担心,就问了酒疯子。他说这酒只有刚酿出来的一个月内有那种效果,现在已经没用了。“

    齐若海夺回了酒囊,自己猛灌了一大口,接着说道:“你也不想想,这要是一直有效,每年凤家送到陛下那里的酒,足够让凤家年年抄家灭族了,这帝都心里不干净的人可是更多。“

    感受着自己体内升腾起的热气,并无异样,张暮千这才放下心来,然后从齐若海的手里夺过酒囊,一边喝一边说:“你心里才不干净,我们虽然搞情报,但是心里也是坦荡荡的。“

    “行行,你们坦荡荡,我才心里不干净,行了吧。唉唉,我说你给我留点儿。“

    张暮千把酒囊还给了齐若海,掂了掂酒囊的份量,齐若海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口小口地喝着。

    “我说老张,你说的那个小子真有这么厉害吗?“齐若海口齿不清地问道。

    张暮千看着自己的老同学,笑着回答到:“没有多厉害,不过弄死你那个宝贝儿子应该不成问题。“

    “靠,多年未见,你怎么说话还是这么毒,小心有报应。“齐若海一时口快,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那个,老张,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去。“齐若海小声地说道。

    “没事。小事而已,就和弄死你儿子一样,微不足道。“

    齐若海顿时无语,把酒囊又递给了张暮千,然后起身说道:“不说了,我该回去了,最近这文南省有些不太平。“

    张暮千皱了皱眉头,掌管墓卫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齐若海所说的不太平指的是什么,只是他们都没有确实的证据,也不好有什么动作。

    “小心点,虽然你已经贵为一省省督,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事小心,如果有什么难处,别忘了这南域还有我和张镇督。“张暮千说道。

    “嘿嘿,放心吧,该叫兄弟们的时候,我一点也不会犹豫的。“齐若海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