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043章前我非我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船舱之中,看着伊东手中的七尾封印坛,周助却不显惊讶。

    能玩弄时间,甚至能够利用,不同时间段自己的伊东。能展开双时间线作战,并没什么稀奇的。

    虽然听绯真老师说,今井龙桂是什么爆发型忍者,什么海军十三势的。

    但以周助的眼界看来,忍界不变的强弱排位,俗称实力金字塔。

    站在最下面的,就是刚入职的下忍,然后是有一定任务经验的中忍,其上便是精英级战力上忍。

    而上忍之上的影级,又与普通上忍实力差距太大。所以中间可以再加一层,便是血继上忍。

    血继家族忍者为什么强大,就在于其诡异的能力。

    相对于主流的忍、体、幻三术。

    相较于大众的水、火、风、雷、土,五种烂大街查克拉属性。

    血继家族忍者,拥有神奇诡秘的血继限界,可以当成忍界的人民币玩家来看。

    各种能力,诡秘难测。作战风格多变。绯真所说的什么忍者靠情报,分析这那的。其实都是为了对付,这些血继限界忍者。

    如果这世界没有血继限界,大家修炼的东西都是固定的那些。那么这就是一个无脑砍杀的世界了。

    血继限界忍者,靠着与大众的不同。往往能靠这些诡异的能力,对普通忍者,形成碾压优势。

    只有自身情报泄露,被人分析并策划针对,找出弱点,才会被限制。

    而伊东勇次郎,作为神官。不仅掌握着,比血继限界忍者更加诡异的能力。还在能量体系上,压过忍者所用的查克拉。

    这种火影世界后期挂逼,周助实在想不出,有谁能阻拦住。

    就凭今井龙桂?靠他那身肌肉块子?靠他比寻常忍者多的查克拉?

    来自21世纪的周助,深刻的明白,量变不如质变。

    就如同银子,你量再大,也顶替不了黄金。就像金庸的武侠,纵你几十年功力,不如人家功法等级比你高。

    什么花里胡哨的,九阴九阳了解一下。(滑稽脸)

    “不过话说回来,伊东的时间神术,有点不科学啊!”周助心中暗自纳闷。

    按照伊东的解释,那些分身,是不同时间段的伊东自己。那么,他是如何存在于一个空间内的呢?

    毕竟周助的理解中,前一秒的自己,总不可能是个独立存在吧!伊东这种,拉过来就用的时间分身,是不是有点太不讲道理了!

    这有点时间勃论的感觉。

    更有种,“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既视感。

    这句话是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的。是不是很熟悉?没错,高中政治哲学那本。

    是一种变的哲学。他的哲学充满了辩证法思想,对后来辩证法的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

    再来看看他这个人的哲学。

    赫拉克利特既然承认宇宙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火不断地转化为万物,万物也不断地再变成火,变化的思想必然会在他的哲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以致于后来人称他的哲学为变的哲学。

    是不是有一种,古代人,认不清世界的土老帽既视感!我想很多人,在高中学到他时,都是一脸蒙蔽。

    “这什么玩应?还他喵的哲学家呢!哲学难道就是靠幻想?”

    不过抛弃他把宇宙认知成火的思想,看看他的思变。

    他形象地表达了,关于变的思想,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他把存在的东西比作一条河,声称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因为当人第二次进入这条河时,是新的水流而不是原来的水流在流淌。

    赫拉克利特用非常简洁的语言概括了他关于运动变化的思想:“一切皆流,无物常住。”在他看来。宇宙万物没有什么是绝对静止的和不变化的,一切都在运动和变化。

    而周助能够给,伊东这种匪夷所思能力,做出的唯一解释。可能就只有这位大佬的哲学思想了。

    一切接在变化,前一刻的自己,不是这一刻的自己。所以伊东能把前一刻的自己,单拉出来,与他同处一个空间。

    不过,这只是周助可怜的知识量,对伊东勇次郎“分身”能力的唯一合理解释。

    到底是不是如此,还真不知道。毕竟,这是另一个世界,还是有神奇能量体系的世界。

    万一连规则都不一样呢?那周助前世所学的,所谓科学,将成为谬论。

    不论周助如何去想,伊东勇次郎依旧潇洒不羁。

    家里老头子安排的事,算是完成了。又发现了周助,这个“仙神之体”。可以说,此行收获颇丰。

    是该回去复命了,不过临走装一把,一定要吸引住周助,确保未来,周助会因对时间神术向往,咬住伊东一族的鱼钩。

    “七尾拿到了,也是该告别了呢!”伊东玩味的说着,目光炯炯,与失野绯真相对。

    说着,只见伊东随手一挥,整个船舱开始衰变分解。

    就像是在经历时间长河的洗礼一样。船壁铁锈升起,并慢慢崩解成渣,随风消散。

    第七班众人,脚下的地板,也慢慢消失。这种诡异的变化,令所有人,都陷入惊惧。

    时间过得很慢,却又仿似一刹那而已。

    诺大的海军七蕃巡洋舰,逐步衰变消散,残渣飞舞于空中。

    众人落在海面之上,而又由于周助不会踩水,踉跄的被绯真,单手从海里提起。

    看着突然落水的周助,伊东摇头苦笑,“还真是意外啊,这确定是个忍者吗?”他疑惑的目光,仿似在向第七班的其他人询问。

    但在周助眼中,这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算了,再见了各位,祝你们之后的旅途,一路顺风!”伊东没得到回应,只能尴尬的道别了。

    失野绯真则一直戒备着,在试探不出有利情报后,冒然的再战,只会把命运交给运气。

    但她一向理智,不可能这么做。如今七尾被夺,但还是属下的安危更重要。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拿走封印物。

    如果她是一个人行动,也就不会有这些牵扯了。但现在她是带队老师,学员中有宗太的唯一孙子,还有老部下的唯一弟弟。

    只要对方不赶尽杀绝,一次任务失败而已,并不足以让她拼命。

    天空之上,时空涟漪形成一个黑洞。

    伊东的身影,逐渐上升,伴随着他自言自语的吟唱,仿似战国古诗。

    “前我非我,

    今我亦非。

    何时为我?

    我亦不知。

    生生死死,

    假假真真。

    往复轮回,

    不得安宁!”

    似是对自己时间能力的解释,又带有一种无奈,仿似被诅咒的人,在试图寻求解脱。

    周助回忆起,伊东对神术的描述。神术修行阴暗的自然能量,往往伴随诅咒。

    而今再听伊东吟唱的古语,周助对修习时间神术,所受到的诅咒,有些明悟。

    像伊东这样,肆意妄为的玩弄时间,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

    不管在任何世界,一切都是有代价,需要付出的。

    就像你想拥有一副好身体,那就要日日不断的锻炼。

    能力越是诡异,你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更何况,是伴随诅咒的神术能力。

    “伊东他,可能已经沦陷在时间的长河中,找不到真正的自己了。甚至情况可能更糟糕。”周助心中想着。

    “往复轮回,不得安宁!”伊东,又是怎样的无助。

    这个一直潇洒不羁的家伙,绝没有他表现的那么轻佻与随性。

    毕竟,一个人的苦,只有他自己能体悟。而别人的理解,多少都会有所偏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