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将军头颅好下酒(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长河回到神仙镇,已经是第五天。

    这五天神仙镇外可谓热闹极了,望仙镇上聚集了三教九流要来分一杯羹的所谓山上人。

    对,哪怕是山上人,也分三教九流,隐喻一点的说法,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当然,山上也并不全是高来高去的高人,其实说是分一杯羹,许多人不过图一个热闹。

    萧长河回到神仙镇,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后山禁地,苏小红在见到萧长河的那一瞬间,欢呼雀跃。

    这几日神仙镇发生的事情,萧长河自有自己的渠道知晓,他并未第一时间去找老铁匠。

    一男一女,坐在后山的山崖边,这一日阳光灿烂,微风习来,带着丝丝的凉意。

    冬至已过。

    就是是宜居的江南小镇,也有一丝冬日的潮寒。

    苏小红一身红衣,宛若季末最后一朵月季,孤独而动人。

    两人许久都没有说话。

    看大风吹过山间,将树枝都吹得弯了腰,风动,枯黄的树叶便随风摇曳,飘荡在这苍茫的天地之间,一片片叶子迎风而舞,宛若精灵。

    “镇上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最终苏小红打破了沉默说道。

    萧长河点点头。

    “我觉得小鱼姑娘,是傻了点,神仙镇那么多大老爷们,哪里轮到她出头,白瞎了,但是小鱼姑娘是狐妖啊,她就不该出手,萧长河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们吗?他们说我们养妖,也养鬼。”苏小红有些愤愤不平,她将粉拳握起,咬牙切齿,却另有一番动人风味。

    “所以那些外乡人要来神仙镇斩妖除魔?”萧长河笑了笑,轻声道:“没关系的,我们本来就不打算跟他们讲道理,也没有道理可讲,他们本来就是要找一个借口来破坏我们的家园,我们不在乎。”

    萧长河突然想起那个红衣女鬼,那个曾经拎剑下楼,要杀尽天下负心郎的女鬼千痕。

    “如果我能下山,我一定揍他们。”苏小红突然说道。

    萧长河摇摇头,微微一笑,却突然之间脸色狂变,陡然变冷,转过头来,盯着苏小红,突然问道:“你做了守山人?”

    啊?

    苏小红猛然一惊,双手叠放在腿上,局促不安。

    萧长河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摸了摸苏小红的脑袋,笑容温和的道:“挺好!”

    苏小红受宠若惊,萧长河,没有生气呢!

    …………

    萧长河下了山,然后去了翠烟楼。

    这是他第一次去翠烟楼。

    翠烟楼早已经人去楼空。

    萧长河在翠烟楼的大堂,整整坐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

    萧长河去了老朱家的朱记酒坊,要了一碟茴香豆,一斤烧刀子。他不喜欢喝烧刀子,辣喉,且劣质。

    “老朱,喝两杯?”萧长河对老朱掌柜道。

    “一会要去办事呢,我家婆娘怕我喝酒误事,要真误了事儿,估计今晚又得打地铺。”老朱掌柜讪笑道。

    “老朱,你要这样想,横竖,又不是没有打过地铺?再说,男人呐,哪能处处迁就女人?有时候,偶尔男人一回,女人更对你死心塌地。”萧长河循循善诱。

    “好像,有点道理。”老朱掌柜沉思了一下说道。

    “对了嘛!”萧长河说着,将自己紫色葫芦拿出来,桌上摆了两个碗,斟满,直接递到老朱的年前,道:“镇长家的仙人渴,我之前去借的,真不尝尝?”

    老朱本也是个酒鬼,好酒如命,再说镇长家的仙人渴,那是名声在外,不觉就有些心动。

    萧长河一把将他拉过来坐下,抬起一碗酒直接递到他的面前,然后自己一饮而尽,道:“我先干,你随意。”

    老朱有些酒虫作祟,正犹豫不决,这时却有个女人大马金刀单腿往桌子上一踏,却听得一个宛如黄鹂般的清脆声音传来,道:“萧长河,本店谢绝自带酒水,你点了一斤烧刀子,感情只是障眼法?目的是坑我这碟茴香豆?”

    老朱掌柜浑身一震,望向自家婆娘,如梦初醒,骂骂咧咧道:“狗☜日的萧长河,原来打的这个主意?”

    那女人轻轻一笑,却如同百花绽放,动人之极,她抬起那碗老朱没敢喝的仙人渴,一饮而尽,酒啧滴落在她欺霜胜雪般的肌肤上,别有万种风情。

    “嫂子海量!”萧长河恭维了一句。

    “都一百多岁的人呐,这马屁拍得一点水平都没有。”说完,她瞪了一眼老朱,道:“萧兄弟难得找你喝一次酒,我就勉为其难让你醉一次,我再去给你们弄点小菜。”

    “不愧是名门世家出来的女人,老朱娶到嫂子您,不枉当年三进三出江陵谢家呀!”萧长河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碗仙人渴,一饮而尽。

    得了圣旨奉命陪酒的老朱喜形于色,当即落座下来,一把捞过萧长河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碗,一饮而尽,犹自觉得不过瘾,又再次倒了一碗,连干两碗。

    作为曾经整座大岭王朝公认的第一美人的谢烟雨,微笑着转过身去,准备给这两个酒鬼弄菜。

    在转身的刹那,她微微一笑,一笑颠倒众生,自语道:“醉了好,醉了,才好杀人呀!”

    …………

    半个时辰后。

    两人桌上一片狼藉,残羹剩菜摆满桌子。

    两个男人都微微有些醉意。

    七分醉意的老朱勾着萧长河的脖子,醉醺醺的道:“兄弟,你知道吗?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嫂子,那是真动心呀,那时候我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一点点名气,但是,当年的谢家,那是什么样的家族?旧时王谢堂前燕,王谢王谢,王家跟谢家,那是整个大岭庙堂的中流砥柱,你让这样一个官宦人家的清白女子,嫁给我这个江湖游侠?”

    说到这里,老朱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莫名的落寞和苍凉。

    谢烟雨坐在柜台上,看着这两个男人,嘴角始终噙起一丝笑意。

    多少年呐。

    那个男人,许久未曾这般开心过了。

    “仙人评上第六呀,最有希望跻身整个大岭王朝第六位陆地神仙的朱罡鬣,当年,青衫仗剑,何等潇洒,那座江湖,宋西鹤这等沽名钓誉之辈,算个什么东西?”萧长河哈哈附和道。

    谁没有一段荡气回肠的江湖过往?

    老朱兴起,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得意忘形朝着柜台呼喊道:“小谢,再给咱兄弟,弄一点酒菜,要上好的神仙酿,不要掺水的。”

    萧长河醉醺醺,随口道:“老朱,你家这神仙酿,还掺水?”

    “那是,不然,这生意……”话到嘴边,戛然而止,老朱嘿嘿傻笑。

    谢烟雨走过来,抬上一坛上好的神仙酿,只是有些无奈的道:“这几日,客少,下酒菜,那是真没有了。”

    “没有了?”老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色。

    这一刻,残阳如血。

    这一刻,一道彩虹横挂在神仙镇的上空,美轮美奂。

    老朱深吸了一口气。

    “这神仙镇的日子,是真的神仙日子呀,可惜,那些外乡人,想要断咱神仙镇的根基呀,人心不古。”老朱突然开口道。

    萧长河笑了笑,没说话。

    老朱继续道:“咱俩,去弄点下酒菜?”

    “比如?”萧长河道。

    “比如,神仙镇外,赵卿笏余下的两千九百骑,还有,赵卿笏的项上狗头!”

    老朱说着,这个男人,这个曾经一剑荡平阴山墓碑的逍遥剑客,此刻抬起那一坛神仙酿,咕隆咕隆灌下喉去。

    姿态潇洒,肆意汪洋。

    “酉时到,宜,杀人。”。

    砰!

    酒坛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