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不容于世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小云终究没能下得去手杀掉他的师尊,仅仅只是将其打晕,但姜小云很清楚,凭师尊的能为短时间内就能够苏醒过来,到时候倘若看到密道大门开启,而自己又身处密室当中,将是百口莫辩,唯有死路一条。

    怀着一颗罪恶的心,姜小云进入密道当中,首先看到的是一条延伸到不知道哪里的蛹道,或许是因为里面跟外面完全密不透风的缘故,所以当姜小云刚想点燃火把却又瞬间熄灭了。

    没有光亮,只能抹黑前进,黑暗的感觉很糟糕,却又同样因为身处黑暗,让彷徨失措的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分心,至于未来的事那就交由未来来打理好了。

    走着走着,耳边传来了滴水的声音,这让姜小云的心中一阵舒缓,有水声代表有通往外面的通道,同样也有人呼吸所需要的自然气流,当下他快步朝着前方走去,然而无论他奔跑多久,那阵水声却仍旧只在前,始终无法接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滴水的声音来自于他左手所依靠的石壁里面,虽然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由于身处黑暗,失去了人用眼睛观察方位、距离的能力,仅凭耳朵,根本无法分辨东南西北,姜小云或许是因为此时渐渐的又开始慌乱起来的缘故,他的手在怀中一模,随即完全目不视物的蛹道之中就好像是点亮了一盏长明灯一般,宛如白昼。

    当姜小云将那个能够发光发亮的事物拿在手中仔细观看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是自小就被他带在身上的一枚星型物品,同时回忆也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中。

    三年前的某一天,姜小云仍旧和往常一样在寒山寺里拜见了师尊后准备修炼规则,他所修炼的乃是寒山寺不外传的绝学少阴寒光剑,少阴在西方,乃是最极乐的象征,所以寒山寺属于佛门分支,但又并非正统佛门,而少阴寒光剑中包含了两种规则,一者心,一者气,就和中天界大多数派门一样,少阴寒光剑的修炼途径就是两种,一者修心,一者练气。

    而就在这一天,有一个陌生人来找上了他,当这个人将一枚星型物品展示给他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陆叔叔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

    时年姜小云已经满二十岁了,对于人的生老病死也有了相当的了解,同样因为身处佛道门派的缘故,也让他平日里所受到的熏陶将这一切看的很淡。

    “他是因我而亡,或许是因为此前他就已经料到了自己会死,所以临别前他要我将这东西交给你。”

    来人的话让姜小云沉默不语,在过去二十年的记忆中,他唯独对两个人拥有记忆,一个是从断崖处救了他的那个老人,但那个老人却并未留下任何姓名,加上当初姜小云还年幼的缘故,成年后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寻恩人的下落,至于另一个人就是陆恒。

    姜小云和陆恒的相遇是一场偶然,但或许冥冥之中也有其必然之理存在,当姜小云得救之后,他遇到了一场中天界百年难遇的大暴雨,这场暴雨不仅仅阻断了他前进的方向,同样也阻断了他的生机,而就在这个时候,陆恒出现了。

    在姜小云所有认识的释道者中,唯有陆恒一人,是敢于向天抗争之人,他所修炼的自杀规则不但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同样也是一种逆天的举措。

    在当时姜小云的眼中,陆恒一个人站在瓢泼大雨中纹丝不动,宛如泥塑一般,但他的身上似乎隐约间有着某种气流涌动,让所有从天而降的大雨在急速落地的瞬间,全部转到了陆恒的身上,也为姜小云挡下了那些足以摧毁这条幼小性命的“天罚”。

    姜小云并不知道陆恒当初为何会在哪里,但他更愿意相信的是,自当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陆恒,他们来自同一个世界,甚至是同一个被世人所抛弃的世界。

    陆恒带走了姜小云,在一年后送到了寒山寺,至此,姜小云也就留在了寒山寺求学。

    陆恒死了,对姜小云的打击并不算很大,毕竟十七年前的事情在记忆中所留存的影子已经并非很清晰了,或许还要加上求佛修心的缘故,也让他对生死看的很淡。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的淡然和迷茫、追忆之后,却又有着另一种难以抵挡的悲哀瞬间涌上了姜小云的心头,其实他还有一个秘密,一直都没有说,一直不敢说,那就是他从平日里和师尊以及众师兄弟生活时所察觉出的一个细节。

    他好似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只要是活人,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员,无论他来自哪里,生而为人的坚持都不会变,就像是猫天生就会抓老鼠一样,人只要还生活在人群当中,就必然会长成一个人,而不是野兽。

    所以,姜小云只是隐约有这样一种感觉,自己并不是人,但要他当真把这种感觉说出口,却又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而且,在姜小云的心中也一直觉得,当初救了他的那个老人,以及后来为他遮风挡雨的陆恒,也和他一样。

    秘密终究并非不透风的,还是会有暴露的一天,或者说他的师尊姜涛已经暗中观察他很久了,而在姜涛的眼中,对他这个弟子可谓是由衷的喜爱,不管姜小云学什么会什么,修炼什么规则都能够水到渠成,而在将少阴寒光剑的心、气两门规则相互融合的时候,也是出奇的顺利,尽管他年纪最小,但还是很快就成为了寒山寺三代弟子中的老大。

    一次偶然的聊天中,姜涛询问起了姜小云的身世,在得到一片迷茫的回答后,姜涛说了一句话。

    “小云,也许你和大家都不一样,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觉得这样对不对,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姜涛的话让姜小云大吃一惊,寒山寺虽然不属佛门正统,但修佛乃至修心才是根本,修佛的根本就在于修炼身口意,这就是佛门的天道,也就是最正统的佛道,既然是天道,那就是不容置疑和更改的绝对规则。

    但姜涛口中的“你觉得”、“你认为”这不是天道,而是道理,甚至都不算是天理,这和寒山寺的佛门教义是背道而驰的。

    眼见姜小云不懂,姜涛对此淡淡一笑后继续说道。

    “人是与生俱来的物种,成佛还是成魔的关键并不在于修炼的法门是什么,而在于自己心中是如何认定,佛门三千法,但在不同的人为曲解之下,也能引申出截然不同的含义。”

    姜涛的话倘若放在平日那绝对是大逆不道的,但此时对姜小云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佛门中从来没有我觉得、我认为这样的道理,从来都是“佛说”、“佛曰”这样的真理,在佛门弟子看来,佛的话就是真理,就是佛门中的天道,唯有这样去想,去解读才能修成佛身。

    姜涛并未多说什么,但留下来的姜小云却自晦涩难明的意义中解读出了不一样的概念。

    是的,或许他的确和周围人不一样,或许他眼中所认定的这个世界也和其他人不同,但那又如何呢,既然生而为人,那就应该有人自己的坚持,而并非是佛的坚持,投身入佛,也并不是真的成为了佛,而是另一种做人的方式。

    许久以来的淡然和坚持,却在听到来人说出陆恒死讯的那一刻崩塌了,然而正当姜小云在心中将一切自己所能够想到的报复手段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下一刻他却看到了来人手中的那一枚星型物品。

    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这个物品的那一刻,姜小云的心重新的平静了下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能如此平静。

    “这是陆恒让我转交给你的。”

    果然,他也有这个东西,原来长久以来自己心中留存的那一丝和佛相冲突的矛盾感由来是真的,原来他一直以来所想的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东西也都是真的。

    当姜小云将这枚星型物品拿在手中后,随即又将自己手中的那一枚星型物品也拿了出来,在来人诧异的眼神中两相对照了一下后说道。

    “既然这是陆叔叔的东西,那我不能要。”

    来人对姜小云的话感到有些疑惑,人死了物归原主,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况且这个东西哪怕对于送来这东西的人来说,也只是一个意义重大的纪念品而已,只是来人并不曾料到姜小云手中也有一枚星型物品,毕竟他年纪尚轻,而在当年人魔之战发生时,他或许还没有出生。

    也许是看出了来人神态间的不解,姜小云当下勉强一笑后说道。

    “只要这东西还在,就是一种希望,倘若我接受了,也就意味着同样接受了陆叔叔的死因。”

    姜小云的解释让来人略带认同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东西我就收回了,我向你保证,只要尚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来人信誓旦旦的一席话却只是让姜小云云淡风轻的笑了,但片刻后又很郑重的回答道。

    “我相信你。”

    时间回到现在,当姜小云看着手中发光的星型物品时,他的心中不知道为何涌上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一直坚信他的陆叔叔还活着,只是以一种他所不知道也不认同的方式还活着,但只要活着就还有一线希望,就还有再见到的一天。

    而如今,这种强烈的希望感觉越发的清晰明朗,也坚定了他的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