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85章:过往种种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太后对于这件事情,也算是充满无奈。

    “那新云公主又有什么好的?,皇祖母你就不能成全孙儿吗?为何一定要这样?”

    孙太后坐在陆清泽的床边,伸手握住陆清泽不能动弹的手,“泽儿,皇祖母是过来人,知晓谁才是真正适合你的,听皇祖母的话,将新云公主娶进王府里头去,到时候藩国那边,都会站在你这边支持你,到时候继承皇位,你又能够多了一份保障了。”

    孙太后也是与齐和帝与万皇后一般想法,觉着陆清泽才是真正更适合皇位的人选,因此这个孙太后就想着为陆清泽铺路。

    “孙儿并不想继承皇位,皇位让二哥去继承不好吗?”陆清泽心里头也是对这件事情很烦恼,他身边大部分人都是想让他去继承皇位,可是这个并不是他的本意,他并没有想去继承皇位的想法,他只想做个闲散的王爷,与自己喜欢的女子把酒话桑麻,游山玩水,依靠田园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日子岂不快哉?

    “陆云琛那小子不适合,心思不单纯,日后江山若是落在他的手里,怕是百姓别说安居乐业了,能吃上口饭都是不错的了,到时候我们老陆家的江山都要被那小子给败喽!”

    孙太后立即摇摇头,开始说着自己的见解,“前些年,他还算是有些名头,还算干出了一些人事儿来,现在行径别说是越来越荒唐了,就那野心都不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如今不适合继承皇位了!”

    孙太后当年也算是在政事上有些见解,当年的太上皇真是听了她的见解,立了齐和帝陆齐治为太子,才有了如今的政通人和。

    因此,孙太后一直觉着,对于以后的帝王,她也要来从中选择。

    “哀家相信哀家的眼光,泽儿,只有你,只有你来继承你父皇的皇位,才能让百姓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只有你才能实现,所以哀家就算是冒着被你讨厌的危险,也要替你扫清障碍,替你找寻几个能够帮助到你的,而不是像季倾安一样,只会向你找麻烦耽误你的的女子。”

    孙太后的声音,说到最后,也开始软了下来。

    “可是本王并不觉得,季倾安是个麻烦,相反,皇祖母你为孙儿找的新云公主,那才是个真正的麻烦!”陆清泽并不认同孙太后的话:

    “皇祖母,你所说的麻烦,只是你自己觉得的麻烦,对孙儿而言,这世间所有女子,除了季倾安一个人,其他对于孙儿而言,都没有任何差别!不论那些女人是有多优秀,但是在孙儿的眼里,她们比不上季倾安半分。”

    孙太后对于陆清泽的话语,显然显得很是震惊:“泽儿,哀家实在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钟爱季倾安,为了她你竟然愿意一次又一次的违背皇祖母的话,一次又一次的与皇祖母争辩,泽儿,你向来不是如此行事之人,情之一字,古往今来,向来害人,更何况你身为堂堂皇子,并且你身在皇室之中,就要背负起你身为皇室子女的责任,这是你永远都无法逃避的,一辈子都不能享受安稳,况且,你身为皇室皇子,竟然还想贪图真正的两情相悦?”

    孙太后年轻之时,也有一个真心喜欢之人,只是那人为了得到权势,不惜利用她得到一切,利用她对他的爱意,诓骗她要她入宫,博取如今的太上皇的倾心,他给她在口头之上造了一个她能瞧得见结局的大饼。

    在那大饼之中,他答应她,只要她能够夺得皇上的注意与信任,帮助他平步青云,助他扶云直上,有朝一日,待他权势滔天之时,他便会过来与她共度余生。

    多么虚假的谎言,明眼人一瞧就能瞧出端倪出来,可是当年的她,沉溺在温柔乡之中,竟然真的天真的她相信了,并且这一信任就是五六年,这五六年间,她不断接近着皇上,在接近的过程中,她不断的为男子谋取权势,偏偏他也是有些才能,只是一直以来,需要一个扶梯,一个机遇。

    因为她,他得到了。

    皇上越来越器重他,给了他无尽的权势,无尽的信任,他获得了丞相的地位,获得了皇上的器重,眼看着一切就要看到头了,就在她以为一切都能够回归正轨之时,却传来了他要娶妻的消息。

    他成亲的前一夜,她约着他见了一面,那一面,花光了她所有期待,在那一面中,她询问着他为什么这样,他不回答,只是他不断地朝着她忏悔,道歉,解释的话语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那一日,她泪流满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出来,而二人相视无言,他,不断忏悔,她,不断流泪,原本是多么亲近的人啊,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道最后,她只能崩溃的说了一句:“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就这样,他成了京城之中最为年轻的丞相,她也成了最为受宠的皇后,只是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何一夜之间,皇后娘娘与季丞相交情就淡了。

    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的知晓,从季岚山娶了别人开始,她就对这个丞相府,充满了怨恨,她将自己的青春岁月,都献给了季岚山,献给了后宫恩怨,从此之后,迎接她的,只有高耸望不到对面的围墙,以及清冷的深宫。

    周围除了一个又一个争宠的女子,再无其他,周遭人对她,都只有无尽算计,再无真心,那时候她满心崩溃,差点就要去寻死,好在是当时的皇上阻止了她,给了她新生,给了她重获余生的机会。

    从那之后,她再不相信真心,也觉着,人生在世,情感上的两情相悦,皆是对方的利用,与算计,于她而言,季倾安对于陆清泽就是如此。

    她始终觉着,季倾安会害了陆清泽的前途,因此,她才想尽办法想去阻止。

    “为何不能?皇祖母,你与皇祖父不就是两情相悦么?为何你自己能,却不让我们这样做?”

    孙太后闻言,之笑了笑,那笑容中带着无限苍凉:“是啊,真是两情相悦。”

    其实太上皇是真心爱孙太后的,只是在与季岚山这场感情纠葛中,她将所有爱意,都献给了季岚山,因为孙太后心里头已经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有些人总说,年轻时候,在爱情中,不能太早将热情用光,不然到了年老之时,只剩下疲倦乏力,至于在追求什么情情爱爱,都是追不起来了。

    就是因为孙太后对于太上皇并无感情,这才使得孙太后能够在三千女子宫斗争宠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后的胜者,成为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因为她特殊,从不争宠,从不攀附,一直保持着清冷孤傲性子,对于政事,她也能够有些见解,因此,当时的太上皇很喜欢和她接触,因为和她接触更轻松,没有算计,可是当时的太上皇并不知晓,这个看似完美的皇后,对于他,也没有感情。

    这使得孙太后明白,感情误事,感情害人。

    在那么些年的青春岁月里头,孙太后曾经为了与季岚山在一起,付出了太多,同时,她做了太多错事,整个人撞的头破血流,身上伤痕累累,身心疲惫,到头来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只是在没了季岚山之后,她却是一切都有了。

    其实,这也是孙太后真正讨厌季倾安的一个原因,算是很大部分的原因。

    当年的丞相季岚山,正是如今的丞相季河君的父亲,也就是季倾安的祖父。

    当年那件事情之后,季岚山为了弥补对她的亏欠,一直在想办法去弥补,当年的孙太后也算是善良温婉,也兴许是对于季岚山的爱意,还没有消散,那么些年,孙太后虽然一直怨恨着季岚山的无情,但是却没有作出什么实质性的打压,因为她心里清楚的知晓,季岚山能够到今天,能够从穷书生走上一代丞相之位,她在其中付出了不少代价,她不愿意自己那些日子到了努力白费,因此也一直没有报复季岚山。

    因为事到如今,孙太后也是清楚的知晓,只是她与季岚山的这一场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也不会有结果。

    只是到了后来,在太上皇一日复一日的温柔乡中,她终于是动了情,只是没有想到,那么些日子,肚子却是迟迟没有动静,而季岚山那边,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连生了四个。

    整整四个,什么概念啊?别说四个了,她就是想要一个都无法得到。

    老天爷有时候就是如此的气人与不公,明明最应该补偿的人是她,受到伤害最大的是他,可是却不给她这个机会,而最应该报复的人,肚子里头却是怀了一个又一个。

    其实她也不是怨恨季岚山,她真正哼怨恨的,其实还是季岚山的夫人,也就是与季岚山成亲的女子,也就是如今的丞相府老夫人。

    孙太后嫉妒丞相府老夫人,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其实她不过只是想要与季岚山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可是这个最终却成为了奢望。

    最初,刚进宫之时的那些煎熬,无法回想,那些日日夜夜的孤寂苦涩,她都是靠着季岚山给她描绘的一幅幅美好的未来蓝图撑过去的,只是好不容易成功了,她的期待最终却也破灭了。

    其实也算是她傻,明明季岚山所言所语之中是破绽百出,毫无根据,明明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她当时都已经入宫,成为黄上的妃子了,季岚山这么酷爱权势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在得到一切权势之后,选择与她远走高飞?况且当时她已经成为了太上皇的妃子,季岚山那么怕死的一个人,又怎么会为了她冒出被砍头的代价私奔?

    其实当年她应该早一些瞧出来的,只是可惜瞧出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尚晚了,其实从她答应季岚山的那一次,开始,从她毫不犹豫的踏上入宫之路之时,她这一生,再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而她与季岚山之间也在没有了机会。

    只是当时她太年轻了,看不懂,也看不明白,跟或者说,她是不愿意去明白,她宁愿沉浸在季岚山说的虚假未来之中,宁愿为了季岚山付诸一切。

    这就是女子,沉浸在情爱之中无法自拔的女子。

    本来孙太后对于丞相府的怨恨,已经伴随着与季岚山的闹翻,落下了序幕。

    只是没有想到,几年后她怎么也无法受孕,跟或者说,她眼睁睁的瞧着丞相府上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来,而她却被御医诊断得出结论,无法受孕。

    这是对于她而言最大的打击,相比于当日知晓季岚山要娶妻生子之时的打击更加深重。

    偏偏那时候,丞相府老夫人还不知道她与季岚山之间发生的感情纠葛,还经常抱着孩子来宫中。

    女人间的直觉向来没有错误,丞相府老夫人那时候与她也是不对付,当时丞相府老夫人是支持当日的皇贵妃,也少不了在言语间与她争斗,多少次她忍住火气,要处死对方,可还是没有下手,直到那日,她再次约着大臣夫人以及宫中妃嫔出来赏花,在赏花之时,丞相府老夫人因着抱着孩子一下没有站稳,把她给推倒了,本来被推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站起来拍拍灰也就好了。

    说巧不巧的是,那一次,孙太后居然得知自己怀孕了。

    只是不巧的是,因着月份太小,胎儿还未成型,因着被丞相府老夫人的一推倒,胎儿流产,没有保住。

    孙太后脑海中仍然记得那日场景,那是她终身之中,最为难忘,也是最为难受的日子,那一日风和日丽,御花园中百花盛开,花香阵阵,清香扑鼻,还有几只小蜜蜂在花丛之中翩翩起舞,实在是好不热闹。

    多么好的一天啊!孙太后仍然能够想到那日的舒适与绝望。

    那日阳光洒在身上,也是格外舒适,她眯着眼眸,最感觉整个身子都是格外的暖和,她喜欢这样的生活。

    可是孙太后倒下之时,她还没有觉得什么,想着摔倒了,站起了就好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顶多就是被几个妃嫔笑上一番,可是笑笑也就过去了。

    直到摔倒之后,孙太后只感觉自己的下腹部一阵疼痛,收缩间疼痛感不断加剧,他才觉得事情严重起来,她无法忍受的了开始呻吟起来,身旁的宫女太监纷纷直呼宣御医:

    “皇后娘娘摔倒了,快叫御医来!”

    丞相府老夫人跪在她身子边,不断的道歉认错,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害怕与担忧,她敲出来了丞相府老夫人此举并非假装,可是她已经无暇顾及了,疼痛感遍布了她的全身。

    “皇后娘娘,妾身知晓错了,妾身不该毛毛躁躁,如今伤了皇后娘娘,妾身该死!”

    当时,孙太后还在不断的直呼疼痛,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娶教训起丞相府老夫人起来,其实那时候她与丞相府的关系也算是有些和缓了,只是因为这件事儿,再次陷入冰点。

    孙太后整个人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突然之间,不知晓人群中是谁惊呼了一声:“呀,皇后娘娘流血了!”

    “皇后娘娘不会是小产了吧?”

    “皇后娘娘可还记得,上次来葵水是什么时候?”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在询问着。

    这样一番询问,使得孙太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乎的确是上次来葵水之时,好像是两个月前,她也一直没有当回事儿,莫非……

    孙太后眼眸一紧,无法接受的晕厥了过去。

    场面一度走向混乱,当时周围人都在不断奔波逃窜,只有丞相府夫人跪在她,身边不断的低垂着头颅。

    最终,孙太后因为无法忍受了疼痛,终于是,晕了过去,直到醒来之时,身边的贴身丫鬟才告诉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时的太上皇很生气,一气之下将丞相府老夫人打入了天牢之中,也朝着丞相季岚山发了火,要一个说法。

    她当时闻言之时,只感觉整个人的期望,一点儿都没有了。

    这还有什么希望呢?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最终却还是没有能留住。

    她每天泪流满面,夜晚做梦之时,还会梦到一个孩子朝着她哭诉,询问她,“为什么不愿意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夜夜询问,夜夜她哭出声来,哭到悲戚之时,她也哭醒了。

    一连做了好多天的梦,夜夜如此,每日都是水深火热版的煎熬,要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孙太后突然有些奢望。

    那几日,孙太后整个人很是颓废,直到后来,季岚山找上门来,太上皇为了补偿孙太后,提出了一种解决办法,也就是将丞相府老夫人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毕竟孙太后肚子里头的孩子,正是皇家的孩子,按照太上皇当时对于孙太后的重视,怕是孙太后生出来的孩子,到时候,一定会是太子。

    而当时的太上皇也很是器重季岚山一家子,因此虽谋害了皇家子嗣,却没有牵扯旁人,也算是天大的恩典。

    有些东西,没有之时,只会觉得遗憾,并不会觉得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然而,一旦得到了,却又瞬间失去,这种感觉,才会觉着撕心裂肺,无法忍受的难过。

    对于当时的孙太后而言,自己的孩子死亡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对于太上皇也是不例外,他对于孙太后的肚子给予了太多期望,但是当期望落空,变成一场失望之时,哪怕他太上皇是一名皇上,也像普通人一般,也会觉得难受。

    只是事到如今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也无法改变了,因此对于太上皇而言,能改变的店只有将丞相府老夫人给杀死。

    对于丞相季岚山找上门来这件事儿,孙太后还是有些没有想到的,孙太后一直认为丞相季岚山心里只有他自己一人,至于其他都不过只是垫脚石罢了就如同当初的她一般。

    只是他没有想到,季岚山竟然会为了其他女人过来求她。

    当时他的心情怎么说呢,有些无法言喻吧,孙太后从未想过再与季岚山交谈,竟然是如此的场景。

    那一夜季岚山是伴着雨夜过来的,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进了宫中,身后没有跟着一人,也好,在他武功,高强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不然怕是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来之时,季岚山先朝着她磕了好几个响头,个个铿锵有力,落地有声,抬起头来之时,孙太后瞧见季岚山的额头之上,都已经被坚硬的地面给磕出了青紫,额间还在往外头渗着血迹,整个人湿漉漉的,因为刚刚淋过雨的原因,雨水顺着季岚山的发丝字之间,落了下来,雨水夹杂着血迹融合在一起,颇有些触目惊心。

    这让孙太后想起了那日自己肚子流出的血液,源源不断,也留出了自己的孩子,真是个让人觉得惨痛的记忆啊。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孙太后板着脸开口说道,孙太后心里头不知道为何?,就是不太想看着季岚山跪在她身下,这个模样,让孙太后不知道季岚山的用心。

    季岚山只是继续的朝着孙太后嗑着头,直到磕的头破血流,整个人都破了相:“微臣在此恳求皇后娘娘,一件事儿,还请皇后娘娘答应。”

    孙太后闻言脸色一变,心里头就猜测到了是关于什么,突然间,孙太后就开了口,拦截住了季岚山接下来要说的话语:

    “本宫觉得,季丞相或许是在说笑了,一直以来,本宫与季丞相并无瓜葛,季丞相是不是忘了,先前本宫与丞相爷的约定?丞相爷有什么好恳求本宫的?本宫又能为丞相爷做什么?又能帮到丞相爷什么?丞相爷还是不要说笑了,本宫向来不管朝堂之事儿,怕是丞相爷找错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