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94章.妹夫王三才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进了汲水县城,孙老汉先将两人放到衙门。

    然后等待。

    钟谦鞍和钟谦靬先得点卯,以及去给领导层道谢。

    县令老爷楚源安,捕头老爷卓弩,以及那位和自家老爹有旧的主薄老爷,都得挨个的过去问好行礼来显示自己的尊卑和恭敬,场面事做的得足才行。

    不光是给这些领导们看的,同样是给那些同僚们看的。

    拜山头。

    让那些日后的同僚们都知道,自己的关系,到底有多么硬!

    有些场面事做过以后,对工作的展开也有显著作用——至少那些同僚现在对钟谦鞍和钟谦靬这哥俩,明显客气和恭维的模样,就说明了这个较为特殊的情况。

    不然那些有身份的吏员们,谁会对没啥晋升渠道和实权的白役那么客气?

    耀武扬威的随意指使着干活还差不多!

    而且。

    老主薄点卯完以后,脸色和善的就让他们两个自己先熟悉熟悉环境。

    算是半退休状态的他已经不怎么掺和衙门里的事物,连六房的头头和文书,都有了极大的自主权,包括各种大使,能自己办的就都让他们办,最后汇报声就行。

    唯一注重的就是这场旱灾里的情况,包括准备和正在进行的工作。

    主导还交给了钟家哥俩。

    “多谢主薄老爷!”

    钟谦鞍和钟谦靬道谢,恭敬的在房里作揖深鞠躬后离开。

    人家这位老主薄愿意放权,还对他们两人如此看重,确实得好好表示——刚来衙门里还分不清到底什么状况,因此先问安问礼问好,等以后再谈宴请方面的事。

    否则衙门里还有派系,那真到了一张桌子上,岂不是闹出笑话?

    站队这方面在哪都是需要慎重的!

    不过。

    这衙门里,县令楚源安和捕头卓弩,的确能先定下来。

    昨晚的里长连根叔都能看出,这两个人的关系有些好,来到这衙门里的那些差役们都在若有若无的点出,这两个人背后的身份,更是非同寻常的那种莫测。

    甚至在捕头卓弩手下那二十余名皂衣捕快,日常都在衙门里单独的班房里值守,和那些管理县城内安稳的捕快,以及负责牢狱和司法及治安的典史老爷,如同泾渭分明的两个体系,至少在处理寻常案件的时候,都是由另外的捕快出马。

    虽说穿的衣裳和拿的腰刀都模样差不多,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些松松垮垮的酒囊饭袋,绝对比不得捕头卓弩手下,那些令行禁止,堪称精兵般的皂衣捕快!

    当然这些只是观察得来,具体如何,他们两兄弟哪有掺和的资格?

    还是安心做事才是!

    就在衙门里单独抽调出来负责旱情的队伍里,继续商议规划。

    其实,对于旱情的处置方式基本已经订下来,规划的灌溉系统都随着挖掘的沟渠和堰塘还有安装的水利设施,逐步扩充到整个汲水县的境内各主要产粮地。

    外加派专员去安抚各村的农户,钟谦鞍和钟谦靬过来只是走个过场。

    不能过河拆桥不是?

    毕竟这旱情的解决方法,都是这钟家两兄弟提出的。

    就在钟家这哥俩进入县衙任职,拜会完楚源安这位县令以后,同样拜会了的卓弩则快步走进屋里,脸色带了几分深沉和凝重:“得到消息了吗?”

    楚源安还在翻看着文册,脸上还是平静的模样:“你又说得什么消息?”对这位青州将门的虎子,没有责怪他直接推门进来的意思,只是笑了笑道:“如果说你有好感的那个钟家贤弟,那显然是知道消息,如果说天圣教余孽,我就不知道了!”

    捕头卓弩顿时坐在他面前苦笑:“你这不是都知道了吗?”他叹了口气:“说起来我那认得贤弟,还说改日吃酒,刚答应了就有消息传过来,这闹得不巧!”

    但说着的时候还是皱眉道:“当然还是天圣教余孽的事最重要!”

    那是反贼!

    当初的青州王叛乱,背后就有他们的影子,大殷朝廷的心腹大患!

    现在传来消息要求他们汲水县的上下协助追捕和围剿,作为专门负责这事的捕头,责任要比那位名义上是他顶头上司的典史,来的可更为重要一些!

    楚源安在桌后还是翻着文册:“那你就去准备吧,还需要我和典史说声么?”语气说着自己就笑笑:“算了吧,他靠不上什么忙,真去了怕是会给你帮倒忙还差不多,让他和巡检,一块去查验路引,看住汲水河闸口,做做样子就行了。”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可在他们只有两人的屋里也不需要隐瞒,卓弩同样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点头道:“过来就是和你说这事的,别让他们掺和了。”

    说着的时候还交代道:“据说这次天圣教余孽那边,过来的人手不少,连圣女都来了,如果能抓住咱俩就算立了大功,就算逮不住,最好也别让这群家伙,掺和进玉泉观那边的事情!”话音有些压抑:“真出问题,那到时候,不好和上面交代!”

    桌后翻着文册的楚源安轻轻点头:“如果你觉得能行,那你就全权负责吧,我对这些没什么想法。”他抬起头,脸色平静:“我更在乎旱灾怎么过去的!”

    为此卓弩只能点头:“那我就全办了…”说话间还有点小小的犹豫。

    不过还是叹气。

    看着楚源安这个同龄的县令,轻声劝解道:“有些规矩本来就是那样,你何必为了这种事恼火?”话里没敢说的太满和太过:“这天可塌不下来的!”

    说完就作揖拱手,然后扶着腰刀直接离开房间。

    无需多讲。

    两人都是聪明人,楚源安同样如此:“但我就是不甘心啊!”

    想到自己从小就寒窗苦读,立下的宏愿就是修身治国平天下:“哪能这样说塌不下来就塌不下来?”微微的咬牙:“这老百姓…总得在我的治下好好活着吧?”

    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文册,他眼眸深处的颓然愈发感觉浑身无力。

    能奈何呢?

    最近的汲水县衙,显得格外忙碌而焦躁。

    就算刚刚上任的钟谦鞍和钟谦靬,都察觉到那股紧张感:“不得松懈!”两人稍稍碰头说了两句,便都和其他的同僚们那般,伏在案首上似是紧张而忙碌起来。

    真正忙不忙的还算另说,关键得让自己看着和其他人差不多。

    总不能太另类吧?

    等到了傍晚放衙那会,还是和同僚们那样离开。

    不过门外等着的并非孙老汉,而是另外赶着马车过来的小舅子:“大哥!二哥!”他是五妹钟杏儿的相公,上过私塾懂点笔墨,大名唤做王三才。

    见到钟谦鞍和钟谦靬在衙门里出来,连忙热情的迎上去作揖道:“我在这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可算是等着了!”他说着还热情的招手:“杏儿在家正炖着大鱼呢,我还在店里买了点老烧酒和蒸好的卤味,咱们今个晚上,好好的喝两盅!”

    钟家这哥俩也笑着点头:“这段时间就麻烦妹夫了!”怎么说这个五妹夫都在县城里住,还在客栈里当账房先生,来县城住下就得全靠这个妹夫帮忙了。

    五妹夫王三才挥手:“两个大哥咋还能这么客气?”

    拉着上了马车。

    拐了数个胡同以后,就到了城北的住处:“来来来,中午那孙老汉就把东西都放在这了,衣裳被褥什么的都是齐的,咱家收拾收拾,隔出两间房来不算什么!”

    这是个独门独户的院落,里面的钟杏儿听见声音,拿着铲子就出来了:“大哥二哥来了?”脸上同样带着笑容:“这来的正是时候,三才知道你们过来,买的大鱼,六斤多沉,再有小半刻钟头就能炖好,你们先进来喝点小酒,先暖暖身子!”

    钟家的兄妹关系还是相当好的,钟谦鞍和钟谦靬也没客气:“那就劳烦五妹了!”进了家门,又先给妹夫还健在的爹娘作揖:“叔婶挺好的吧?”

    王家的这叔叔和婶娘都是实在人,笑呵呵的点头:“挺好挺好!”

    难得家里来客人。

    何况,自家儿媳的俩哥哥,还进了衙门当差,能不好好招待?

    说着那当家的婆婆还亲自端来了两盘卤肉:“这是你兄弟在店里拿回来的卤猪耳朵和卤猪蹄子,你们男爷们先坐下喝着点,我去看看那鱼炖的咋样了!”

    当即随着热情的招待,钟谦鞍和钟谦靬就各自坐下,外加这妹夫王三才端来了烫好的老酒,又有这位妹夫的老爷子在旁边劝酒,没一会就热络起来,随着话语展开,借着端来的成盆的炖鱼,全家人笑呵呵的围拢在一起,关系更是亲近了不少。

    对王三才来说,自家媳妇的娘家人过来,那就是以后的膀子,他本就是老王家的独生子,现在这媳妇钟杏儿的俩哥哥,那还不是亲哥哥般,关系能不亲近?

    就是最近,他还有了点想法:“两位哥哥!”

    喝了些许老酒。

    他涨红着脸询问道:“最近漕河那边要的鸡鸭鱼肉甚多,不知道在乡下可有办法能搞到不少?”脸色还带了些许郑重:“那边要的数量,还不少呢!”

    顶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