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神龙政变卷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神龙政变(四十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武后晕厥之后,徐慧第一时间带着她返回华清宫。

    徐慧所领的大批武士,取代了东都千牛卫,为近身扈卫。

    耐人寻味的是,徐慧的指令,得到了执行。

    左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内侍大太监杨思勖,这些兵权在握的强梁人物,都没有阻拦。

    曾几何时,张易之也想过要做同样的事情,拿掉东都千牛卫的近侍权,用奉宸府取而代之。

    彼时,权竺一箭射来,让他亡魂大冒。

    从此成为禁忌。

    而今,徐慧轻飘飘打破,令人瞠目。

    上官婉儿没有返回华清宫。

    就在明德门城门楼上,她取出了武后早先下达,她力劝暂时搁置的旨意。

    “陛下有旨,罢去平恩王李重福左豹韬卫大将军之职,由平凉郡公、右豹韬卫大将军王晖署理左右豹韬卫,转调左卫将军武崇成为右羽林卫将军”

    “臣等领旨”

    夏官尚书郑愔,应当早就得了暗示,领头出来接旨,声音格外洪亮。

    “且慢,上官昭容,皇祖母抱恙之时,你骤发旨意,滥动兵将,居心何在?”

    李重俊一跃而起,虎视眈眈。

    “太孙殿下,我劝你,慎言”

    上官婉儿脸上仍是山花烂漫的笑容,话中无比阴森。

    冷飕飕的寒风在城门楼上扫过,公卿文武大臣,齐刷刷矮了一大截。

    莫敢仰视。

    “刘尚书,陛下不豫,一应礼节,悉数免去,少不得的,便请你代劳”

    “是”春官尚书刘幽求出来拱手领命,领着有司朝官退下去操持细务,宽袍大袖行云流水。

    没有一丝滞涩停留。

    “狄留守,当今天下清明,然而乱臣贼子,总不乏其人,留守镇抚西都,还须多加留意”

    狄光远躬身称是,自信满满,“下官愿立军令状,有下官一日,则长安无事”

    上官婉儿嫣然一笑,拂袖转身,袅娜而去。

    群臣窸窸窣窣议论。

    倒不是对上官婉儿主导处置残局有什么不满,反倒是觉得她像是漏了点什么。

    卸去李重福和武崇成的兵权,李重俊明晃晃表达了不满,上官婉儿竟然没有安排防范?

    神都那边的北部军追击武落衡,竟也没有处置?

    “郑尚书,北部军擅离驻地,追杀同袍,形同造反,夏官衙门就此坐视么?”

    旁人只是议论,李重俊却不能淡定,找到郑愔头上。

    郑愔此时却成了锯嘴葫芦,只会摇头摆手,一个字都不说。

    “好,好得很,待北部军乱兵杀来,且看尔等如何交代?”

    “哼”

    李重俊冷哼连连,拂袖而去。

    未久,狄光远调动长安地方铺兵,把守各处官道驿站,进驻坊市要道,登上四方城墙,协助南衙府兵值守。

    如此大的动静,惹得人心惶惶。

    权贵富商人家,各走门路,打探其中虚实意图。

    长安留守府的官差们倒是热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时间传言遍地,都说长安留守狄光远将在短时间内下令长安戒严封闭,不许进出,以避免遭到北部军乱兵冲击。

    李重俊回到兴庆宫,坐立不安,不出三五时,连下指令。

    “速去请武将军来,有要事相商”

    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北部军追击的长安兵马,是不是就是左卫番上的府兵,武落衡现在到底还在不在左卫手上。

    尤其是,上官婉儿要剥夺武崇成的左卫兵权,还不知谁会接管,届时,极有可能节外生枝,导致他们的谋划暴露,惹来祸端。

    “去,把平恩王也请来”

    左右豹韬卫虽然是南衙弱旅,但毕竟上过战阵,有兵马五万余,断不能让上官婉儿轻飘飘一句旨意,就平白夺了去。

    “太孙殿下出事了,太孙殿下不好了,”

    还没有等到信使回来,就有内侍连滚带爬跑了进来,慌乱得天塌了一样。

    口不择言,诅咒了自家主子犹不自知。

    “混账,闭死了你的鸟嘴”

    李重俊飞起一脚,把他踹出去老远。

    两颗大板牙飞出,落在李重俊身上,惹得他一阵暴跳恶心。

    “殿下,小的收到坊间传闻,狄光远有意戒严长安城,封闭进出通道”

    “小的担心,狄光远此举,许是有所针对,对太孙不利”

    李重俊闭目沉思半晌,使劲儿甩甩脑袋,“不至于此,不至于此”

    “我屡屡对权策示好,即便不与我亲近,也不至于敌视我”

    “对他而言,只须以静制动,等着我和李旦杀出结果便可,不管谁赢,都要仰仗他,完全没有必要亲自下场,掺和这一局”

    “太孙殿下不好了”

    李重俊好容易安抚了自己,门外又响起不吉利的怪声。

    “殿下,武将军,武将军没在府中,去了夏官衙门,交卸兵权去了”

    “什么?”

    李重俊猛然站起,脑中一阵发黑,打了几个晃晃,扶住桌案才站稳。

    “好个武崇成,贼厮竟敢背主求荣”

    没多久,派去见李重福的人,也回来了,倒是没有坏消息,也算不上好消息。

    李重福去了豹韬卫军中坐镇,召集全军将领,趁机软禁王晖,弹压全军,并没有交出兵权的意思。

    “殿下,陶将军来了”

    “快请,快快有请”

    李重俊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殿下,臣方才收到了夏官衙门行文”陶陂从怀中掏出一份公文。

    公文并不长,李重俊却看了很久。

    “薛崇简,这个时候重启巡营,要去督察我的右羽林卫?”

    “好心机,好算计啊,引而不发这么久,专等今日的么?”

    陶陂咽了口唾沫,迟疑着说,“臣在军中听来自焰火军的军官谈论,焰火军那边,似有不安,魏王殿下,已经卧床不起很久了”

    李重俊呆呆凝望着陶陂,“权策,他为什么?”

    “为什么会背叛我?”

    爆裂的吼声,声振屋瓦,却没人能给出答案。

    李重俊抓来一个内侍,拳打脚踢,疯狂施虐。

    直将那内侍活生生打得血流遍地,有出气没进气。

    “殿下,还请息怒”陶陂顾不得这些,趁着李重俊疲惫喘息,上前进言。

    “殿下,中山王死在乱军之中,李旦痛失独子,定然疯狂,北部军追击落衡娘子,很可能只是障眼法,目标是我等无疑”

    “狄光远筹划封城,薛崇简去我军中,武崇成反水,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缠在脖颈的绞索”

    “待他诸事预备利落,平恩王必死无疑,殿下,我等身家性命又将安在?”

    李重俊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计将安出?”

    陶陂握着刀柄,“殿下,可还记得昔日兵乱否?”

    李重俊眼中徐徐点燃亮光。

    “对,兵一乱,何求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