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泉争霸 第六章 花妖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章:花妖

    白水和霍云二开车回到家里,家里开着灯。白水也没管什么,只是看了看没有人在周围,于是赶快下车,冲到家里去了。

    一进门,白水就看见江落痕和诸梦洁在那里对视着。

    白水迈着小碎步,尽量不让他们看见自己裤裆开了。

    诸梦洁这时候余光看见白水进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问:老白这怎么回事?

    白水被拉着,保持镇定。他朝江落痕笑了笑说:“什么怎么回事?”

    诸梦洁回头看了一下江落痕,锤了白水一下说:“我晚上来找白天,怕他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结果一进来就发现这小子坐在沙发上玩,他还说他就是白天。”

    白水笑着说:“他说是就是咯!”

    诸梦洁提高了嗓门说:“你当我白痴啊,这小子像是六岁的孩子吗?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霍云二走了进来,边走边说:“白天,白天不就坐在那里嘛?”

    诸梦洁有点发晕,这时候江落痕说话了:“疯女人,我跟你说过,我就是白天,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诸梦洁用疑问的眼光看着白水说:“老白,这是真的?”

    白水支支吾吾的说:“那个算是吧!”

    霍云二走到诸梦洁面前把一箱手表递给她,然后说道:“大脸盘子,他就是白天,白天晚上就是他。来,你的表。”

    诸梦洁捧着一箱手表一下子没明白霍云二的意思,还在那里思索着。

    霍云二看了看白水说:“老白,你裤裆都裂了还在这里干嘛啊,还不赶快上去!”

    白水用杀人的目光看着霍云二,霍云二奸笑着走开。

    江落痕这时候笑着说:“哎呦,老白,看来今天晚上这活有点扎手啊,早知道你带我去啊,保证让你裤裆完整。”

    白水没好气地说:“你这死孩子怎么说话的呢,就一个小东西我能搞不定吗,这是这裤子质量问题。”然后他转身对诸梦洁说:“下次别买这个牌子的裤子,质量太差!”

    说完他看着诸梦洁,诸梦洁这时候探着脑袋看他下面。

    白水说:“看啥啊,没看过男人屁股啊,都是你买的裤子,这么不耐穿,下次买好点的,咱们不差钱。”

    说完大摇大摆的往楼上去,屁股后面隐隐漏出一丝白花花的嫩肉。

    诸梦洁看着白水上楼,转头对霍云二说:“霍老二,这小子什么情况,你快给我说说。”

    于是霍云二将江落痕的事情对诸梦洁说了一遍,诸梦洁一下子就傻了。她傻傻的看着江落痕,然后缓缓的座到江落痕身边问:“那个白天,哦不,江落痕,小江。那个你真的是白天?”

    江落痕交叉双手在胸前说:“爱信不信。”

    诸梦洁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心说:“这下真的热闹了。”

    第二天,诸梦洁就将被盗的手表还给了委托人。社区的人对他们真是感谢的不得了。

    做了这个事,白水好好休息了一天,这里两天的两个单子收入一百五十万,对比起其他行业的人,他可以说是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啊!

    本来诸梦洁白天是要带白天去学校的,但是因为户口的问题白天暂时还上不了学,于是诸梦洁就带着白天在龙场市好好的玩了一大圈。

    白天也是有点乐不思蜀了,不过很可惜他看不到日落之后的景色。

    晚上吃过晚饭,在诸梦洁的提一下四个人出来逛街,顺便给白天和江落痕置办一些东西。

    白水也是闲来无事,就答应了一起去逛街,江落痕对逛街也是满心期待,霍云二也说饭后动一动有助于消化。

    就这样,四个人的第一次逛街就这样来了。

    晚上的龙场市很热闹,人来人往的,这其中最热闹的地方当然就是龙场市最古老的中山路了,听名字就知道这条路的来历。

    这条路现在已经被全方位的改造成了步行街,一到晚上,两边都是摆摊的商户。来这里什么人都有,那些有钱人也很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几乎就是整个龙场市民童年夜生活的开始。

    走在路上,白水漫无目的,诸梦洁倒是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这是女人的天性。而江落痕的表情就有意思了,他其实对这些东西很好奇,但是就是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一旁的霍云二看了很是好笑。

    四个人走了一会就在诸梦洁的带领下钻进了龙场百货大楼。这是龙场市的高端商场,虽然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这家商场却一直是龙场消费水平的标杆,神洲一线品牌在这里都能找得到。

    等到他们再出来的时候,诸梦洁身后的三个人手上已经提满了袋子,其中三分之一是白天的、三分之一是江落痕的,还有三分之一是诸梦洁的。

    白水也是很无奈,跟这姑奶奶出来逛街花钱倒是无所谓,就是要他拎东西很难受,但是就是没办法。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钟。

    在诸梦洁的提一下,三个人准备带江落痕去吃路边摊烧烤。江落痕自然是满心欢喜,白水也无所谓,霍云二表示也可以,于是四个人将东西拿回到车上就开车往龙场市最有名的烧烤夜宵摊去了。

    车子停好,四个人下来,夜宵摊上已经座满了人。

    四个人在老板的招呼下座了下来。点好东西后,他们就等着吃了。夜宵摊不是很大,大约十来张桌子,但是生意很好,老板娘正在送菜送酒,忙的不亦乐乎。

    没一会,四个人点的东西就上来了,江落痕看着烤串一个没忍住,第一个就上前拿起来准备吃。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着急了,其他三个人都笑着看着他。

    诸梦洁笑着说:”以前没吃过吧,来,今天敞开了吃,老白买单。

    白水说:“为什么我买单,不是你要吃的吗!”

    诸梦洁白了他一眼说:“怎么请自己儿子吃饭你这个当爹的还不乐意了。”

    白水拿起一串烤排骨说:“哎呦,也就是你们几个知道,要是别人听说他是我儿子肯定以为我是神经病。”

    江落痕这时候挖苦他说:“不不不,他们不会以为你是神经病的,他们只会觉得你体格好、成熟早!”

    说着还猥琐的笑笑。

    白水佯装怒骂:“你这个死孩子,怎么说话的呢!”

    霍云二没理他们拿起串就开始吃起来,只吃了一口,他就吐了,然后对三个人说:“别吃,这东西有问题。”

    听他这么一会,三个人都停住 。白水看着他问:“怎么了,有啥问题啊,这不是挺香的啊,难道是地沟油啊?”

    霍云二没说话,而是再仔细嗅了嗅鼻子说:“不是,有妖气。”

    听他这么一说,白水也开始认真起来了,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然后看着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时候,老板娘拿着他们点的菜又走了过来。

    等她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霍云二眉头就皱起来了,他看着老板娘,这是个才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的不怎么样,但是面容还是可以的,关键的是,她走过来的时候,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香气,并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一股淡淡的花香。

    等到老板娘走开,霍云二问到:“你们有没有闻到这个老板娘身上有一股香味。”

    诸梦洁反应比较快,她说:“闻到了,一股花香嘛,这不是很正常嘛!”

    江落痕这时候也放下了手里的吃的,他看着在忙碌的老板娘说:“”大姐,这怎么会正常呢?

    诸梦洁好奇地问:“女人身上有花香,用香水这哪里不正常了?”

    白水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笑着看着诸梦洁说:“老诸,这里是什么地方?”

    诸梦洁说:“烧烤摊啊?”

    白水又问:“他这里都是烟熏火燎的,我想一般的香水应该抵挡不过一勺蒜蓉酱的味道吧!”

    诸梦洁这时候也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然后问:“那你们说这里有妖怪?”

    白水笑着说:“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

    霍云二看着三个人说:“我怀疑这个女人是被妖附身了。”

    江落痕问:“妖怪附身在这女人身上干嘛?也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不寻常的啊?”

    白水说道:“吸阳气!”

    说着他让几个人看看在座的顾客,果然,清一色全是男的,只有诸梦洁一个女人。

    诸梦洁这时候也有点害怕,她说:“不会吧,有这么邪门吗?”

    霍云二说:“很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老白说的那样,那我们这次真的是走运了。”

    诸梦洁疑惑的问道:“走运?撞到妖怪走纳闷子运啊?”

    霍云二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很大可能是个花妖,花妖很特别,他们的内丹和别的妖精的内丹不同,他们的内丹是收集了数百年数千年的天地精华而成,而且因为是花妖,所以有一股天然的香味,一只五百年修为的花妖内丹,最起码能卖到两千万。”

    诸梦洁听得傻傻的接话:“泰铢啊?”

    霍云二说:神洲通用货币。

    诸梦洁听完只是爆了句粗口:“卧槽,怎么会这么值钱?”

    霍云二说:“你以为有些香水是怎么来的?就是花妖的内丹提炼出来的,现在神洲的顶级的香水品牌都会雇佣一些人专门猎杀花妖,如果是一只罕见的花妖,那会更值钱。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用香水了吧!”

    诸梦洁一听这话,在问了问自己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突然有种反胃的感觉。

    白水这时候说:“如果这只花妖吸食了很久的阳气那就麻烦了。”

    江落痕笑着说:“哎呦,还有你白大师搞不定的啊,不就一只小花妖嘛,有啥啊。”

    白水说:“如果这些人中了花毒,要是没有解药的话那就很麻烦了。”

    江落痕看了看周围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津津有味的吃着烧烤,喝着啤酒。

    霍云二说:“花妖有花毒,现在坐着的这些人应该都中毒了,而且我闻着这花妖的味道应该是曼陀罗花,曼陀罗本来就有毒,而修炼成精的曼陀罗花妖那就不得了了,一但发起疯来会死很多人。”

    江落痕看着不远处的老板娘嘀咕着:“有这么厉害吗?”

    诸梦洁这时候看着白水问:“老白,那你现在怎么打算?”

    白水沉思着说:“看来这是上天对我们除魔卫道的眷顾啊,这曼陀罗花的内丹可值大钱了。”

    江落痕听他这么一说差点倒地上,本来她还以为白水是要为民除害,没想到是想着赚钱。

    诸梦洁向他示意说:“老白,准备动手吗?”

    白水笑着说:“这不是废话嘛,几千万呢!这天上掉下来的红包不捡是棒槌啊!”

    诸梦洁听到两千万也是一脸兴奋,不过她转念一想说道:“那是不是要连这个老板娘也干掉啊?这样不就是杀人了嘛?”

    白水也皱着眉头说:“说的也是,虽然她值钱,但是要是伤了人命那就不好了,不过她要是再这么吸食阳气下去,我想这些人肯定早晚会没命的。而且我看这些人在这里吃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花毒应该中的很深了。”

    诸梦洁说:“那怎么办?”

    白水低头对他们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怎么样?”

    霍云二说:“我不反对,你上吧!”

    诸梦洁就站了起来说道:“行吧,你上,本小姐我就先走了。”

    江落痕没好气地说:“疯女人,你这就要走啊!”

    诸梦洁一愣去拉江落痕。

    江落痕看着她问:“你这是干什么?”

    诸梦洁说:“嗨,他们两个人办事我们回家睡觉啊!大人的事小孩子别参合了。”

    江落痕毫不客气的说:“小爷我也是大人好不好,再说了要是比身手我也不比某些人差好不好。”

    说着他故意看了看白水。

    白水盯着他说:“小子,话别的说太满,要不咱们先练练?”

    江落痕也是毫不客气地说:“练练就练练谁怕谁啊!”

    霍云二一看这俩二货父子居然现在就要开练一拍脑袋说道:“我说你们两个真是亲爷俩啊,都是二百五吗?”

    白水没好气地说:“哎呦,二哥你抬举我了,我可不敢有这样的儿子,担不起。”

    江落痕也有点上头说:“就你这样才不配当我爹呢,想想一个人类是我爸我就恶心。”

    白水这时候也站起来大声的说道:“你嫌我恶心?老子还嫌弃你是怪胎呢,要是看不惯你就给我滚,我这里不欢迎你。”

    江落痕也是硬气,站起瞪着白水说:“走就走,要不是老妈叽叽歪歪让我来,老子才不稀罕。”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诸梦洁想要上去阻拦,白水大声的说道:“诸梦洁,你要是去拦他咱们就绝交。”

    诸梦洁看着越来越远的江落痕的背影对白水说:“你个傻帽,小江走了我不担心,但是白天呢?到了白天白天怎么办?你们这说翻脸就翻脸是不是有点傻,我也真是醉了,如果等会他出什么事情有你后悔的时候。”

    白水支支吾吾地说:“管他呢,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同一个,本来就是不速之客,走了我正好清静。”

    诸梦洁看着白水这样子知道他只是一时气话,毕竟刚刚江落痕最后的那几句话是有点伤人了。

    诸梦洁这时候也是着急,看看这白水看看江落痕,然后对白水说:“老白,绝交就绝交,要是小江或者白天出什么事你就后悔去吧!”

    白水不客气的回答:“我后悔什么,这小兔崽子走了我放鞭炮庆祝还来不及呢,他就来了两天,我感觉我跟死过两天一样了,还要我早上起床,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

    诸梦洁眼见白水说这话,也不管白水了,追着江落痕就去了。

    白水这时候也是气上心头,想都没想抓起眼前的烤串就吃了起来。

    霍云二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讲,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个人吵架。

    等到吃了几口东西,白水才反应过来这东西有毒,赶紧吐了。

    霍云二在一旁呵呵呵的笑着,然后对白水说:“好吃吗?”

    白水白了他一眼然后说:“你刚刚为什么不劝我?”

    霍云二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大兄弟,无仇不成父子,父子不吵架能叫父子吗,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呢!现在还是担心身后这几位大哥吧。”

    白水这时候也是有点恼怒,想着找个东西发泄一下。

    白水没吃东西,而是开了一瓶啤酒,然后仰头光光光的一口吹瓶喝完转头对霍云二说:“老霍,我今天要发飙一回。”

    霍云二笑着看着他说:“打坏东西要赔的。”

    白水把手机咔的一下往桌子上一拍说:“赔钱就赔钱,老子认了。”

    说完他站起来走到这十几张桌子中间,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喊道:“打架!”

    这一声实在是太有力道了,跟包租婆的狮子吼有的一拼。他喊完,所有吃东西的人都愣在当场。

    然后就看见这些人用看神经病的目光注视着白水。

    白水看着周围的人不为所动,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而一个喝的有点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拿着个酒瓶歪歪扭扭的走到了白水面前,他看了看白水说:“你小子说什么?”

    白水看了看那个中年醉汉说:“打架。”

    醉汉哼哼笑了一下说:“打架?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你打得过谁啊?”

    白水看着他没说什么,突然一脚揣在他肚子上,醉汉就飞了出去,飞出去的同时,醉汉在半空中“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大口酒水混合物。

    这下把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那个醉汉的同伴看到这样子,哗哗哗的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向白水冲了过去。

    本来他们想着把白水打个半死给朋友出出气,但是没想到三十秒不到,这些人就都躺在地上了。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

    而边上的人看到这个情况,连忙逃离了是非之地!谁能想到,这大晚上的出来吃个夜宵还能遇到这种神经病啊,还是个这么能打的神经病。

    看到那些人跑了,老板娘不干了,她没好气地走到白水面前骂骂咧咧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吃东西就吃东西,你捣什么乱啊,我现在就报警抓你,你还要赔我们损失。”

    白水没理他看着地上的人说:“还没打够吗?还不滚!”

    地上的人马上爬起来,拉着之前被白水打飞了的醉汉急忙走了。看到人都走了,烧烤摊的老板跑了过来,他是个性格憨厚的人,他看着白水说:“这位小兄弟,刚刚看你跟你同桌的吵架来着,要是心情不好这顿我请了,但是你这在我们这里闹事,这不合适吧。”

    白水看着老板说:“老哥,今天我们来也是路过,只不过碰上点事,刚好是我专业上的事,所以想帮帮您忙。”

    老板疑惑道:“帮我的忙?您这不像是帮忙啊,你这像是砸场子啊?”

    白水这时候对霍云二说:“老霍,交给你了。”

    霍云二走过来看着老板说:“老板,我们确实是来帮忙的,只不过,哎,你后面是谁啊?”

    老板这么一听,向后转去看,这时候霍云二突然一个手刀砍在老板的脖颈大动脉上,老板瞬间昏厥了过去。

    而一边的老板娘若无其事的看着,这时候只是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

    霍云二将老板拉倒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白水看着老板娘说:“你还挺淡定的嘛,怎么不跑啊?”

    老板娘这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一个表情,她疑惑的看着白水和霍云二问:“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白水说:“你的花毒很厉害,我是发现不了,要不是有我大哥在今天还真的一下子发现不了你。”

    老板娘看着霍云二问道:“你长得也挺不错的啊,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霍云二指了指鼻子说:“托您的福,我的鼻子比一般人都灵敏点。”

    老板娘笑着说:“你们是花妖猎人?”

    白水说:“我们不是花妖猎人,我们只是两个做清洁的。”

    霍云二听他这么一说连忙说道:“等等,你把那个们字去掉,只有你是,我不是,我只是来看看的。”

    白水没好气地说:“霍老二,在外人面前能不能给点面子。这美女还在这里呢,你这么说我很没面子的!”

    霍云二说道:“嗨,你那面子值几个钱啊!人家根本不在乎。我只是要坚定我中立的立场。”

    老板娘这时候插嘴说:“我告诉你们,你们能闻出我的味道算你们有点小本事,但是你们可要想清楚了,真的要是打起来,你们能不能保证周边人的安全。”

    白水笑着说:“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我们自己有数。那个我们不欺负你,我们一个一个跟你打。”

    说完白水将好多张黄符扔在了空中,然后双手合十口中念到:“龙神敕令,幻界。”施完法他看着霍云二说:“老霍,出手吧!我已经布了结界了,外面的人都看不见我们这里发生的事的。”

    霍云二在一边没说话,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白水看着他,推了推他说:“老霍,还愣着干嘛呢,上啊?”

    霍云二低着头说:“丢人!”

    白水皱着眉头说:“丢人?丢什么人啊?”

    霍云二捂着脸说:“跟你一起真的太他妈丢人现眼了!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霍云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白水看着霍云二离开,连忙喊道:“老霍,你搞什么啊?怎么说走就走啊?喂,喂!”

    看着霍云二离开,花妖笑着说:“哎呦,还真是塑料花兄弟情啊,看来你这兄弟是看你要死了就先回家给你准备棺材去了吧!”

    白水也很无奈的看然后对霍云二感到:“老霍,你真走啊?你不会是怕了这花妖了吧?”

    花妖也嘲笑着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阿猫阿狗,在这里充大尾巴狼!”

    听了这句话,霍云二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转身看着花妖。

    花妖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然后说道:“你看什么看?有本事打老娘啊!”

    霍云二看了看老板娘面带怒意地说道:我本来是发过誓不对女人动手的,但是你要为你刚刚说的话负。

    老板娘这时候笑着说:“哎呦,吓死我了,你们两个我看是嘴遁强者吧!说了半天都没见动手,这是为了凑字数吗?”

    这时候霍云二脸色一变,刚刚还是帅哥的霍云二突然通体冒火起来,火焰很耀眼,霍云二在火焰中慢慢的产生了变形,从一个帅哥变成了一只总体有黑,毛色发亮的大黑狗。

    而不远处的花妖老板娘看到这情况笑着说:“原来是个会玩火的黑狗精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鼻子这么灵。”

    白水这时候笑着说:“你只说对了一半。”

    花妖问道:“一半?哪一半?”

    白水说:他是会玩火,但是他可不是大黑狗。

    花妖说:不是大黑狗,会火系法术,难道?

    话音刚落,她的眼睛就值了,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因为刚刚只是普通的大黑狗的霍云二瞬间长出了三条尾巴,三条豹尾。

    花妖现在也有点紧张了,因为身为妖精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三条豹尾的大黑狗是什么呢,这他妈是上古火神兽祸斗啊!

    她惊骇道:你是祸斗一族。

    霍云二没有回话,只见他双脚一用力,就跃起了好几米高,然后就看见他身上的火焰不见了,而他的三条豹尾则冒着火苗。

    霍云二大喝一声:三生梵天火。

    只见三条豹尾同时喷射出三道火焰,向花妖喷射而去。

    花妖也是轻敌了,因为谁都不会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小城市居然会碰到火神兽啊。

    火焰速度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逃跑,被火焰喷射个正着。这就是传说中的装逼遭雷劈啊!

    花妖在火焰中嘶吼着。

    白水看着在火焰中挣扎的花妖说:我劝你还是离开这个女人的身体吧,你利用她也利用的可以了。

    花妖这时候发出了双重声音,她极力的嘶吼着说:哼,有本事你们就烧死我,那样这个女人也要死。

    白水说:你这是何必呢,再说了,我们也不是花妖猎人,只要你离开这个女人的身体我们保证放过你。。

    花妖宁死不从。

    白水摇了摇头说:美女,你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朋友,想想你的百年修为,真的舍得跟我在这里怄气吗?

    花妖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被白水说动了,只听见她大喊一声“啊”,从烧烤店老板娘的体内,一道紫色的光线跳了出来,落在地上。

    霍云二见状立即收了三生梵天火,然后一个箭步上去叼住了那老板娘把他跟老板放在了一起,然后变回了人身坐在一边。

    霍云二看着白水说:好了,我就做到这个程度,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吧!

    白水看着花妖,花妖这时候已经变了一个样子,非常的漂亮,简直就跟刘亦菲一样的仙。

    白水看着花妖,花妖这时候喘着粗气,眼神狠厉的看着白水。

    白水说:你这样子多好,虽然我今天心情不好,但是能不打架我也不想打架,你附身在这个老板娘身上,还借助她吸食这些顾客的阳气,你这样做可是有违人妖两届的协定的,不过你很幸运,我不是神道盟的人,你自己走吧。

    花妖看着一边的霍云二说:你为什么不杀我?

    霍云二说:我说过了,我不打女人,今天已经破戒了。

    白水上来看着花妖说道:“美女,我看你也是个有修为的人,干嘛要附身在老板娘身上呢,我看她也没有你漂亮啊!”

    花妖笑着说:“不是我要付在她身上,而是她要求我的。”

    白水诧异的说:“不会吧,还有这种事情,说来听听呗!”

    花妖说:“你个逗逼,神道盟的人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白水笑着说:“别误会,我不是神道盟的人,我只是个做清洁的。”

    花妖看着白水问:“你不是神道盟的人?”

    白水说:“不是,小爷我看不上神道盟。”

    谁知,花妖听完这话就笑了,她看着白水几声说道说:小子,既然你不是神道盟的人,那你就受死吧!

    霎时间她浑身散发出了紫色的光芒,光芒带着幽暗的气息。

    白水和霍云二瞬间向后退了几步,白水皱着眉头说:我这个人最喜欢美女,看你漂亮才不想收拾你,你别不知好歹啊!

    白水真是说变就变,刚刚还喊打喊杀的,现在看见美女就变了一张脸了。

    霍云二在一边不屑的看着。

    花妖说道: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你就要死。

    说着她身上紫色的光范围越来越大。

    白水嘀咕着:是花毒啊!还真是麻烦啊!

    说着白水手掐法决口中念道:龙神敕令-三项空间。

    说着他手里就出现了一个正方体的透明空间,然后,这个空间慢慢的变大,直到变到有将近几十米高,将周围几十米的地方都覆盖了进去。

    而那紫色光幕也在这里空间里没有飘散出去。

    花妖看到这样笑着说:看来你这个臭道师还有点本事,居然会空间道术,不过外面的人可能会没事,但是你自己可没那么幸运了。

    白水笑着说:美女,你放心,我体格好,你这点花毒,我。。。。。

    我字没说完,白水觉得自己脚下一软,“咔”地跪在了地上。

    花妖这时候哈哈哈的笑着说:哎呦,大师,您这想投降也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礼啊!小女子我可担不起。

    霍云二这时候看事情有点不对劲,不过他这时候已经拎着烧烤摊的老板和老板娘退到了三项空间外的地方。

    霍云二焦急的问:老白,你怎么回事?

    白水挣扎地说:我中毒了,她的花毒不对劲。

    花妖这时候笑的很开心,她对白水说:自大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以为我是普通的妖精吗?

    白水挣扎着说道:你不就是曼陀罗花妖嘛,为什么你的花毒这么厉害?

    花妖笑着说:我可不是一般的曼陀罗花,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无力、头晕眼花啊?那就对了,本来我是一朵纯正的曼陀罗花,在山里无忧无虑,就在我要修成人形的时候,你们人类来了,刚开始我还好奇,你们来我们山里干嘛,没想到你们来了之后造了工厂,然后就开始生产了,废水废气往我们那里一排,你知不知道,我死了多少兄弟姐妹,死了多少?我的同类死了多少?他们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我活着就是为了向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复仇的。如果我只是普通的曼陀花我的花毒肯定对你或许不起作用,我看得出来你也是个有道行的。但是我实在重污染环境下修成人形的,我的花毒里重金属全部超标几十倍,还有上百种致癌物质,你能用道术抵挡我的花毒,不知道这些东西你怎么挡?我的花毒可不仅仅是曼陀罗花的花毒而已,你们人类造的孽你自己好好享受一下吧。

    白水这时候已经四肢无力了,他躺在地上,表情十分的扭曲,看得出来很难受。

    她走到白水身前蹲了下来,她看着白水说道:你不让我吸食那些凡人的阳气,也没什么,毕竟都是些臭男人,不过我看你这一身的修为倒是挺不错的,吃了你,我就能成为大妖,看来这趟真是赚了。

    霍云二想了一会反应了过来,他看了看白水和花妖,突然双手合十怒喝一声:神怒-火神枪。

    随即,从他的双手十指上发出了一团团小火焰朝着三项空间射过去,那些火焰速度很快,犹如子弹一般。在打到三项空间的时候顿时三项空间就像是被导弹击中了一般“咔咔咔”的发出闷响和振动。

    花妖看到这个情况也是心头一紧,但是等到尘土褪去,花妖就笑了,因为刚刚霍云二那招看着十分霸气的大招居然对这个三项空间没有一点作用,可能只是滑破了一点漆。

    花妖笑着看着白水说:我去,不错嘛,没想到你的道术这么厉害,连祸斗的大招都打不破。

    霍云二见状也是没有好气的对白水说:老白,你这个什么破道术,老子的火神枪都打不坏,你这不是作死吗?

    白水吃力地说:我还不是怕这花毒扩散嘛,谁他妈知道这花毒还有这样的幺蛾子。。

    霍云二现在可真的是郁闷了。

    而最开心的就是花妖了,他看着两个人笑着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秘术,不过你现在救了那些人死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说完她凑到白水身边,闻了闻白水说道:哇,我问道了你身上强大的灵力的气息,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道师啊,看来你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说着她伸出舌头在白水的脸上舔了一口。

    白水现在就是个废人,而霍云二在外面又无可奈何,只能任凭花妖蹂躏了。

    只见花妖张开了她的嘴巴,然后从的嘴里吐出了一根吸管一样的动。那根东西四处游走,然后对准了白水的嘴巴,缓缓的向白水的嘴巴爬了进去。

    霍云二在外面看的万分焦急,因为这时候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白水身上的灵力在不断被花妖吸食走。

    霍云二不停的击打着三项空间,但是到最后都无济于事。就在霍云二以为白水就要挂了的时候只听空中传来一声爆喝:炎爆。

    随即,三项空间碎成了光渣飘散在空中,而空中的那个声音犹如雷神之锤一般冲天而降,他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花妖。

    花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直到他人快击中她的时候,她立马抽回了正在吸食灵力的工具,并且快速闪退到十几米远的地方。

    霍云二见状立马冲到了白水面前,扶起他说道:老白,你他妈死不了吧。

    白水有气无力地说:给我砍死她。

    说完就昏死过去。

    霍云二这时候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这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跑走的江落痕。

    江落痕看着花妖说道:你这么个小妖怪也敢在这里放肆,你活得不耐烦了。

    花妖说:小鬼,看你有几分本事,不过就看你能不能挡得住我的花毒了。

    说完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嘴里念到:花毒,送葬!

    只见她周身充满了紫气,然后这些紫气像一阵龙卷风一般形成了一股气流,在花妖的控制之下,气流越来越强劲冲向了江落痕。

    霍云二见势不妙拉起白水跳到了远处,而江落痕则正对着花毒的攻击。只不过江落痕丝毫没有畏惧,他站着,任凭花妖的花毒在周身弥漫。而刚刚的那股气流带着紫气突然收缩,就像是有人开了抽风机一般迅速的消失了。

    等到花妖的所有花毒都不见了之后她才看清楚,原来她释放的花毒都被江落痕给吸了进去。

    江落痕吸完之后打了一个饱嗝。

    他轻蔑的看着花妖说道:你这点花毒想对付小爷,还差得远呢。

    花妖这时候心头一紧啊,这小子不是人啊,一般人哪能吃得消他的花毒。

    花妖这时候问道:你是什么人,居然不怕我的花毒?

    江落痕笑了笑说道:我是什么人?小爷我不是人。

    后面半句,江落痕是带着丝丝狠意说的,说完他扬起了自己的手,只见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些红色的血光,没一会,血光越来越浓,而他这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瞳孔已经变成了紫色,而两颗尖牙也从嘴里长了出来。

    花妖见状大骇,她恐惧地说:你是僵尸?

    她话音刚落,江落痕紫色瞳孔发出一道寒光,然后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他就移动到了花妖的身前。

    花妖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江落痕用左手就捏住了花妖的脖子,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举在了空中。

    花妖拼命的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因为江落痕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而她的花毒对江落痕也是毫无作用。

    这时候,江落痕用右手插进了花妖的胸口,但是没有流血。

    花妖见状嘶声喊着:住手,快住手,不要,不要。

    只见江落痕的手从她身体里抽了出来,手上多了一颗紫色的好像水晶一般的东西。

    江落痕将这个东西拿在手里的时候,花妖已经彻底不动了。

    随后,江落痕将花妖扔在了地上,手里拿着那颗紫色水晶样的东西。

    他看着花妖的身体说道:不自量力。

    随后,就看见花妖的尸体缓缓的融化了,最后变成了一朵花躺在地上。

    随后江落痕变回了正常人的摸样,他拿着紫色小球走到霍云二面前,看着躺在地上的白水,江落痕只是淡淡的看着。

    江落痕问霍云二:他怎么样?

    霍云二说:情况不妙,这花毒很厉害,老白不一定抵抗的住。

    江落痕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霍云二说:把花妖的内丹给他吃下去,这样就能解毒了。

    霍云二看着江落痕说:这个吃下去老白可就。。。

    江落痕看着他说: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如果不吃他肯定会死。

    霍云二看着江落痕,再看了看白水说:“没办法了,也不能看着老白死。”

    说完,霍云二将紫色的花妖内丹放进了白水的嘴里,内丹就像是冰遇到了高温火焰一般,入口即化。

    随后白水的身上就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紫色,内丹和他融为一体。白水身上的毒随着他吸收了花妖的内丹已经没有大碍,毕竟他现在已经从一个感染者变成了病原体了。

    看着白水的脸逐渐有了血色,霍云二才放心了下来。

    之后白水被霍云二和江落痕送回了家。而他们这里发生的战斗却因为白水的结界不为外人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