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就是答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漫漫仙生,其实会经历许多事情,遇到许多人。

    于故渊上神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在“花丛”中打发掉这无尽的时间,这样算起来,万千姿容俱佳的神女其实他已看过不少。

    早些年,九天之上尽是些美撼凡尘、聘婷秀雅、婀娜翩跹、风姿卓越的神仙,美成常态,无关男女,后来时间长了,大家都有点审美疲劳,也就不再去刻意追求那些千篇一律的绝美外形了。

    是以,如今的九天,一眼望去,大多仙人容貌平平,虽可能还比不过一些凡间的绝色,但胜在还有无可复制的出尘气质。

    故,要知道一个神仙仙龄几何,往往从外貌上就可以看出大半了,因为,只有那些刚刚成仙的人才更在意自己的容貌——当然,生而为神为仙的人不在此列,他们的美大多是从出生开始的。

    于是,像步霄这种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保持绝美容颜的天选之子,除了成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通常都是用来被追捧的。

    也许是时间无用后稍微有点无聊,也许是隐秘强大的神冢太过惹人注目,追捧步霄的那些万万人里,从家世到容貌品行,俱佳者也算繁多,可他竟,偏偏只看上了桃枝枝!

    这就好比人间常说的,自己辛辛苦苦养得水灵灵的大白菜居然被只猪给拱了!

    这叫人如何接受得了?!

    当然,这并非是言桃枝枝容貌不堪,相反,正因为她们花木一支向来很难修行,所以但凡飞升无一不姿容绝丽,惊为天人!只是,只要一想起她一脸天真的说着那些气死人的话他就忍不住的脑仁疼!

    偏生人家还并不是在无理取闹,这气怎么理都不会顺——那绝对是他万万年仙师生涯中的低谷!

    往事不堪回首,故渊在一片萧索心情中发出了感叹:“你这……太突然了……为什么竟如此的……毫无缘由?”

    步霄听了却觉好笑:“枉你叫了这么些年的风月上神,竟不知,情爱一事,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无缘无故。”

    “回天之后,我第一时间去了趟青丘桃林,而后才发现,我喜欢的从来不是什么桃花桃林。”

    “想来也是,在她身边,我总是会看见自己。她呢,明明是那么怕疼怕苦的人,却因不愿枉顾好人性命而挨打受伤,便是夜里做梦都在哭哭啼啼的喊疼……这般行事看似任意妄为,毫无章法,却不全因为不懂,天道也好轮回也罢,她通通不管,只一心要做自己而已……奇怪的是,我有时觉得她很像我,有时又觉得我们截然相反……”

    “总的来说,便是她带给了我太多新奇和欢喜,在我身边吵吵闹闹,闯祸撒娇,我竟时时觉得,这样挺好。”

    这样挺好,好过与众仙客客气气的交往,好过受了伤一个人在静室发呆,好过不知陨灭之前的日子该如何度过。

    就像她说的,有人分享心情,分担情绪,就算不能在实质上帮你什么,心里也沉甸甸的。

    所以,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喜欢,他的心不空了,这就是答案。

    步霄并未解释许多,他知道,像故渊这般通透的人,只说其一便够了。

    “……”故渊听了步霄的话,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建议道:“虽然可能有点冒昧,但我还是想说……现在劝你换个人喜欢,还来得及吗?”

    “你无需多劝,我明白自己的责任。”步霄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担心,“我不会像七世怨侣一样只求结果,这份心思,我会藏得好好的,不过因为是你,我才说上一二。”

    “……”

    “所幸我与她皆为神仙,偌大的九天,总有相见的时候,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不!”听得步霄这样的话,故渊心里的不甘和愤懑又往上涌了涌,下意识的反驳出口,却到底没接过话,反而道:“你误会了,其实我是想说,你喜欢的这个人……桃枝枝她……唉,一言难尽啊!”

    步霄认真的看了看故渊,瞧他那一脸复杂的神色不似作伪,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噢,我懂了!”随即拍了拍他的肩:“此次下凡,与她相处久了我才明白,这么多年来,你陪在我身边,如父一般的照顾实属不易!唉,说起来,我也不易得紧,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是她的……”

    爹?对吧?我常常有这种感觉,包括现在。故渊腹议了几句,正要开口,便看步霄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自己急急住了口,转而又道:“虽如此说,养她总比养些个仙兽有趣……实则,也算不上养吧……”说完立马又严肃道:“你可不能也因此对我生出些非分之想啊!”

    “……”完了完了,一代战神终究还是被个无名小仙给祸害了,现在就连思维模式都开始向她看齐了!天界要完啊!

    吐槽归吐槽,故渊也只当他玩笑罢了,他之所以总觉得自己要劝阻于他,大约也是自己从前做过太多类似的事,于是故渊叹息一声,看着步霄,诚挚的道:“谢谢你对我说这些,不管你信与不信,此事我不但不会劝阻于你,相反,若有需要,我可以拿命来帮你。你我之诺,我知你不会让我以命相抵,但我愿意为此拼尽全力!你当知道。”

    故渊将自己说得都快热血沸腾了,对此肺腑之言,步霄却不置可否,只沉默的看着玉清宫的方向。

    自故渊受命来到他身旁时,他便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命运早已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作为守护天下的存在,又怎会牺牲旁人来成全自己的幸福。

    更何况,不管懂不懂情,他本没有更多的欲望。

    步霄知道,这个道理,故渊或许不能理解,天帝却未必不会明白。

    说到天帝,玉清宫里,他也没有得闲,正揉着脑袋,看着月下仙人,发出了惆怅的叹息声。

    今天的月仙既没有醉酒,也没有撒泼,反而站得端正笔直,一如从前。

    他只有一问:“天君曾说,我心中遗憾乃是因做久了月仙,看多了悲欢离合故而心生执念,只待天下人有情人皆成眷属,便可弥补一二,可到了如今,七世怨侣都已得偿所愿,我却发现,心中遗憾较之从前,只怕更甚!敢问天君,我可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