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世人传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

    “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

    “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

    “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

    兰亭序的演唱,还在继续!

    那美妙绝伦的旋律,回荡整个酒吧,令人神往沉迷!

    那惊世绝尘的歌词,还在从江流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升浮半空!

    如果说,一首青花瓷,让酒吧内的所有人,都置身在了如诗如画的古风爱情之中。

    那么,这首兰亭序,无疑字字珠玑,让人感受到了一场超脱世俗的圣洁爱恋!

    身为夜魅酒吧的老板,夜魅,如痴如醉!

    身为娱乐圈王牌经纪人,范雅琳,心神荡漾!

    作为知名歌手,秋子若更是波澜壮阔。

    放眼整个娱乐圈、音乐界,如此动人的曲调与歌词,尽管存在,但绝对是犹如珍宝般稀缺的存在,听一首少一首。

    而今日,在这个酒吧里,却在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面前,一连听到两首。

    这种撼动,简直如同万江巨浪,不断冲击着人的内心,让人心智迷失。

    然而!

    当江流演唱完毕,偌大的酒吧之中,在场的一百多名男女,早已陷入了一阵震愕的寂静之中。

    每一个人,都不想发声,也不敢发声。

    似乎,深怕自己一出声,此生就再也听不到如此动人的旋律,以及,看不到如此拨人心弦的歌词了。

    直到过了良久。

    江流才抬头,目视着周围一众痴傻的男女人群,这才看向秋子若,开口说道:

    “你刚才说,想请我过去坐坐?”

    江流的询问一出,原本还心神沉浸的秋子若,顿时一个激灵,猛然醒悟。

    “想跟你聊聊!”秋子若眼含波光,噙起一抹笑意,说道。

    “聊?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好像除感情之外,没什么可聊的吧?”

    江流摇了摇头,拒绝说道。

    他被女人勾搭怕了。

    现在都有肾疼的阴影,一看到女人过来搭讪,他就菊花一紧,有些后怕。

    毕竟!

    三十如狼!

    四十如虎!

    五十坐地能稀土!

    看秋子若的模样,虽然好像还不到三十,但这个时候,精力也旺盛啊。

    他好不容易重生一次,上一世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泡富婆。

    但这一次,他一定要活出个自我。

    “您别误会,我只是想跟你聊聊你刚才的歌。”

    见着江流拒绝,秋子若有些惊讶。

    她作为知名音乐人,难道,这家伙没有认出她来?

    再说了,以她的长相和身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女人的搭讪吧?

    可江流,却出乎意料的拒绝了?

    “聊歌?说说看。”江流说道。

    “我叫秋子若,对你的这两首歌很感兴趣,不知道,你可否愿意卖给我?我愿意每首出价十万!”

    秋子若一脸真挚,凝视着江流,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相信,只要知道她名字的人,没有人能拒绝他的要求。

    但,可惜的是,江流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没有半点反应,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一般,依旧一脸无动于衷。

    秋子若诧异了。

    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和知名度了。

    “不好意思,这两首歌,我不卖。”

    江流从钢琴前的凳子上起身。

    刹那。

    悬浮在他头顶上的兰亭序歌词末尾处,瞬息再次绽起两道金光,出现了通灵评级!

    九等!!!

    轰!

    随着兰亭序的九等评级一出,整个酒吧内,赫然震荡起层层骚动暴乱。

    无数的惊呼之声,交织响起。

    不仅秋子若震愕了。

    连不远处的范雅琳与夜魅,以及全场上百名男女客人,尽皆震颤了。

    又是一首九等歌词!

    天呐!

    这家伙究竟什么人?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竟然一连唱出两首九等级别的歌!

    随着兰亭序的九等评级绽放,江流头顶上,青花瓷与兰亭序的一个个金光字体,瞬间幻化成一道道金色圣气,在全场上百道瞩目关注之下,一一注入了江流体内。

    “嗡~”

    “嗡~”

    圣气入体,江流原本五品圣徒境的境界,顷刻间一涨再涨,一升再升。

    六品圣徒境!

    七品圣徒境!

    八品圣徒境!

    九品圣徒境!

    晋升九品圣徒境,注入江流体内的磅礴圣气,仍旧不断冲击着他的经脉、筋骨、血肉。

    最后,硬生生将他的境界,冲击到了一品圣士境!

    哗然!

    一到一品圣士境,青花瓷与兰亭序的庞大圣气,才完全停歇。

    而江流身上,一股得天独厚的强大气息,散布全场,让整个酒吧内的所有男女,皆是感到一阵惊世骇俗。

    “圣士境!”

    “这是圣士境的气息?”

    “他晋升圣士境了么?”

    周围,不少在圣之道的圣修者,骤然爆呼。

    他们这些人,尽管圣修境界较低,但对圣修者,可是非常清楚。

    尤其是此时,江流的皮肤,随着青花瓷与兰亭序的圣气入体,已然渗透出了抹抹金光。

    虽然这抹抹金光,比较黯淡,但这种情形,赫然在宣示着他圣士境的象征!

    圣之道,乃是强身淬体!

    圣徒境,乃是掌力!

    圣士境,乃是圣气转圣力!

    一道圣师境,圣修者体内的力量,已然全部转化圣力,可以外放!

    很显然!

    此刻的江流,已是踏入圣气转圣力的圣士境阶段了!

    “不到二十岁,竟然踏入了圣士境?”

    酒吧门口处,作为这间酒吧老板的夜魅,娇躯连连颤动,美眸精光四起。

    江流!

    这个她酒吧里原来的调酒师,她自然熟悉。

    但,平日里,他一向性格怯弱,腼腆内向。

    没想到。

    这小子,竟然是位圣士,在她酒吧里隐藏了这么久。

    看走眼了!

    堂堂一位圣士,以前她竟然都没用正眼看过一眼,这要是说出去,估计得被成千上万的人活活打死。

    毕竟。

    达到圣士级别的圣修者,哪怕是在整个江南市里,都举足轻重,被无数名流权贵巴结拉拢。

    可她倒好,江流在他酒吧里工作了大半年,居然被她忽略了。

    “今天捡到宝了,遇上高人了!”

    然而,也正当夜魅心惊肉跳之际,原本还坐落在酒吧角落的范雅琳,瞬间精神一震,急冲冲的朝着江流走了过去。

    “子若,怎么样了?”

    一到江流身前,范雅琳便努力克制着内心的狂喜,朝着秋子若问了一声。

    “我想买下他的这两首歌,他不卖。”秋子若眼眸直望着江流,对于江流乃是一位圣士,也是震撼不已。

    “不卖?”听着秋子若这话的范雅琳,心底也是荡起了一层惊讶。

    “每首二十万,你看怎么样?”秋子若不肯罢休,又加了一倍的价格。

    只不过,当她的话一出口,在她一旁的范雅琳,气的差点吐血:

    “子若,你是不是傻?你居然跟一位圣士,谈每首二十万?”

    别看江流很年轻。

    但堂堂圣士,岂是能用二十万打动的?

    多少权贵,为了巴结圣士,动辄百万、千万,区区二十万,还想买下人家两首九等级别的歌与词,这如果不是傻,那就是蠢。

    顿时。

    被范雅琳这么一提醒,秋子若一脸木讷,也是意识到自己有些蠢了。

    她刚想改口,却被江流伸手制止。

    “这两首歌,我不会卖给别人的,所以,你们别废心思了。”江流的话锋,很直接,也很果断。

    “您如果不卖,那您有没有兴趣,以歌手的身份?亲自录制这两首歌呢?”

    秋子若一旁,范雅琳两眼闪烁着精芒,突然说道:

    “这两首歌的歌词,乃是九等评级,虽然已经为您衍化了大量圣气,但,如果一旦被世人传唱,您作为创作者,依旧可以从中获取源源不绝的圣气!”

    多少圣修巨擘,之所以能成就至高尊位,主要原因,便是留下无数传世之作。

    在这无数传世之作中,无数次被世人观摩学习,再次激发出作品之中的圣气,为创作者提供源源不绝的圣气来源。

    传世越广,激发出的圣气,也会越多。。

    创作者的境界,便会晋升越快!

    这,便是传世之作的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