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9章 这次真的结婚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才的插曲,真心让姜晴出了身冷汗。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她的大喜之日,真的闹出点什么笑话,她也许无所谓,但以季晨的身份和地位,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姜晴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黎曼。哪怕有所猜想,知道黎曼包揽婚礼策划这事没那么简单,但她怎么也猜不到,黎曼会来这么一出。

    她在人群中试图寻找黎曼的身影,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她的手机来了条短信,是黎曼发来的。

    短信内容如下:

    姜晴,很抱歉跟你说一声,我走了。

    此时我正在回北海市的路上,关于杨允成的事,我地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知道这样做很恶心,我只是想恶心一下杨允成,现在冷静一想,似乎做得太过了。

    平心而论,即便是过了这么久,有件事,我还是想不明白。

    我和你比起来,到底差哪了?

    这个问题曾困扰了我很长一段日子,后来我发现,不是我不够好,而是爱情这种东西,并不是通过好坏来取舍的。

    爱一个人,即便对方有缺点,也能够接受。

    若是对方不爱,即便是再小的不足,也会被无限放大。

    我现在似乎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尤其是在经历了婚姻失败之后。

    嘴里总喜欢逞强地说谈什么恋爱啊,自己一个人不是挺好的?

    但孤独时,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每个嘴上说不爱的人,心里可能总有那么一个想爱又爱不到的人。

    因为爱而不得,又不想退而求其次。

    以前我不懂,现在……

    我祝福你,愿你和季晨幸福。

    ……

    黎曼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姜晴很耐心,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当她看到末尾,鼻子微微一酸,心里像是堵了一块什么东西。

    黎曼的这一番话,句句发自内心,姜晴所能想到的,是黎曼在感情里受到的挫折和打击。

    没有经历过伤痛,所以在这一场爱情里,她才会如此难以释怀。

    季晨走过来的时候,发现姜晴盯着手机出神,轻轻地拍了下姜晴的肩膀。

    姜晴迅速把手机收了起来,看着季晨,眼神有些闪躲,“怎么了吗?”

    “婚礼快开始了,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不舒服?”季晨关心地问。

    姜晴抬起眸子,和季晨对视,忽然问了一个出人意料地问题:“季晨,你会恨黎曼吗?”

    “你……怎么会这么问?”季晨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

    “没什么。”姜晴犹豫了下,解释,“杨允成的出现,可能与黎曼有关。这点,我想你应该也猜到了。因为我和杨允成之前的事,所以,我怕你心里会不舒服。”

    “想听实话吗?”季晨吐了口气,问。

    “我希望我们彼此能够坦诚。”姜晴见季晨一脸严肃,忽然抓住他的手,笑着说,“季晨,放松点,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听听你真实的想法而已。”

    “我挺对不起她的。”季晨沉吟了下,苦笑,“跟你说个事,你知道,一年多以前,我公司遭遇资金危机,是谁暗中使坏吗?”

    “不清楚。”姜晴摇了摇头。

    “是白若风。”季晨说出这个名字后,沉默了下,接着问,“那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这道难关的?除了你给我留的那笔钱之外。”

    “如果我没猜错,你想说的是……黎曼?”季晨觉着不大可能,但排除这个解释,她想不出季晨兜这么大的圈子,扯这件往事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季晨点头,验证姜晴的猜想,“确实是黎曼。我问她为什么要帮我,她只说,总算相识一场,而且这事她有责任。”

    姜晴心里莫名一叹,人世间很多事,都不能单纯的划分黑白,以好坏来论。至少,黎曼的所作所为,要说她是个好人,貌似理由不充分。可要说她是个坏人,似乎也不正确。

    季晨见姜晴低着头,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拥住她,说:“姜晴,我们就要结婚了,就让从前的事情随风去吧,好吗?”

    他指着不远处的婚礼高台说:“今天,我们将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我很抱歉,这场早就该举行了,却迟到了这么久。”

    姜晴把肩膀靠在季晨的身上,轻轻地说:“没关系的,虽然迟到,总比没来的好。而且,我也知道,你不容易。”

    两人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对双方有一定的了解。对于姜晴,季晨深知自己的感情,他所求的,苦等的,可不就是这一天吗?

    自从姜晴无法施展魔法后,就彻底放弃了回去的念头,对她来说,能够找到一处寄托,才是她想要的。

    余生还有那么一些时间,若是一人过,太无趣了一些。

    而两人在此缠绵,可等苦了那边盼着举行婚礼仪式的众人。叶晓萌知道再不过来拉二人上婚礼台,定会大大不妙。于是她拉了温如风一下,朝着季晨与姜晴这边看来。

    “他们在干什么呢?”温如风一头雾水。

    叶晓萌没好气地说道:“你管那么多做啥,我们赶紧过去,让他们上台进行婚礼仪式。”

    “不是,这事儿又不难,你一个人能搞定的吧?”温如风的言外之意是“你搞得定,叫上我作甚?”

    “我发现你这个人问题挺多的,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叶晓萌柳眉倒竖。

    温如风的眼皮跳了一下,知道叶晓萌不好惹,只好跟在叶晓萌身后,跑过来叫人。

    “两位,今天是你们的大喜日子,要温存也得看看时间吧,有点眼力劲没?”叶晓萌倒是一点面子都没留。

    温如风乖乖地站在叶晓萌身后,像这种打扰别人秀恩爱的举动,这么缺德的事让叶晓萌一个人做就好了,若是姜晴追究,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姜晴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跟季晨分开,说:“晓萌,难为你特地跑过来跟我们说,我们这就过去吧?”

    “赶紧走吧。”叶晓萌转身的时候,不忘睨了温如风一眼。

    温如风装作视而未见。

    而就在姜晴和季晨要开始进行婚礼仪式的时候,有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众人一见是杨允成,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精彩起来。

    原以为这个男人会默不作声,等待婚礼结束,果真等不了了吗?

    季晨挑着眉,不明白杨允成这是几个意思,问:“杨允成,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考一下你。”杨允成一身燕尾服,脸庞白净不失魅力。

    季晨点头,严阵以待:“问吧。”

    “请问小明的父母生了个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大明,二儿子叫二明,那么三儿子叫什么?”

    “小明。”季晨回答得毫无压力。

    “再请问, 盆里有5苹果,5个小朋友每人分到1个,但最后盆里还有一个,为什么?”杨允成想了下,觉得这题目有点难度了。

    但是季晨依旧回答得十分轻松:“最后一个小朋友连盆带苹果一起拿走了。”

    “最后一道题。”杨允成吸了口气,要发大招了,“一只鸡,一只鹅,放冰箱里,鸡冻死了,鹅却活着,为什么?”

    “是企鹅。”季晨十分从容。

    杨允成:“……”

    智商高的人果然很可怕啊。

    就这样,季晨成功和姜晴走上了婚礼高台。

    当然,为了向杨允成示威,季晨以“公主抱”的形式,抱着姜晴走到了台上。

    这一幕,惹得一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骚动不已。

    仪式现场。

    牧师站在台上,看着季晨和姜晴,大声宣布:“紧接着,我们请出我们的主持人来为两位新人举行婚礼仪式!”

    她的话让所有人一惊,难道今天的婚礼主持人不是牧师本人吗?

    而在众人困惑的时候,一道人影缓缓地从人群中走出。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姜晴和季晨见了,皆是有些愣神。

    言锦走上高台,不知什么时候,他换上了一身唐装,头发齐齐梳到脑后,看起来精神矍铄。

    “大家中午好,我是今天的婚礼主持,也是新娘的师父,我叫言锦。”

    言锦扫了众人一眼,众人屏息,静悄悄地四周,每个人都认真地听着他说话。

    “我很高兴自己有机会亲自为我唯一的学生举办婚礼,虽然这么做可能有些不合规矩,但是有一点我和大家是一样的,那就是对这对新人的祝福,我由衷希望他们相互扶持,一生幸福。”

    话音一落,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言锦收回目光,看着季晨和姜晴,认真地问道:“现在我宣布,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请问新郎,当你的手牵定她的手,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和富贵,健康和疾病,你都将关心她,呵护她,珍惜她,保护她,理解她,尊重她照顾她,谦让她,陪伴她,一生一世,直到永远,你愿意吗?”

    “我愿意!”季晨鼓足力气,字句铿锵。

    言锦点了点头,接着道:“请问新娘,当你的手牵定他的手,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或富贵,健康或疾病,你都将忠于他,支持他,帮助他,安慰他,陪伴他,一生一世,直到永远,你愿意吗?”

    “我愿意!”姜晴吸了口气,从心底说出这句话。

    “好!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哇哦,快亲,好激动……”台下猛地一阵骚动。

    在众人喝彩之中,季晨和姜晴四目相接,相视一笑,然后相拥在一起,唇瓣交合,难舍难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