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同归(终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皓月当空,寂静的夜里只有均匀的呼吸声伴随在耳边,七娘没有睡着,借着月光,她一眨不眨地盯着身边人的侧颜,嘴角不经意地轻轻扬起。★极其安稳,卸去了平日里凌厉的棱角,干净而温暖,也不知道有没有梦到和她有关的事。七娘心里滋生出许多柔软的情感,如细水长流,一发不可收拾。看了他许久,七娘才将边澈搭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挪开,然后离开他令人安心的怀抱,慢慢坐了起来,替他盖好毯子,又在他头发上吻了吻,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驿站外响起远去的马蹄声,边澈睫毛动了动,手指也微微握起,但是好像被下了药一样,任凭他怎么挣扎也醒不过来。

    桌子上还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冷茶。他终归还是太相信她了。

    已是深夜,莲花宫却是歌舞升平。宫人们都以为她们的宫主遇到了什么喜事非要这个时候庆祝,但没人知道今天也是轩辕将军府新添女主人的日子。白玉莹一个人泡在酒池里,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打斗之声,她醉眼朦胧地放下酒杯,抬眼看去,只见一个人提着剑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呵!那不是叶七娘吗?”白玉莹嘲笑了一声,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站都站不稳,身边的婢女扶着她才勉强立住。

    “宫主!宫主!”有人朝她大喊,声音带着无与伦比的惊恐。

    白玉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七娘就一路杀到了她跟前。身边的婢女为了保护白玉莹连忙抽刀迎了上去,想要将七娘截住,却也死在了七娘剑下。

    白玉莹抬眼望去,见莲花宫外尸体遍地,这才稍微感到惊慌。她强自镇定,笑了笑道:“这么气愤,你是来为边澈报仇的?”

    七娘冷看着她,说道:“我是来为我死去的夫君报仇的!”

    白玉莹笑道:“你不为边澈报仇,倒为了一个本来就要死的人报仇,有价值吗?”

    “边澈还活的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替他报仇?”

    白玉莹眯了眯眼,“不可能,那药可是致命的毒药!我亲眼看到边澈将那茶水喝了下去,怎么可能还活着?”

    七娘讥笑一声,“你给我的毒药是致命的,你就没有想过我也有救命的药吗?我嫁给柒寒那么多年,身上怎么会没有一些救命的东西?”

    白玉莹听完七娘的话,脸色一变,“你竟然耍我?”

    七娘目露寒光,拿剑指着白玉莹道:“在红莲堡时没杀了你,是我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你害我和柒寒阴阳两隔,至死不能见最后一面,今天若再不杀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着,七娘就提剑而上。

    白玉莹有些慌乱,连忙转身逃向身后的阁楼中。以她现在的状态,定是打不过七娘的,就算是平时,凭她微薄的功力,也很难敌得过,若不是江柒寒教了她错误的独孤心法,她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白玉莹一边逃一边恨恨地想,然后她嘴角一勾,似乎计从心来,遂转身拐进了一个小道里。

    七娘很快就追了上来,白玉莹假装与她过了两招,然后将七娘引入了一个石洞中。七娘刚想继续追,白玉莹突然回过头,瞪大眼睛朝七娘身后喊道:“珩,小心背后!”

    七娘一愣,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却发现身后什么人也没有,只觉腹部一阵剧痛,她低头一看,一枚暗刺已经深深插进了她的腹腔。白玉莹微微一笑,跳进了另一个洞口,按了一下洞口边的机关,然后用口型对七娘说了一句话:“杀手无情,可惜你还是那么不长记性,再见了,珞。”

    七娘恼恨地追去,然而洞中却在这时候剧烈动荡起来,无数的石头从头顶砸了下来,白玉莹所站位置的石门也缓缓落下。七娘连忙避过那些落石,飞跑向白玉莹所站的那个洞口。

    眼见石门就要关闭,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熟悉的白影出现在洞口,只见他朝白玉莹拍出一掌,白玉莹就飞出了两丈远,随着她的落地,一块巨大的落石砸向了她的头顶,把她完全淹没了。紧接着,那道白影朝着七娘的方向飞奔而来,拉起七娘的手就往洞口飞去。

    “阿澈。”

    “别说话,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边澈的声音隐隐含着怒气,有来自七娘对他的欺骗,也有来自白玉莹对七娘的算计,但是那声音又异常的坚定。这次他绝对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放开她了。天罗山他已经失去了她一次,这一次,他一定会带她离开。

    脚下的路开始裂开一条条的口子,头顶上的落石密密麻麻地下坠,边澈的白衣被割破了好几个口子,肩膀上、手臂上沁出了血,但是仍然紧紧握着七娘的手。七娘感觉到从那只手上传来的温度和安心,边澈就像是个神邸一样保护着弱小的她。然而她失血过多,跑得越来越吃力,最后她微笑了一下,突然挣脱了边澈的手。边澈惊疑地回头,却见七娘突然将华舞剑的剑柄对准了他的胸膛,用内力将他连剑带人推向了即将闭合的洞口。

    “不!你不能……”边澈惊恐地喊道,身子却已经离开了危险之地。

    七娘轻松地微笑了起来,顺手拔掉了腹部上的暗刺,然后体力不支靠坐在一边的石壁上,正要闭上眼睛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只听“轰隆”一声,石洞被彻底关上了,这下终于能够去黄泉路上与柒寒相见了吧……只是为何,还心有不舍?然而再不甘,也终于要面临长眠了。

    渐入黑暗时,她忽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熟悉干净的气息盈 满了她的鼻腔,只是她再也睁不开眼看清眼前人的模样了。

    唉,他怎么这么傻呢,明明可以活着出去,却又要回来……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位?可认识雷霆司掌事珞?”……七娘忽然想起红莲堡覆灭的那日,如果多年前,七娘没有骗他,或许她和边澈不会走向这样的结局。可惜啊,命运总是将相爱的人分开。

    “小七,小七!你睁开眼睛看着我,不要死!不要就这么丢下我……我们不是说好来年还要去看海棠花的吗?你怎么又骗我?……”边澈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在哭泣。

    原来这个外表冷硬的男人也会流泪,他的眼泪滴在七娘的额发上,一滴,两滴……那些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的,那些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不敢想也无处发泄的悲伤,全在这一刻化成了眼泪,落在这个再也不会开口唤他名字的人身上。

    他再也不能用另一个人的死来威胁她,让她好好活下去……

    “你……你怎可如此狠心,不肯睁眼看看我?”边澈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似乎想留住最后的温暖,他的手摸到脚底下的那枚暗刺,凄苦地笑了笑,“既已如此,小七,那我便陪你一起……不会让你孤单的……”说着,他举起那枚暗刺,刺向了自己的腹部……

    “做一对同命鸟,这样,也很好……”他抱着怀里的爱人,渐渐闭上了眼睛。

    若是不能相守,那便生死相随吧……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圣启十七年的一天,京城第一号酒楼外,叶九和伙计刚把酒楼里进贡的酒搬进运往皇宫的马车上,然而在清点坛数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两坛。这青天白日之下,竟然有人偷酒!宫里来的公公正要追究,就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

    “公公你也忒小气了,不就少了两坛酒吗?宫里好酒多的是,不差这两坛!酒是我拿的,公公就不要追究九叔的责任了。”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眉清目秀,眼角却带着一丝不羁之色,晃眼看去,颇有一丝多年前那位妙手神医的神韵。而这位妙手神医曾是当今皇帝的挚友。

    李公公看到这人,立马笑脸相迎,“原来是宁公子,既然是宁公子拿的,那我自然不会再追究了。我这就回宫交差去了。”

    “公公走好。”江宁朝马车挥了挥手,然后扭头朝叶九笑道:“九叔,我又来向你讨酒喝了。”

    叶九无奈一笑,“讨酒就讨酒,我这里有的是好酒,为什么要打贡酒的主意?”

    江宁撇了撇嘴,“是我义父要喝贡酒,我也没办法啊!要是不照办,我的下场可是很惨的。”

    “呵,许久不见你义父和你娘,他们最近怎么样,还好吗?”自从多年前清欢找到酒楼来,叶九将边澈和七娘从莲花宫地洞救出来之后,他们这些年便在良秀峰隐居,年年都会聚上几聚,不过这两年,倒很少看到他们踪影。

    “老样子,义父每天都会让我和弟弟切磋武艺,严厉的很。我娘也很好,本想来看看你们的,不过她有孕在身,不太方便。”

    叶九笑笑,“看来你又准备添一个弟弟了。”

    江宁不禁捂着头哀叹道:“不要啊,我不想再来一个弟弟了,赐给我一个妹妹吧!”

    “你这小子!”叶九大笑了声,用力拍了拍江宁的背,“先进去吧,我们喝几杯,刚好你十六姨也在。”

    江宁咧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爽快道:“好!”

    (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