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 85章 亲近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慕很是认可这个名字,琢磨了下立马敲定:“好。就用这个名字。”

    刘慕丢了手机,把名字写给她家老于。

    于哲看了一眼这个名字,琢磨了下,点头:“对,我们要成为一家让人人羡慕思慕的公司。”

    刘慕看着一脸豪气的于哲,认真的点头:“我相信你老公。”

    于哲收起了所有的犹豫:“那我就不找工作了,就从这个项目做起吧。”

    于哲刚辞职准备跳槽,之前的企业实行老员工小步涨工资,新员工跟随市场给年薪的方式。

    于哲已经做到了华南区的技术总监,但因为只老员工,薪资还不如刚招进来的手下。所以他计划跳动下。

    但没想到,刚一辞职,准备休整两周,就被以前的客户请去协助解决系统问题,这一协助,对方干脆说给个合同给他,但因为对方是国企,所有的合同都必须走流程,所以,他得有个公司做依托。

    对方跟他对接的是国企掌管IT的部门领导,四十来岁,正是做事业要求出政绩的时候,对于哲这种做事利索有能力能配合好他把工作做好的人特别欣赏,撮合他自己成立一家公司,承接他们的IT项目。

    于哲回家跟刘慕商量了一晚上,最后决定开干。

    名字定下来,两人都有些激动。为即将开始的有可能跟之前截然不同的工作生活方式。

    而许斐然,打了那几个字后,丢了手机埋进枕头里思慕睡去。

    许学礼进屋后,忍不住和赵芝雅讲了斐珩的情况,赵芝雅愣了愣,不由自主一颗老母亲的心开始七上八下。

    “差距这么大啊。老许,你说匪匪是不是真的跟这个斐珩谈上了?”

    “这都到家来了,难道还没谈上?”

    “我怎么现在总觉得何钧更稳妥?匪匪以前不是很喜欢钧钧么?我一直都以为她是拿何钧做比较,才不谈恋爱。”

    “斐珩确实不比何钧差。”

    “哎,我是觉得何钧更熟悉,更有基础,而且差距不是那么大。”

    “哎呀,儿孙自有儿孙福。行了,随他们去,睡觉睡觉。”

    斐珩躺在许斐然的床上,只觉得满心都是欢喜,甚至有微微的眩晕。

    似乎透过被子枕头,能闻到许斐然的芳香。

    许斐然有香味么?斐珩又有些迷糊。

    这丫头从一开始到现在,跟他之间似乎就没有什么温情脉脉的时候。

    即使偶尔有安静相处的时候,也似乎被她的毫不客气和直接搅合得丝毫没往温情上走。

    虽然之前也有私下想念她的时候,但那些想念也只是想念她的热闹和笑容。

    但这一刻,却似乎真实的感受到了她的体温和气息,这么亲近,这么直入心脾。

    斐珩是在转辗反侧中入睡。

    虽然睡得晚,但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在第二天一大早准时醒来。

    屋里静悄悄的,斐珩看了下书房的门,虚掩着并没有关紧。

    他毫不犹豫就推门进去了。

    许斐然抱着被子面朝罗汉床的靠背睡得正酣。

    斐珩坐到了床边,附身打量她。

    嫩白粉润的肌肤,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红润的菱唇,斐珩忍不住就凑近。

    心跳出了斐珩从没经历过的心率,斐珩觉得自己应该要停住,但就是不由自主凑近。

    终于贴近,唇挨上唇,温热的温度和气息却率先把斐珩惊到了。

    他迅速后退,然后心神不定的看着睡得浑然不知的许斐然。

    这丫头,嗨,也幸好没惊动她。不然,指不定怎么暴力。

    斐珩调整了呼吸,才重新招惹她。

    伸手,想掐住她的脸,但却着了魔般掐变成了抚。

    嗯,手感挺好。

    最后又觉得自己这样似乎有些过分,还是改成大大方方的掐。

    一开始没敢用力气,许斐然伸手拂一下,扭头继续睡。

    斐珩失笑,抬手,再次掐住,微微用力。

    许斐然皱眉,伸手用力扫过来。

    斐珩看着她扭过去用力埋枕头里的样子,不由自主伸手在她对着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匪匪,起来,出去跑步去。”

    许斐然睡梦中被掐疼本就极不耐烦,这会不轻不重屁股又被打了一下,怒极,翻身抬脚就是一踹。

    快准狠。

    一脚踹中还在为自己怎么就拍了续费然屁股的斐珩。

    始料未及下,一歪就从罗汉床上摔了下来。

    许斐然踹完嘟囔一句:“吵什么吵。我还要睡。”

    翻身又睡去。

    斐珩坐在罗汉床的脚踏上,哭笑不得。

    这丫头,还真是个土匪。

    斐珩观察下门外,静悄悄的。

    他干脆利索起身,爬罗汉床上,靠近她躺下,伸手试图把她抱怀里。

    许斐然这下彻底惊醒,一睁开眼,就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斐珩,眼睛一下就瞪圆,然后嗖的就爬了起来。

    瞪着他:“你怎么睡这?你丫的欠揍吧。”

    斐珩爬起一把捂住她嘴巴:“叫什么叫。我是过来叫你起床的。”

    “起床你爬床上?”许斐然边扯他的手边不由自主压低了声音。

    斐珩挑眉:“叫你还被你踹床下,叫又叫不醒,我不就想干脆陪你再睡一觉好了。”

    许斐然觉得他这个无赖的样子真的是让人生气。自己昨天怎么会觉得眩晕呢?

    对着这么个无赖眩晕。

    许斐然抬脚踹他:“下去下去。”

    斐珩不动:“我坐着也不行?”

    “不行。我还要睡觉。”

    许斐然的腿修长白皙,踹过来不疼,只是让他心跳极其不稳。

    斐珩觉得再被她踹下去,自己估计会心率过快流鼻血或者倒下或者,做出什么不此时此刻此地不恰当的行为。

    他顺着她力气就下到脚踏上坐下:“你就说你起不起来。”

    许斐然被他一闹腾,迷糊已经散去不少,看着坐在脚踏上抬头望着她的斐珩,觉得自己这觉是没法睡了。

    她正准备起来,外面居然想起门铃声,把两人都惊了一惊。

    许斐然率先爬起来,揍出去开门,斐珩站来跟在后面。

    打开门,赵奕然和何钧满脸是笑杵在门外:“匪匪,走,上学校跑步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