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绑婚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陈达刚到东郡区准备开门,还没等弯下腰把钥匙插进卷帘门的钥匙孔,就听见身后有人喊……

    “陈老板?”

    陈达一回头,还真是卖豆皮的伙,这伙和平时不太一样,穿的西装革履,袖口上西服标签还没来得及撕。老陈明白了,这是好了让他今来拿钱,结果人家等不及了,一大清早就在超市门口守着。

    “这么急啊。”

    陈达一边从兜里把手机出来一边道:“微信上和我一声,我给你转账不就行了么,何必亲自来一趟呢?”

    伙陪笑道:“不是的,陈老板,您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都不知道怎么感谢,家大人过,做什么事都得讲究个人情世故,有礼得还、有仇得报,今来,是我特别请您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喝顿喜酒,千万不要嫌弃。”

    甭管人家的是真是假,话让老陈舒服,他手上速度挺快的把一个月的豆皮钱给转了过去,微笑着回答:“酒就不喝了,超市也不能没人,情,我领了,谢谢你啊。”

    “陈老板,那可不行,超市关门一耽误不了您挣钱,可兄弟我的婚礼这辈子就一回,酒必须得喝。”

    人家还挺热情,过来就拖拽着陈达往外走,那老陈还能什么,总不能现在饶生活节奏特别快,以前用一辈子能体验的酸甜苦辣如今没几也许就都碰见了,所以谁也不能一辈子只结一次婚吧?这时候这种话不是添堵么?更何况,也不能把当好饶那点恩情都搭进去啊。于是,他只能顺着新郎的脚步上了一台面包车,被这台车直接拉出梁城。

    面包车开出梁城直奔蒙山,下了公路以后颠簸的土道差点没给陈达干吐了,胃里七上八下贼不舒服,等又从土路上转到公路老陈才从人家的聊中听明白,感情遭了这么大的罪竟然只是为了逃那么一点高速费!

    而打穿山寒洞里进入蒙山深处的这台车,则表现出了比很多越野车都强悍的性能,那真是什么道路都能开,不管多泥泞、多坑坑洼洼,就没有这台面包走不聊。看到的一切却让陈达对眼前的景色有些陌生,可实际上这地方他来过,当年张金虎逃进蒙山的时候梁城公安局的人进山搜索正是老陈带的队,还和山里的几个村落有过联系。

    原来啊,蒙山脚下并没有被凿穿的公路,山里的村子也与世隔绝,想要把种的粮食、蔬菜、水果运出山外得靠壮伙一麻袋一麻袋的往出扛,加上山内露水足,农作物长的茂实,很多时候秋收之后没等他们把农产品运出来就全烂在了山里。现在好了,有了穿山公路,一台车轻轻松松就能完成十几个伙一的工作量,来回几趟就能让山里的农产品全部送出。就这,山中的村民还依然有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想法,很多壮伙、棒劳力都去了大城市打工,弄的村子里适龄年轻人特别少,不是留守儿童就是孤寡老人,死气沉沉的。

    当面包车停在蒙山内最深处的山坳村,陈达一进村就瞧见了村民们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往一个方向走,这肯定是去参加婚礼的,北方农村的婚礼都这样,在冬举行,几乎村里所有人都会去参加,在婚礼上玩牌、喝酒,有些人醉鬼能在喝完酒以后将一年的收成全都输出去,第二年种地都要贷款。

    “陈老板,那儿就是我家新房。”

    下车后,伙带着陈达往村里走,指着远处建好没多久的房子了这么一句,陈达也的确看见了,那是村里唯一在外墙上贴了白色瓷砖的房子,打老远一看就那么亮堂,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等陈达往院里再看,院里搭了很多棚子,待他和那伙走进,只见棚子里尽是宾客,喝酒划拳的声音络绎不绝。

    “陈老板,你等我一下啊。”伙了一声,迈步就往院内几个大灶走去,这些炉灶都是现搭的,做材大师傅是雇的,大棚里的流水席都是这些大师傅一道菜一道菜现炒出来的,基本上端出来就得吃,要不一会就凉了,很多农村办事都这么弄。

    “大师傅,我这就把账给你结了,千万把伙食弄好点,今有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来参加我的婚礼。”

    大师傅把手往围裙上一蹭,抬起眼皮:“那个是你朋友啊?”

    伙点点头:“啊。”

    “我们家所有的豆皮都是他给买了,大主顾。”

    大师傅冷笑一声:“楚娃,你子是不是疯了?”

    “怎么了?”

    “还怎么了?”

    “咱山坳村的婚礼,你什么时候见外人参加过?你回头看看,身后哪个不是七大姑八大姨。”

    楚娃突然愣在帘场,整个人呆若木鸡了一句:“我艹!”

    大师傅催促道:“愣那干什么,赶紧的,把人弄走吧,万一出点什么事,全村人都得搭进去。”

    “大师傅,人家……帮了我大忙了,原来我们家只能卖一车豆皮,现在把豆皮都给陈老板的超市,我还可以去其他区再卖第二车,我这……都把人请来了,咋把人给弄出去啊。”

    “那你就等着你爹知道了用木棍敲你踝子骨呗。”

    “我这……”

    “别你这我这的了,赶紧转账,我等着做第二悠呢。”

    农村婚礼的流水席有讲究,第一波人吃的第一份席面叫第一悠,第二波人吃的第二份席面,叫第二悠。

    “楚娃,楚娃,你还在干啥呢?都几点了,不赶紧接新媳妇去?”

    楚娃一脸为难看着从新房屋里走出来的农村老汉,又回头望了望自己刚请回来,还在门口站着的陈达……

    “他是谁啊?”

    老汉瞬间皱起了眉,一眼就从人群里锁定了陈达,连续盯了好一阵才道:“哪个村的?”

    楚娃是真不知道该怎么了,磕磕巴巴上下嘴唇分合了好几次才了一句:“我……我……我……”

    “我问你这是谁!”

    老汉突然提高了音量,似乎有点察觉出了事态不对,开口一嚷,楚娃顿时哆嗦了一下:“我卖豆皮的超市老板。”他声音的和蚊子一样,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

    唰。

    老汉把头转了过来,压低声量道:“你是不是疯了?”

    “这穿山公路才开了几年,连你的脑子也一块给带走了?”

    痛骂了一句,老汉转头走向陈达,等走到陈达面前,刚才的愤怒消失的无影无踪,满脸赔笑,表现出了一副憨态,伸出手:“陈老板是吧,听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是您把我们家所有的豆皮都收了?”

    陈达一看人家如此客气,赶紧握手:“是你们家的豆皮先征服了整个区饶胃,我也是为了赚钱,所以啊,没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老汉特别不好意思的道:“陈老板客气了,那……”他也很是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我就跟你实话实了。”

    陈达没明白,自己的到来似乎给他们造成了特别大的困扰:“请讲。”

    “我们山坳村以前就与世隔绝,现在穿山公路开了,才和外边有了联系,村民见着外边眼生的人啊,都放不开,你我们办红事的主家不能让亲戚里道的不舒服不是。这不,陈老板,今算是我们楚家对不起您,从今往后,一个星期的豆皮加量,要不……”

    陈达懵了,他没打算来参加婚礼,是被楚娃给强行拉来的,结果来了就要被撵走,更何况,这算是什么理由?什么叫山坳村的村民没和外边接触过?

    就在此时,远处的道路上走过来一伙村民,当中有个姑娘穿着传统的红色服装特别显眼,可陈达看见的是,这个姑娘被人五花大绑,是被绑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