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风刀雪剑! 第402章、求生!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402章、求生!

    周帆突然间出声说话,所有人都放下汤碗眼神疑惑的看着他。在这样的场合,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喝汤确实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方家人都很有礼貌!

    周帆的脸色微红,因为紧张而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放在他面前的汤锅熏的。他放在桌子下面的双腿微微的颤抖,他的胃部分泌出大量的口水,然后又被他一口一口悄悄吞下。

    他的视线有些躲闪,不敢和任何人的眼神对视。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躲闪其实是一种做贼心虚,于是又赶紧抬起头来。

    方虎威笑呵呵的看着周帆,说道:“不要紧张。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可以说的?童言无忌,在我面前你们都是一群孩子。你就是今天晚上骂我这个老头子几句,我也不会和你动气----顶多就是被我那几个徒弟给教训一顿完事。难道还能结仇不成?”

    周帆尴尬的笑笑,看着方虎威说道:“我有几句话想说----我想先敬爸你一杯酒。”

    众人皆笑,方意行看着周帆说道:“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想敬就敬嘛,我们也不会拦着----不过吃饭的时候我就已经和老爷子讲好了,他今天晚上只有三杯的量。三杯完事之后就不许再喝了。他刚才已经和大家碰过一杯,你要敬了,这就是第二杯。不过,老爷子喝不喝我就不能保证了。”

    周帆端起面前的酒杯,看着方虎威说道:“爸,我要向你道歉。这么些年,我做了很多混蛋的事情-----你把意睛交到我手上,我却总是让她受委屈。特别是最近几年,因为在工作上取得了一点小成就,然后就觉得自己不可一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前几次意睛回来看你,我都以工作繁忙的理由给推开了。工作确实忙----但是,如果当真要请假的话,也是能够抽出时间来的。我只是觉得----”

    “觉得我们方家太穷燕子坞太偏是不是?”方虎威直接了当的问道。

    周帆更加觉得羞愧难当,说道:“是的。我总觉得燕子坞太偏僻了,而且这边的人----总是挺直着脊梁,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看起来比谁都了不起的模样。我心里就觉得很别扭----”

    周帆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知道我错了。燕子坞再偏僻,它也是意睛的老家。方家再怎么样,也是我的亲人----我不应该带着显摆和骄傲的心态过来和你们相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次次的被碰了个头破血流----”

    方虎威摸摸自己的大光头,看着在场小辈们问道:“你们说,周帆敬的这杯酒我应当不应当喝?”

    “应当喝。”方梦影和方梦象嚷嚷着喊道。小孩子就是喜欢凑热闹。

    “应当喝。”方意行说道。

    “爸,你给周帆一个机会。”方意睛红着眼眶说道:“他既然把话给挑明了,证明他是诚心道歉。”

    方虎威点了点头,然后仰头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杯酒,我等了太多年了。”方虎威放下空杯,看着周帆说道。

    “爸,对不起。”周帆眼眶泛红。“我让你----失望了。”

    “确实失望。”方虎威笑呵呵的说道。“现在能够把这番话说出来,能够敬我这杯酒-----证明方意睛没有看错人,我方虎威也没有瞎了眼把女儿嫁给你。”

    “-------”

    周帆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方炎说道:“方炎,这一杯酒我要敬你----”

    方炎笑,说道:“无论按照年纪算还是按照辈份算,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吧?”

    “方炎,这一杯酒我一定要敬你。”周帆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们俩之间有一些矛盾,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我这个姑夫很不满意----”

    方炎认真的点头,说道:“有时候我也想过,不要姑夫----”

    “很多事情,你心里都明白。只是为了你小姑,为了一家和睦,所以你们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次过来,我也是带着敌意来的---原本我不想来,但是意睛再三坚持,为了今年回老家过春节这件事情,她和我坚持了大半年时间----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谢谢你们对我的接纳。方炎,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一杯酒,我敬你。”

    周帆语气诚肯眼神真挚,而且他又是方炎的长辈,长辈主动向一个晚辈道歉,方炎无论如何也不好再装高冷,端起面前的酒杯和周帆碰了碰杯,笑着说道:“姑夫把话说的太严重了,我一直对你抱有希望----觉得你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

    陆婉呵斥道:“方炎,怎么和姑夫说话呢?”

    方炎和周帆同时把杯子里的白酒喝尽,周帆又给自己倒上了第三杯酒。

    方虎威看着周帆,说道:“有什么好话要慢慢说,有什么好酒要慢慢喝----你一口气就把好话说尽好酒喝完,接下来还说不说话了?还喝不喝酒了?把杯子放下,先喝口汤润润肠子。”

    方意睛也劝,说道:“老周,你先歇歇----大家明白你的心意了,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周命理就要过来接父亲手上的酒杯,说道:“爸,这杯酒你要敬谁,我替你喝----”

    周帆把周命理推开,红着眼眶说道:“这一杯酒,我敬大家---敬在场的每一位。我先干为敬。”

    说完,周帆把杯子里的白酒一口喝掉,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端起面前的肉汤,说道:“这汤真香。”

    其它人对视一眼,也分别端起面前的肉汤小口的喝了起来。经过周帆这么一番‘真情告白’,汤的温度降了一些,现在喝口感刚刚好。

    -------

    -------

    咔嚓----

    “呼哧----”

    咔嚓-----

    “呼哧-----”

    咔嚓----

    “呼哧-----”

    -------

    周帆歪歪斜斜的在雪地里奔跑着,好几次被坚硬的冰渣给滑到。他的身体扑倒在雪窝里,身体还在沿着光滑的冰雪向前滑行,还没有等到身体停顿,就已经努力的爬了起来再次向前奔跑。

    他每跑一步都耗尽了力气似的,从方家跑到这里,已经让他体力不支,呼吸急促,胸腔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了,每一次跳动都有阵阵隐痛传来。

    他好久没有锻炼了。

    夜黑风高,天寒地冻。

    天上没有明月,就连一颗星星也没有。幸好地上还有一地的白雪,这些白雪可以照明指路。

    周帆的眼镜跑掉了,眼前的景物对他来说是一团模糊。他靠着感觉、靠着记忆朝着这里跑过来。

    这里就是他遭遇黑袍人的地方。

    “你出来----你出来-----”周帆站在雪地里大声喊道:“我完成任务了,我完成任务了-----”

    没有人应答。

    除了惊起几只林鸟,林鸟弹落几条冰棱,冰棱落地断裂成段,没有任何人类的声音传来。

    “我完成任务了,你快给我解药,快给我解药-----”

    嗖----

    一个黑袍男人出现在了周帆的背后。

    “你确定----完成任务了?”黑袍人那诡异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周帆听过的最难听的声音,就像是嘴巴里含着满嘴的沙子在讲话,又像是无数条蚯蚓正在肥沃的土地里沙沙的打洞发出来的响声。

    “是的,我完成任务了。我完成任务了----我把毒药倒进了汤里,他们都喝完了汤----每个人都喝了一碗。”周帆声音颤抖的喊道,他的上下牙关咯咯咯的碰撞的厉害。像是恐惧他刚才做过的事情,又像是对面前这个黑袍人天生的畏惧。

    “是吗?”黑袍人冷笑。“那你告诉我----喝过汤的人,现在是什么症状?”

    他不会相信周帆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即便这个人的小命掌握在他的手上,即使他随时都可以把他捏死。就像是捏死一只孱弱的蚂蚁一样。

    周帆稍微冷静一些,说话恢复了一些条理性,说道:“什么症状都没有。我看到他们喝过汤之后就借口去厕所跑了出来----他们什么症状都没有。都好好的,没有死----”

    黑袍人声音阴森的犹如来自地狱,说道:“他们当然不会死。至少不会现在死。因为我给你的是失魂引----这是一种慢性毒药。它会和血液融合在一起,破坏人体的造血功能,腐蚀掉人的精神意志,让正常的人慢慢的变成一个废物。最后---三个月之后,才会像是得了慢性病一样的死掉。”

    这里是燕子坞,怎么能够随便灭人满门呢?

    但是,如果是这种悄无喜声息的死法----当他们知道真相之后,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谁还能够找到他们被人下毒的痕迹?

    时间才是最好的帮凶,他能够掩没掉杀人凶手留下的关键证据。

    “要是普通人还好,但是对于那些习武之人----越是内劲儿深厚,气体充沛,死去的时候就越是痛苦----”黑袍人看着周帆,说道:“好在,方家人都是习武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