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各为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妙芳与宁香同住,一连几天都相安无事。宁香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怀疑错了人。

    说来也是奇怪,同为一等丫鬟,妙芳显然在众人那吃得开些,倒是妙绫更亲近宁香,似乎有意无意的远着妙芳,两人从前亲如姐妹一般的状态也不见了。

    这日,蒋悦悦不知想起什么来,又要宁香给自己做些菜肴打打牙祭,留了妙芳一人伺候。

    可等到宁香做好了蒋悦悦点的菜回来后,却在门外隐隐听到屋里主仆二人说着些什么。

    许是因为屋里的人在靠里间的位置,宁香再怎么耳聪目明,此刻也听不真切,一时好奇之下,就绕去了房子后面,趴在窗角下悄悄探听起来。

    “都说了这法子不行。”是蒋悦悦气急败坏的声音。

    随后妙芳说话了:“小姐,您看看这两人的姿色,带去萧王府也是引狼入室,不如提前收拢了人心。”

    “萧郎看上的人,我私自处置,岂不是要让他埋怨我。”

    “世子爷可没明着跟小姐说,小姐为何不装作没听懂呢?”妙芳诱惑着,“怎样小姐也要发展自己的心腹,外院有个小厮看上妙绫甚久,且是个能干的人,小姐何不成人之美?”

    “那宁香呢?那丫头最近不知中了什么邪,把萧郎迷得团团转。”

    “您不是看上外院管事的了?再不然,您提前寻个由头发落了她也好啊。”

    “哪有这么容易,你不知道我父亲已经内定了她陪嫁么?”

    随着蒋悦悦提及蒋知州,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宁香也反应过来,原来是因为妙芳不出众,才进而蛊惑了蒋悦悦。看这架势,是想取自己而代之。

    不一会儿,妙芳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若是宁香毁了清白,世子爷不会还想要个破鞋吧?”

    听到这里,宁香脑海深处晦暗的记忆再次席卷而来,她紧紧攥住了双拳,手掌中有鲜血滴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害我至此?

    夜半时分,宁香失眠,坐起身来时是从未有过的清醒。通铺上现在只有她和妙芳两个人。

    她静静的转头看着妙芳胸口呼吸起伏,眸中的光芒锐利成锋。

    妙芳不知梦到了什么,竟然轻轻地笑了起来,这让宁香顿时有些气闷。

    悄悄地,宁香穿衣起身,走了出去,外出前在屋内撒了一把香粉,随着开门时一阵轻风吹入,那香味飘然萦绕到妙芳的鼻尖。

    关上门,宁香在外等候,不多时,只听得屋内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妙芳的美梦似乎变成了噩梦,偏她醒不过来,逃不出去。

    “怎么了?”

    “什么声音?”

    妙芳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引来了巡夜的婆子,众人提着灯笼纷纷而至,就连蒋悦悦也被从睡梦中惊醒。

    等人都围到了屋子跟前,妙芳的惨叫声还在断断续续的从屋内传出来。宁香则不知所措的站在房门口,在夜风中穿的单薄,看着让人心疼。

    “出了什么事?”蒋悦悦从自己的寝室起身,披着外袍走了出来,此刻倒有些当家小姐的模样。

    “小姐,妙芳不知梦到了什么,似乎魇住了。”宁香似乎吓坏了,回答蒋悦悦时连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

    蒋悦悦被扰了清梦,此刻也烦躁的很,瞪了宁香一眼道:“你就不知叫醒她?”

    说罢,她自己推开了门,屋内的声音更清晰了,叫声之惨厉惊得外头的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妙芳!”蒋悦悦用力的拍着妙芳的脸,企图将人叫醒。

    但妙芳的脸颊都见肿了,人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去,叫郎中去。”蒋悦悦一挥手,“找个抹布把她嘴堵上。”

    宁香缓缓抬眼,看着蒋悦悦的背影,没想到她竟然不愿抛弃这个棋子,看来妙芳在蒋悦悦的心中,已然比自己要重了。

    很快有人请了郎中来,妙芳已经被抹布捂得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了。

    郎中忙号了脉,却半晌没查出病症来,只能匆匆开了安神的汤药,逃似的离开了。

    汤药熬好了,有婆子上前来,扯出了妙芳嘴里的抹布,准备灌药。可妙芳在睡梦中还一个劲儿的挣扎,好不容易熬出的药汤就洒了一地。一直折腾到天边见了亮光,饶是蒋悦悦再需要她出谋划策,此刻也没了耐心。

    宁香见时机差不多了,手在背后微微一翻,动作快的他人无法察觉。

    “把她...”

    蒋悦悦话还没说完,就见妙芳一个大喘气,整个人醒了过来。

    她整个人被婆子们架着,不知身在何处,迷迷蒙蒙的睁眼环顾四周,发现蒋悦悦也在,不由疑惑道:“这是怎么了?”

    蒋悦悦气的差点一个白眼翻过去,妙芳自己折腾了大半夜,醒了竟然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姐姐你可算醒了。”妙绫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扑在了妙芳身上。

    因婆子们还没松开拽着妙芳的胳膊,妙绫这一扑,差点把妙芳的五脏六腑压出来。

    蒋悦悦被折腾了大半夜,此刻心烦意乱,实在是不想听这帮奴婢们哭嚎什么的,揉了揉额角转身离开了。

    妙芳还一副迷茫的样子,不知今夕何夕。

    宁香其实也没想把她如何,解了迷香就做自己的事情了,剩下的人也都作鸟兽散,毕竟蒋悦悦没发话,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待妙芳缓过劲儿来,已经是晌午了,她思来想去,昨晚做的梦都忘了,不过听小丫头们说起自己惊叫了整晚,怎么想怎么都不对劲。

    难道是宁香发现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呢?

    妙芳思虑着,来到蒋悦悦处,见宁香正伺候蒋悦悦梳洗打扮,因折腾了许久,蒋悦悦也是刚刚起身。

    “醒了?”

    蒋悦悦对着铜镜看宁香她梳的发髻,语气很是不满。

    妙芳也是有些心虚,宁香也是半夜没睡好,却比自己来的早。

    “奴婢来伺候小姐吧,昨日惊扰宁香姐姐了,不如今日就让我伺候小姐吧。”

    蒋悦悦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妙芳有话对自己说,许是昨日商议的事情有了办法,因此迫不及待地要宁香离开。

    “你且下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