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525 他无能?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去尘从观音像后缓步走来,目光直勾勾的打量起李香兰来,瑶鼻樱唇,体态妖娆,果然是不多见的美人。

    “大师,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叫不醒刘夫人她们?”

    李香兰心里一紧,尽管对方身穿金色袈裟,丰姿英伟,相貌轩昂,一派高僧的风范,会让人忍不住产生好感,但直觉告诉她,对方不是什么好人!

    “不必紧张,明日她们自会醒来!”去尘看了眼晕迷不醒的五名美貌妇人,看向李香兰轻笑道。

    “那她们为什么会突然晕倒?”李香兰松了口气,可忽然想到关键的地位,神情不由又紧张了起来。

    “你说呢?”去尘饶有兴趣道:“如果她们不晕倒,又如何求子?只是让贫僧意外的是,你为何没有像她们一样晕倒?”

    “你什么意思?”

    李香兰怔了怔,晕倒才能求子,她还有些不知所云,可见到对方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即使她再傻再天真也明白其中含义。

    “你明白又何须多问?不过这样也好,像你如此绝色的美人,只有清醒更能享受鱼水之欢!”去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缓步上前。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外面可是有僧人守卫!”

    李香兰声音带着几分害怕惶恐,赶紧转身跑到大门前,用劲全力拍打大红木门。

    “快开门啊!”

    “别费力了,贫僧乃是这座灵山寺的主持,你觉得外面的僧人是听你的,还是听贫僧的?贫僧还是劝你省些力气留些待会用!”去尘不急不慢的走上前,脸上的笑容笑得格外淫邪。

    “怎么可能?”李香兰惊愕了,忙摇头,“就算外面的僧人是你的人,可我丈夫就在寺里休息,他听见了,肯定会来救我,他可是很厉害的!”

    “你那无能的丈夫?”

    去尘哈哈一笑,“他那么厉害,你置于来找贫僧这求子?”

    “你混账!”李香兰脸气得涨红,本来还有些惶恐害怕,可听见大力哥被骂,她顿时气道:

    “我丈夫连老虎都能打死,他一拳就能打死你!”

    去尘愣了一下,顿时大笑了起来,“先不说这观音殿能阻隔外面与里面的声音,不管你喊得再大声,你丈夫也听不见,只怕此时还在屋子里呼呼大睡。”

    “即使真被你丈夫听见了,他也救不了你,说不得还会没了性命,贫僧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享受一番求子的乐趣!”

    去尘目光淫邪,见李香兰转身就往大门跑,他身形一闪,蓦然挡住李香兰面前。

    “女施主,你想往哪里去啊?”

    “你别过了!”

    李香兰被吓得花容失色,可在去尘看来,李香兰越是害怕,他越是亢奋,情不自禁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女施主,别害怕,你来灵山寺不就是求子?贫僧阅女无数,那方面的功夫定然比你那无能的丈夫强上无数倍,保管女施主数个月怀上!”

    “而且,你两个闺女还在寺里,想来此刻已经在贫僧手上,你不乖乖听话的话,贫僧可不清楚会对她们做什么!”

    李香兰脸色都白了。

    眼眶一红,泪水情不自禁的滑落下来,此刻她后悔不已,为什么偏偏要来这灵山寺上香?为什么要带大丫和二丫一起来?

    “嘭!”

    可却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体型魁梧,相貌憨厚的汉子黑着脸,从外面大踏步走了进来。

    “俺看你这秃驴是找想死了!”

    见李香兰眼眶湿红,牛大力脸色黑得吓人,目光死死盯着去尘,要知道最伤汉子尊严的不外乎,揭短,行不行,无能。

    可这死秃驴非但说他无能,还用他俩闺女威胁他媳妇,更让他媳妇哭泣。

    这秃驴必须死!

    “阁下是何人?”

    去尘脸色微沉,观音殿外可是有十多个后天武僧把手,眼前这庄稼汉打扮的人能过来,想必有点实力。

    “大力哥!”

    不等牛大力开口说话,李香兰顿时喜极而泣。

    “贫僧还以为是谁?敢情阁下是女施主那位无能的丈夫,不过既然来了,那留下来,看看贫僧是如何让你家娘子快活的!”

    听见李香兰的话,去尘嘴角阴恻恻一笑,旋即,身形如鬼影,瞬息出现在牛大力面前,同时出手抓向牛大力。

    “给俺滚!”

    眼见去尘的手抓来,牛大力先他一步,握紧拳头,一拳轰在去尘的脸上。

    “嘭!”

    去尘压根来不及反应,那轩昂的脸庞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只觉得好似被巨锤重重砸中了般,口中鲜血喷出,整个人径自砸在墙上,赫然将墙面砸出一个大洞,飞了出去。

    “香兰,你在这等俺一下,俺去去就回!”

    说着,不容李香兰说话,牛大力身形如利箭般射了出去,来到去尘面前。

    “你到底是谁?”

    一见到牛大力,去尘模样狼狈,神情恐惧,他堂堂五品高手竟然被对方一拳砸飞了,只能说明对方实力远远在他之上。

    “俺是你大爷的!”

    牛大力语气冷漠,哪有好性子跟这秃驴讲废话,换做以往,他直接秒了这死秃驴,可此刻,他只想用最简单最男人的方式解决。

    那就是胖揍这死秃驴。

    不容去尘有所反应,牛大力挥动拳头,直接砸在去尘脸上。

    “淫贼是不是?!”

    “无能是不是?!”

    “威胁是不是?!”

    去尘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一声,一团团拳影如落雨般砸了下去,传出一阵阵“砰砰砰”的巨响。

    李香兰呆了呆,可等了没一会儿,牛大力神态轻松,闲庭信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力哥,你有没有?”李香兰担心道。

    “俺能有啥事!”牛大力摆摆手,从出去再到回来,时间不过才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

    李香兰刚松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着急道:“大力哥,快去救大丫,二丫,她们有危险!”

    “没事没事,有小青在,两个丫头不会有事的!”牛大力拍了拍李香兰的香肩,轻声安慰道。

    李香兰差点将这事给忘了,他们家的小青可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一条世上罕见的龙。

    “那太好了!”李香兰松了口气,目光不由看向地上昏迷的刘婉月五人,“大力哥,我们还是赶紧报官吧,这灵山寺是个坏人窝,刘夫人她们都被迷晕了!”

    “别着急!”牛大力憨厚一笑,“俺想重大那小子很快就会领着捕快上来!”

    见李香兰投来不解困惑的目光,牛大力笑着将白天让王石虎去开原县衙门一趟的事情说了出来。

    “大力哥,你是怎么知道灵山寺有问题的?”李香兰满眼不可思议。

    “谁让俺是你英俊潇洒,才高八斗的丈夫呢!”牛大力搂着李香兰的纤腰,憨厚笑道。

    “就你贫嘴!”李香兰娇羞道。

    牛大力也不打趣李香兰了,将白天的猜测,以及瞎婆子的举动告诉李香兰听。

    “原来那老妇人抓走二丫,是想提醒我们离开灵山寺。”李香兰这才恍然,“这么说来,那老妇人对我们有恩了!”

    “可以这么说!”

    牛大力点点头,虽然最后瞎婆子还是被和尚抓住,但说到底她之所以会被抓,是因为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