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1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大小姐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了,在外面走了几步就挺胸又抬头了,虽然腹部凸起的那一块还是特别明显,看样子以后真不能给他吃那么多东西。想了想宋启光也像奶奶那样问道“吃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啊。”某人心满意足地点头,“可惜我不能经常吃你做的菜。”

    宋启光心想这人以前对他们家厨师可是相当吹捧的呢,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倒戈相向”了。

    不过他还是要说“那你没事可以多来我们家做做客,我做给你吃,但下次就不要带那么多东西了。”

    “啊。”大小姐随口应道,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现在的时间比程夜澜上次和那人一起带阿郎散步要早上一些,还能看到街边卖菜的商贩,马路上的车也没有那么多,偶尔轰隆隆地开过一辆。附近学校内却是空荡荡的,平时这个点学生们应该在成群结队地走出校门。

    天更长了,那时已濒近“夕阳”的太阳如今却仍高高地挂在天空之上,他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换成了短袖,炎热的夏季还没有到来,清风拂过依然带着晚春特有的凉爽舒适。

    忽听身边人又道“你家的司机晚上还会来接你吧。”

    “会啊,”大小姐看着他笑笑,“我和他说的是晚上七点钟来接我,等会我还想再和奶奶聊会天呢。”

    宋启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真没想到他和自己奶奶还挺投缘,本该由自己做的事如今却全都被他抢去了。

    “对了,”大小姐继续道,“其实我这次来你家还有一件事的。”

    “什么事?”

    “三号是我生日,我想请你来我家参加生日party,不知你是否愿意赏光?”

    “……”宋启光不禁看去,无论是这副温文有礼的语气还是那人面上温和含笑的模样都太不符合这人的风格了,不过这个邀请倒是丝毫不出自己的预料,连想都没想就说,“好,我一定会去的。”

    三号就是周三,他们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作息,宋启光自然是一到教室就和那位“寿星”道了生日快乐,但礼物是不会送的,要等到晚上再说。

    自己班的女生昨晚就在微信群上疯了一晚,宋启光还真挺担心会不会一下课就有人跑到这间教室门口来给大小姐送礼物,后来才发现自己想得有点多了,理论上和那人不熟的女生应该不知道他们“藏”在这,知道的也不会在白天就送过来。

    课间大小姐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宋启光还想象一下没准那人走出教学楼就会有小女生捧着礼物过来找他,害羞地和他说几句话,而他则会高冷地拒绝掉,留下一个风轻云淡的背影。

    事实上那个人回来的时候还真的带了几个礼物,都是包装好了的,看那风格也说不好是男生还是女生送的,宋启光也没问,那天白天他们过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是因为全部的重头戏都被压到了晚上。

    放学后大小姐照例送他出了校门,别有深意地说了句“再见,晚上见哦。”

    宋启光含笑应道“嗯,晚上见。”

    他们晚上正常的放学时间是八点四十,程夜澜的生日party也就定在了九点开场,就是为了给宾客赶到他们家的时间。宋启光为此还特意请了假,又换上了那套像样的“礼服”,到达程夜澜家门口的时候正是差五分九点。

    那个人的家除了正常的“房门”之外还有大门,两道门之间有一条小道,相较于自己上次做客两道门明显都是做过装饰的,也都站着两个仆人来迎接宾客。

    宋启光进了大厅便将礼物放在专用的桌子上,这时party还没有开始,客人们还在陆陆续续地到来,作为寿星的简小姐正端着一杯酒和两个男生说话。

    宋启光发现这场party的模式和他想象的很像,大厅基本被布置成了舞厅,有乐队,有舞池,有餐桌,客人们也都穿着正式的礼服,虽然按照那些人的年龄穿上这样的衣服实在有些违和。

    程大小姐今晚的打扮倒是很吸引人眼球,头发是整齐的分头,身上是笔挺的黑色西装,整个人的气质优雅大方,看得出有好几个女生都在悄悄地讨论他。

    宋启光也拿过一个杯子去给寿星敬了酒,然后就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这场party的宾客中有不少是他眼熟的,但要说熟悉的能说上话的就只有那大小姐一个人,眼下的情况是要他去找女生跳舞他不好意思,找男生聊天又不知道该聊点什么。

    大小姐却在这时来到了他身边,别有深意地道“你没带舞伴是吧?”

    某人的确从一开始就说过可以携伴,奈何宋启光既没有女友也不想麻烦相熟的好友,只能孤身一人。

    他点点头,“是啊。”

    “那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啊?”

    某人也不知道是在体贴他还是纯粹就为了逗弄,宋启光倒真没从那眼神里看出多少好意,想了想说“那也可以啊,不过我觉得既然是来给你过生日的我也应该请你跳一个才对。”

    他自然是想到两人那次在舞厅的场景了,大小姐却奇迹般地并没有反对,相当平静地说“好啊,等party结束了我和你跳一个,然后再送你回家。”

    宋启光笑着应了一声。

    于是大小姐果真帮他找了个女生过来,还是个从未见过的,某人给他们互相介绍一下就走了,宋启光尴尬地和女生说了句你好,后者似乎比他更害羞,红着脸小声答了一句。

    不过party在这时候也就算开始了,大小姐没去发表什么演讲,只是和舞伴一起上舞池开了个舞,随后就有好多对一起走了上去。宋启光也带着自己的舞伴一起,反正他来这就是玩的,既然没话说还不如直接行动。

    这场party的时间并不算长,一个小时之后就有人告辞离去了,本来高中生们也不适合睡得太晚,宋启光自从有了舞伴就觉得轻松不少,两人站在一起喝喝酒吃点东西,时不时再去跳一个舞,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十点半时宋启光的舞伴也和他告了别,后者又去找了程夜澜,见那人正在和几个男生喝酒,舞伴似乎也早已离开了。

    宋启光没有上前,自己拿着酒杯在一边站着,没过一会程夜澜送那几个男生出了门,大厅里除了仆人外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大小姐还没有忘了他,转过身就向他这边走来,突然踉跄一下,吓得宋启光忙过去扶住他,那个男生偏头看了他一眼,面上有些微的红晕,眼里有朦胧的醉意。

    这副神情十分眼熟,那次他们俩一起在酒店喝过酒之后大小姐的表情就是这个模样,也不知道这人的胃里是不是装了一把度量尺,每次都喝得既不多也不少,就是有点醉也不太醉的那个样子。

    宋启光说不清自己的感觉,每次这人一露出这个表情就会让他的心泛起丝丝的疼痛,不算深刻又无法断绝,让人难以忽视。

    他将人扶到了二楼他的卧室里,估计他这个样子他们也不用跳舞了,自己还是将重心放在该怎么哄大小姐先去睡觉好一些。正准备关上门那人就挣开他的手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下,扯开领子上的扣子,咕哝一声热死了。

    宋启光强压着笑意,坐到他身边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别跳了,你先睡觉,哪天再补上,好不好?”

    心里忍不住吐槽自己竟然扮演起了“妈妈”的角色。

    大小姐没有回应也没有起身,只是依旧淡淡地笑着,失神地看着前方,像是在对他说也像在自言自语“你知道么?今天晚上我爸爸没有在家。”

    宋启光“……”

    他倒是注意到了今天晚上这个家里是没有一个家长的,他以为是刻意给这些孩子随意的空间,没想到这人却说出这么一句话,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的爸爸却……

    “因为今天是我妈妈的忌日。”

    “……”大小姐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宋启光的思维彻底停止。

    “我爸爸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不会在家,他会去我们以前的房子陪伴我妈妈,那是他们结婚的地方,我妈妈的灵堂也设在那里。他从不会问我这一天都去了哪,做了什么,甚至不关心我晚上有没有回家,我知道是因为他在怪我,我妈妈就是为了赶回家给我过生日才出的车祸,那天晚上我和爸爸在家里等妈妈回来,却等来了医院的电话。”

    宋启光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可是男生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沉默的半晌他却微微一笑,像是突然清醒般地转向宋启光道“好了,我们来跳舞吧,跳完了我让人送你回去,我们明天还要继续上课呢。”

    宋启光的视线依然没有离开过他,点点头,“好,但是跳完之后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什么?”程夜澜不解地看着他。

    “我带你回我家睡去,”宋启光的面上也是浅浅的笑容,“就当,我想你了,想和你一起睡了。对了,等跳完舞你让人把我送的礼物拿上来,我想给你看看。”

    “好。”程夜澜点点头。

    “那就来吧,音乐走起!”宋启光笑着站了起来,示意程夜澜去打开音响。

    于是某人真的放出了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华尔兹,又一次牵住宋启光的手,另只手搭在他的上臂,这种明显十分弱势的姿势如今再做依然没有让他适应多少,心里的抗拒却也平淡很多,应该说此时并没有闲暇去在意那些。

    他只知道他的心里轻松了不少,不像之前仿佛被压了千斤担子般沉重了。

    对面那人却跳着跳着突然捏捏他的手说“我觉得跟你跳舞还不如和那些女生跳呢,她们的身高和我还挺匹配的,你太高了。”

    这副一本正经的嫌弃脸让程夜澜气不打一处来,冷着脸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宋启光登时笑得不行。

    一舞毕程夜澜吩咐拿的东西也被送到了卧室,宋启光示意他打开,程夜澜看了他一眼,这是一个长条形的盒子,里面装的会是什么还真不好猜测。

    他拆开包装,打开盒子便看到一个应该是卷轴一样的东西,取出来展开一看,又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竟然是他的半身油画像。

    没错,就是画像,还是画得非常形象差点让他以为就是自己照片放大版的画像,上面的男生穿着黑色西装,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有眼神里透出一种,咳咳,清冷的气质。

    不禁疑惑地看向那个人,程夜澜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自己画成这个样子。

    “我觉得和你很般配啊,”宋启光看看画像上男生的眼神就忍不住想笑,“这种高冷之花的模样多符合你的形象啊……”

    说起来宋启光从一开始想给那个人画像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应该是个什么表情,他看过那个人太多的表情,喜悦开怀也好,愤怒悲伤也罢,都只代表了某一种心情,自己无法在一张画像里将这些心情全部展现,那就索性一个都不要表现出来。

    不过那个高冷的小眼神却是自己特意画出来的,这人本来就是大小姐嘛,和他认识这么久自己发现他眼中总是有意无意地流露出这种神态,便突发奇想也给他自己“欣赏”一下。

    “怎么样,你喜欢么?”见那人一直不说话,宋启光便又问了句,还挑挑眉。

    “哼。”程夜澜拿过那幅画又重新卷好放回盒子里,收进了自己的柜子,走回来拉了一下那个人的胳膊,“走吧,去你家。”

    车子行在马路上,外面基本看不到行人,宋启光的目光又移向身边的男生,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他们两个认识一个月零一天的纪念日,而这一个月也颠覆了这么多年上学生活的固有模式,回想起来当真犹如做梦一般。

    他开了口,很想和这个男生说一句话“以后你要是不想在你家住的话就来我家吧,我们两个还能做个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