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庭前花落作流云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的永福宫人来人往,被太医和侍女团团围住,

    绪贵人躺在床上哭天抢地的喊,恨不得整个紫禁城为她震动。

    皇上携玉卿到的时候,连易正在为她施针。

    暄和大步流星踏进房门,宫女太医跪倒一片,

    暄和语气有些急促道:“都平身,绪贵人怎么样了?”

    玉卿扫了一眼连易,连易精准扑捉到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暄和坐落在外殿,似乎感受到两人的目光交集,冷冷的瞥了一眼连易,目光有些意味深长,连易见状眼神却直直对了上去,开了口:“禀告皇上,绪贵人的胎有些横置,微臣方才施了针,大约这两日可生。”

    暄和拨了拨手里的南玉菩提,心神不宁的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这是朕的第一个孩子,你们一定要时刻守着!”暄和说完目光一转看向欧阳连易接着道:“特别是欧阳太医,必要寸寸不离!”

    连易俯身道了一声遵旨,接而退步转身去了产房间里。

    里头的喊声更渐凄惨,暄和内心翻涌,也顾不得玉卿在一旁,目光毫无掩饰紧锁屋内那个生死边缘痛苦喊叫的女人,大抵在想绪贵人为他付出良多,以后更要优待云云。

    玉卿坐在暄和对面,重新复宠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譬如现在,他明目张胆的想着别的女人,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他目光如炬。

    暄和坐在永福宫直到深夜,窗外的月亮格外明亮,星子细细碎碎高悬于空,玉卿隔着五瓣菱花窗,瞧着远处的寒月,淡淡苦笑了一瞬。

    尧公公:“皇上,夜深了,您先去歇了吧。这边有太医看守着,必是顺利平安的。”

    暄和微闭着眼,手指不停的拨动着蓝玉菩提,声音陡然:“无妨,朕守着她。有朕在,她安心。”

    玉卿喝茶的动作顿了顿,这语气熟悉又陌生。

    她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凌乱,自己这些年算什么呢?

    永福宫的气息让她越来越喘不过气,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努力,除了爱……

    她正准备起身回宫,暄和却突然开了口…

    “玉儿,陪朕谈谈心吧…”

    暄和看着内屋继续道:“朕一年前初次见到绪千世,方才知道什么叫一见倾心。但她跟你不同。”

    玉卿起身的动作僵在原地,既而笑了笑:“是吗?”

    暄和正准备再开口,屋内的喊声却陡然升高!不同于之前的喊,这次确是声嘶力竭。

    里头的太医开始高喊着端热水,拿剪刀、熬参汤云云……

    暄和心急如焚,几乎要冲了进去,尧公公一把拦了下来,“皇上,产房污祟,万万不可啊!”

    两相推脱之间,玉卿朝暄和福了福身,:“皇上,臣妾替您去里头瞧瞧吧。”

    暄和停下了动作,转头几乎将希望尽数交到了她身上,

    “如此,甚好!”

    玉卿没给他生孩子,这是她唯一的痛。如果能在此事上尽些薄力,也是好的。人之将死,便无妨是她生,还是别人生了。

    玉卿思绪万千,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绪贵人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她的额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鼻翼一张一翕,急促的喘息着,嗓音早以沙哑,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手臂上青筋暴起,满眼泪光……

    不得不说,她有些心疼,毕竟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同为女人,她十分心疼,同为女人,她亦十分羡慕。

    绪贵人确实长的很美,即便是现在这样面目狰狞,依然一股子柔弱清丽的模样。难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