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兄弟态度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咋了?”田老头神情一凛,紧抿着嘴,眼神阴鸷的盯着田莲花。

    田莲花眼中闪过一抹惧意,垂下头快速说道:“今天隔壁饭铺家在京城做买卖的亲戚来了,他们认识三哥,说是三哥这次回来根本不是养伤,而是——”

    田青安心里咯噔一声,暴露了!

    “是啥?”田老头看了眼田大壮,又转回头,紧紧盯着田莲花。

    “而是三哥在京城得罪了贵人,才不得不跑回来避难!”田莲花一口气说完,歉意的看着田大壮,这么大的事儿,她没法瞒着。

    同时心里又隐隐庆幸,因为顾忌着老娘,没有跟三哥说她的想法,不然她现在非得后悔死!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遗憾极了,真是没想到,三哥居然给皇家干活儿,这多好的差事儿啊,要是没有得罪贵人,她无论如何也得给怀书说下来!

    “老三!你说!”田老头没有急着问话,也止住了急冲冲站起来的田老太,先点燃了烟斗,喷出一口浓烟后,才哑着嗓子,声音平静的问道。

    此时三张桌子,除了田青安那一桌的孩子不懂事儿之外,剩下两桌人面面相觑,有人一脸茫然,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漠然,有的暗悄悄看热闹,彼此偷偷交换着眼神。

    田大壮早知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并不觉得意外,“也不算是贵人吧,准确来说是贵人家的管家。”

    “怎么回事儿?”

    “就是在贵人家做工的时候,看到他们欺负一个小丫鬟,跟我家红枣差不多大,不忍心,帮了一把,那管家把我记恨上了。”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

    “你们一家回来就是为了躲那个管家?”

    “也不全是,我手腕受伤了,至少一两个月没法子做工了,闲着也是闲着,就回来看看,顺便也给师傅上上坟。”

    “莲花,还说啥没?”

    “啊?”田莲花回过神来,“哦,爹,好像说那个管家的妹妹给那家贵人做了小,管家放话,他不会放过三哥的,正在京城打听三哥的消息呢……像是,像是想找来。”

    这句话犹如捅了马蜂窝,顿时两张桌上的人按捺不住了,“三叔这是想拉着一家人下水吗?”

    “老三,你这样可不地道!”

    “老三,不是二哥说你,你这就不对了……算了,二哥也不多说,你赶紧收拾东西走吧,俺孙子还没生出来呢,可不能让你给祸祸了!”

    “就是,他三叔,俺可听人说了,这一人犯错,九族连坐,你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害了整个村子!”

    “媳妇说的对,爹,得赶紧找族长把三弟迁出去,俺孙子不能还没出生就得罪人!”

    “俺孙子以后可是要考秀才的,要是被三叔给连累可就麻烦了!”

    ……

    你一句我一句,主旨就是趁着人家没找来,赶紧滚蛋,别牵连了他们!

    田青安同情的看了眼田大壮,真可怜,有这么一群兄弟姐妹。

    “你们够了,一个管家而已,至于怕成这样吗?一群怂包!”田老四田大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这可是你们兄弟,你们这说的啥话?是兄弟说的话吗?”

    “老四,宰相门前七品官,不是俺们非要赶老三走,实在是牵连太多啊,你瞅瞅上田村多少人,二百户人,你想让这么多的老老小小给老三一家陪葬?”田老二一副我是为了大家好的样子,“你以为俺愿意赶老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你看看这一院子的孩子,再看看咱爹娘,操劳了一辈子了,还没享福,就得为老三赔上命,你忍心吗?”

    “二哥,事情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一个管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还要人命,他敢!”

    “老四——”

    “你们给我闭嘴!”田老头一烟斗摔在桌子上,“老三,你真的就帮了小丫鬟一下,没干别的?”

    “没有。”田大壮摇摇头。

    田老头拧着眉,不知道在想啥。

    田青安也托腮,屏蔽掉耳边桃花幸灾乐祸的声音,摆摆手,让田美宝先别说话,她需要仔细的想想,如果田莲花带来的消息是准确的话,那么,这个事儿明显不对头!

    先不说一个管家就算有个做姨娘的妹妹,他好歹是国公府的奴才,不至于因为罚一个小丫鬟,田大壮管了闲事儿就无聊到追到家里来,更何况管家已经出气了,他故意破坏了做好的家具,让贵人因此发怒把老爹打了二十板子,之后又让弄折了老爹的手腕,更是将他们一家逼出了京城!

    但这就是这里的常态,在这些贵人眼里,人命如草芥,能让你活着,你就该感恩了。

    至于后面的,说是把他们赶出京城,更多的是管家狐假虎威,所以他们都觉得这事儿过阵子大家都忘了,他们家可以回京城了。

    到这里,这事儿还算正常。

    想到之前娘和爹去京城,发现她家宅子附近有人盯梢,田青安皱紧了眉头。

    他们当时注意力在别的上头,就忽略了这点。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不正常了,家具是贵重,但不是不能重新做,一个国公府还不至于缺少材料,所以,贵人是不可能把心思再放在他们家身上的。

    那,会不会是管家。

    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不是随便说说的。

    田青安同样觉得不可能。

    如果事情真的如田大壮所说的话!

    这个事儿太小了,根本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能在国公府做到管事的人,不至于没脑子到这等程度,浪费精力,浪费时间。

    当然,这一切的假设,都建立在这个管家,这个贵人是正常人的情况下。

    如果心理有问题,有精神病啥的,比如说偏执,心理阴暗,反社会,敏感多疑,被害妄想症啥的。

    那她只能说自认倒霉了!

    当然,这种情况几乎可以排除,概率太低。

    总结一下,田青安觉得,这里面还有事儿,要么是老爹隐瞒了其他重要信息,要么是老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惹祸了?

    田青安头疼,要不跑路算了,跑到南方去,难不成还千里迢迢追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