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王五六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五六一直觉得有些不真实。

    上一刻,他明明在闻人红英的房间里找药囊,下一刻怎么就从牛宝宝的床上醒来。

    他明明只是做了一个让他极端舒适的梦,可那个梦怎么就成了现实!

    他是惶恐欣喜忐忑愧疚以及迷茫的。

    牛宝宝在他心中似女神一样高不可攀,可他却亲手将这女神打落凡尘,变成了他实质意义上的妻。

    牛霸、牛丕要置他于死地时,他不闪不躲不避,如果一死能弥补他的过失,他可以慨然赴死。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可他非但没有死成,在宗门师长和望海宗的协商下,他居然成了望海宗的上门女婿,牛宝宝堂堂正正的未婚夫婿。

    虽说要达到化神期,他才能跟牛宝宝成亲,可他真心实意愿意等,也愿意为之努力。

    而让他跟着去望海宗,他有些犹豫。

    虽说他在隐贤宗只是一名普通弟子,但他勤快,乐于助人,在众弟子中极得人缘,又深得师父器重。

    他真的担心,若是他去了望海宗,师父要是不习惯别的弟子倒的尿壶,尿不出来怎么办?

    而望海宗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难道就不能等他到了化神期再去迎娶么?

    可根本就没有人顾及他的心情,直接将他打包送到了望海宗准备离开的队伍里。

    正像没有人顾及牛宝宝的心情,直接将她的未来与王五六捆绑了一样。

    看到依旧哀哀哭泣,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的牛宝宝,王五六不由得低声叹了口气,心底打定了主意,一定会对她好。

    望海宗的人准备离开,他们不想惊动任何人,毕竟发生了这么不光彩的事情,他们又忍气吞声地咽下了这口气,他们实在不想看到隐贤宗弟子暗含揣测的眼光了。

    可刚拿出大型飞行法器,还未登上去,客舍就呼呼啦啦进来了一大堆人。

    为首的是郝兴盛,他的脑门上仅仅贴了一块膏药,比昨天少贴了一块,预示着他此刻的心情还不错。

    跟在他后面的是一排弟子,抬着一个个箱子。

    弟子们将箱子抬进来,很快分成了两份,一份少点,一份规格相当隆重。

    还有四名弟子身上扎着红花,站在了隆重的那一堆礼物跟前,貌似他们也是礼物。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望海宗的人集体一脸懵,隐贤宗又搞什么阴谋。

    “牛掌门,我们隐贤宗与望海宗同属中州域,历来守望互助,共同进退,以后两家结成亲家,更要多亲多近。

    本来,想多留你们几天,可牛掌门执意要走,我们也不好强行留客,这是一份践行的礼物,还请笑纳。”

    郝兴盛指了指那一小堆的礼物。

    牛霸脸色阴沉,未发一言。

    内心却在狂骂:鬼才和你们守望互助!鬼才和你们共同进退!鬼才和你们多亲多近!

    不过,郝兴盛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脸色,而是介绍起了另一边的那个大堆的礼物。

    “这些是王五六的嫁妆,那四个是陪嫁,孩子小,很少出门,还请牛掌柜多多照顾担待。”郝兴盛表情那叫一个谦虚和气。

    他十分不解姬世宇为什么让王五六送上门去受气,还附送了大批的嫁妆。

    可姬长老一脸神秘,只说这件事情亏不了,现在牛霸恨他们恨得要死,可不出几年,牛宝宝有了孩子,他们隐贤宗必会大赚特赚,现在不投资,才是真亏。

    郝兴盛对于姬世宇的卜算之术十分信服,自然遵命行事。

    他不知道的是,姬世宇根本不会任何卜算之术,全是听了荼白的吩咐。

    听说是王五六的嫁妆,牛霸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他莫名地就觉得那些礼物十分刺眼,很想上前毁了它们,可已经同意了王五六当上门女婿,再计较这些细节也没有任何意义。

    郝兴盛和牛霸在一边寒暄。

    另一边,跟在那些礼物后面的,还有一些弟子,这些人拿的东西就五花八门,极具个人特色了。

    他们是来给王五六送行的。

    “六哥,这套护膝你拿着,以后下跪挨打的时候记得保护好自己。”

    “王哥,这几块灵石你拿着,总得有点私房钱。”

    “五哥,谢谢你以前照顾我,这瓶气血丹大婚以后再用,这可是万金难求的哦!”来人对王五六挤眉弄眼,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色。

    王五六一头雾水,大婚的时候为什么用气血丹?

    难道担心他狂喷鼻血而亡吗?

    想想也有可能!

    既然是对方的好意,那他就收下,大婚以后再用。

    眨眼间,他的怀里就抱了一大堆东西,有吃的、喝的、用的、法器、丹药一大堆,还收获了几名女弟子的眼泪。

    最让王五六意外的是,他居然在前来给他送行的弟子身后,看到了极清隽飘逸的荼白。

    他是认识荼白的,知道他向来清冷不搭理任何人,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为何他今天前来送他?

    荼白本不想自己来的,可他罚了小师妹抄写经文,也不好意思改口,师父又一大早跑得不见人影,他还有话要交代王五六,只得亲自下了山。

    “荼白师兄。”王五六恭敬问好,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见到荼白,总会打心底里生出敬畏之情。

    荼白对着他缓缓点头,轻轻抬了抬手,一块玉简散发着荧光,飞到了王五六面前。

    “这是送你的礼物,里面是一篇功法,极适合你。此去望海宗,你会经历多种磨难,只有动心忍性,坚守本心,才能否极泰来。”荼白淡淡说道。

    以他的性子,他是极不愿意牵扯人世因果的,可牛宝宝指使王五六偷入闻人红英房间,如果他不出手,闻人红英一定会遭遇极难堪的境地。

    虽然牛宝宝和王五六本就有缘,但缘分却在以后。

    荼白出手将王五六扔到牛宝宝房间,又打晕银面,给牛宝宝下了同样的情毒,实则把他们原本的姻缘线搅和得一团乱。

    为了王五六这几年少吃点苦,减轻一些因果,荼白只得送他一个机遇,至于能不能抓住,就看他自己了。

    王五六恭敬接过,道谢。

    在隐贤宗能交到这么多朋友,他知足了,同时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像他这样的人,想必在哪里都能闯出一方天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