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重病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柏大人,许久不见。”沈燕珺这才是率先打招呼,毕竟他早就已经把这个人当做了自己的朋友。

    柏力珩如今听到了沈燕珺的声音,才觉得心中很是惭愧。

    “王爷,王妃。”

    他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有一些嘶哑,沈燕珺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心里一定是十分的煎熬,如今的柏力珩看上去比以前真的清瘦了许多。

    估计,也是受到了上次那一件事情的影响,所以才会如此。

    “大人,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我和珺儿实际上都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今天我们来问你,也只不过是想要知道一些最基本的事情而已,所以你不用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顾长靖说着,这才是和沈燕珺坐下。

    沈燕珺在这个时候四处地看了看,才发现并没有看到那个老太太的人影。

    “柏大人,您的母亲还没有找到?”沈燕珺有些关系的问了一句,因为她对于那哥脸色和蔼的老太太实在是很有兴趣。

    这下,柏力珩只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更加的难受,这时候才是摇了摇头。

    “之前我之所以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实在也不是我的本意,只是我也是无奈之举,我回到了这里以后才发现我母亲居然被那些人给控制住了。”柏力珩有些无奈的开口。

    这下,沈燕珺也就明白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一切,但是却并没有责怪眼前的这个男人。

    因为就算是换做自己也不一定会保证做的比他更好一些。

    所以在这个时候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情也的确是没有办法。只是现在也不知你母亲的状况如何,褚瑞安虽然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但是他却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们。”沈燕珺无奈的开口。

    柏力珩也明白这件事情不会有这么的简单。

    “我之所以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这只不过是因为我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了,如今我母亲是否还活着?我都不知道。”柏力珩有些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

    沈燕珺在这时候想到了那个很是慈祥温柔的老太太,也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们实在是太卑鄙了,这样对待一个老人我都有些看不下去。”沈燕珺说着,这才是看了看顾长靖。

    顾长靖只是看到了这个眼神就明白了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才是看了看柏力珩。

    “柏大人,如今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怪你。只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出证据,把他们两个人给打败才是。所以那些日子你到底在天仪族经历了一些什么?”顾长靖在这一下才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柏力珩脸上的神情却也不是那么的好看,但是还是一五一十的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给了他们两个人。

    “如此看来,容湮柔的确是有些很大的嫌疑。但是如今我们除了可以证明他的确天仪族的人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了。”沈燕珺说着,顾长靖在这个时候才是点了点头。

    “是啊,这些事情还不能够太过于着急,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翌日,上朝的时候,顾逸清和顾长靖两个人还是在因为上一次的事情什么都不肯多说。

    顾逸清说了没几句以后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十分的疲惫,没有办法待在这里继续坐下去了。

    小安子只看了顾逸清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各位大人,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小安子开口,这下居然也没有人多说什么。

    顾长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他的脸色苍白的有些不对劲,如今只觉得心里很是担心。

    这样也就把昨天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下朝以后就直接和沈燕珺去了上书房。

    小安子看到了过来的人是顾长靖,自然也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尴尬。

    他们两个人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如今自己也不知道要不要让这个男人进去了。

    这个时候,顾逸清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皇叔,皇婶,你们快些进来吧。”

    顾逸清说着,小安子这才是放心的让开了道路。

    如今沈燕珺看着顾逸清,谁看到他的脸色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这下才觉得心里有些担心。

    “皇上,你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苍白?上一次吃了那个解药以后不是都已经缓解了吗?”沈燕珺有些关心的开口,这下,顾逸清也就只好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给了他们两个人。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些日子我明明觉得已经有些好转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今日开始,又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小安子听到了顾逸清的话,这才是补充了一句。

    “齐王殿下,今天早上皇上起床的时候就开始剧烈的咳嗽,甚至还咳出血来了。奴才心里实在十分担心,还请齐王殿下能够想想办法才是。”

    小安子真诚的看着顾长靖。

    他有预感,如今只有顾长靖能够帮忙了。

    “皇上放心,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去找一个名医来帮你解决,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毒药,任何人都解不开?”

    顾长靖只不过是这么想着就觉得心里十分的生气。

    只觉得这件事情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些,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其中确实都和那容湮柔有些关系。

    故此,也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到了哪里去。

    “皇叔,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真是因为这件事情死了,也就只好把这个国家交在你的手上。”顾逸清如是说着,顾长靖这时候才觉得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毕竟在前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怎么可能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这一定是和那个女人有关系。

    可是无奈的事只要一提起和容湮柔的事情,顾逸清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所以这件事情若是想要办好的话,的确也是有些为难的。

    “皇上,你不必担心,我一定会找到一个大夫治好你的疾病。”顾长靖说着,沈燕珺也点了点头。

    “天下这么多的名医,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能够治好你的病。”沈燕珺说着,顾逸清也觉的宽慰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