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最初的决意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头重重地磕到床沿时,罂漓漓才发现原来这又是一场梦。只是,这次的梦境却和以前大不相同,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梦见被追杀之外的场景,可惜却依旧没什么好事。

    想起梦中的少女,罂漓漓将信将疑地轻抚自己的眉心,却真的隐隐摸到了如镰刀般的印记,她赶紧收回手,不敢再深入地想下去。

    环顾四周,罂漓漓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合衣睡在莫奕房间那仅有的一张床上,甚至还盖着被子。她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才发现莫奕已经倚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心头一暖,罂漓漓悄悄地走了过去,看到莫奕没有任何反应似是在熟睡中,她索性大胆地蹲在沙发前,细细地打量起这个俊俏得过分的男子。

    目光淡淡地扫过他微微簇起的眉头和那直挺的鼻梁,这个男人的五官长得如此地俊逸,俊逸得让身为女人的罂漓漓都觉得自惭形愧。

    最终,她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他那即使是睡梦中也抿得极紧的薄唇--都说薄唇之人却也是薄情之人,却不知道这人是否亦然?

    可是,他却是瑶姬所深爱的那个人,为了他,甚至可以对自己施咒,就算万劫不复也心甘情愿。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呢?

    罂漓漓过去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在她的心里,始终是觉得对方少了些什么,也或许是她自己少了些什么,总觉得那些人对她来说都像过眼云烟一样,并没有那种想要同对方长厢厮守或者生死相许的感觉。

    是因为自己生性淡漠呢,还是因为对方并不是她真正想要寻找的那个人呢?她无从所知,只是,对于瑶姬这份无怨无悔的爱,说不感动,其实是假的,只是,感动归感动,她却并没有要将自己的身体拱手让人的高尚情操。

    毕竟人生是自己的,不管前面是不是荆棘坎坷,都该按照自己的意图去走上一遭。

    目光触及莫奕那只带着朱雀印记的手,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莫奕之前会注意到自己,大概也是因为自己跟瑶姬有着同样的面孔吧?可是,如果他知道瑶姬就是当年那个施咒的刹墨巫师的话,会是什么反应呢?

    或是也许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呢?

    身体轻微地颤栗着,她不敢去想,她甚至打从心底里害怕去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还能去相信谁呢?罂漓漓宁愿自欺欺人地让自己不再深想下去…..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瞒下去,将这一切瞒下去,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在那种既恐惧又无奈的心理驱使下,罂漓漓决定暂且将这梦中的一切尘封起来,她是罂漓漓,不是瑶姬,前世和今生是两码事,既然自己挣脱了五百年的束缚,重新坠入轮回,那么一定是有她自己存在的意义!

    罂漓漓决定要甩开前世的束缚,试着自己去寻找答案。

    “对不起,也许因为我的任性,会让你失去了一个立刻解开‘朱雀之殇’的机会,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自己找到其他办法的…..”罂漓漓悄声地对看似熟睡的莫奕许下这样的承诺,然后转身走向莫奕的房间,却没发现,在她转身的时候,莫奕的眼皮轻微地跳了跳,他那抿得极紧地唇角微微地勾起一丝让人摸不透的弧度。

    因为他知道,那一天,也许不会太远了!

    罂漓漓体内的封印维持不了多久了,那股神秘而庞大的刹墨巫师的力量正在悄然觉醒,命运的齿轮已然转动,谁也无法阻拦….

    包括罂漓漓,包括瑶姬和他自己。

    那一夜,罂漓漓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自己披散着一地的长发,指尖萦绕着青幽幽的火焰,那越燃越盛的火光,似乎要将她整个身体吞噬一般,她试图拼命地呼喊,却发现自己叫不出半个音节。

    好半晌之后,她终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试图控制或者熄灭那指尖越燃越烈的火焰,却发现那火焰就如同被禁锢在自己体内很久,却突然被开了闸一般,那样肆意地燃烧着。

    更不可思议的是,浑身上下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就像是全身的肌肤都在呼吸着…..

    次日,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罂漓漓便悄悄地溜出了莫奕的公寓,虽然莫奕提醒过她不能离开公寓超过100米,那是他设定的结界范围,一旦出了结界,后果….

    但,罂漓漓显然不是一个听话的主儿,更为匪夷所思的是,今天的罂漓漓特意换了一件薄薄的雪纺纱上衣,左肩上的那只朱雀印记若隐若现,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朱雀的翅膀仿佛在缓缓地伸展开来….

    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前行着,罂漓漓的身体慢慢地拐入一条无人的小巷中,她在心里默念着什么,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一触即发。她甚至听得见自己的牙关颤抖的声音,可是,她不能害怕,不能后退,她必须要做一个试验,一个危险的赌博试验。

    98,99….

    罂漓漓的左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呼吸也变得凝重起来,她慢慢地抬起腿,迈出了那最后的一步。

    …………寂静,周围依然是让人觉得害怕的寂静,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罂漓漓努力地抑制着自己内心那强烈的恐惧和随时想要撒腿撤回去的冲动,继续壮着胆子前行,她的神经此刻绷得紧紧的,唯恐放过身边那么一丝的异动,握着右手的左手在微微地颤抖着。

    突然,这看似若无其事的宁静就在那么一瞬间被打破!

    眼前一阵熟悉的白光闪过,身体像是被人拽了一把似的,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抛入一个扭曲的时空中,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又站在当日莫奕带她去过的那个废弃的工地里。

    似曾相识的恐惧感甚至还来不及侵蚀她的大脑,只听咤咤数声,数道光箭不知从何处电射而来,目标直指罂漓漓!几乎是下意识的,罂漓漓的右手瞬间便迎着光箭挥了过去!

    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顷刻间罂漓漓的身体四周便多了一道暗红色的结界,那道结界如薄膜一般若有若无,却又韧性十足,转眼间就将那数百道光箭挡回了多半!

    只是,那结界的力量却并不能跟莫奕当日的相提并论,所以还是有一些漏网的光箭穿破了结界,在罂漓漓的身上划出了无数道深深的血印,顿时鲜血四溅!

    只可惜了那件粉绿色的雪纺纱上衣,倾刻间便染成了一片血红。罂漓漓被光箭刺得连连后退了几步,虽然对手还未现身,但是奇怪的是此刻的她却并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肩上那慢慢渗出的艳红色血液侵蚀着自己的朱雀印记,不,那朱雀印记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贪婪地吮吸着鲜红的血液,紧接着,朱雀的翅膀翩然展开,一只赤红色的朱雀在罂漓漓的左肩展翅欲飞!

    此时再看她原本金棕色的眸子,骤然间已变了颜色,赤红之色在瞳孔中逐渐蔓延开来,一如梦中一般!

    当日那位熟悉的‘陌生人’卓为,此时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自从那日的短兵相接之后,碍于莫奕和她形影不离,他一直按耐着,原本以为好不容易逮到这丫头落了单,却没想到还有如此这般蹊跷的事情,莫非这是――

    不对,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莫奕的气息,莫奕并没有追来,她确实是一个人!可是这个丫头却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看来自己需要在莫奕赶来之前速战速决才行,可不能再让这到手的猎物溜走了。

    就在卓为刚刚动了杀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股青幽幽的火苗骤然自罂漓漓的指尖窜起,那火苗仿佛有生命一般,很快便锁定了暗处对手的方位,如灵蛇吐信般,贪婪而肆虐地向卓为窜去!

    不好!是幽冥火!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操纵刹墨族的幽冥之火!莫非她是刹墨巫师的传人?

    不对!她身上明明有纳禹族的朱雀印记!她是货真价实的纳禹人!怎么回事?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卓为此刻在心中暗自狂喜,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女孩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能将她生擒回去,也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惊人收获!

    可令卓为没想到的是,这如意算盘还没开拨,立刻就不灵了。因为,只是眨眼之间,形势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四周依然寂静,可是在这一片死静中,卓为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气流开始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空气中有一股神秘的幽香逐渐弥漫开来,这味道真是该死的熟悉!熟悉到让人觉得厌恶,对了,这是虚冥界里那个让人厌恶的种族刹墨人的味道!

    而且该死的还不止一个,是一群!他们正飞速地从四面八方向这边赶来,仿佛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召唤一般。是什么,是什么东西把这群煞星从虚冥界招来了?难道是自己触动了什么?卓为为自己方才的轻举妄动有些懊恼,在没弄清这个女子的真实来历之前,自己方才的行为显得有些轻率了。

    他的目光再次投向罂漓漓,这个来历诡异的女子究竟是何人?今日不下手,将来恐成大患!可是随着那股让人厌恶的气息越来越临近,卓为果断地决定暂时撤退。自己是孤身一人,连生擒眼前女子的胜算都不是很大,何况又来了一群老宿敌,审时度势不吃眼前亏是纳禹人一向的作派。

    留得青山在,日后总还有机会的,思及如此,卓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撤离。

    这厢对于自己身体的异常变化还处于懵懂中的罂漓漓可不如对手那么敏锐,她既好奇又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体内那蠢蠢欲动的力量,丝毫没有察觉周遭的形势正发生着某种变化。

    当她正全神贯注地试图搜寻对手的踪迹时,忽然只觉背心一凉,整个人如同被点穴一般再也动弹不得,她甚至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拦腰抱起!

    光影交错间,她已然被带回莫奕的公寓。此刻惊魂未定的她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对方那张紧抿着薄唇,熟悉又微怒的面容,心中万般埋怨不甘也只能生生地咽了回去。

    她呐呐地低着头,用几乎细不可闻地声音说了一声:“对不起。”

    莫奕挑眉,知道罂漓漓是在为自己的擅自行动而道歉,他的薄唇一撇,没有接腔,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怪异。

    而满脑子只想着要怎么向对方解释自己任意妄为的罂漓漓,此时却没发现对方此刻怪异的表情。

    莫奕方才是真的紧张了,直到回到自己的结界中,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差点就坏了大事!他在心底懊恼,其实从罂漓漓踏出他的公寓开始,他就暗中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一路跟随,直到她被卓为卷入异时空,为了防止被卓为发现,莫奕刻意让自己和剑拔弩张的双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知道罂漓漓想做什么,而对于这样的冒险行为,其实他并不反对,或者说打从心底是乐意见到的。舍不得孩子是套不着狼的,他知道要激发出罂漓漓体内的潜能,必须得下猛药,而这剂猛药自己无能为力,所以,一定程度的冒险是必须的。

    本来他的算盘打得也很不错,按照之前交锋的经验,直觉告诉他,这个叫做卓为的家伙危险性完全在自己的能力可控之中,所以只要适当让他们交锋,让对方将罂漓漓体内的刹墨巫师之血唤醒即可,一旦罂漓漓有性命危险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罂漓漓的能力竟然苏醒得这么快,还这么彻底,甚至连幽冥之火都引燃了,为此还把虚冥界的刹墨人都招来了,那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差点就让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切功亏于溃,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大大的失策!

    还好莫奕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刹墨人的气息,他果断地从背后偷袭罂漓漓,强行将她的灵力封印带回了自己早已布好的结界之中。

    这道结界是他精心设置的,能够隔绝一切罂漓漓的气息,至少能够暂时迷惑那些陆续赶来的刹墨人。

    刹墨巫师辨识同伴的方式是通过血液,所有刹墨巫师的血液都带着一股奇异的幽香,而卓为在打斗中或多或少溅到了罂漓漓的血,希望那股微弱的味道能够将刹墨人引开。

    虽然迟早会被刹墨人知道罂漓漓的存在,但是能瞒过一日算一日。只要多一日相处,也许就有机会让她体内瑶姬的力量苏醒。

    莫奕没来由地脑海里忽然闪出另外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个人’要是知道瑶姬转世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吧?按他的脾气,就算是上天入地下黄泉,也绝对会将瑶姬抢回去吧!

    思即若此,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她纠正一些不必要的念头,以免她重蹈覆辙,坏了自己的大事:“以后别这样一个人鲁莽行事,知道嘛?那个人,不是你自己可以对付的。”

    而这番话听在罂漓漓耳中,却是另外一种感觉。她压根不知道莫奕心中这些小算盘,她只道是莫奕在为自己担心,心头一暖,竟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完全会错了意。

    其实对于方才自己体内这些神秘的力量,罂漓漓是有些又惊又喜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要和那些纳禹人一样,要依靠残杀同伴而活下去,但是若是能够有机会去改变那些未知命运,罂漓漓便一定会去做尝试!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只要她努力过了,拼尽全力了,便不会后悔!

    这便是她今天冒险做这番试验的真正目的,她知道莫奕并不能保护自己一辈子。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悠闲下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必须得做点什么,要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虽然不知道体内那些变化和力量究竟是因为诅咒还是因为瑶姬,但是,她相信,自己体内应该还有更多的力量会渐渐苏醒!既然命运选择了她,那她也不能够退缩!

    而对于莫奕,她其实有着一种复杂的感觉,虽然目前来说,他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同伴,可是那是在他不知道那些前尘旧事的前提下,如果一旦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的态度会如何,这是她无论如何不敢去想象的。

    如今的她,只能在钢丝绳上找寻自己的生存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