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卷 第1078章 饲马牌场应有尽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的眼神就是一凝。

    面相忠厚老实的小伙子我见过,他是王狂霸的儿子,当日,王家人都坐了幽灵磁悬浮,我当然是见过的。

    论起来他比王倩儿小几个月,得喊王倩儿姐的。

    端着簸箕的青年到了破旧马厩之前,对老马打着招呼“老伙计,来,开饭了。”

    老马早就眼睛放亮的盯着小伙子了,一看小伙子将草料放置马槽中,就高兴的打了个大响鼻,低着头开心的吃了起来。

    “慢点吃,老伙计。”小伙子抚着老马的大头,很有感情的样子。

    但我的瞳孔已经缩紧了!

    因为,老马食用的草料太讲究了。

    那是‘精饲料’!

    所谓的精饲料,就是古代用来养军马的饲料,主体是苜蓿、豆类、麸皮类和谷类,里面还要拌上熟鸡蛋补充蛋白质。

    总而言之,战马这种生物就是烧钱的玩意儿,古代军事有言,军马未动粮草先行,这里面所说的粮草,粮指的士兵食物,草指的就是军马的吃食了。

    可见军马所需的饲料多么的重要。

    而此刻,老王家这匹瘦弱到不行的老马,食用的竟然是军马规格的精饲料!这是何等奢侈的事儿?

    我狐疑的打量一番王家院落,若说旁边的村长家是全村最富裕的,那老王家应该就是全村最穷的吧?

    这村子中九成以上都是大瓦房,即便破旧,那也远不是茅草房所能比的。

    老王家院子中全是茅草房,可见穷成了什么样?

    再说,那匹老马一看就是一辈子吃不好也休息不好的命,若是早就精饲料的喂养,也不会衰败成这般模样。

    这样一来就只有一个结论了,那就是,老马是最近时日才吃上了堪称‘马生巅峰’的精饲料的。

    换言之,最近,王家有钱了!

    非常有钱的那种,不然,不可能对匹老马这般大方。

    “小度,你注意那小伙子内里的衬衫没?”

    刘姨忽然传音。

    我一惊,这才将眼神挪到小伙子的衬衫上。

    他外头穿着一件农村常见的深色外套,里面是件不起眼的深灰衬衫。

    画面被拉到眼前来,我看到衬衫衣领那里的商标了。

    我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那是件非常值钱的衬衫!

    那个商标是国际大牌子,这么说吧,那大牌子出的衣物、首饰和手包,每一件的价格都是以数万元开头的,只说他身上的这件衬衫,保守估计至少价值三万块以上。

    这样的名牌,说实话,我都没舍得给自己买上一件。

    “王家这是多有钱?”

    “还有,钱从哪里来的?”

    联想到很可能是王倩儿死亡之后王家突然暴富的,我忽然就升起了一股怒意。

    但我知道还没有证据能证明王倩儿的死和王家暴富是因果关系,所以,只能抑制住冲动。

    刘美赫打了个手势,我俩绕过喂马的小伙子,从他半打开的房门处窜了进去。

    刚进入主屋,我和刘美赫就惊呆了。

    屋内,王家人汇聚一堂,正热火朝天的打麻将呢。

    王家老太太坐庄,两个儿子和大儿媳妇作陪,二儿媳妇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一旁端茶倒水的。

    “胡了!快,快,给钱。”

    王家老太太红光满面的往前一推麻将牌,大喊大叫的。

    “娘,您今儿手气真好,儿子不是对手,甘拜下风。”王家老大王狂猛从身旁布兜中掏出一捆软妹币送到老太太面前。

    二儿子王狂霸和大儿媳也都笑着摇头,随手送出两捆软妹币到老太太面前。

    “哈哈哈,手气来了神仙都挡不住啊。……大孙子,二孙女,我人老了要钱做什么?喏,给你俩当零花钱吧。”

    老太太豪气干云的一摆手,将钱塞给旁边倒茶的年轻男女了。

    其中的那个小伙是王倩儿的大哥,而那个其貌不扬的女孩,是王倩儿二叔王狂霸家的妹纸。

    她也是外头喂马小伙子的妹儿。

    “谢谢祖母。”两个年轻人喜笑颜开的收下三捆钱,看样子并不多稀罕。

    我和刘美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家人,又看看他们手臂上的黑布条,确认他们是带着孝的,然后,我俩对视一眼。

    “刘姨,是我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你能在王家人脸上看出一分死掉两个亲人的悲痛吗?你说,他们是不是化悲痛为欢乐了?”

    我快被气炸肺了!

    王倩儿和王狂彪尸首未寒的,他们的家人,包括辈分最高的老太太,却沉浸在暴富之后的享乐之中?

    这是什么意思?

    “你没疯,世界也没疯,王家人更没疯!他们不是化悲痛为欢乐,而是,本就很欢乐,王倩儿和王狂彪的死亡,让他们欢乐了,原因未知。……这事儿不能光靠猜测,容易走偏。”

    刘美赫提醒我一声。

    因为,她知道在我的眼中,王家人手中那一捆捆的红色大钞,就是王倩儿和王狂彪血肉换来的!

    她提醒我要客观冷静的看待事物,没有证据之前,莫要被先入为主的想法占据了大脑。

    “去看看他家的厨房。”刘美赫忽然建议。

    我恍然,阴沉着脸点点头。

    我俩不出声的离开主屋,正好和喂马归来的小伙子迎面相遇。

    我们慌忙避到一边去,看着小伙子眉宇间洋溢着的欢快之意,我真想一拳头砸过去。

    “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停的提醒自己,才放松了握紧的拳头。

    要不是王狂彪至今还没被解封出来,我真想当面询问他,王家这一屋子人是怎么回事?

    我和刘美赫绕进不远处的厢房之内,这地儿是厨房。

    进入厨房,即便我和刘美赫见多识广,也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说呢?

    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别的不说,只说松露和鱼子酱,就有好几个大牌子的!海参、鱼刺、燕窝、肥牛……,都是新鲜的。

    这地儿连个冰箱都没有,名贵食材就这么样的摆放在案板上,太惹眼了!也不知是怎样保鲜的?

    “古代帝皇的御厨食材,也不过于此了吧?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刘美赫讥讽的说了一句,眼神逐渐的冰寒起来。

    若是在以富裕闻名各地的药娘村中见到这么多的名贵食材,虽然还是会感觉奢侈,但也不是接受不能。

    但眼下可是以贫困而出名的杏神村啊,冷不丁的见到这些玩意,视觉冲击力太大了!

    “王家,有鬼。”

    我再度握紧了拳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这句话来。

    地府巡灵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