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哦~是的是的没说错。”

    短暂的停滞紧接着的是同学们一个个随波逐流的起哄声,把气氛推向了高潮,脸上挂满了老一辈的姨母笑。

    干啥啥不行,起哄第一名。

    ........

    陈欲在苏软软前边先开了口,陈欲说的轻被苏软软盖了过去,在他们耳朵里只以为是苏软软说的。

    陈欲眼见她思考着自己说话有没有说错的蠢样子笑的不行。

    苏软软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好好呆着接什么词,这不是间接承认了自己要嫁他?

    干啥啥不行,背锅第一名。

    背就背了,大不了让陈欲多请她吃饭算了。

    “哎呀我忘了这茬,但我妈妈不会做这种首饰什么的,怕是帮不了什么。”倪桃桃一拍脑袋有些懊悔。

    “没事没事,反正还早着呢。”陆子阳出来调节气氛。

    “怎么,着急嫁给我了?”陈欲低头轻拍苏软软的右肩,见她愣在原地怕她没听清又说了一遍,字音咬的清晰:“要是真的着急...我现在就娶你。”

    苏软软正支着下巴全神贯注打量着那套婚服,肩头莫名感受到重力,听着陈欲慢悠悠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她的眉头一紧:“娶什么娶,你给我边呆着。”

    陈欲倒没觉得怎么样,把手收了回去:“迟早的事。”

    江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便对着他们说:“快上课了,要不然大家伙先回去?”

    “对对对我们得赶紧走了,下节课是女魔头的。”

    “啊?那我也得走了不然迟到我又得罚抄!”

    几十个人听到江燎这么说都慌慌张张的收拾着打算走,临走眼神交流过后鞠躬还要说个两句:“欲哥再见,嫂子再见,燎哥再见,阳哥再见,乐姐再见,祝欲哥嫂子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

    那声音就像扩音喇叭在你耳朵发个狮吼功一样一样的,惊天动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连用三个成语也不为过。

    我靠,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来个姨妈还出喜事?

    隔壁几个班睡觉的被这声吓醒出了身冷汗,吃东西的食物掉到了地上还被踩了一脚,翘着凳子抽烟的男同学凳子“哗啦”一声往后滑连着烟头烫到了后边同学的试卷上起了火,匆匆忙忙的接水扑灭。

    几个倒霉的同学都觉得胆战心惊,怕不是惹了哪个大佬造了报应。

    ·

    铃刚打响还没三秒,班主任柴青菱就抱着英语书进了教室,今天脑袋上还带了个大红花。

    她刚站到讲台上正打算抬头跟同学们打个招呼,还不经意的露出那朵大红花,没错是大红大红的那种,还扎了个丸子头。

    看到后面的五花八门的东西占了后边的空地儿呆了一下。

    手一抖,刚拿起来的英语书被孤零零丢在了地上,整个人被好奇驱使着往后走。

    好家伙,这是谁来办了个喜事?

    同学门也都拿着书本遮遮掩掩的挡脸,竖起耳朵听,这些送的东西里当然也有他们的份。

    “我操,你们怎么不把东西搬走?”苏软软的视线往柴青菱的脚步跟。

    “没地方搬啊宝贝。”陈欲软趴趴的靠在墙上朝她脖子上看了一眼,又移开目光。

    妈的,活脱脱的勾引人啊这是。

    “谁让你们把人带来的,我觉得这下我完了,我爸要知道这回事我估计我活不过这个夏天。”苏软软气的都能剩一口气就归天了。

    “软姐,你错了,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所以说你还能活很久,说不定是下一年的夏天,或者下下年,下下下年。”许乐听到苏软软的埋冤从前边转过来小声提醒。

    “哦也对,那还有半年我走了以后记得给我多烧点纸钱还有衣服兰博基尼啥的,越多越好。”苏软软叹了一口气,下巴耷拉在桌角上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等待的却是头顶上的一个爆栗,下巴又撞了一下桌角“卧槽,痛啊。”苏软软没忍住骂了一句。

    “痛就对了,让你再胡说八道?”罪魁祸首陈欲眯着眼,手还保持着敲她脑袋的动作,脸上带着笑意的表情是个明显的宠娃娃的主。

    “就是就是,欲哥打得好!”江燎附和着伸出手指往前面比了个大拇指。

    “这东西谁放这的啊,还这么一大坨。”柴青菱站在后面左看看右看看的手指扒来扒去就跟点彩礼一样嘴里不停念叨:“喜字儿被褥枕套被单杯子食盘,哎这盒东阿阿胶不错啊,还有这么多卫生巾谁血崩了?这么多吃的啊,卧槽震惊这还有两套喜服!”

    童鞋们都没想到柴青菱居然这么开放,这跟实际年龄不符啊,只见她拖了张凳子坐下,说着脏话还从那里边拿了包瓜子“咯嘣咯嘣”的嗑,吃完的瓜子皮往旁边垃圾桶里扔:“不错啊这瓜子。”

    从脑袋往前面黑板听课的教学变成了身子往后面转的听课,柴青菱还让前面的同学把地上的英语书给她传过来。

    严重怀疑她是为了吃那堆零食大礼包。

    “那什么,我们这节课就好好聊聊天,我们还没好好了解了解,增进感情方便提高学习能力。”柴青菱又剥了颗花生米往嘴里丢。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我信你个鬼,你这想吃东西的心情出卖了你。

    “我觉得可。”那些对英语没什么兴趣的巴不得正合心意,而那些送礼的朋友们的心就像被挖掘机吊了起来。

    “行了,你们大家伙都别拘束都是自己人,这些东西哪来的,怎么还有两套喜服啊。”

    苏软软一听就知道柴青菱的钓鱼执法,这就是打算套话啊,她舔了舔嘴唇,让自己吃亏的事她才不会做。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有个同学吞吞吐吐的说了句。

    “上上节课体育课,上节课自习课,我大老远就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只不过没听清楚,还有王旭老师从我们班上完课回来脸上的笑就没停过,我都怀疑他别是被你们其中一个传染了精神上的小毛病。”柴青菱说的时候还不忘盯着在场的人的表情。

    苏软软早就知道当老师之前就需要学习心理学什么的,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

    老师果然就是老师,说话也这么文雅,神经病说成精神上的小毛病。

    “你们要是不说我就得调监控了啊,楼道里谁来过一清二楚,到时候...”

    柴青菱见他们一个个都闭紧嘴巴还是得加力度套,说什么监控肯定都是假的了她又没有钥匙也没权利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调监控,万一把她上课时间还偷吃东西说出去就完蛋了。

    这里的老师一个比一个奇葩,上课喝啤酒吃零食下个是不是还得蹦迪了?

    但也情有可原,他们这个班三分之二都是不爱学习的,爱学习的聪明的早就提前预习都不用他们讲,不会的私下里也会问,自从换了个校长他们的意见也越发的多,估计都是被压着。

    “这..我们...”有几个已经在犹犹豫豫了,估计再推一把就倒了。

    “嘴巴这么严啊,那我可要开始上课做试卷了,反正也快月考了。”柴青菱拍了拍手上的瓜子残骸打算拿着英语书起身讲课。

    “得得得,是我们送的!老师您坐下!”那几个实在耐不住性子吐了出来,他们还是比较怕试卷,什么挨骂检讨不在话下。

    “哎哟,跟我说说你们送什么了,送谁啊,怎么还带到班里来了呢?”柴青菱一听又连忙坐下拿着那包没吃完的瓜子继续做吃瓜群众。

    我天,怎么还上瘾了。

    “我送了那个喜字对杯。”

    “我送了一对喜字情侣大娃娃。”

    “一叠喜字的窗花。”

    “两个喜字的项链。”

    “双喜的情侣套装。”

    说的一个比一个起劲,还都带喜。

    苏软软突然想回去把家里带喜的东西都给捐出去,眼不见为净啊啊啊!她脑子里都是喜喜喜喜喜。

    “你们搞批发的啊?”柴青菱随手拿了一个娃娃放在大腿上,整只手也放在娃娃脑袋上,说来说去都是一对的东西。

    “不是不是,送人的。”

    “送谁啊?”

    “这个...”

    一个人也不敢说,都怕得罪了大佬。

    ........

    “给我的。”

    一片死寂沉沉的角落里传来淡定从容的声音。

    苏软软睁大了眼睛往旁边的陈欲身上看:“你干什么,提前送死啊?”

    她知道谈恋爱什么的是要被叫家长的,也不想拖累陈欲,陈欲家里怕是也对他颇以期许,以前她什么也不怕打架旷课一个也不落,可她还有一个需要得到认可的信仰。

    “没事,有我在。”陈欲让她安心。

    “哦,陈欲的,刚成年没多久就要订婚了啊,那可不是小事,快悄悄的告诉老师怎么样女方漂亮吗,几岁了,在哪读书,身高体重?”柴青菱更加想深入了解。

    这是查户口呢?苏软软不禁汗颜。

    “漂亮,过完生日才十八,就在这读书,一米六的身高,体重七十八,不过呢她好像不是很愿意嫁给我啊。”陈欲没有不耐,一个一个回答的清清楚楚。

    苏软软的面颊有些红晕显的皮肤更加的白,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童养媳啊你这是,还我们学校的,说说叫什么名字让我知道一下呗?”柴青菱摸了一把头上的大红花。

    “老师我觉得你这样好像一个媒婆。”许乐平时最喜欢和柴青菱闹,火花四射的可好玩儿了。

    “我看也是,你看大红花丸子头,老师脸上正好有颗痣哎!”

    “对对对,我记得是有的!”

    苏软软视力好,仔仔细细往柴青菱脸上一瞧,还果真有颗痣不大不小的。

    柴青菱笑得脸上的鱼尾纹法令纹都藏不住了。

    “还有女孩子会不答应啊,老师我帮你当当媒婆,帮你去劝劝小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