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偶遇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是恼怒李兰芳的不辞而别,可此时王承恩召见,徐长青只能先把这份怒火压下,过去见王承恩。

    以徐长青对王承恩的了解,这位大太监水平虽不是太高,但很多东西也算中规中矩,如此突兀的事情,必定是有要事。

    而李兰芳这小娘们,看着没什么大智慧,小聪明手段却是一套一套,让她吃亏可不容易,暂时还不用太着急。

    没有江山,又哪来的美人?

    来到这家酒楼的雅间内,王承恩正慢斯条理的喝着功夫茶,徐长青笑道:“王公,我说今早上怎么喜鹊一直叫个不停呢,原来是您这备好好酒好菜了啊。”

    王承恩心情明显不错,笑骂道:“知道你小子嘴甜,来,尝尝杂家的手艺。”

    毕竟是宫里千锤百炼出身,王承恩的茶艺真的不错,喝了几杯茶,酒菜开始往上上,话题也逐渐转移到正题上。

    王承恩看着徐长青,很真诚的道:“长青,你最近,真的不能去陕西吗?杂家也知道,很多东西,的确太突兀了。可,长青,你得明白,皇爷也难啊。如果但凡能有别的选择,他也不可能这么劳累你啊。长青,现在皇爷能信任的人可不多了,只有你是最好的选择!”

    徐长青眉头顿时皱起来,没有丝毫遮掩。

    其实来之前徐长青对此已经有了一些预料,依照崇祯皇帝的尿性,他认准了的事儿,不撕破脸是很难结束的。

    陕西现在是个什么局面?

    流民军兵强马壮,很大程度上,比之清军也逊色不了多少!

    须知,历史上山海关一片石,刘宗敏等人是顶着山海雄关的恐怖劣势,生生就要把吴三桂摁死的!

    若不是清军鸡贼的切入战场,吴三桂和关宁精锐必被灭!

    之前中原之战时,徐长青之所以能取得胜利,一方面是朝廷大势还在,徐长青和模范军只是小头,并没怎么被流民军在意,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徐长青精准的抓住了机会,抢占了有利地形,把战事拉到了模范军最擅长的防守上。

    但此时,陕西已经是泥沼,流民军明显已经调整了战略方针,更具有针对性!

    如果是没有跟清军硬碰硬之前,徐长青和模范军勉强还能一试,出奇兵,走后路偷袭,或许还有些机会。

    可此时,这就是个深不见底的大泥沼,谁进去谁灭,除非把流民军主力勾出来,徐长青又怎会让自己趟这种浑水?

    看徐长青一直沉默不语,又是如此凝重的表情,王承恩深深叹息一声:“长青,杂家也知道,这事情让你为难了,可我大明,现在真的是无人可用啊。若是你能去陕西战场,杂家可以跟你担保,你这一脉,必定可以在京里重开一府,续上祖辈的荣光!”

    “王公厚爱,长青没齿难忘啊。”

    徐长青缓缓点了点头,却并未真正表态。

    王承恩的人品虽是比崇祯皇帝强不少,毕竟跟徐长青‘一起分过赃’,但此时,这明显是崇祯皇帝的态度,把他徐长青当夜壶啊。

    没错。

    徐长青当初能趁势而起,很大程度上,也是崇祯皇帝想要另立新军,打破大明固有的桎梏。

    可没人跟他这么玩啊。

    想要马儿跑,却又不想给马儿吃草!

    如果崇祯皇帝真的把朱媺娖下嫁给他,或者光明利落的封侯,让徐长青能真正成为天下间武人的旗帜,哪怕陕西战场复杂,徐长青也愿意去尝试!

    可此时这位爷什么都不想出,只想耍嘴皮子,玩套路,徐长青怎能让他如愿?

    半晌,徐长青这才道:“王公,此事太大,长青一时也不好做决断,还请王公给长青一些时间。”

    王承恩深深叹息一声:“长青,来,咱们爷俩好好走一个!”

    ……

    虽是没谈拢,可这顿酒却是喝了一个多时辰。

    坦白说,王承恩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极具长者风范,而且与之洪承畴明显不同的是,王承恩要真诚许多。

    可惜。

    真诚并不能当饭吃,他并不是能做主的人……

    离开酒楼,送走了王承恩,徐长青坐在马车里,也在仔细思量前往陕西战场的可能性。

    此时的流民军,气势早已成,底子并不比官军差多少,一旦交战,绝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只能是针尖对麦芒的死战……

    做个假设。

    哪怕这个时空没有清军,恐怕,真正笑到最后的,也绝不是大明朝廷!

    当然,流民军也很难,最大的可能,还是吴三桂、祖家这种居心叵测者!

    若是入陕,也将意味着,徐长青将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放弃自己最大的海上优势,进入复杂的黄土高原地貌作战。

    不出意外,必将会面临流民军主力的分割包围,后勤方面,根本不会有任何保障。

    直到回到府里,徐长青已经有些头痛欲裂,还是没有理出太多头绪,索性也不再多想。

    出兵,可以!

    但是,得先看崇祯皇帝能拿出多大的筹码来,如果筹码不够,徐长青绝不可能拿着麾下儿郎们的性命去冒险!

    “爷,姐姐,姐姐走了,还是没有丝毫的消息啊……”

    刚进府门,秀儿便在这里等着了,已经哭成了泪人。

    徐长青将她揽在怀里,安慰了一会儿,也有些头大。

    此时冷静下来,徐长青也记起来,之前与李兰芳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流露过这方面的意思,可惜自己当时并没有怎么当回事。

    “秀儿,别哭了,你姐那么精明的人,不会乱来的。别着急,爷帮你想办法。”

    “爷……”

    秀儿伏在徐长青怀里,低低啜泣不止。

    好不容易把秀儿送回去休息,吴三妹快步迎上来:“哥,怎么回事?什么人丢了?”

    “没事,一个之前认识的小婆娘,是秀儿的姐姐。三妹,这事儿你操点心,让人手多打听打听,一个女人不容易,别真出了什么事儿。”

    “好。”

    给吴三妹找了事做,徐长青回到内书房,一时也有些疲倦。

    此次来京师封赏,封赏其实只占了徐长青目标的一小部分,毕竟,就算徐长青不来,封赏也不会少了徐长青的,而以崇祯皇帝的性子,哪怕徐长青拼了命去争,也不会有太大改观。

    徐长青真正的目的,是想在京师建立自己可靠的情报机构!

    然而,现在来看,这真的很难。

    没有合适的人手,也不具备合适的平台。

    做情报,最好的机构便是三教九流,又尤其以青楼这种客流量大,逼格又高的娱乐场所为佳。

    可徐长青就算能买青楼,却是没有可以信任又能撑起来的人手,这几乎是个死循环。

    李兰芳在这方面倒是有些天分,可惜,时间太短了,两人对彼此的信任程度还不够,李兰芳也究竟太年轻了些。

    ……

    接下来两天时间,徐长青一直呆在府中没出门,也算是韬光养晦。

    王承恩倒是也没有再逼徐长青,毕竟,这种东西逼也逼不得,否则万一徐长青真的在陕西战场出了事儿,便是他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随着又一场如酥般的春雨到来,封赏方面,终于传出来消息。

    不出意外,封赏将会在这个月末进行,还有三四天时间。

    可惜,小道消息现在满天飞,谁也没有准信。

    而李兰芳这边,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是离开了京城还是什么,没有一丝消息。

    一大早,吴三妹带着秀儿、卞玉京和陈圆圆几女去寺庙里烧香,徐长青也乘马车,只带了李七郎他们十几个人,换了便装,没有什么目的性的在城里闲逛。

    相比于战马的威武,此时徐长青也有些喜欢上了马车这个交通工具,主要是够私密,可以看风景,但别人又看不到你。

    不知不觉,马车来到了宣武门大街,远远就看到宣武门的大门。

    徐长青想了一下,道:“去菜市口转转。”

    “是!”

    很快,马车调转车头,一路向南而去。

    因为下雨的缘故,外城的街上人并不多,少有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匆,马上就要到清明了,也正应了那句名言:“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徐长青不由又想起了李兰芳。

    不知道这小娘皮到底有没有长记性。

    如果她还是听不进自己的话,还去赌场那种地方耍小聪明,那,就算是徐长青的名头,也救不了她。

    就像是后世网络赌.博,等真正幡然悔悟的时候,一切却为时已晚……

    来到菜市口,这边倒是要热闹不少。

    这里是五花八门汇聚地,不仅砍人头,而且有着各种黑市,想到的想不到的交易,都能在这边找到。

    徐长青想了一下,先去了当年袁督师被凌迟的地方,下了马车,披着蓑衣,站在雨中,想象当时的氛围。

    可惜,感觉并不好……

    上了马车,徐长青刚要让李七郎找个地方先吃点饭,忽然,眉头不由的一挑,正看到一辆熟悉的马车,快速从不远处驶过。

    这辆马车徐长青有些眼熟,思虑片刻便是想起来,这是吴三桂的一辆马车!

    “跟上那辆马车!”

    “额,是!”

    李七郎赶忙指引着马夫,迅速跟在了前面的马车之后。

    不多时,马车转进了一条巷子,徐长青的马车也徐徐停在了巷子口,对面的马车也没注意这边,缓缓停在了巷子深处的一个院子外。

    但这巷子太窄了,马车明显转不过头,得分拆开来,分别进入院子里。

    很快,徐长青便是看到,有两个人影从车上走下来,却并没有吴三桂,而是,两个很窈窕的女人,很快便进入院子里,没了踪影。

    而马车并没有拆开,开始徐徐往外倒车。

    这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那位大舅哥,金屋藏娇了?

    徐长青一下子也来了兴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