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7章 多隆大人,这是为何?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牧歌此刻,不禁有些迷糊。

    他完全搞不明白,小唐王李辰刚才之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李辰这货,为何会这般说?

    他都做了些什么?

    明明,他只是将大周使者团,全都拒之于门外,然后便带陈多隆等鸿胪寺官员,去红袖坊听了一下午的曲儿。

    其他的,白牧歌什么都没做!

    他怎么就已经替小唐王,处理掉了城内的忧患?

    天龙帮的帮众,也还没有彻底剿灭乱党啊…

    然而,龙椅处的小唐王,见白牧歌一脸微愣之色,却是会心一笑。

    从龙椅处起身,来到白牧歌身前,小唐王拍了拍他肩膀。

    这时候,小唐王才惬意说道:“我就知道,老白,此事交给你来办,朕绝对能够放心!

    今日,你成功抓获了日月神教的教主,这事儿…朕已经知道了。

    果然够兄弟!

    只要抓住了日月神教的人,那镇南王的势力,也就基本上是铲除干净了!

    这件大功,朕先给你记下。

    等大周使者之事完毕后,朕再给你一并封赏,保证亏不了你!”

    白牧歌:“???”

    日月神教,居然是镇南王的势力?

    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

    只不过,听小唐王这般说来,今日他所抓住的人,也就只有……上官伊人主仆二人而已。

    这上官伊人,竟是日月神教教主?

    白牧歌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特么就已经除掉了,镇南王暗中的最强势力?

    “二哥,功劳什么的,也就算了。”

    回过神来后,白牧歌摇摇头,颇为无语地道,“只要以后再有这种事,你不让我去办,那就行了…”

    说起来,白牧歌原本计划的是,等除掉镇南王后,他便可以好好地当个二世祖。

    反正有小唐王罩着,整个大唐天下,他都可以横着走。

    每日签签到,再和诗宣妹妹,彻夜谈谈人生与理想,这般日子多好?

    谁喜欢整日都危险的生活?

    可谁知道……事事发展,都竟不如他本意!

    生活的轨道,已经完全走偏了啊…

    但听白牧歌这般说辞,小唐王却是呵呵一笑:“老白,你丫想得倒好!

    咱们俩既然是兄弟,那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挡!”

    白牧歌:“……”

    【你特么说的真好听!】

    “二哥,你现在已经是大唐皇帝了。”白牧歌无语地跟他强调一遍。

    “什么?老白你想喝茶?”

    未等白牧歌把话说完,小唐王神色先是一愣,便打断白牧歌的后话,当即就招手吩咐太监,“沏茶来!”

    “是,陛下。”太监立马下去准备。

    瞧见此幕,白牧歌顿时无语。

    【这货扯开话题的功夫,也是越来越深厚了!】

    可小唐王见此,却是笑呵呵地原地坐下,看着一脸无语的白牧歌,内心颇为舒服。

    “老白啊!”

    冲白牧歌喊了声,小唐王便自顾自道,“你不知道,这日月神教的人,朕已经找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

    没想到,你一出马,便直接就找到了。

    所以,这日月神教的总舵位置,还得靠你来找。”

    “……”白牧歌。

    瞥了眼坐着的小唐王,白牧歌瞬间不想跟他说话了。

    还是赶紧走吧。

    免得待会儿,小唐王又吩咐什么事儿让他去办。

    那就变得更麻烦多了。

    “二哥,我先走了啊!”白牧歌转身道。

    小唐王笑呵呵道:“老白,不喝完茶再走?茶马上就来了。”

    白牧歌脚步顿了顿,转头看了小唐王一眼。

    “说的也是。”

    想了想,白牧歌点头道,“反正茶还没有上来,二哥,咱们要不先练练手?”

    “……”小唐王李辰嘴角抽搐,急忙摆手,“慢走,不送!”

    【谁特么要和你练练手啊!】

    【老白你这个卑鄙小人!】

    【特么的,那一记回手掏,搞得我现在都还疼!】

    白牧歌见此情形,这才乐呵一笑。

    转身,离开御书房。

    御书房外。

    陈多隆等人,见白牧歌面带微笑出来,扫了他们一眼,他们也纷纷跟着露出微笑。

    “大人,咱们现在,直接回府吗?”陈多隆跟上问道。

    白牧歌想了想,便道:“那就各回各家吧。”

    “得叻,大人。”陈多隆等人当即会意,众官员各自目送白牧歌离去。

    等白牧歌离开后,陈多隆脸上,才露出满足笑容。

    “多隆大人,你笑什么?”有鸿胪寺官员,一边跟着出宫,一遍纳闷不解地问道。

    陈多隆微微一笑:“你们刚才没看到,白大人从御书房出来,满脸都是笑容吗?”

    “看到了啊…”众官员齐齐点头。

    陈多隆笑而不语。

    鸿胪寺官员众人见状,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不过片刻,便有官员喜道:“我明白了!”

    “说来听听?”陈多隆这才看向那官员。

    那官员立马喜声说道:“白大人方才,给陛下禀报了密信一事,此事必然是假的!

    这群大周使者,肯定是来退亲的!”

    “然后呢?”陈多隆继续追问。

    那官员继续说道:“白大人肯定给陛下说了,准备趁夜教训他们一顿,陛下也已经应允了。

    同时,白大人此举,也得到了陛下的赞赏!”

    陈多隆瞥了那官员一眼,摇头道:“这只是其一,看来,你们还没彻底弄懂,白大人这笑容的深意!”

    “???”鸿胪寺众官员不解。

    陈多隆见状,接着说道,“方才,我为何要问白大人,咱们是不是直接回府?”

    “多隆大人,这是为何?”有人不解问道。

    陈多隆笑道:“自然是暗示之意!

    大人的暗示之意,向来都是深不可测,一般人难以理解。

    别人听起来,只会认为,大人是让咱们打道回府。

    可实则,大人却是暗示我等,今夜不要回府,去城外将大周使者团接入四方馆。

    然后,再让守城将士,伪装成日月神教的人,去行刺他们!”

    听完陈多隆这番话后,鸿胪寺众官员这才恍然回神。

    “原来如此!白大人之意,的确想得全面啊!”

    “是啊,若是这群大周使者团,就在咱们京城城门外,被‘山贼’给抢劫了,那明显一猜,就知道是咱们干的!”

    “不错,若是在四方馆内,他们被人行刺了,那可就猜不准了!”

    “行,多隆大人,卑职等人这就随你同去!”

    众鸿胪寺官员,纷纷喜笑点头,跟随陈多隆一起,前往京城城门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