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不知秋思落谁家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过一整晚的练习,沐阳已经触摸到了葬龙神指的门槛,但是想要达到小成境界,还需要更多的练习才行。

    沐阳看着自己快要抽筋的手指头,微微叹息道:“唉,小说里的男主们,学个技能只要看一眼就会了,怎么我学个技能这么费劲,现在还没练成......”

    “所以那些都是小说,不是现实,想要一蹴而就?哪有这种好事,要是你看一眼就能学会,那些创造改进功法的老前辈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狗哥在院子里舒舒服服地躺着,不忘吐槽沐阳一句。

    “那倒也是,要不都说武技厉害,同样境界的人,会不会武技,实力差距真的巨大,以前我战斗的时候就吃了不会武技的亏,你说我当时要是直接学个玄级的武技,是不是能更牛逼?”

    某个还没学会爬的修炼小白,已经在幻想自己跑起来的样子了。

    狗哥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呵呵,你以为玄级武技是你想学就能学的?你当武技分级别都是分着玩的吗?什么境界能修炼什么样的武技,那都是前辈一点一滴总结出来的。”

    “在不同阶段,灵武者的身体结构、经脉走向,力量、精神力强度等等方面,都是不同的,每一阶段对灵力的使用都有技巧和讲究,而这些武技就是在综合考虑了种种因素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只有掌握与自身境界相匹配的武技,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该武技的威力。”

    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沐阳表示了解,就像上学一样,什么年龄段接受什么层次的教育,一年级小朋友再怎么想学高等数学,那各种条件也是不允许的,没有牢固的基础,更高层次的东西,根本理解不了。

    其实沐阳心里也清楚,就算他真的有玄级武技可以练,他也看不懂,一个黄级的他都练了一晚上还没学会,他也就过过嘴瘾。

    沐阳刚来到山脚下,就看到一个人影从远处向炼丹房略去,不过他似乎没注意到沐阳。

    “那个不是唐凯吗?他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人,沐阳在前几天的走访中见过,他是第二代弟子,目前排行第六,是落月谷弟子中少有的杰出炼药师。

    “他好像要去炼丹房。你要上去打个招呼吗?”狗哥随口问道。

    沐阳并没有打算要去的意思:“算了,看起来他好像挺着急的,现在表面上风平浪静的,但是大家没一个敢真正放松下来,他可能只是去炼丹。啧,这大清早的,太阳都才刚升起来呢,他就跑来炼丹,也真是够勤勉。”

    沐阳远远地看着唐凯走进一间炼丹房,并且转身把门窗都关上之后,也就离开了。

    一个炼药师把自己锁在炼丹房内并不稀奇,沐阳在落月谷也见过不少炼丹师一进丹房就紧闭门窗三五天不出来,沐阳并没有过于关注唐凯,转身往宿舍区走去。

    今日落月谷的气氛就缓和了不少,很多弟子们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生活,他们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北山脚下,而是开始打点起整个落月谷来。

    有些人去打扫长老们的房间,有些人去给花儿浇水,还有一些去修剪园林,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忙碌了起来。

    就在沐阳准备见缝插针找点事情做的时候,沐沈高林抱着大刀,面色有些郁闷地从宿舍区走出来,朝西边而去。

    沐阳心中疑惑,他不是在峡谷守护大阵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于是,沐阳放下刚拿到手的小喷壶,快走两步追上沈高林拍了拍他的肩膀:“沈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沈高林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昨晚唐凯轮值,我回来休息,结果刚刚得到通知,这小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峡谷那边没人看着了。”

    沐阳恍然,原来王亮也是有点人性的,安排了人轮流站岗,之后就是错愕,因为早上才见过唐凯的啊。

    沐阳嘀咕道:“唐凯轮值?那他今天早上怎么跑到炼丹房去了。”

    沐阳说得很小声,但是沈高林的耳力也是极好,顿时怒目圆睁,猛然转过头盯着沐阳:“你说什么?这个炼药疯子!正事都不顾了!”

    然而,除了骂骂,还能怎么办?唐凯喜欢炼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这么不分轻重缓急,在这个时候去炼药。

    不过沈高林转念一想,也是,盘峰门都已经不进攻了,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异样,大家都放松下来了,估计唐凯也这样。

    于是,他一路骂骂咧咧地独自往峡谷走去,“臭小子们,一个都靠不住,还是得我自己守,别让我逮着,不然让你们知道我拳头的可怕”。

    沐阳无语地耸了耸肩膀,回到宿舍区找人唠嗑去了。

    一直到傍晚,沐阳才准备返回药山,“突然发现,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每天和朋友们吹牛逼,晚上修炼,这日子倒也舒爽。”

    “那是,修行一路,精彩无数,你以后还会有更多感受的。”狗哥如饱经风霜的老者一般,装模作样地给沐阳讲道理。

    “哈哈,你个狗崽子知道的还不少。”

    沐阳背着双手,踢踢踏踏地在路上溜达着,抬头看看刚爬上来的月亮,他忽然停了下来。

    “唉,好圆的月亮啊,可惜,可惜,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沐阳深深叹了口气,心中忽然一股惆怅,道不尽的思绪。

    狗哥倒是有些意外,“哟,你还会作诗呢?”

    沐阳笑道:“这可不是我作的诗,是唐代大诗人王建所作。”

    “谁?”狗哥瞬间懵逼。

    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东西了,“没什么,反正你也没听过,你只要知道是个了不起的前辈就行了。”

    狗哥对诗词这种文绉绉的东西也没什么兴趣,便没再追问王建的身份,“我听你这诗里的意思,想家了?”

    沐阳轻挪脚步,继续走着,“有点吧,毕竟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能的。”狗哥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你怎么这么肯定?”

    狗哥仰着脑袋,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有大爷我罩着你,灵武大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沐阳心中一颤,认真地问道:“那,灵武大陆之外呢?”

    “告辞,自求多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