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9章:帝后离心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成肃已经明白了楚霁风的意思,道:“王爷是关心我们,想让我们先养好身子。而且王爷将我们留在京城,应该还有别的事要吩咐吧?”

    常无影眨眨眼:“真的?属下可随时听差遣!”

    楚霁风脸色阴沉:“皇后的娘家要迁来京城,本王看着夏氏不像是安分的,还有夏家人在宁州也没多少好名声,你们伤好了之后,便暗中保护丞相吧。”

    毕竟他不在京城,难保夏家会使出什么手段。

    顾丞相虽是处理朝政有一手,但有时候会不懂的防范,他还是得多上点心,免得到时候顾丞相出事了,宋婶婶会伤心。

    常无影一听,目光明亮,如赤子般的清澈,他率先答道:“属下定不负王爷所托!”

    楚霁风是不大相信常无影的,故而还是让成肃多提点一下。

    午时前,两人吃了点食物垫肚子,换上了干脆利落的劲装,便起程离京。

    这消息没多久就传到了宫里,楚逸奇正给夏氏梳发,这是他们以前在宁州常做的事情,如今到了宫里,并没有落下。

    夏氏有个陪嫁,姓霍,来了凤凰殿虽没当上掌事姑姑,却是夏氏最贴心最信任的人,霍姑姑是个善于言辞的人,来了宫里没多久,便凭借着自身能力和钱财打通天地线,消息就是她先听到,而后在帝后面前禀报的。

    夏氏侧头,微微拧眉:“凌王夫妇离京了?怎么如此突然?他们干什么去了?”

    “奴婢也不知道,但他们只有两人,没带奴仆侍卫。”霍姑姑学着宫里的规矩,姿势有点别扭,“凌王忽然离京,皇上应该知晓的吧。”

    夏氏立即问自己的丈夫:“皇上可知道?”

    楚逸奇没在意,漫不经心地说道:“凌王平日不怎么上朝,只在凌王府和赤龙司之间来回,他要去哪里,不用来通知朕啊。”

    “他这是眼里没有皇上!”夏氏面如寒霜,声音尖锐,“他身为亲王,又掌管赤龙司,离京应该告知皇上才是。”

    楚逸奇觉得她呱噪,便将玉梳放回桌上,坐下来说道:“皇后,凌王身负重职,忽然离京办事是准许的,你不必把事儿说得如此严重。”

    再说了,就算楚霁风真的眼里没他,他又能如何。

    楚逸奇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夏氏有些恼怒地望着他:“凌王现在如日中天,皇上怎能再纵容他?先前赤龙司被裁,可您那时候还未登位,他就自作主张把赤龙司重新开设,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皇上,您记下他这一笔,日后一起清算。”

    楚逸奇倒觉得楚霁风此举没什么问题,毕竟赤龙司在大启起到的作用非常大,这不,先前就揪出了不少梁国探子。

    而且赤龙司查到的重要消息,亦没有瞒报,他都是知道的,可见楚霁风对他还是有几分敬重信任的。

    夏氏没注意到他面色阴沉,又道:“皇上,臣妾都是为了您好呀,凌王掌控赤龙司,又养着自己的兵马,可谓是掌握住了大启的命脉,您应该下旨裁掉赤龙司,挫一挫凌王的嚣张气焰才是。”

    “放肆!”楚逸奇忽然震怒,他盯着夏氏,目光比刀还要锋利,“就算你是正宫皇后,也不得议论朝政!这个规矩难道你不懂吗?!”

    “皇上……”夏氏身体晃了一下,一时间呆呆的坐在那儿,有些恍然。

    霍姑姑见自己的主子受了委屈,赶紧说道:“皇上,娘娘说的都是为了您呀!您要体谅娘娘的苦心才是。”

    楚逸奇品性还算好,做不出踹奴才的事儿来。

    顾丞相跟自己说过,他已经是一国之君了,应该有自己的决断,不能处处听别人言。

    之前他不懂是什么意思,现在他算是明白了。

    他冷了脸,道:“朕在训斥皇后,何时轮到你这个奴婢说话?在宫里有个把月了,还学不会规矩吗?!”

    夏氏总算回过神来,怒声说道:“皇上训斥臣妾?以前在宁王府不都是这样的吗?皇上如今登上高位了,就来脾气了?”

    同样的,霍姑姑也是愤愤不平。

    楚逸奇气得脸色铁青,就因为他以前好脾气,奴仆做错了事都没有责罚,所以才养成了他们这样的性子!就连自己的妻子也是毫无规矩,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来人!”楚逸奇大喊一声,“这奴婢不懂规矩,直言冒犯,掌嘴三十!”

    楚逸奇如今身边的大总管是齐峥,他听到了命令赶紧带着两个小太监进来,把霍姑姑拖了出去。

    霍姑姑没想到皇帝还真罚了自己,连忙哭喊求饶:“娘娘!救救奴婢啊!”

    但齐公公在宫里多年,直接让小太监拿上了板子狠狠打下去,霍姑姑这下子什么话都喊不出来,只有惨叫声传来。

    夏氏一颗心像是被针刺,她面色青白,惊异的看着楚逸奇:“你……你真敢打我的人?”

    楚逸奇还没试过这样对夏氏,心里有点愧疚,只好缓了缓语气道:“若是我们还在宁州,朕不会罚她,可这里是皇宫,就容不得她还像以前那样。”

    夏氏咬咬牙,紧握着拳头:“当初皇上在宁王府不得重视,看不到前程,但臣妾还是不管不顾,嫁给了您,皇上来了宫里,就忘了往日的情分了吗?”

    越说,楚逸奇就越愧疚,他叹了一声,便让齐公公住了手。

    他起了身,语气凝重:“朕不是忘记了,只是想让皇后知道,这儿与宁州不同,皇后不应该插手前朝政务。这一次就罢了,再有下次,朕不会留情。”

    楚逸奇离开了。

    尽管霍姑姑没有受完惩罚,但一张脸红红肿肿,满是斑驳。

    夏氏看着心疼,亲自给霍姑姑抹了药:“委屈你了,为本宫说话,竟然挨了打。”

    “奴婢能得娘娘关心垂怜,就不觉得疼了。”霍姑姑呜咽一声,“只是,皇上与娘娘怕是要离心啊。”

    夏氏一双眸子透出狠厉和不甘心,丝毫没有平日的温柔娴雅:“皇上不争不抢,不懂提防凌王,他这样懦弱,本宫娘家人来了京城,根本无法立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