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不离不弃 第二十六 魔王小白兔的番外(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是天生地孕的魔,他出生便知道他叫孤昀。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孤独了一生。

    作为魔他的一生极为漫长,在他漫长人生之上他修炼的时间只是一抬眸的功夫。

    他是魔界最年轻的魔王,也是魔界最强的魔王,确切来说他的修为无人能及。

    孤昀总想着在漫长的生命中做些什么。

    于是他一点点的打理着魔界,后来过了大概百年吧。

    他常常带着一些下品灵石去魔界的市集上逛。

    魔界在他的治理之下繁华无比。

    孤昀又一次觉得无所事事了,他开始去闯各种秘境,然而那些都太简单了。

    直到有一天他来到了皓月山。哪里有个秘境的确不是很简单,但是他还是闯过去了。

    当那个雕塑问孤昀要什么的时候,他说,他要一把毁天灭地的剑。

    他当时想着,若是有一天他腻了这世间他要毁了这天地。

    那雕塑同意了,给了他一把红色和白色相间的剑。

    那雕塑说,这龙骧剑便可以毁天灭地。

    孤昀收下了剑,那时候他从没想过那龙骧剑与一另把凤翥剑是一对。

    随后又过去几十年,快要在他腻了这天地之时,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找到他。

    原本无聊的他便去赴约,没想到那些人忌惮他,却不能除去他,只能将他封印起来。

    他们找了唯一能压制他的魔界神器封魔印将他体内的魔力扰乱,并设阵将他封印在赴约之地。

    之后的万年孤昀都想要毁去这一番天地,可是每当他有这种想法,心中总有一个声音说着再等等。

    有一天封印着他的阵法突然被震动,他趁机逃出封印。

    出口有只兔子,他不防突然进入兔子体内。

    孤昀的魂魄吞噬掉兔子,随后魔力大乱一头撞在了一旁的树上。

    孤昀还未反应过来就发现他被人提了起来。

    他扑腾着身子也无法挣脱。

    这时候她开口说,小家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哦。

    她又接着说,别怕,我是吃素的。

    孤昀怎么可能相信,他现在是兔子,被人捉住就被烤了。

    他挣扎的更厉害了。

    然后她却不管自顾自的说,“你看到这些杂草了吗?你的任务就是吃光他们!”

    她的手摸了摸他的毛!孤昀脸一下子红起来了。

    她的抚摸在他看来就是她直接对他……对他……的调戏!

    他虽然现在是个兔子,但是他也是个男魔,男的!

    男女授受不亲!

    然而她并不知道他所想硬生生的要按着他洗澡!

    他挣扎不过,最终妥协。

    之后孤昀发现她格外的喜欢暖和的东西,比如她每天都能躺在榆树上晒太阳。

    后来,渐渐的他开始习惯了她,习惯了她每天的晒太阳,习惯她每天躺在榆树上晒着太阳神游。

    每当她晒太阳的时候,他就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

    那时候他觉得岁月静好,这样晒太阳他这一生也不会腻。

    她总会把他抱在怀里抚摸,而且出门的时候也会抱上他,尽管她不怎么出门。

    第一次她抱着她出去,她回来似乎有些开心。

    第二次是去乾坤门后山,孤昀看着心魔心中正不屑着就听见一声“好脏啊。”

    他当时只觉得只是有趣难得有人和他有一样的思想。

    孤昀觉得或许她就是他人生的乐趣,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他一生的寻求。

    那天她带回了那条蛇,不知道怎么了他心里总是闷闷的。

    她总是对他爱不释手,原本他想着将那兔子炼化,后来决定给她留下。

    随着他魔力的慢慢稳定,他清楚的知道他要离开了……

    他离开了万年,魔界需要他去主持大局。

    孤昀清楚地知道他心里对他竟有一些不舍。

    那天她说要带他下山去,在严州城她喂了他一口糖葫芦,但是糖葫芦他的确不喜欢,那糖葫芦或许是他唯一喜欢的糖葫芦。

    最让他震惊的是当她和南景谈到关于他的时候。

    她说只要他不做生灵涂炭的事,一切都好说,若是真做了就关起来,她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她说不过是人心的贪念罢了,她不会因为天下生灵而去杀他。

    这话对他的震撼很大,他从不知道,竟然也有人不会因为嫉妒他,而想要除去他。

    或许那时候孤昀的情根早已种下了,是那个一直喜欢躺在树上晒太阳发呆的女子。

    那日她被魔界的秘术对付之时,他只觉得心好像停了下来。

    他不止一次的庆幸,他没有炼化那只兔子,不然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当孤昀回了魔界之后,他每每看到外面的阳光,便会想到那喜欢在榆树上晒太阳发呆的女子。

    他的身边没了她好像心里空空的。

    之后他打算去找她,而她却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了魔界的地牢,他感受到她熟悉的气息时,立即飞身而去。

    那一次见面才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见,虽然之前他们是相识的,不过那时候他是一只叫小黑的小白兔。

    对于这个名字他也很无奈,不过她开心就好。

    他们都被彼此惊艳到了,他清楚的看见她眼底的情绪,但是这不够!

    他贪婪的想要她陪着他,他想要她的喜欢。

    之后他邀请她去魔宫做客,她同意了。

    他故意慢慢走在市集上只不过是想和她多待一会。他愿意陪她看遍世间繁华似锦,只求她不离不弃。

    当孤昀听见那小贩的话,毫不犹豫的买下了那对玉佩。

    他想和她有牵扯,哪怕是因为一对玉佩。

    之后在魔宫的每天她在树上晒太阳,而他都坐在树下看书,其实他一直在偷偷看着她。

    算上他还是小白兔的时候,那天是他们第三次一起逛街。

    当她说到最讨厌被欺瞒的时候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惜他没有说出口就被打断。

    他无比的庆幸他当初拿了龙骧剑因此与她有了一个交易。

    当她说要他陪她一起找魂印的时候,他心底的贪婪疯狂的滋长,虽然她没有同意做他的伴侣,但是却给了他陪伴在她身边的机会。

    他时常想着或许就怎么静静的陪着她晒太阳就好。

    孤昀其实很明白每一个人都是带有使命来到这个世界,而她的使命完成她就会离开,而他生在这世界上的使命或许就是为了遇见她。

    他从来不知道她除了喜欢晒太阳还喜欢什么,所以他只能不停的给她送各种宝物,然而她只是淡淡一笑。

    当他查阅古籍发现东海有一种太阳花,中出即刻生出太阳,他便去寻了来。

    她看见太阳花果然很开心,不是平时敷衍的笑,而是真心的喜欢。

    孤昀其实有看见她眼底的怀念,但是不管她是谁,不管她经历了什么,他只要她!

    那天晚上烟花很美,烟花下的她更美,怀里的软糯更是让他想把她藏起来。

    那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情谊却如烟花一般在他心底炸开,他知道她有自己的底线,她对他的喜欢只是沧海一粟。

    之后的十年他陪着她找到散于世间的魂印,陪她看遍世间繁华。

    后来有一天她说,她感受到了最后一片魂印。

    孤昀内心汹涌着苦涩,她终究要离开了……

    他还是开口说出了那个他心底的秘密,他其实是她养的那只小白兔。

    她很震惊却没有怪他欺瞒她。

    孤昀心理有些庆幸或许她心里是有他的吧。

    她说让他等她百年,他说同意了,莫说百年,哪怕是千年,万年,一生……他都会等下去,即使她不再回来。

    他们再一次去了严州城,仿佛十年之前他还是小兔子的时候。

    又看到了糖葫芦的小贩,又去哪家小食摊吃了一碗罗汉素面。

    一切仿佛十年之前。

    十年,于他们而言很短……很短。

    那天早上天还未亮,她想偷偷的离开,想来是不想他伤心吧。

    她不知道的是,那一夜他坐在屋檐上静静的看了她一晚上,或许这样她就会一直留下。

    最后她还是离开了,她给他留下了那株太阳花。

    孤昀不止一次的想要世间生灵涂炭,或许那样她就会回来了,但是她一定不会恨他,她只会轻轻皱起眉头说,好麻烦。

    孤昀信守承诺等了她百年,可惜她却没有出现。

    他心底的渴望,思念疯狂滋长。

    他去了天楠秘境见了那老者。

    那老者说,“她百年前就离开了。”

    “我想找到她!”孤昀无比的肯定即使是黄泉碧落他也要寻得她。

    “她会来找你的。”那老者叹息一声道。

    “不!我要去找她!”

    “去吧,你既有那块同心玉就会找到她的。”

    孤昀离开了天楠秘境之后用魔界的搜魂大法却不曾找到她。

    之后的千年,他便每人守着那株太阳花静静的坐在魔宫花园里……等待他一生的追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