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二章 角粽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晚上,还是和上回差不多,姜念在厨房忙活,娟娘和姜繁在院子里说话。

    娟娘其实想在厨房和姜念一起干活的,但姜繁略带幽怨的眼神把姜念看得浑身发毛,赶紧就把娟娘给推了出去。

    姜念独自在厨房里洗洗涮涮之后,开始为第二天包角粽做准备。本以为今晚就能包的,不成想自以为准备了丰富的材料,却没有将食材泡好。

    不过也好,今晚娟娘就有时间和爹爹一起晒月亮了。

    先把准备好的粽叶用水煮过泡好,将茎秆的部分剪去,再把明天需要用到的糯米、各种豆子也泡上,再将五花肉腌好。

    做完这些,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等姜念上了床躺好,然儿忽然支支吾吾的传音来:“那角粽,是什么味的?”

    “嗯?怎地?你竟没吃过?”姜念奇道。

    然儿声音里有些急躁:“你又不是不知道!”

    姜念一头的问号,从床上坐了起来,抓了半天后脑勺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哎呀呀!端阳节吃的‘五黄’里有雄黄!我们蛇,哪里敢出来!”然儿声音都尖了,仿佛那雄黄已经灌进她嘴里了一样。

    姜念忽然想起曾听过一种说法是蛇蝎蜈蚣等毒虫可由雄黄酒破解,是以端阳佳节饮雄黄酒可以驱邪解毒,身体健康。

    还有就是曾听过《白蛇传》的故事里面讲,白娘子在端阳节饮了雄黄酒,现出蛇身的原形。

    这时姜念才恍然大悟,以前竟没注意过这些,或者说,因着然儿平日里都是以人形相见,姜念根本没将她当成是一条蛇来看过。

    可看然儿这般表现,相必天然属性的相克,即便是修炼得有了法力也还是害怕的吧。

    姜念略思索了一番,这端阳节吃的“五黄”是指黄鳝、黄鱼、黄瓜、咸蛋黄及雄黄酒。

    自己身边除了然儿,皆是花木一族的妖精,应当不曾有其他相克的东西了,这才向然儿保证了端阳那天自己身上绝不会带上雄黄。

    然儿却不以为意,“我如今倒不是很担心雄黄,左右我在这扇子里躲着,本就是用本身的。我主要是馋了那角粽,我没吃过。”

    姜念一拍大腿,自己竟反应这样迟钝,忙向然儿保证,“今年一定让你吃上热乎的!”

    然儿得了这话,才美滋滋地道了晚安。

    第二日,姜念与娟娘在家里包角粽,闻着粽叶的香味,看着眼前的各色食材,姜念满心想的都是然儿吃过之后会有多惊艳,会用什么样的辞藻来赞美。

    可姜念包了两个,还是如以前一般,不禁有些泄气,又有些为难。

    若自己真是就包不成角粽,那这些准备好的食材就要浪费了,娟娘定然是看不得的,十有八九要帮自己包好。

    这可麻烦了,面子上过不去是一,爹爹要是知道自己让娟娘包了这么多角粽,累着了她,一定会责怪的。

    想着想着,姜念的小脸就垮了下来。

    娟娘看着姜念包角粽,才包完两个就苦着脸发呆,用胳膊肘顶了顶她:“怎地了?可是累了?”

    姜念一回神,发现自己发呆竟叫娟娘给看出来了,“哎呀,我,我……”

    姜念“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下文,把娟娘看的笑了出来。

    她将手上的角粽包好了,又拿了两张粽叶递给姜念,然后又拿了两张在手上:“来,你看,这个粽叶要在头上折这个‘漏斗’,不能在中间,不然后面粽叶尾巴不够长,包不住就容易散开了……”

    手把手的教学让姜念来不及想别的,毕竟吃的诱惑大过天。

    按照娟娘教的手法包起了粽子,果然,一次就成功了。

    姜念又包了几个,个个都又大又饱满,不禁叹道:“原来这样简单!我以前怎么就不会这样的方法呢?娟娘,这是谁教你的方法?这样厉害!”

    娟娘手上不停,笑眯眯地看向姜念道:“我也爱吃角粽,小时候常自己包角粽来吃,大人的法子我包起来也是容易散,就自己琢磨了几个窍门,手小也好抓紧不容易散。”

    娟娘看姜念有些感悟的样子,又接着说:“大人的包法不是不容易包,而是他们手大,用这样的法子更省力更省时。”

    “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即便是简单的事也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关系会失败;也有可能别人看来困难的事情,到了自己这里却十分地容易做到?”姜念一边舀着糯米,一边轻轻地说道。

    娟娘点点头,“可不是吗?书院的夫子还讲究个因材施教呢。”

    ……

    忙活了一整天,姜念铺子都顾不上去管了,还是陈玉来做了铺子的零时掌柜。

    待到晚饭时,姜繁笑眯眯地打趣陈玉,“你不如在铺子里待上一段时间吧,我看你如今做这个掌柜十分地合适。”

    姜繁从前极少与陈玉这样开玩笑,陈玉也并未得到过太多的夸奖。此时陈玉看着不动声色,心里却欢腾不已,不一会,姜念就发现他的脸还是慢慢的红了。

    看来娟娘真的把爹爹改变了许多,如今的他开朗又热情,对着小辈不再将慈爱的那一面遮掩住,而是直接表达。

    陈玉应该也能感觉到爹爹的变化,但愿这一次,他们两人的关系可以真的与别人家的师徒一样亲近。

    想到了这里,姜念心中又是一凛,为什么要这样想,什么叫这一次。

    那些只是梦而已,只有自己现在在经历的才是现实。

    在那个梦里,两回都没有见到崔毓秀的影子,但在现实中,就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任谁都会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而不是相信那个怪异的梦。

    可自己真的没有相信吗?

    姜念咬住了嘴唇。

    娟娘、陈玉、爹爹。

    三人的表现分明都印证了梦里发生过的事的的确确会在现实里发生。

    可崔毓秀顶了自己入门的名额。

    自己还有希望拜入师门吗?

    为何梦里的事情会发生,可变数却落到自己的头上呢。

    “念儿,念儿,娟娘同你说话呢,你怎地发呆?”姜繁有些不乐意了。

    姜念慌张地看了娟娘一眼,却看到她关切的眼神,“是不是今日里包角粽累着了?一会吃了饭,小念就赶紧去休息。昨晚小念准备材料到那样晚,今日里又包了这太多角粽,别累坏了。”

    说完又笑着道,“我来吃了这几次饭,今日终于能洗上一回碗了!”

    姜繁听了这话,点头温柔地说:“我同你一起。”

    姜念立刻下意识看向陈玉,却只见陈玉正看着自己挤眉弄眼,脸上全然是喜悦和兴奋,不见一丝酸涩或是异样。

    姜念这也才冲着陈玉笑了,又偷偷看了一眼娟娘,她果然又脸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