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知道,想我死的,不仅仅只有皇甫珏义!”乐之曦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奇异的笑。

    是了,皇甫珏义还是当日邀羽山庄事件的策划人之一呢!那么,除了皇甫珏义还有谁呢?

    卫风尘想要会天泽去帮助白慕飞他们,但是东辰这边她又不放心,虽然乐之曦跟她说可以相信皇甫皓川,皇甫皓川应该是有自己的计划,但是请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血茴阁在虎视眈眈,就算她可以相信皇甫皓川但是她无法相信血茴阁。

    所以她一定要先弄清楚弈九她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否则她怎么都不会安心的!

    这天,卫风尘蒙着脸,又来到大街上,希望可以碰上鬼枝或者胡琏,再或者弈九。

    这件事情她没有告诉乐之曦,因为她觉得乐之曦可能没办法理解她对血茴阁的特殊情感,也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仅仅是见到了血茴阁的人就让她反应这么大。乐之曦是东辰国的人,对血茴阁只是听说和调查到的书面文字,并没有真正见识到。但是她不同,她是真真切切的体验到关于血茴阁的一切。

    弈九是个令人看不透的女人,她的想法令人措手不及,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只要是她想,即便是自损八百她也要完成。

    当然,卫风尘这个样子出现在这里是很危险的,毕竟现在公认的天泽公主是现在正在皇宫里面的那位,而她,没有证据,只会被认为是冒牌货。

    也不知道采石姑姑有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希望她能安好!

    卫风尘在街上溜达溜达,没有发现的是,自她从王府后门出来不远就被人跟上了,那人一身麻布衣服,长得是身高体壮的,关键是还一副不怀好意的跟着卫风尘,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在街上溜达累了,卫风尘就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来到一个胡同口准备坐下休息,谁知有人在身后跟了卫风尘一棒子,卫风尘没有防备就被这一下子给打晕过去。

    从她身后出来的便是那个一直跟着她的男子,男子见卫风尘倒下了,上前来一把扯下卫风尘蒙在脸上的纱巾,露出绝美的容颜。

    男子都被卫风尘的美貌吸引住了,就差流口水了。

    手不自觉的摸上卫风尘的脸,痴迷的说:“哎呦喂,还真没想到这个娘们长得这么好看,真是走大运了!”

    这男子就是这一片的小混混,仗着人高马大的总是仗势欺人,这不在巡视的时候,看到了卫风尘,光看那身姿就够迷人了的,没想到长得还这么俊!

    男子扛起卫风尘就走,扛着一个人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即便是有人看见了,怀疑了,也不敢上前去说什么,更不要说阻止他去救下卫风尘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没有人出手相助,卫风尘就被他扛着走了一条街。

    好巧不巧的,在这条街上皇甫洛林也在,他坐在马车里刚从外面回来。

    皇甫珏义出事,他那边也发生了些小问题,这不刚刚解决完回来,坐在马车里待的久了,呼吸都不顺畅了。于是皇甫洛林掀开马车上的帘子,就看到了一个男子扛着一个女子,这种行为实在是不雅观,出身高贵的皇甫洛林实在是看不下去,就要放下帘子的时候,他看到了那被抗在身上的女子的容貌。

    那不是翎玥公主吗?她怎么会-------

    “停车!”皇甫洛林喊停了车,急忙从马车上下来,看着两人的背景,的确是翎玥公主没有错,皇甫洛林当即命人就解决了那个男子,而卫风尘也被救了回来。

    皇甫洛林抱着卫风尘上了马车,先到了他的三皇子府。

    之所以没有将她带回皇宫是因为,皇甫洛林平常基本上都没有机会和她接触,这一次他救了她,怎么着也得让她知道,给他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机会啊!

    等乐之曦回来的时候,乐衍匆匆上前,“少爷,卫姑娘不见了!”

    “你说什么?!”

    乐之曦知道卫风尘·有的时候会出去,他不好说什么,只好派自己人多跟着她,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还能把人给跟丢了。

    “卫姑娘刚出府的时候我们的人是跟着的,但是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不见卫姑娘的人影了,我们的人知道卫风尘好去西边那条街上,但是也找过了,根本就没有发现人,后来听说有一个大汉曾经扛着一个小姑娘,我们也找到了那个大汉,大汉的描述和卫姑娘很相似,但是,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劫走了,也有人证实,那大汉的确是被人揍了一顿,那姑娘也被人带走!”乐衍也是下足了功课才敢来向乐之曦汇报的,否则,顶不住啊!

    “是什么人劫走的,有下落吗?”乐之曦捏捏自己的眉心,颇为头疼。

    “路人只描述说看着像是富家子弟,但是身份却不明了!”

    “去查,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

    “是!”领了命令乐衍就赶紧溜了,可不能再待下去了。

    在三皇子府的卫风尘悠悠转醒,脖颈后面被打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真是-----

    卫风尘挣扎着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看到了坐在桌子边的皇甫洛林。

    “你、是谁?是你打得我?”卫风尘问皇甫洛林。

    皇甫洛林本是背对着卫风尘的,听闻卫风尘的话便转过身来看向卫风尘。

    “姑娘被歹人劫持,在下碰巧路过,顺手而已!”

    听这话,倒像是救了自己的人,而且卫风尘见他打扮的像是富家子弟,应该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便对他的话信了七分。

    “这里是哪里?我得回去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谢!”卫风尘边说着边起身,自己出来应该有段时间了,再不回去万一让乐之曦他们着急就不好了。

    卫风尘想走,但是皇甫洛林可不想就这样让她离开了。

    刚刚在卫风尘昏迷的时候,皇甫洛林去了一趟皇宫,好巧不巧的,远远见到了弈九,翎玥公主在皇宫,那么他救的那个又是谁?

    果然,等卫风尘醒过来之后的反应就告诉了皇甫洛林,这根本就不是翎玥公主。

    但是,即便不是,她也是有用处的!

    只要他好好调教,好好培养,说不定就可以、、、、、、、

    卫风尘见他拦着自己,刚想问他的时候,从外面传来声音。

    “爷!七爷派人来了!”

    像他们这样的皇家子弟,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吗,都会以什么爷自称。想他,排行老三,就会叫他三爷,而刚刚所说的七爷,就是七皇子乐之曦了!

    “姑娘请稍等一下,等我处理完事情,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姑娘说呢!”

    说完不等卫风尘回应便匆匆离开了。

    外面来的人是乐之曦,他已经查清楚了那时候救下卫风尘的人就是他这个名义上的三哥。

    “不知道原来是七弟亲自来了,我这个当三哥的真是有失远迎啊!”皇甫洛林一脸热络的上前来,但是乐之曦面对他是没有改变过脸色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三皇子今天在街上救下一名女子,乃是我府上的贵客,不知道她现在在何处?”

    乐之曦上来就要卫风尘倒是让皇甫洛林没有想到,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合着这块宝是从别人那里跑出来的!

    你以为乐之曦想要就能够要得了的吗?皇甫洛林也不是憨憨,卫风尘也是一张好牌,白白放弃,不是他的作风。

    皇甫洛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笑着说道:“是啊,今日回来竟然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大汉强抢民女,于是顺手就救了下来,原来是七弟府上的贵客,不知道回去了没有?哎,当时我不知道,否则一定给七弟你送过去!”

    “我问人呢?”

    皇甫洛林那点小把戏逃不过乐之曦的眼睛,他分明就是藏着卫风尘不想交出来罢了!

    “七弟,人是真的走了,我救了人自然是要放人家离开的,难不成我还要留在自己的府上吗?”

    看皇甫洛林的样子像是打算一直嘴硬下去了,即便是这样乐之曦也不在怕的,乐之曦跳跳嘴角,邪气的说道:“不知道三皇子这次离京是为了什么呢?是不是自己的大本营快撑不住了?”

    皇甫洛林瞪大眼睛死死盯着乐之曦,咬牙切齿的说:“是你!”

    当然,乐之曦也不怕在皇甫洛林跟前暴露自己,即便是他不暴露,这个皇甫洛林也没打算放过他!

    “请三皇子考虑清楚!”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有没有?可偏偏皇甫洛林还不能怎么样,谁让他现在元气大伤,而且要是乐之曦手里有什么东西向皇帝面前说些什么,恐怕他就会有更大的麻烦了!

    皇甫洛林哼了一声,然后甩袖离开。

    “还请三皇子快些考虑考虑,我们公子时间有限!”乐衍这个家伙,在皇甫洛林临走还不忘威胁一番,还真是腹黑!

    皇甫洛林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栽在乐之曦身上了,但是没有关系,这只是一时成败,以后还早着呢!

    他不是要人嘛,可以,给你就是了,只不过-----

    卫风尘在房间里等待着,不一会儿皇甫洛林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跑了进来,见到皇甫洛林这个样子,卫风尘也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卫风尘关切的问。

    “我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什么来的这么快?谁?”果然皇甫洛林这个样子很顺利的让卫风尘落入了他的圈套。

    “我不瞒你了,你跟皇宫里一个公主长得很像,这个公主身后是一个国家,所以现在皇宫里的皇子们都在想方设法讨得那个公主的欢心!”卫风尘一把捂住自己的脸,他见过自己!

    “我是三皇子皇甫洛林,刚刚七皇子,你认识的,他刚刚来要人,他是父皇最喜爱的孩子,也是最有希望继承大统的人,现在凭我的能力根本就不能拒绝他,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你在他的府上,但是我想提醒你的就是,可能你的脸就是罪恶的源泉,万事小心!”

    没想到皇甫洛林竟然能够说出这么煽情的话,一番肺腑之言倒还真让卫风尘听进去了。

    总结一下他所说的核心意思就是:乐之曦不怀好意,可能是想利用她的脸做些什么。

    这一天卫风尘经历了很多,在皇甫洛林和乐之曦之间她已经模糊了,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说的话。

    就这样,满脑子乱麻的卫风尘被带到了乐之曦的面前。

    “没事吧!”乐之曦问道。

    卫风尘摇摇头,定定的看着他。

    “那我们走吧!”

    就这样,在皇甫洛林的注目下他们就离开了三皇子府。

    一路上,卫风尘都特别的安静,这时候天也已经黑了,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少了。

    “今天可是被吓到了?”乐之曦见卫风尘一直都在沉默,还以为是被这件事情吓到了。但其实卫风尘只是在思考事情而已,脑海里还在盘旋着皇甫洛林所说的话。

    听到乐之曦关切的问话,卫风尘笑笑,“没有,他是在背后偷袭我的,否则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他抓到了。”

    乐之曦笑了,看着卫风尘说道:“以后你要是想出门还是带个人吧,你跟乐衍比较熟悉,就让他陪着你?”

    “不用了,我也不是弱女子,而且,你比我更需要他吧!”

    其实乐衍的确是他身边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不过,卫风尘的安全更重要。

    “现在你的脸已经被皇甫洛林看到了,保不准他会想出什么计谋来,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嗯,不过他当我只是和天泽公主很像而已,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其实才是真的公主。”

    “恩,就此可见,即便是说出你是公主,也不一定会有人相信了,毕竟先入为主,都会以她作为标准!”

    我们不知道对于皇甫洛林说的话,卫风尘究竟信了多少,但是从那以后卫风尘都会带着乐衍一起去街上守着。

    皇帝已经为皇甫皓川和弈九选好了日子,值得庆祝的是,在弈九的照料下,皇帝身上的余毒都已经清的差不多了,但是皇帝的身子即便是已经没有的毒,也已经是亏损良多,恐怕也不会------

    皇帝喜欢乐之曦,也是真心想要将皇位传给乐之曦,但是即使是有皇帝的支持,乐之曦的储君之位依旧是很困难。先不说乐之曦一直生活在宫外,没有母族的支持,在朝中也没有相好的大臣辅佐,要是传位给他,怕是很难服众。

    所以皇帝在为乐之曦的事情耗尽心神,他知道皇甫皓川和乐之曦是幼年好友,而且现在皇甫皓川即将要娶了天泽公主,要是他站在乐之曦那边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助力!所以皇帝一直都在为皇甫皓川和乐之曦制造机会,暗中撮合。

    额------这词感觉用的怪怪的!

    至于皇甫皓川的老爹,皇帝早就知道他已有告老还乡之意,等事情告一段落,他就准他去颐养天年!

    至于皇帝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是个什么货色其实心里都清楚得很,上次邀羽山庄的事情他也大致能够猜测一二,之所以没有细查就是不想发生悲剧,再来给他们一个机会。

    而乐之曦的到来,让皇帝知道,他开始反抗了,开始主动出击了,这是件好事情,同时兄弟相残却也是件悲惨之事。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让皇甫皓川和天泽公主成亲,再借着天泽公主赢得天泽皇帝的支持,再加上皇甫皓川和皇甫军做后盾,朝中应该也不敢说什么。

    说成亲倒也快,下月初就要成亲了,皇甫皓川紧张激动欣喜不成样子,而另一个主角却在自己的公主府开会。

    “怎么感觉有些失控了?”鬼枝看着传来的信报皱着眉头,颇有几分不快的说。

    “其实倒也正常,毕竟比我们原计划提前了这么久,有些差错也是可以理解的!”胡琏紧接着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依旧倒是没有开口,只是在默默的思考着。

    “我们都在东辰,天泽的事情就应接不暇了,鬼枝,明天你就先回天泽吧!!”

    “可是-----”鬼枝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弈九阻止了。

    “就先这样定了,毒月那里的事情你也去盯着,如果好了你就先试验着,等我们回去!”

    “是!”尽管鬼枝不想离开弈九,但是既然弈九已经安排好了,她也只能听从命令。

    还有一件事情-----弈九眸色一暗,这两天不知道皇甫洛林在弄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怕又要搞什么事情了。

    弈九知道皇甫洛林见过卫风尘的事情了,也知道卫风尘在街上守株待兔的事情,只是她还没有想明白,皇甫洛林究竟想利用卫风尘做些什么呢?

    “对了,再派几个人盯好卫风尘,她身边跟着一个叫乐衍的人,此人功夫不弱,记得找两个功夫好的,省的被发现了!”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