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两百七十三章 火炮对射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娄烦以东七十里,炉峪口。

    这地方其实地势并不险峻,因为这里是汾河、天池河和狮子河的交汇处,拥有大片肥沃的河滩耕地,三条河的河畔耕地加起来也有两千多亩。

    原本这里有个村落,唐朝时还是卢川县的县治,但第二年就被撤除卢川县,并入南边的交城县。

    又因为周围山岭树木被大肆砍伐,水土大量流失,狮子河和天池河也变成了季节性河流,一年只有那么三四个月有水,这地方的人口便渐渐稀少起来,到了大明晚期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几百人的村落。

    和其他村寨不一样,炉峪口没大户。

    因为任亮和巴山虎等人在这一带安营扎寨之后,村里原有的大户隔三差五就被他们打劫,那大户实在过不下去,就把地给卖了,少部分卖给村里人,大部分卖给了宁化王府。

    连年天灾的当下,村里的自耕农因为苛捐重税、借贷等原因逐渐失去土地,纷纷外逃当了流民,留下来的十有八九也沦为宁化王府的庄户。

    以前,秦川没动这里的耕地,一是因为离娄烦有点远,二是因为炉峪口往东三十里还有一个镇子,叫古交镇,这两个地方离太原都很近,占领这里的话,得投入很多兵力来防守,否则就是白占。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秦川有了钢筋水泥,能在短时间内建成坚不可摧的军堡。

    所以,炉峪口和古交镇,他都要。

    炉峪口已经建起了一座军堡,就在汾河边上,前面还有一条天池河。

    和马坊堡一样,军堡呈长方形,城墙高三丈五尺,周长不足一里,最宽的东西城墙也只有一百步宽。

    原本宽不足一丈,丰水期时水深也没不过肩膀的天池河,已经被挖宽到两丈,深八尺左右,被当成护城。

    驻守炉峪口堡的是罗八和五百十方营,因为面对的敌人比马坊堡多一倍,而且这地方离太原很近,所以配了红衣将军炮和大佛朗机炮各两门,小佛朗机八门,虎蹲炮十六门,共二十八门火炮,还有五十支燧发枪。

    太原到炉峪口这段山路很不好走,倪宠和张德昌的六千兵马又有不少辎重,一百里路走了将近三天,四月初八傍晚才到了炉峪口。

    和张应昌一样,倪宠、杨进朝及张德昌见到那座灰色的奇怪军堡时,都愣住了。

    像巨石一样浑然一体,高达三丈多,城墙中空,还开了三层共一百多个枪孔炮孔。

    这么一座奇怪军堡,是哪个鬼才想出来的?

    “呵,姓秦的也不怎样嘛,城墙中空,亏他想得出来,用大炮轰上一天就能把这座军堡轰成废墟。”打量了片刻,倪宠忍不住冷笑道。

    一旁的张德昌道:“倪大人,秦贼狡诈,我等万不可轻敌。”

    另一旁的杨进朝尖声尖气道:“张大人,宣大三万大军此时恐怕已经兵临宁化千户所了,秦贼主力必然在宁化所,又有西路张总兵和北路镇西卫指挥使薛大人牵制,炉峪口与娄烦必兵力空虚,我等可莫要错失良机啊”

    倪宠点点头:“两位说的都不错,我等及不可掉以轻心,又不能错失良机,需步步为营,随机应变。”

    “今夜,我等便在此扎营休整一夜,打造攻城器械,明日一早,先以大炮攻打城墙,将此军堡尽行摧毁,介时再视情况择日进军娄烦。”

    “倪大人所言极是。”

    “来啊,传令下去,安营。”

    六千官兵很快就在天池河东岸一处高地上扎营,并派人四处砍伐树木,到炉峪口村搜刮木料。

    倪宠的倚仗是火器,他是京营出身,手下不缺火器,这次就带来了四十多门大小火炮,其中五尺以上的大佛朗机炮六门,其余的都是些小佛朗机和虎蹲炮之类的小炮。

    有那六门大佛朗机炮就足够了,集中轰击某处城墙,轰上一整天,就不信那面城墙不塌。

    ……

    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六千官兵便缓缓朝炉峪口堡推进。

    抵达三百步时,大军停了下来,一部分摆开防御阵势,另一部分则在后面敲敲打打,继续造攻城器械。

    六门装在炮车上的大佛朗机炮被推了出来,前行二三十步之后,便纷纷放下尾龙和扎脚,开始瞄准军堡的城墙。

    六门佛朗机炮,最小的一门炮管长五尺,最大的一门六尺五寸,射程都达一里以上。

    倪宠之所以让炮兵推到两百八十步左右才开炮,是为了增加威力,想用这六门大炮来轰塌军堡的城墙。

    他知道秦贼也有能打一里以上的大炮,去年宣大两镇的边军就在静乐城吃过那种大炮的苦头,但数量肯定不多,他完全不怕和军堡的守军对轰。

    军堡里能打一里距离的火炮确实不多,只两门红衣将军炮,两门大佛朗机炮。

    倪宠犯的最大错误,是不知道这座军堡的城墙有多坚固。

    ……

    罗八最擅长防守,擅于观察形势并判断走势。

    红衣将军炮能打超过两里距离,但他迟迟没开炮,原因和任亮一样,就为了消灭对方的炮兵。

    那六门大佛朗机炮推出来时,他还是没下令开炮。

    官兵放下尾龙和扎脚,开始瞄准的时候,军堡内的十方营炮兵也开始瞄准了。

    “放!”

    看到己方的火炮都已经瞄准好,罗八便高声喊道。

    两门红衣将军炮和两门大佛朗机炮齐齐喷出火舌,四发炮弹划破天际,落在了官兵炮阵的四周。

    这是第一轮试炮,炮兵们纷纷调整角度,没多久,那四门大炮又再次喷出火舌。

    第二轮炮击,有一发炮弹命中了,将几个官兵炮手打得四分五裂。

    官兵的大佛朗机炮也终于瞄准完毕,但有一门炮缺乏炮手,只有五门点火发炮,呼啸的炮弹画出一道道弧线,纷纷砸在军堡的围墙上,发出阵阵巨响。

    但,那面城墙纹丝不动,只留下了几个印子。

    官兵的炮手急忙清理炮膛,装入弹药,准备开火时,军堡里的四门大炮便再次喷出了火舌。

    关帝军的炮手都经过长期的实弹训练,精度远胜于官兵,第三轮炮击又有两发炮弹命中,打掉了官兵好几个炮手,那六门佛朗机炮当中,有两门已经形同报废了。

    倪宠脸色很难看,张德昌眉头皱得紧紧的,杨进朝则脸色发白,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们没想到,军堡里那伙逆贼的火炮,竟然打得这么准。

    只三轮炮击,命中就达五成了。

    他们那六门大佛朗机炮还没得开火,就报废了两门。

    而且,那面城墙坚固得出人意料,大佛朗机炮的炮弹,竟然只留下几个印子。

    看来,这军堡的城墙很有古怪。

    “开火,给我狠狠地打!”

    倪宠别无他法,只得硬着头皮大声喊道。

    有些骚乱的炮手飞快地更换子铳,再次点火开炮。

    军堡内的十方营炮手立马还以颜色,纷纷开炮,又有一发炮弹落在了官兵炮手的人群中。

    倪宠和杨进朝等人的脸色愈发难看。

    张德昌则皱紧眉头,道:“倪大人,火炮对射我们占不到便宜,要不暂且收兵,打造出足够多的攻城器械后,再大举进攻也不迟。”

    倪宠摇头:“不,大盾掩护,继续打城墙,我就信打不塌这座中空的城墙。”

    张德昌张了张嘴,最终暗暗叹了一口气。

    大约一刻钟之后,官兵的炮击停止了。

    因为他们的炮手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砸伤,已经没几个能操作大佛朗机炮的炮手了。

    还有两门大佛朗机炮的炮车被击中,轰得四分五裂,六门大佛朗机炮全废了。

    张德昌有些焦急地说道:“倪大人,还是先收兵吧,待器械足够再前往攻打也不迟。”

    倪宠咬牙思索片刻,最终还是长叹一声。

    “收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