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小肚鸡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越瑶坐在副驾驶座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色,她心情凝重,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的,刚好云淮误以为他们发生过关系,越瑶就借着怀孕的事情更进一步的接近云淮。云淮看在孩子的份上对她倒是百依百顺。

    越瑶的手在身侧慢慢握拳,她一定要在云淮发现孩子不是他的之前,充分利用云淮,让程已非付出代价。

    宴会那天,季勋对越瑶有些放心不下,深怕她狗急跳墙又去害程已非,所以他当天就偷偷跟着越瑶。今天越瑶进了酒吧,季勋也不远不近的看着她的动静。

    酒吧里的事情闹得很大,警察让所有的人都蹲下不许动,楼道口都被警察封锁。季勋看到越瑶和云淮姿势亲密,手牵着手就要出酒吧,他皱了皱眉,跟了这么久难道就要这么跟丢了?季勋探身看二楼的窗口,楼下有不高不矮的灌木,他一咬牙,趁着没人注意,就从二楼翻身跳了下去。

    云淮很快就注意到后面有里辆雪佛兰跟着自己,这辆车他看见好多次了,一次两次倒还能是巧合,这么频繁的出现……云淮透过倒车镜看向雪佛兰里的男人,唇角勾起,稍稍加快速度。

    程已非已经睡着了,剧本被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傅景恒拉了半天才把剧本拿下来。

    傅景恒看了看她胳膊上的伤口,伤口已经好了很多了。修长的手指舒展开程已非轻皱的眉头,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吻起身离开。程已非感觉到温柔的触摸在睡梦中露出微笑,翻了个身。

    冰箱里放着盒盒罐罐的小菜,冰箱门上贴着苗阿姨的便利贴。

    “夫人,等会饿了可以吃点夜宵。”

    傅景恒和程已非都没有吃夜宵的习惯,苗阿姨一般不会特意准备夜宵。傅景恒看到字条皱眉,她是没吃饭就睡了吗?

    程已非在黑暗里睁开眼睛,手边的剧本不知道哪里去了,她着急的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剧本放在床头柜上,空气里残留着傅景恒身上特有的香味,程已非看着空荡荡的大床起身下楼。

    傅景恒在客厅的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翻看着文件,并没有留意到程已非的脚步声。程已非玩心大起,屏住呼吸,脱下拖鞋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走到傅景恒的背后。

    “哈!”

    程已非突然出声吓傅景恒,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蹲在了沙发的后面。

    傅景恒吓了一跳,肩膀微乎其微的耸了一下,他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这大半夜的除了程已非也不会有人会跑来跟他这么胡闹了。傅景恒抬眸看到壁钟,已经凌晨两点了。

    程已非躲在沙发后面痴痴地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平时看傅景恒总是板着张脸,一本正经凶巴巴的样子还以为他什么都不会怕呢。

    傅景恒走到沙发后面看到程已非光着脚蹲着,一把把她捞起来,“怎么又不穿拖鞋。”

    明天还是把地上都铺上地毯吧,傅景恒宠溺地看着怀里偷笑的程已非。

    “吓我就这么有意思吗?”

    “太有意思了,没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傅景恒把程已非抱到沙发上,程已非的小脚踩在了羊毛地毯上,接着还不放心的拿过一边的毯子盖在她身上。

    “我怎么会没有害怕的时候。”

    “我就是第一次看见你害怕,傅景恒你害怕什么啊?”

    傅景恒手一顿,眸色复杂的看向一边睁着纯净大眼睛一脸天真的看向自己的程已非,他怕失去她。看着面前闪闪发亮好像夜空中璀璨星辰的眸子,他终究还是开不了口。

    “苗阿姨准备了很多的夜宵,你饿不饿?”

    程已非伸手拿起傅景恒刚才再看的文件,文件上全是数据和表格,她看也看不懂。

    “你一直忙到现在?”程已非看了眼壁钟上的时间。

    傅景恒接过程已非递给他的文件,“嗯。”

    “那你陪我吃夜宵吧。”程已非语气斩钉截铁不容拒绝。

    傅景恒点头,看到他眉眼间的疲惫,程已非有些心疼。

    程已非起身去厨房,“你再看一会,我去给准备夜宵,好了叫你。”

    傅景恒看了眼程已非白皙的小脚,伸手把她拉了回来,“你拖鞋呢?”

    程已非看了眼遥远的楼梯口,“放楼梯上面了。”

    傅景恒看了眼自己的脚和脚上的大拖鞋,伸手要给程已非穿大拖鞋。程已非想起上次穿傅景恒的大拖鞋差点摔倒的情形,急忙摆手阻止。

    “别,我自己上去穿拖鞋,我跑着过去很快的,你就别分心了,好好看你的文件。”

    程已非跳开傅景恒的怀抱,他的怀抱太过温暖,再呆下去她就要舍不得离开了。

    傅景恒看着面前欢乐跑开的背影,欲言又止,“记得穿袜子,加件衣服,走路慢点别滑倒了。”

    “知道了,放心吧,傅老妈子。”程已非已经吨吨吨的跑上台阶。

    听到程已非叫自己老妈子,傅景恒眉一挑,继续看起了文件。

    程已非拉开冰箱,没想到苗阿姨准备了这么多夜宵,看到冰箱门上的便利贴程已非心里一暖。把夜宵放到冰箱里热了热,刚想去叫傅景恒,腰肢就被人环住,下一秒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傅景恒迷恋又贪婪的蹭着程已非柔软的头发,嗅着她身上甜美的花香,傅景恒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看到程已非的身影,他一天的疲惫都被一扫而过,能像这样抱着程已非,傅景恒就已经满足了。

    程已非转身扑进傅景恒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工作幸苦了,我也会努力的。”

    傅景恒现在的辛苦程已非都看在眼里,她心想要是自己能够独当一面,不给傅景恒添麻烦,傅景恒一定会轻松许多,如果她努力工作养的起这个温暖的男人就再好不过了,她舍不得看傅景恒这么没日没夜的工作。

    傅景恒的脸蹭着程已非的脖子,他把程已非原地抱起放在了椅子上,蹲下身子对上程已非的眼眸,“明天去了之后要是还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