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6章:楼兰城,开小灶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起初一众学生还不相信,等到越来越深入,直到最后完全进到妖狼皇的老巢,并且又里里外外地翻了几遍之后,才是发现,妖狼皇是真的不见了。从中京学院的中级区,凭空消失了?

    “昨晚明明还在,难道在其他地方?”

    裴擒虎等数十人带着强烈的惊讶于不安,开始了中级区的搜索之旅,后来又找到了更多的学生帮忙,将中级区彻底翻了个底朝天,也依然不见妖狼皇半点踪影。

    “难道谁偷偷将妖狼皇杀了?”

    当不同系的学生呐喊者从中级区出来,去找到各自系别的执教的时候,起初执教们也都还不甚相信,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证实,执教们才是大为震撼地又去长老厅找到了一众长老。起初长老们也是不相信的,只以为是娃娃们的夸张言辞,可是同时这么多人一起在说一件事情的时候,却是不相信都不行的。

    于是乎一众长老执教以及学生,带着疑问又来到了中级区当中。相较于学生还需要地毯式地搜索,一众长老只需要分配好各方位,然后将神识延展出去就可以了。

    “真的没有了?”最终在长老们也确认中级区已经不存在妖狼皇之后,便都啧啧称奇起来。这么大一头妖狼皇,被杀的可能性有多少?每个人都知道,没有十人八人合力,是极难将妖狼皇清楚得这么彻底的。

    可是一天当中,这么多学生来来往往,又如何能够知道是谁所杀?最后在询问了守门教员之后才是得知,昨夜林真流和秦彩霞曾经入到过中级区。再问兑换教员,又得知今天秦彩霞曾来换过积分,照算有三四百枚的样子,都是难得可贵的妖****元,换了有上万积分的样子。

    “可否将那兽元予我一看?”一位驯兽系的执教说道,兑换教员很快找到了今天秦彩霞兑换的兽元,递给了驯兽系的执教几枚。

    在一众师生的围观之下,那位执教细细打量着这几枚兽元,然后颇为专业地说道“你们且看,这些兽元是否跟平时我们所收割的兽元不太一样?平常我们大多是用利器,或者是直接用手,将兽元从妖兽体内取出,但是这几个呢,却是完全没有人为取出的痕迹,反而在兽元的边缘当中,分布着数道直线,这些直线,其实是实力蛮横的爪子在挖取兽元时留下的。”

    很快便有人想清楚了是怎么回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你是说,这几枚兽元,并不是秦彩霞自己杀的?”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都有些诧异不已,若真是某些势力强劲的妖兽所杀,那么又如何会落到秦彩霞的手上呢?

    在场之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很快便想到了那个可能的原因大妖兽吃小妖兽,秦彩霞杀大妖兽。

    抱着这样的疑问,一两位执教却也来到了九层灵塔之中,颇为客气地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问起她来那些兽元是从哪里得来。

    “从妖狼皇那处所得!”秦彩霞淡淡,眼睛都不睁开一下。

    两位执教暗道一声果然如此,便又问道可知妖狼皇去了哪里?

    秦彩霞沉默片刻,说道“被林真流杀了,在他身上。”

    执教更加震动,至此才算完全弄明白了妖狼皇的下落,竟真的是被人杀了,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入学以来便在中京学院当中迅速走红,并且还一举击败了南蛮城最天才的炎的林真流。

    妖狼皇被林真流所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院,再一次引起了众人的轰动与热议,所造成的影响,比上一次林真流击败炎并换取了两万多积分更加让人惊骇不已。

    那可是妖狼皇,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一个新生所杀,而且还一点痕迹都不留,可想而知,那林真流此刻已经是多么骇人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个程度?

    甚至连一众在此事上鲜少谈论的各系执教们,此刻也都各自在心中想到,如果是自己上,是否又能够做到像林真流那样,事后一点痕迹都不留?

    答案是极难。

    可林真流却做到了。也正因为是林真流,所以才没人怀疑秦彩霞的话,因为那是林真流啊,他已经做出过太多让众人震惊的事情了,再猎杀一头妖狼皇,虽然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办法,但人们却是愿意相信,他能做到。

    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妖狼皇不见了不是?

    ……

    大统领府。

    书房之中一片狼藉,酒壶遍地,宿醉大统领躺在桌案旁的地板之上,衣衫凌乱,一脸胡茬。

    本是英伟不凡的大统领,都丞大人独子秦朝阳,此刻竟也像深夜买醉过后的市井汉子一样,借酒消愁,果然人与人之间,虽然地位不平等,但七情六欲看来还是平等的。

    秦朝阳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也不顾头疼愈烈,兀自站了起来坐到桌案前,大喊一声“来人!”

    来人很快从外进来,是大统领的心腹,马彪,一位胡茬大汉子,双目锐利无比。

    秦朝阳坐直身躯,开口问道“散修队伍去了多远?”

    “回大统领,已出中京城,不日便可到商周边界楼兰城。”

    秦朝阳点点头,略一思忖,目光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下令道“你去龙少爷那里雇来四位九品高手,出了楼兰主城之后便动手,务必将林真流带回来见我……必要时候,格杀勿论,但手指上的东西,要带回来!”

    手指上的东西,自然是指储物戒指了,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的所有财物宝贝,全都在手指上的储物戒内。

    “是!”马彪应声便退。

    凌乱的书房又只剩下秦朝阳一个人的时候,他又放肆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些,而后脸色一变,又变得凌厉起来,自言自语道“父亲,你让孩儿不插手,孩儿偏要插手。我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掉!那个林真流,肯定就是林鱼没错了,也只有他,敢在本统领面前这般放肆,那种感觉错不了!”

    “我,定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大掌一拍桌案,桌案登时“啪”的一声爆裂开来。

    ……

    楼兰城乃是商国至北之地,因为与周国相邻,所以风土人情,行为习性等都与周国十分相似,而且楼兰国还是商周两国的主要交易之地,大多数交易都在这里完成,是一个热闹而繁华的城市。

    唯二不好的是,楼兰城气候不好,常有尘暴,所以看上去,常常是黄土一片,让人又生出荒凉之感。幸好都只是表象,随着近几年的发展,楼兰城已是人声鼎沸了。而在多为大能的联合布阵之下,楼兰城主城更是见不到半点尘沙,与其他中原城市无异。故楼兰层又称“黄土明珠”。

    意即被黄土围绕的城市。

    第二不好的则是治安。大概是山高皇帝远,作为商国最北的一个城市,楼兰城常有争斗,杀人掠货的事情更是家常便饭,让官兵们极难管理,后来新任城主上任之后,见此情形,索性不管。然而神奇的是,当放任了之后,楼兰城却又平静了下来,不像以往那般打斗频频。

    一直到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那位新上任的楼兰城主洞察了楼兰城的特殊,知道明管无用,便就在城内组建起了不同的势力,让他们互相牵制,各自管好手下的人,一旦有罪情发生,首先追究的也不是个人,而是所属区域的势力。

    在巨大的利益诱使之下,楼兰城内各处势力尤其有兴致,都加大力度管好了下面的人,久而久之,便又恢复了和平的局面。

    林真流一行人在经过了黄土高原之后,总算是进到了楼兰主城之内,感觉豁然开朗起来!只不过一个个此刻都是一身狼藉,黄沙盖脸。不过众人都是修行上的不凡之辈,即便是散修,当到了顶尖之后,也有着不俗的实力,此刻终见不再会有沙暴侵袭的时候,灵气一流转,身上的黄沙污秽,便就都纷纷震落下来,又回复到了清爽的模样!

    “接下来我们将在楼兰城休整两日,各位可自由活动,两日之后,我们在中央的万都商行汇集,继续上路!”

    御相大人那边的兵首领百里奚向众人说道之后,便继续往内城走入,他们已经在楼兰城安排好了客栈可供休憩。

    百里奚本来并不在计划的行列之内,他是在散修队伍行进了很远之后才快马追上来的,众人只以为是御相大人那边担心路途遥远,为防不测,所以加派的人手,但也只有林真流知道,偏偏来的是百里奚,那么打的,怕就是他的主意无疑了。

    “看来还是不死心啊!”林真流望着百里奚领队的背影,喃喃一句。

    “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凌飞羽凑过来问道,见林真流只说了一个没,也就不在上面纠缠,反而尤为自得地对林真流和柳嫣然说道“走,我们开小灶去。”

    令人都露出疑惑的目光,凌飞羽又压低声音自得地说道“楼兰城有三大客栈,跟别被三个势力所管辖,大队伍将要入住的,是第三大客栈,其实也就一般般吧,而最大的客栈,则掌握在我们万都商行手里。”

    凌飞羽又说道“从这里开始,我就可以放飞自我咯。你们有所不知啊,在中京城那块,我爹他们把我管得死死的,楼兰城是个分界线,是万都商行的分界线,我爹不管这边,这里是冷二他家的底盘。”

    “万都商行难道不全是你家的?”林真流好奇问道。

    凌飞羽摇摇头,并不在意,反而说的颇有兴致,“万都商行最初由我爷爷所创,后来在父辈当中发扬壮大,为了走出中京城,走出商国,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所以冷尔他们又加入了进来,分管万都商行在周国的业务。”

    “这么说在夏国的万都商行又是另外的人在管理?”柳嫣然问道。

    凌飞羽点头道“不错,我凌家分管商国,冷家管周国,夏国则是慕容家在管辖,对于那边,我们就来往得少了,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还是不是叫做万都商行呀。诶,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爹有十多个儿子,定位也很明确,我反正是走了修炼一途的,所以也不能算很富有,但是在万都商行麾下产业中的一点点小特权还是有的。”

    林真流也是第一次听闻这事,觉得也颇有意思。

    “贾慕容,你来过楼兰城吗?”

    同行散修的声音传来,林真流微微侧目,那个被叫做贾慕容的人,正是此队伍中唯一一个女扮男装之人,也是到现在,他才知道对方的名字。

    贾慕容的声音比较中性,配合上她的一副乔装易容,一般人还真的很难看出她的真正身份。

    感受到林真流的目光,贾慕容与之对望一眼,嘴角微微一笑,而后对问话之人回答道“没有呢,从来没有来过!”

    “我不止一次来了,以前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什么荒山野城,居然要经过那样的黄土平原,不过到来之后,就感觉喜欢上这里了。不曾想时隔多年,还能够重回旧地。”与贾慕容站在一起的岁数较大,不过看上去却比较健谈。

    “哦?从前在此处还发生了什么故事不成?”贾慕容反问道。

    “你有所不知,楼兰城,其实是隐秘的盗贩子大本营,天下的盗贩子都在这里汇集,但从来不在这里做这等事。”

    贾慕容依然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所以?你在这里遇到过?”

    “那倒没有,想我石惊天,可哪里会是受盗贩子祸害之辈?只是从前在这里邂逅了一个姑娘,所以才有此感触,并且对楼兰城别有一番念想。”

    “说得就像真的一样!”贾慕容似开玩笑道。

    “关于盗贩子,我倒是见过一个!”不知何时林真流已经走到他们的身边,搭起话来。

    石惊天有些诧异,面色有些不善“你是中京学院的人?”

    林真流咧嘴一笑,说道“放轻松,出来了都是商国的人,何必论什么是不是什么学院的人呢?”

    “哦?是吗?可到底还是中京学院的人不是?”石惊天似乎对中京学院的人很有成见。

    “咳,随你怎么想咯,”林真流并不想搭理他太多,他是来跟贾慕容打招呼的,林真流笑道,“贾少侠一看就颇为俊逸不凡,不知有没这个机会交个朋友?”

    贾慕容则是微微一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识,朋友这个词,对于我来说,太虚啦!”

    装,使劲装。

    林真流心中想到,明明就是极为年轻的一个女子,却装得似乎经历了许多事故,看淡江湖世情一样。

    林真流话语一转,又说道“那认识一番总是可以的。”

    “这倒是,不过你不觉得这样的开场白有些直愣?”贾慕容笑道。

    “我倒认为这样印象会深一些。”林真流旁若无人地说道,似乎只对于贾慕容是这样,至于石惊天,那是看也没看。

    这就显得很尴尬了。

    同样的两个人,你上来只对一个人说我想跟你交朋友,那另一个人会怎么想?

    “哼,中京学院的人果然都是傲慢无礼之人!”石惊天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自然是报复林真流只跟贾慕容交朋友,而只字不提跟他交朋友的事情了。

    “是吗?这么说来,你不是中京学院的人,所以就十分平易近人咯?”林真流反讽道,“不过平易近人的人,却不会这样阴阳怪气地指摘别人。所以这样说来,你不单只是不是中京学院的人,而且还傲慢无礼,比我更不如啊。”

    林真流此话一出,贾慕容都是微微有些错愣,不明白这个年轻男子为什么一上来就对石惊天这般有敌意,可是两三句话之前,却还明明表现得平易近人的样子。

    贾慕容是错愣,凌飞羽则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那个叫做石惊天的散修,开口闭口中京学院,好像中京学院欠他的还是他跟中京学院有仇一样,如果是他,大概也会这样回以眼色。

    “你……欺人太甚,难道仗着中京学院学生的身份,就可以在这里胡来吗?这里是楼兰城,不是你的温室学院了。”石惊天斥责道。

    “哦是吗?所以你想怎样呢?”林真流耸耸肩问道。

    走在前面的百里奚和上官婉儿等人都注意到了身后声音渐大的争吵,都纷纷回头走到两人这处来,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提醒到注意影响,及时中止!

    倒是上官婉儿此时来到林真流身边,问了一句发生何事?林真流回道“都是小事,无需介怀。”

    “有问题及时跟我说!”上官婉儿出言安抚道,然后给了石惊天一个眼色,显然刚才两人的话语,她也听得多少,此番过来不单是慰问林真流,也有对石惊天警告的意思。

    “我们现在代表商国,是一个整体队伍,若是再让我听到甚么你中京学院如何如何云云,别怪我不客气!”上官婉儿声调有些高,不单只石惊天,还有其他散修也都听得见。

    石惊天脸一红,心中不禁更觉憋屈,心想没人管的孩子真可怜,就算吵架了,也没有人帮啊。

    石惊天哼了一声,便就甩身离开,走到其他的位置当中去了。

    待上官婉儿走后,林真流才一脸尴尬地看着贾慕容,说道“我们执教,其实人挺好的。”

    贾慕容微微一笑,说道“到底是你的执教。”说完便走了。

    林真流也不在意,重新回到了柳嫣然和凌飞羽的队列之中。凌飞羽止不住好奇,问道“打的什么主意?”

    林真流无奈一笑道“什么叫打什么主意?只不过是认识一下罢了。”

    “是吗?认识哪个?那个叫贾慕容的?”柳嫣然略微嗤笑一声说道。凌飞羽很快就听出了当中含义,才又继续追问。

    林真流则道“好吧好吧,给你们看穿了,刚才叫石惊天的那人说到了盗贩子,一时有些兴趣,所以便想上前与之交流交流,却没想到他对中京学院成见这么深,没说两句就跟我怼上了。”

    “大概在中学学院选拔时被淘汰了,心怀怨气罢了。”柳嫣然开口道。

    林真流和凌飞羽同时一愣,“这你也知道?”

    柳嫣然耸耸肩,说道“才想起来当日选拔之时,我似乎就跟他在同一个地方,见过一两面吧,后来不知道被谁淘汰了。”

    “原来是这样啊。”

    “话说你对盗贩子感什么兴趣?这可是一个颇为无耻的群体,你问这个干嘛?”凌飞羽又问道。

    “当日我在冰岛芥子世界参加选拔,也恰好遇上了一个姓石的盗贩子,闹得不是很愉快,而刚才那人也姓石,本想上去问问两人有没有什么交集罢了。”

    凌飞羽摇摇头道“咳,照你这么说,刚才那个贾慕容,难道还和分管夏国万都商行的慕容家有什么关系不成?”

    “谁知道呢!”林真流呢喃一句,一行人招牌为“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

    林真流对一家客栈还是有些熟悉的,之前上中京城的时候,便就在“一家客栈”住宿过,却不曾想到,路过楼兰城之后,分配到的依然是这家客栈。

    “我们将在这家客栈住下,接下来两日,你们便可自由活动,这里是楼兰城,低调行事。”

    简单交代了一句,百里奚便先踏入了客栈之内,而后三三两又有学生跟上,林真流等人走在最后面,等到同行散修们进去得差不多之后,凌飞羽才是悄悄拉着两人在大街上又行了数百步,来到了一幢恢宏的建筑面积前!

    “楼外楼!”招牌上如是写道。

    凌飞羽领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楼外楼乃是楼兰城最大的酒楼,都是万都商行旗下产业,另外还有楼兰城最大的青楼‘天外天’……诶,我就介绍一下,嫣然你别介意……还有排行前三的赌庄‘必赢赌庄’!想去玩两把的话,我这还有抵用券哦……”

    林真流笑而不语,只默默跟着凌飞羽上了这“楼外楼”的房!

    。

    喜欢你只能是最强 请关注幻 想+小 说;网 W W w 。7w X 。or 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