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六章 差事娱乐两不误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袁宝儿早前说住马车,也不过是将韩凌,既有落脚处,自是听从安排。

    众人跟着里正来到范家别院。

    负责这里的管事迎了众人进来,又躬身见礼。

    韩凌作为本县县丞,还有几分颜面。

    管事命人把房间安排妥当,又备了些吃食。

    不过别院里没有主人家,吃食自不用想多好,只能算是果腹而已。

    魏宕只吃了一口,便不肯再吃,转头去寻袁宝儿,要她做白天喝过的野菜汤。

    袁宝儿很无奈,“没有野菜了。”

    魏宕撇嘴,“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明明藏起来一把。”

    元宝儿无语,“这你也能看见。”

    魏宕得意挑眉,“赶紧做来。”

    袁宝儿无奈,去马车上拿东西。

    不过从他们的厢房去马厩,有些别脚。

    她懒得绕路,便从两个厢房中间穿过去。

    才走到一屋后面,就听前面屋里传来管事的声音。

    袁宝儿不以为意,但听到他称呼对话人为韩大人,顿时住脚。

    她缓缓蹲来,猫在窗户底下,竖起耳朵。

    只听得那管事问韩凌,丈量会不会牵扯到山里,若是,他须得知会主家。

    韩凌十分肯定表示不会。

    袁宝儿蹲在那里,不敢动,直到听到韩凌叫人收拾碗盘,凭着声音估摸人在哪里,才趁着叮当声作响,快步离开。

    待到拿了野菜,袁宝儿佯做无事的去了厨房。

    此时已过饭时,厨下人早已离开,好在火还没熄,袁宝儿赶紧舀了水,匆匆做碗汤带回去。

    魏宕等的都要睡着了,见她过来便瞪起眼,“你还知道回来?”

    袁宝儿把野菜汤放他跟前,因担心隔墙有耳,便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瞧见韩凌跟范家勾结到一处了。”

    魏宕没提防袁宝儿如此,只觉耳廓被热气猛地一扑,耳朵眼里好似被一股旋风刮过,他一下子从凳子上蹦起来,两条黑眉扬起,黑葡萄一眼的眼睛睁得大大,恶狠狠的瞪袁宝儿。

    袁宝儿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一脸莫名其妙。

    魏宕见她懵懵懂懂,一脸诧异的样子,便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他磨了磨后槽牙,气哼哼坐下来,没什么好声气的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

    袁宝儿坐去他对面,身体前倾,小小声的道:“那怎么办?”

    魏宕哼了声,道:“再等等。”

    袁宝儿眨巴两下眼,觉得他似乎另有盘算。

    魏宕捏着调羹,搅着野菜汤,见袁宝儿迟迟不动筷子,便道:“饼都凉了。”

    袁宝儿呵呵一笑,把饼撕碎了,扔还很烫的汤里,“这样不就行了?”

    说着她端了饭,吃起来。

    魏宕一脸嫌弃,“你是豚吗?”

    连汤带水的喝。

    袁宝儿睨他一眼,故意发出噜噜的声音,没多会儿就下去小半碗。

    魏宕见她吃得香,也有点馋了,也跟着撕了两块扔进汤里,然后用调羹舀出来吃。

    这一吃,他眼睛蓦的一亮,忍不住看袁宝儿,心说这厮虽然笨,还蠢,却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起码味蕾品鉴还是很可取的。

    两人吃过饭,袁宝儿便撵人。

    魏宕就住在隔壁,安全还是能保证的。

    只是临出门时,魏宕一再交代袁宝儿把门拴好,若有事便大叫,万万不可迟疑。

    袁宝儿点了头,送他出去,听话的把门当着他面拴上。

    隔天一早,袁宝儿早早起来。

    魏宕和韩凌正在穿堂处闲聊,见袁宝儿起来,魏宕走过来,招呼她去用饭。

    袁宝儿跟着他来到前堂,见差人们也都正在用饭。

    正堂里一早摆好了餐点,两个婢子端了羹汤,徐步过来。

    袁宝儿跟着两人落座,心里暗自查了下餐点,竟有七样之多,这还是主家不在的情况,大氏族的生活可从其中窥到分毫。

    不过心里腹诽,胃口确实极好,她一一尝过,差不多也就饱了。

    韩凌喝着微烫的蛋花羹,余光暗自瞧着魏宕和袁宝儿。

    眼见袁宝儿浅尝辄止,心里不由感慨,到底是世家子弟,便是再随性,骨子里还是有着世家子弟的矜贵。

    反观那位袁小郎就很是鲁蛮了些,三两口便将巴掌大的胡饼吞下,便是农户怕也做不到他这般的粗鲁。

    早饭在安静的气氛里结束。

    韩凌特特叫了管事过来,表示了感谢。

    待到离开范家别院,众人回去昨天的地方,继续丈量。

    随着丈量的面积越来越大,太阳也越升越高。

    韩凌这些年虽偶尔也来乡间,但到底不是一站边站一天。

    昨天做了大半天的样子已经是他极限,这会儿又被晒了一上午,已然站不住了。

    袁宝儿见他额头冒汗,整个人看着有些发虚,便让他去车里歇息,又拿了一早便烹煮上的绿豆汤来。

    韩凌有些惊讶她的细心,连连道谢。

    袁宝儿笑着摆手,招呼其他人也过来喝上一碗,解解渴。

    魏宕过来让袁宝儿先舀出来自己喝的,然后端着锅与差人们汇合。

    袁宝儿端着碗,笑吟吟的魏宕跟众人一同吃喝,一同忙活。

    韩凌喝了两口汤,便坐在车辕旁缓了会儿,才觉得好些。

    “袁小郎君可真用心。”

    韩凌感慨道。

    袁宝儿眼眸微瞟,看向韩凌。

    韩凌嘴角带笑,似乎没有察觉。

    袁宝儿嘴角抿紧,露出一丝不悦。

    韩凌等了片刻,才看袁宝儿,果然见他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不喜,不由笑意加深。

    “左右你我帮不上忙,不如手谈一局?”

    韩凌温声提议。

    袁宝儿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韩凌让张大郎把车厢卸下来,两人借着车厢阻挡,坐在背阴处下起了棋。

    袁宝儿心里认定韩凌与世家勾结,心里生出提防,落子时格外注意,生怕被他看出自己风格。

    韩凌也确实有心试探,但见她一路中规中矩,偶尔还犯蠢的毁了自己的棋路,不由生出轻视。

    没多会儿,袁宝儿败落。

    偏她是个不认输的,张罗着又来。

    如此下了三局,已是日上中天。

    韩凌和善的提议,不若下午再来。

    然袁宝儿连输三局,已然十分不悦,叫着还要再来。

    魏宕黑着脸从远处过来,见两人还兴致勃勃,便道:“魏师兄,大家都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